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神力曲眉竅
  
「清靈水色・不絕源泉!」
  
余詩敏連環結出數個手印,藍光一閃,她嬌嫩的臉龐霎時蒼白了些許。可是施展了不絕源泉之後,眾人包括陳風頭上,都隱現出一團淺淺的藍光,藍光緩緩滴落藍色水露,不住滋養補充著眾人的精神力。如此一來,她不用雙手維持結印,可以祭出穿瀾劍和凌波盾加入戰鬥了。
  
目前為止,狹道上的死戰,前線主力為陳風,涂大富,洪葉;後線為周謙,余詩敏!血盾小隊佔著地利,頂著前後兩邊要道,令夾攻的緩軍無法排開陣勢展開包圍!是以,兩軍交戰了幾近一個時辰,竟是膠著,兵力以百倍千倍計的黃茋賊黨,竟是連一步也攻不進血盾小隊的防線!
  
然而在前方戰線那邊,又出現了新戰術!
  


六名四竅靈台的藍衣高手,圍成一圈,同時催動心輪漣漪之功法!
  
「嗜血沸騰!」
  
頓時之間,前後兩線圍攻軍,每一個人的頭上三吋,都滲出了一團淡淡的血霧!加持了血霧的人雙眼變得血紅,不止修為被強行催谷提升了一層,而且還悍不畏死,無懼痛楚!
  
黃衣和藍衣敵軍,展開了以命拼命的狂攻!
  
血盾小隊的防守壓力頓時大增!只見血色光幕已呈現不穩,不時有死士們捨命強行撕破光幕,讓後來者攻入!小隊所有成員都逼得要全力迎敵,再無輕鬆防守之理了。
  


「吃到了!哇哈哈哈哈!」陳風在前線跟那四名五竅廉泉高手鏖戰了好久,終於出現了突破!其中一人被陳風猛攻至緩不過氣來,廉泉壁障只是稍稍變弱,便「嘩啦」一聲被魔頭攻破,那人最後只是見到了一張血盤巨口,佔據了他視線的全部!
  
藍衣先鋒陣線缺了一人之後,威力驟然減弱不少!再加上陳風吃了一個大補品,修為升級一重,突破到了八品人魔!此消彼長,前線優勢突然傾向至血盾小隊一方!
  
陳風突破到人魔級之後,終於不用靠周謙祭煉來提升品級,靠著吞噬強者,可以自行升級突破!不過當然,怎麼升級也只能留在人魔層次,要提升到下一個大境界「地魔」,還是需要靠周謙的祭煉。
  
涂大富和洪葉趁著這個機會,讓柳葉刀和血盾巧妙施展,連連進擊以下,竟然給他們逮到了一個機會,越境斬殺其中一個正在加持「嗜血沸騰」的靈台竅強者!
  
可是,這優勢也僅是維持了一小會兒。賊黨很快就補回了缺掉的兵員!兩名廉泉闕的強者隨即擠到前方佔回原本的位置,繼續拖住陳風!而敵軍後方釋放「嗜血沸騰」的靈台竅強者,也是越來越多,已超過十人了!
  


前方戰線的壓力漸漸在加重著。
  
後方戰線有周謙親自坐鎮,形勢比前線要好得多了。只見周謙雖然拿著的是斷掉七吋刀鋒的石陌,斬馬三刀之「刺」是無法施展了,可是僅靠兩刀,加上其黑鎧魔神的狂暴力量,一夫當關,很快就讓後方戰線積滿了黃衣和藍衣的屍體!
  
在大後方的一塊巨石掩護下,一名五竅廉泉的弓箭手,對周謙施放出一記冷箭!
  
周謙完全沒有理會,繼續斬殺著如潮水般湧來的不要命的敵人!只見冷箭將要觸身之際,「波!」的一聲,一道藍色的光盾,把箭矢彈射了開去!
  
這正是余詩敏的凌波盾!此時周謙才騰得出手來,一記穿天箭把敵人射下!
  
兩人在經過多日的戰鬥中,已培養出極佳的默契,攻守互補,相輔相承!敵軍雖然被加持了煽動戰意的「嗜血沸騰」之術,完全不會有退卻恐懼之心,可是周謙和余詩敏依然戰得遊刃有餘,基本上只要他們願意,是可以隨時反守為攻,殺對方一個落花流水!
  
可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
  
留守山道死戰,便是他們的任務內容!


  
「血盾小隊隊長周顯麼?讓在下「山潰之手」來會你一會!」此時,一陣強橫的威壓之意傳來,讓即使被加持了「嗜血沸騰」的死士們都受到了影响,停止衝殺,而紛紛往兩旁站開。
  
一名勾鼻子的高瘦男子,帶著不屑的笑意,盯著周謙走來。
  
「在下乃安陽侯麾下三品近侍「鷹藤山」!據聞周隊長以一身神力見稱,雖然只有九階武師修為,卻能連連擊殺通玄強者!不過你一路走來,遇上的對手修為普通,被你擊殺,不是甚麼奇事!因為通玄的前五竅,完全不是以強化自身力量著稱!未知以周隊長的力量,能不能擋住「六竅曲眉」武者的一擊?」
  
「六竅曲眉?曲眉一開,神力十倍!周顯!你千萬要小心!」余詩敏一聽到對方是通玄境第六竅修為,隨即大為緊張!
  
只見鷹藤山的威壓之意不住提升,就連血色光幕都受到影响,靠近對方之處漸漸變得稀薄而不穩。「吼!」他怒喝一聲,眉心頓時現出了幾道紫色的筋脈!
  
