第167章・奇襲東風堡
  
對東門戰線的黃茋黨軍和宋國聯合守軍而言,這一天的開始,可謂慘痛至極!
  
本已強悍的血盾小隊,一覺醒來後,更是脫胎換骨!幾乎所有隊員,戰力都提升了一個層次!不單隊員的平均修為由高階武師提高到通玄境;本來只是一竅下極的,如今都可以祭出法器飛劍,甚至是神闕之火;本是三竅神闕境界的呢?竟能使用四竅靈台的心輪漣漪了!
  
最可怕的是那個招牌血盾,本來威力就不是太大,更多是用來做樣子做擺設的,而如今⋯⋯竟然祭出無比強大威能!防禦時能張起五丈天幕,神闕之火亦不能侵入;而用來進攻嘛,則是一面遇飛劍毀飛劍,遇城牆拆城牆的霸氣法寶!品級直逼重寶級!
  
全員升級突破?
  


只是經過了一個晚上罷了!這有可能嗎?
  
還是他們都一直在壓抑住修為,如今才把真正實力解禁出來?
  
血盾小隊的強悍,還不止於單兵個人修為,而是當他們組合在一起,彼此助攻助守,合作無間,更發揮出他們個別修為以上的戰力!他們可謂完全發揮出「特戰小隊」這個作戰模式的優點!
  
還不止如此!更為可怕的是,血盾小隊還有了一個強援加入!那頭滿山亂飛,一時是人模人樣,一時卻是只有一顆頭顱的可怖魔物!這魔物的修為甚至比血盾小隊更高,而且出手兇殘,殺人食肉!通玄境內,無人可擋!
  
即便是由宋國來援,自恃高高在上的藍衣將領們,都被打得有點心慌了。
  


「你們這些黃茋廢物!用你們的命去頂住他們!不過區區數人!只要攔住他們,用十倍以至幾十倍人不住圍攻,還不怕耗不死他們?」一名藍衣將領站在一個防禦工事之上,逼迫著手下的黃茋山賊加倍進攻!
  
「先顧好自己的命吧!哇哈哈哈!」遠處一陣怪叫傳來!
  
這藍衣將領本來還想使用「心輪漣漪」,激勵己軍士氣,豈知道一陣陰風撲面⋯⋯他的半邊臉龐和身子,已是沒了大半!在他那拉得長長的極痛慘叫聲中,賊黨的士氣便更形低落了。
  
饒是這經過龐亮精心強化,可以稱為滴水不漏的重重防線,而且在兵力數字達到百倍千倍的優勢下,竟然完全無法攔住這區區數人的特戰小隊!
  
只見這血盾小隊今天也好像吃了猛藥,進攻也完全不像往日般的穩扎穩打!他們不再以迂迴殲敵為主,而是直接像把尖刀般,把面前的防線一道接一道的捅穿!
  


在東風堡之上,眾藍衣頂尖高手們,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竟然選擇放棄退路,完全不計後果地全力進攻?」
  
「他們已經囂張到完全不怕背後受敵,甚至被四面圍困了?」
  
藍衣老者道:「這似乎有點不尋常了!他們太急進了!難道真如少爺所言,他們這是佯攻,背後另有目的?」
  
倪無畏不言,只是饒有興味地盯著山下的一片混亂。
  
過不多時,有探子著急回報。
  
「回少主!血盾小隊並沒有依著正常路線正面進攻犄角城樓!而是突然隱沒在東南方叢林中,沒了蹤跡!」
  
藍衣老者怒道:「混賬!這班人行事如此張揚,怎麼可能會突然消失!難道你們都瞎了眼麼?」


  
那探子道:「我、我軍全副心思,都放在強化防線之上,好抵擋血盾小隊的奇襲!尤其是那個自稱陳風的魔頭!實在是搞得我們防線後方風聲鶴唳!見攻勢稍稍緩了下來,我們只道是對方也要休息一下了,豈知道他們竟然會突然改變了方向!至於他們的目的,我們⋯⋯還沒有猜測出來。」
  
「擺沙盤!」
  
眾藍衣高手們圍在沙盤前,推敲著血盾小隊隱沒在叢林中的目的。
  
倪無畏在後面聽著眾人討論了一會,搖了一笑,便推開了眾人,來到沙盤前。
  
「別犯傻了,這只是幌子。他們是在依循著古道前行,把龐亮之前留下的古地圖拿出來吧。」
  
古地圖展開來後,跟反映當下地形的沙盤對照下來,眾人頓時嘩然。
  
「難道他們要從這條荒廢了數百年的狹窄古道,奇襲東風堡麼!」
  


「這班人是徹徹底底的瘋了!就憑他們這樣的兵力,根本是以卵擊石!他們不會以為單靠那個魔頭,就可以擊敗我們安陽侯的府兵吧?」
  
此時,第二名探子回報!
  
「血盾小隊再次現出行蹤!他們⋯⋯正從南坡山路直上,避開了我們預設的所有防線!看來,他們是打算走捷徑,奇襲東風堡!」
  
「果然如倪少所說的一樣!」眾人面面相覷。
  
倪無畏丟出一個卷軸,道:「剛剛我回去八風山城一趟,打算向龐亮詢問關於那周顯之事時,龐亮便交給了我這個卷軸,說是只要依著行事,任血盾小隊衝鋒再強,也只能當袋中之鼠,絕無可能脫身!」
  
眾將展開卷軸,依著上方所言,佈置沙盤!
  
「龐軍師佈防果然是滴水不漏!前些時所搬移調動的那些物資,原來是作這種用處!」
  
「妙!這樣子調動兵力的話,便絕對能趕上,把血盾小隊圍困在狹窄的山頭!」


  
黃昏。
  
涂大富驅使著大血盾,在前方砍樹割草,砸開鬆動的石塊⋯⋯前方看來無路可走的一片山坡,漸漸現出了數百年前的古道痕跡!
  
