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風山城遠古守城大陣,完全甦醒!
  
山城方圓十里以內,無數的隱藏法陣、陷阱、機關,紛紛得到激活!這一切的布置,均是針對於任何攻城敵軍的可能部署,作出專門性的針對!
  
此遠古大陣的目的,並非只是守住山城,驅趕敵人,而是截斷其後路,撕裂進攻軍任何組織集結的可能,牽制並拖垮其陣中強者,達致最終殲滅攻城者的結果!
  
這守城大陣,其實是一個逆轉返攻的殺戮之陣!
  
只能說,設計這個遠古守城大陣之人,是一位驚才豔豔的法陣師!
  


以陸毅,成崑,沐遇春等為領導的衛國剿賊軍,早就從遠古文獻中得到不少關於此法陣的情報,對於其佈置及背後的原理已經作出了最深入的研究。為防商天真的搶奪大陣控制權任務一旦失敗,陸毅等人在編配攻城軍的排陣和扎營地點等,都已儘量避開有可能遭大陣波及的一些可疑地點,尤其在後勤支援的路線方面,更是精心設計了好幾條的後備路線,以應付任何突發情況。
  
然而,當大陣真正被激活之時,衛國軍才恍然明白:不管他們之前做了幾多準備功夫,也不過是紙上談兵!無論曾經作出過多麼悲觀的假設,情況也只有更糟!
  
從八風山城至黑竹林,從黑竹林再往下至黑風寨,幾乎涵蓋衛國剿賊軍一路進攻上來的路線,全是守城大陣的覆蓋範圍!以八風山城為核心向外擴散,裏外共八層的環形法陣,落石,山崩,自動機弩,水火風系法術,繩網,以至被法術激怒的林中兇獸毒蟲,均是同一時間爆發傾瀉出來!
  
甚至在距離山城三里以外,突然爆出一陣強烈地震!地震之後,大地出現了一道寬達數丈的斷層!數十萬剿賊軍的後勤補給線,頓時被完全截斷!
  
後勤線被截斷,意味著連退兵之路都沒有了!
  


所以衛國軍只能強行攻城!
  
然而,在距離八風山城的百丈範圍內,即是攻城軍主要集結之處,才是大陣威力最集中之點!
  
大地不斷發生裂變,各種各樣的法術,施毒,暗器,從四方八面不住飛射而來!八道沖天而起烈火旋風,尤似八把巨人的刀刃,不住在山城外圍拖曳橫掃,把衛國攻城軍的陣勢攔腰截斷,強行衝散!
  
如果當初設計山城的古人英靈尤在,此時他大概會冷笑說:這便是此山城取名「八風」之由來!八道烈火風刃,尤如八名無敵的巨人,拖著大刀守護山城!甚麼攻城軍,在「八風」俯視之下,就像是胡鬧小兒罷了!
  
衛國大軍頓成一團混亂!
  


「兄弟們!穩下來!更兇險的戰役我們都打過了,這不算甚麼!」
  
此戰之初,由第六步兵團團長起家,累積無數戰功,如今已是剿賊軍最高層的巨頭之一的沐遇春,催動修為,頂現三花,猛然釋放出他的「意」!
  
頓時一團亮藍色如烈火般的濃稠之氣,擴散至身周十數丈之遙!一切的冷箭、法術、暗器,均無法侵入藍色氣團之內!而身處在氣團保護的軍士們,更是得到了心神沉穩,重新喚起戰意的激勵效果!
  
「跟在俺的身後!大夥兒打爆這破爛山城的城門!」沐遇春高舉長槍吼道。眾軍士齊聲响應,殺聲震天!
  
沐遇春雖外表粗豪,卻是細心之人,他在衝殺之前,已經在心裏計算過那幾道烈火風刃的移動軌跡,看準了兩道烈火風刃掃過之後的短短間隙,才率大軍殺過去!跟在他身後的軍士完全不需要擔心這些,只管殺死迎面而來的敵人就好了。
  
沐遇春帶領的這一隊人馬,一口氣擊潰了賊黨的三隊迎擊部隊,眼看西城門就在眼前!
  
「嗖嗖嗖嗖⋯⋯」
  
又一個隱藏法陣被激活!八道加持著法術的帶勾繩索,從大地的裂口飛出,把沐遇春綁死在原地!沐遇春猛然釋放修為,才能勉強站著!


  
一個黃袍人影在沐遇春面前閃現。
  
「沐將軍,你的對手是我,你忘了嗎?我倆勝負未分,你便想要攻入城門?先後次序似乎搞錯了吧?」
  
沐遇春見到來人,隨即面露殺機。此人正是一路上跟他以「意」互相鎖定的對手,黃茋賊黨三當家黃獰。
  
「黃獰,你活得不耐煩了,要老子送你歸西麼?」
  
「嘿嘿嘿,若是在平日,沐將軍大勇之時,黃某當然不敢跟你正面交鋒!可是如今你已受制於這個綁殺法陣,只是站著就需使盡全力,難道黃某還需要怕你了?」
  
「這區區綁殺法陣,能綁得住我沐遇春?」只見沐遇春反覆催動修為,握槍的手猛然高舉,虎軀一震,驟然八道勾索中的四道,便給強行繃斷!
  
