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寶車與伏兵
  
前方戰線。
  
「哈哈哈哈⋯⋯老子終於突破了!剛剛是哪條粉皮,竟敢破掉老子的血色光幕!現在你們再來試試看!」只見涂大富受那鷹藤山所傷後,激發起他的潛力,終於又在戰鬥中突破!從第二竅「關元」,升級到第三竅「神闕」!
  
剛剛被鷹藤山震散了的血色光幕,又恢復了過來!而且這光幕的外緣,還加持了一道薄薄的神闕之火!持盾者修為提升一級,光幕的威能便是提高逾倍!這血盾的真正威能,總算是漸漸施展出來了!
  
與此同時,陳風又噬食了兩名五竅廉泉強者,修為突破到了七品人魔!再加上趙雨突破到了通玄境,如芸也升級到了能祭出飛劍的第二竅關元,故此小隊中人大都尚未察覺到異樣。
  


唯獨仍停留在三竅神闕的洪葉,感到柳葉飛刀的威能下降了。她的葉家劍法對施用者修為極之敏感,她注意到飛劍的操控上突然有了遲滯!
  
「難道體力漸漸不支了?可是我覺得自己的狀態正在巔峰啊!」
  
激戰中的古道,戰況正漸漸朝著血盾小隊所未能預料的方向變化著⋯⋯
  
太陽已是完全下山,黑夜來臨。
  
而在血盾小隊正上方,百丈以上的高空,正懸浮著一件完全無人發現之物。
  


一座僅巴掌大小的風車法器,扇葉正好極緩慢地轉動了一圈。一縷依稀無形的「意」,悄無聲息地往下擴散,落在血盾小隊身上⋯⋯
  
這一座風車法器,正是當日曾經在黑竹林一役上,狙擊血盾小隊,為周謙帶來極大危險的綠衣男子,黃茋黨軍第一弩箭手王鐘!
  
此人以刺殺周謙為目的,第一次出手失敗後,便一直蟄伏,等待第二次機會!為確保第二次狙擊萬無一失,王鐘不惜祭出了這件人人為之覬覦的重寶:便是此座「五輪寶車」。
  
而如今,正是五輪寶車釋放威能之時!
  
五輪寶車,以五輪為一個週期,每轉動一輪,目標對象的戰力即被弱化一成!五輪之後,目標戰力僅餘下一半!
  


五輪寶車施展威能的方式,是釋放出「意」。這一股「意」,跟一般通玄境武者的威壓之意,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恐怕就連陸毅和沐遇春,也是完全不可能察覺得到。
  
東風堡城樓上。
  
「少爺!識寶之珠發光了!」那一直侍隨在倪無畏身邊的藍衣老者道。
  
倪無畏看著老者手中的珠子,果然在散發著時明時暗的綠芒。他的神識頓時凝重起來。他抬起頭來,在一片漆黑的夜空中搜索著,未幾,他的嘴角漸漸牽出了一絲冷笑。
  
「不愧是頂尖重寶,若不是有識寶之珠的提示,就連我也無法察覺得到這「五輪寶車」的存在!嘿嘿嘿⋯⋯」
  
「少爺,我們要出手了麼?」
  
「虞老,見到了重寶出世,就連你也心急起來了麼?再等一下子,那個叫王鐘的弩箭手,不是還沒有現身麼?你們待會都注意點,給本少鎖定著他的位置!」
  
倪無畏在守將的位子上坐下來,雙手放在腦後,顯得很是輕鬆。


  
「現在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情,是看戲。看看血盾小隊在五輪寶車的弱化威能之下,如何一個又一個地戰死!周顯啊,本少倒是想要看看,在被大幅度弱化修為之下,你還有沒有力氣把箭射到東風堡來!」
  
一刻鐘過去。
  
五輪寶車轉動了第二輪。又是一縷無形之意灑落下來。
  
雖然小隊中不少人都在戰鬥中突破,周謙也在漸漸把黑鎧魔神的修為往完全體催谷,可是戰況卻並未有因應血盾小隊的戰力提升而擴大優勢,反而朝著相反的方向走!
  
戰況越來越不利!
  
這其中一個原因,是藍衣和黃衣聯軍的前後夾攻,攻勢越來越猛烈,修為更強的高手紛紛湧現,加重了血盾小隊的防守負擔。
  
然而,還有另一個原因,更形關鍵,也更是詭異!
  


血盾小隊眾人都感覺到,對付同樣修為的敵人,竟然變得越來越吃力了!
  
正確來說,他們感到自己在變弱了!
  
比方說陳風,他在九品人魔時,就能同時輕鬆應付四、五名五竅廉泉強者,根本是在玩的!可是他如今升級到七品人魔,對上同樣數量的五竅廉泉高手,竟然沒有優勢了!非得要動用些真功夫,窮追猛打,方能得手!洪葉的飛劍,更是無法對付同級三竅神闕的敵人了!
  
涂大富祭出的血盾,威能也是大為減弱。加持了神闕之火的血色光幕,比起突破之前,好像還要弱些!
  
「難道我們被敵人的心輪漣漪影响了?」如芸猜想道。她突破到關元境後,她的飛刀反而對付不到通玄境的敵人,讓她很是納悶。
  
「恐怕不是心輪漣漪,因為我的清靈水色並沒有被削弱。大概對方是有大能者在施法,逐漸弱化我們的修為⋯⋯」余詩敏搖頭道。
  
周謙當然也感到戰鬥漸漸吃力。他遙看著東風堡,看著倪無畏那一臉揶揄看戲的表情⋯⋯
  
周謙冷笑一聲,拉弓搭箭,也是對著倪無畏的鼻尖!


  
大量生魂燃燒!
  