資質堪稱變態的涂大富,已是把血盾隔空驅使得活靈活現,一點不像是個才剛剛突破的新手。看他狀況,說不定很快便又能往上突破了。
  
這當然也跟余詩敏的心輪漣漪加持有關。只見余詩敏一雙玉手,保持著一個結印,一道又一道淺藍色半透明的漣漪,不住自這結印中擴散出來。這是由商天真所提供的一門四竅靈台功法,名曰「清靈水色」,對己方同伴有不住滋養精神力的效果,最適合用來補充對威壓之意的消耗。
  
「果然如商天真所說,這兒真是有一條古道!」
  
沿著這條不為人知的古道直走,便可以跳過賊黨所有的防禦工事,直接到達東風堡的大後方!
  
「攻上去!」周謙道。
  


眾人便跟在血盾之後,全速踏上古道!在夕陽的照灑之下,眾人奔跑的影子拉得甚長⋯⋯不覺一個時辰過去,此一路上,竟然全無敵跡!
  
道路越來越狹窄難走,左邊漸漸形成峭壁,右邊則是無底山崖,後方已看不清來路的起點,而前方終點的東風堡,卻還只是隱約看到了一個細小依稀的影子!
  
眾人的心情都不見得很好,因為地形實在是太不利於戰鬥了!若是遇上了敵襲,不管是攻是守,都將會是束手束腳,施展不開!
  
如芸的注意力,都在仔細察聽著後方。
  
「敵人已經發現我們了,正從大後方追過來,不過跟我們最少還有半個時辰的差距。」
  
周謙點了點頭。
  
「也差不多一半路程了。我們找一個比較容易防守的點吧。」
  
眾人加速前行,不到一會,便來到了一處方圓約有兩、三丈的小平地。
  
「這平地算是勉強足夠我們施展吧,可是最讓人擔心的是左方,若是敵人從峭壁上偷襲,甚至落石,我們並沒有閃避的空間。」余詩敏道。
  
「這片峭壁一直延伸到山頂,怎麼都躲不開的,總好過連站腳的地方都沒有吧。」如芸道。
  
「我的血盾會頂著的,師姐放心。」涂大富道。
  
「此地最大的優點,是能讓東風堡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兒。」周謙道。他抬頭看去,東風堡就在極目遠眺的大前方,這個角度真是再好也沒有了。
  
後方敵人的腳步聲,漸漸靠近了。眾人都亮出了兵器,作好準備,要在這兒展開一場血戰。
  
「我要把東風堡的仇恨拉過來了。」周謙道。他完全釋放出武者罡氣!只見裏層九重,外層九重,高達數丈的金黃火光,直衝天際,其刺目更勝夕陽!
  
接著,他體內的神魔熔爐開始運轉,只見在黑袍之下,他的身軀漸漸暴脹起來!這暴脹的程度,跟先前對倪無畏一戰時,根本無從比較!周謙的身高長到了接近一丈,肌肉不住向橫擴展,直至暴脹停下來時,他的個子竟然幾乎有涂大富的兩倍大!
  
小隊眾人都嚇傻眼了。
  
「周隊長的底牌又揭開一張了!」
  
「那些從黑袍中刺出來的⋯⋯是角嗎?還是他身上的鎧甲也進化了?」
  
在黃昏暗弱光線掩飾,再加上黑袍半遮半掩下,誰都看不清楚周謙此時的樣子。
  
周謙首次在戰場上,呈現出黑鎧魔神狀態!他取出棱香桃木弓,搭上精鋼弩矢,然後,燃燒著生魂之力⋯⋯
  
一拉滿弓!
  
只見棱香桃木弓被拉成了長長的橢圓,這是遠遠超過了平常周謙拉弓的幅度,已觸及了這把重寶木弓的極限!「嗡!」的一聲,似乎此弓內藏的一股隱約的意念,也對拉弓者發出了和鳴之聲!
  
一股極清新的棱香撲入周謙之鼻,讓他的精神力也提振到了頂點。
  
周謙直接把生魂之力,注入鋼矢!只見鋼矢「篷!」地一聲,矢身燃起了一團熾白之焰!噬天訣四訣之妙處,是生魂與「物」之互動!既能從「物」上攝取生魂,也能把生魂注入「物」中!
  
周謙視線中的兩枚十字準星,完全合一。
  
「穿天箭!」
  
一剎那間,他身上所有釋放出來的武者罡氣,都被穿天箭法所抽走,注進鋼矢之中!
  
交集著白焰和黃焰的鋼矢,沿著山路古道猛然飆飛,所過之處,竟是讓附近的草木著火焚燒!本來被掩蔽著的古道,竟然依著這一箭的燃燒軌跡,漸漸浮現出來!
  
箭矢飆至接近山頂,漸漸離開山棱線而呈往上之勢,尾勁開始爆發!黃白焰火「篷」地猛燒起來,讓箭矢變成尤如流星般的形態,劃過空中長長的軌跡,直接轟在東風堡後方的城牆上!
  
轟隆隆隆!
  
滿天都是被轟起來的碎石,草木,以及人體殘肢!
  
八風山城四大橋頭堡之一東風堡,恐怕自建成以來都未被如此大幅度地破壞過!只見城樓竟然大大的崩了一角,厚逾數呎加上法術加持的石砌城牆,也給這穿天一箭轟成大片的瓦礫瀉落下來!而在這片瓦礫當中,恐怕至少有數十甚至逾百守軍,就這麼給活埋在裏面了!
  
「周顯!你要找死!我倪無畏一定奉陪!」
  
東風堡中傳來倪無畏的怒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