周謙頓時感到,這名叫鷹藤山的藍衣人,在開啟了眉心的竅門之後,危險程度驟然以倍數增長!「恐怕以力量論,此人更勝當日的倪無畏!」
  
鷹藤山三指合攏!將全身的威壓之意,全聚集於這三指之上。
  


「看在下的山潰之手!」
  
鷹藤山欺身往前,三指反掌插出,竟輕易插穿了血色光幕!鷹藤山此招未完,三指不住抽送狂插,連環轟擊!這高頻率的連插,帶著所謂的「吋勁」,讓其神力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一招使出,竟讓血色光幕整個完全震得潰散!
  
還在前線殺敵的涂大富,被這山潰之手破了光幕,只覺喉頭一甜,「哇!」的一聲,噴出一口血來!經此一震,他的血盾一時也是駕馭不穩,失去了戰鬥力,讓洪葉和陳風在前線頓時壓力大增!
  
血色光幕被破,血盾小隊一時間像是赤條條地暴露在敵人跟前!
  
「哈哈哈哈⋯⋯血盾小隊,名過其實了吧?」鷹藤山破了血色光幕,乘勢衝向周謙,那可怕的山潰之手,已是來到面前!
  
「周顯!看在下插爆你的肚子!」鷹藤山瘋狂笑著。這一招山潰之手,以插入、震爆敵人為樂,也為他帶來強大的快感!
  
「嚓!」
  
山潰之手直接命中周謙!只見在一聲巨响之間,兩人腳下的大地頓時撕開了幾道大裂縫!伴隨這一招掀起的強大風壓,就連通玄境初期武者都無法站穩!


  
通玄境第六竅:曲眉,是通玄境中唯一直接強化肉身力量的境界!曲眉竅之能,讓威壓之意反饋於自身,形成數倍甚至十倍以上的力量增幅!跟武師境界的罡氣加持,完全是兩個檔次的威能!
  
「周顯!」余詩敏不禁擔心起來。這鷹藤山釋放的威壓之意太強,讓她根本無法動彈,更遑論祭出凌波盾助戰了。
  
只見周謙和鷹藤山兩人身影停住。
  
鷹藤山的瘋狂笑聲,漸漸弱了下來。「⋯⋯咦?怎麼不是平時插入的感覺?」
  
只見周謙緊皺著眉頭,似乎很不妥這個鷹藤山。
  
「真是不雅的武技!插甚麼插!」
  
原來鷹藤山的山潰之手,並沒有插進周謙的肉身之中。
  


一隻比起鷹藤山要大上兩倍,通體黯紅,滿是青筋,指甲長逾數吋的巨爪,抓住了鷹藤山的山潰之手!
  
周謙一口氣燃燒了十個生魂!
  
喋血爪催谷到了極致,一張猙獰的魔臉,自周謙的掌心中浮現!
  
五指一捏!甚麼山潰之手,被周謙一爪就捏成肉醬!
  
「嗚哇!」鷹騰山痛得幾乎當場跪了下來!
  
周謙施出第二爪!
  
鷹藤山好歹也是通玄後期強者,雖然一隻手掌被廢了,但還是咬牙強忍劇痛,往後暴退!只見他甚麼廉泉之壁,甚麼滿頭紫筋,十倍神力,全都拿出來了!可是,在周謙的喋血爪之下,這不過是一塊硬了一點的豆腐罷了!
  
血爪過處,鷹藤山被抓成一團碎肉!
  
曲眉竅強者首次出現在周謙的敵人名單當中,只對上了一招,便以潰敗作結!
  
然而,鷹藤山才剛死,便馬上有兩人補上!
  
「哼,那甚麼鷹藤山,不過跳樑小丑罷了,在我們安陽侯近侍之中,地位最低,誰都瞧不起!他死了也好,省得本姑娘看著煩心!」
  
「姐姐!此人有點本事!我倆全力出手,儘快將他除掉!」
  
兩名體型胖碩女子,竟然也是六竅曲眉的高手!而且看其前額的紫筋暴現程度,這兩女的修為,都比鷹藤山更高!
  
兩名女子一左一右,同時向周謙揮出巨拳。
  
周謙一雙喋血爪,同時向那兩個拳頭抓去!
  
「波!」的一聲劇震巨响!那兩名胖碩女子,均被周謙猛然轟退,踉蹌了十餘步之後,方才半摔半坐地倒在地上!兩人的拳頭,均是紅腫流血,劇痛不已。
  
「你老味的!這條粉皮,怎麼如此厲害!」
  
「這一爪比起殺死鷹藤山時,還要再強一些!還好我們沒有留力,不然的話,這隻拳頭早沒有了!」
  
兩肥婆自是為周謙的神力而驚訝不已。
  
更驚訝的是周謙!
  
他盯著自己的一雙喋血爪,簡直像是不認得似的!
  
「怎麼可能殺不死?剛剛那一雙爪,我可是燃燒了雙倍的生魂之力!難道這二人的實力,比我預期的還要高麼?」
  
周謙無暇細想,兩腳踏起身法「瑯瑘暴衝」,再燃燒加倍的生魂之力,把這兩名胖碩女子,拍死於喋血爪下!
  
與此同時,余詩敏祭出的穿瀾劍,也是吃鱉而歸!在清靈水色的加持下,穿瀾劍對著同級靈台竅敵人,可謂一擊必殺,甚至對上廉泉竅的,也能匹敵,豈知剛剛她企圖斬殺一名僅是靈台竅巔峰的藍衣人時,竟跟對方的飛刀拼了三招,還要被擊退!
  
「咦?這藍衣人比想像中要強!」余詩敏心裏納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