「穿天箭!」只見這一箭,不但完全沒有被弱化,而且看其加持於上的武者罡氣和生魂之力,似乎比前一箭還要強大!
  
流星般的穿天一箭,劃過夜空,直轟藍衣倪無畏!
  
從周謙的視角看去,只見倪無畏也被此箭之威嚇了一跳!他猛地從坐位上跳起來,泥丸宮閃出一道藍光,雙臂青筋暴現,全力拍出!
  
一道尺許長寬的藍色水晶方盾顯現!
  
「嘶嘶嘶嘶!」穿天箭轟在方盾之上,大量火花爆現!
  
這一箭,竟然把倪無畏轟得連連倒退,他狼狽地摔倒在位子上,「啪裂」一聲,甚至連座椅都壓壞了,直接坐倒在地!水晶方盾雖然還是擋下了這一箭,箭矢卻在被改變了軌跡之下,又再轟落在城牆之上!
  


轟隆轟隆!
  
本已缺了兩角的東風堡城牆,又被打穿了一個大大的窟窿!而且這一轟正好打落在堅厚的地基之上,把重要的基石和柱躉都轟成飛射的碎片!
  
「咯吱咯吱⋯⋯」整個東風堡都因此而微微歪斜掉,已有了些許倒塌的跡象!
  
這一箭,讓血盾小隊頓時士氣大振!
  
「隊長射得好!」
  
「直接把東風堡射爆吧!也省得我們費事去攻!」
  
「被弱化了麼?哼,那就變得更強大吧!強到足以抵消掉弱化的效果!」周謙吼道。
  
「不愧是主人!說得太好了!」陳風也是激動起來,只見這魔頭連環張嘴猛噬,竟一口氣噬掉了兩名五竅廉泉後期的,修為又上漲到六品人魔了!
  
「吼!老夫吃五竅廉泉的也吃得沒味兒了!來些修為更高的吧!」
  
眾人受到激勵之後,也是精神大振!雖然他們都是軍中精英,無一不是驚才豔豔之輩,可是也無法像陳風般說要突破就突破的,戰力能稍有提高,算是很不錯了!
  
在東風堡上,吃鱉了的倪無畏在暴怒狂吼,甚至連在遠處的血盾小隊也能勉強聽見!城樓之上,有數道人影閃動,看來部署在東風堡上的一些最強高手,也已出動了。
  
「山崖上有伏兵!」一直分神察視著山崖方向的如芸,及時發現了敵方有異動,隨即警告道。
  
逾百名頂級武師弩箭手,在山崖頂部一字排開地現身!
  
在將領的指揮下,弩箭手作出齊射!
  
若是零星箭矢,則血色光幕絕對可以擋掉!可是百箭齊發的話,對光幕的削弱效果,則顯而易見!只見光幕雖然完全擋住了第一波齊射;可是接連下來的第二波,已有不少箭矢,從光幕的稀薄處穿透進來!
  
此時,一批煉氣士團隊,出現在弩箭手後方,在為箭矢加持強化法術!
  
第三波齊射!
  
「飆飆飆飆飆!」幾乎有近半的箭矢,穿過了血色光幕!
  
「不好!小心亂箭!」余詩敏道。她頓時把凌波盾召了回來,保護隊友們。洪葉也急忙召回了柳葉飛刀至光幕之後,忙於斬落箭矢!
  
「哇!」梁良的肩膀中了一箭!
  
「梁師兄!你留在我的凌波盾後面!」
  
余詩敏為了保護戰友,親手持著盾牌,不能召出去主動防守了。
  
此山道左方之山崖乃是一道天險,難以攀登,在戰術上幾乎無法利用得上。雖然說就連龐亮也沒有特意在此佈署重兵,可是他還是留了後手,在整體的兵力部署之中,有不少都靠近此處天險,只要下令調動,就能馬上召集得大量人手;而且他已預先安排了大量物資,包括攀山和運送軍需兵器的設備;煉氣士們也是預先寫好了符咒,佈好了法陣,應對在一旦發現血盾小隊行縱時,能及時把大量兵力移送往適合埋伏之處。
  
這些物資,也包括了大量的石頭。
  
「不妙!敵人要落石了!」如芸喊道。
  
黃衣山賊們開始把大石頭從山崖上推落下來!砰!砰!砰!砰!砰!落石轟落在血色光幕之上,隨即碎成數塊,減弱了衝擊力,可是掉進光幕之中,被砸到還是會受傷!
  
山崖上現身的伏兵,漸漸增多!無數的飛劍法器,從上空肆意斬落,不住削弱著血色光幕的威能!能夠衝破光幕的兵器數量越來越多!洪葉等人別說要參與本來的前後兩條戰線,就連抵擋這些入侵光幕之中的法器和箭矢,也已經力有不逮!
  
在將領指揮下,又一大批巨石,同時從山崖滾落!弩箭隊也作出配合部署,同時作出齊射!
  
「吼!老子要過去幫手!陳風你自己頂著!」原本前方戰線就只剩下陳風和涂大富在支撐,可是涂大富看見左方攻勢正猛,光幕抵擋不住,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好!他們來一個,老夫就噬一個!來十個,老夫也是一口吞了!」陳風此時力敵的是三名五竅廉泉,加上一名十倍神力的六竅曲眉(如他所願)!而且牠又不能飛得太遠,必需頂住路口,壓力有多大只有牠自己知道。連涂大富也走了之後,牠可真是要獨力支撐了!
  
那六竅曲眉的藍衣高手,乘著涂大富閃退的空隙,一拳轟落在魔頭的臉頰上!陳風的臉頓時被轟至變形!
  
「老夫定要吃了你這條六竅曲眉的仆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