這一震,就連黃獰都嚇了一嚇,不禁退了一步。
  


可是,僅在霎眼之間,又有四條新的勾索飛來,這一次不單綑得更緊,鐵勾還直接勾入沐遇春皮肉,鮮血流淌,滴在地上!
  
「哼哼,還有我鄭如呢,沐將軍。」
  
又有兩個身影現身。其中一人身穿黃色武衣,名叫鄭如,本來是跟張維新互相鎖定的對手,不過張維新要抽身狙擊王鐘,這鄭如便由沐遇春扛了。
  
遇上鄭如和王獰聯手夾擊,沐遇春並不意外。只是那跟鄭如同來之人,則讓沐遇春瞪突了眼!
  
「胡三桂!你這個通敵的王八蛋!難道是你把我軍的潛行任務,出賣給山賊的?」
  
這胡三桂是衛國剿賊軍的高層將領,所有的軍機會議他都有列席參加。在知悉守城大陣可能已被賊黨掌握之後,此人便一力主張撤軍⋯⋯
  
胡三桂面有怯意,目光不敢跟沐遇春相接。他冷哼一聲道:「末將並不是要投山賊,而是跟山賊一夥兒投靠此戰的勝利者大宋!」
  
黃獰和鄭如均點了點頭。


  
雖然說,龐亮是憑己力推敲出那古陣的秘密陣眼點所在,然而胡三桂的情報提供,卻是讓龐亮確認了他的推敲是正確的。
  
「我呸!宋狗跟我衛國敵對多年,乃不共戴天之仇敵,殺我衛國子民,遠比這小小黃茋山賊多上千倍萬倍!你若是投靠山賊,頂多罵你弱智!可是投宋狗?你還是人麼?你娘是被狗日了,才生得下你這畜生?」
  
沐遇春也不理那些勾索越勒越緊,提起手臂指著胡三桂,破口大罵!
  
「沐將軍,是人不是人,那是要先活下來,才有得慢慢分辨啊!以末將所知,南方楚丘之戰,大宋正佔著絕對上風,衛王和周大將軍都已負傷,他們雖是人中之龍,卻也未必是宋皇宋仲機之對手!只要楚丘一失,衛國境內一路無險可守,僅剩下朝歌城了!若朝歌被圍,必敗之局已成,到時才投降的話,價碼、價碼⋯⋯肯定不比現時了!沐將軍,良禽擇木而棲,在南方二十四國,這是常態啊!你又何必、何必如此想不開呢!」
  
胡三桂說著說著,胆氣漸生,最後竟是一臉誠懇,在說服沐遇春跟他一同投敵!
  
「我屌你老味!」
  
沐遇春頂門三花大盛,右臂一掙,兩道勾索給輕易掙斷!他把長槍拋上,長槍藍光一閃,竟巨大化成一道長達三丈藍光槍影!
  


「霸雷槍!」
  
藍色巨槍轟然一閃,槍尖直堵進胡三桂那還在侃侃而談的嘴巴中!「嘭!」地一聲,胡三桂被轟成一團血霧!藍槍去勢未止,直轟落在十丈後的城門上!
  
「轟隆!」
  
閃雷槍直接炸開了三道防禦法陣!然而,大門只是稍受衝擊,並未毀去!
  
胡三桂也是三花聚頂強者,而沐遇春則處於被綁殺狀態,可是,兩人的實力差距,依然如此巨大!
  
沐遇春被胡三桂一番激怒之下,修為竟又漸漸提升,頂門第四道意之花瓣,已然隱現!此人最為人稱道的特點,便是在實戰之中,修為突破極快!可謂越戰越強。
  
黃獰和鄭如眼睜睜看著沐遇春打爆了胡三桂,這實力遠超過他們預期。他們互看一眼,心想:單靠我倆對付此人,沒問題吧。
  
「三當家,鄭將軍,龐軍師派我等來施以援手。」
  
兩名藍衣武者,兩名藍袍煉氣士,同時現身。這四人的實力,無一比黃獰和鄭如差。
  
「六對一,那就萬無一失了。」黃獰頓時鬆了口氣。單靠他們黃茋黨軍的底蘊,真的不夠跟衛國這些戰鬥狂人耗的!
  
沐遇春的表情,則是興奮到了極點。
  
「哼哼⋯⋯在俺看來,你們不過是俺突破修為的踏腳石罷了。一起上吧!」
  
此時,法陣又再激活。共十六道加持法術的勾索,把沐遇春重重綑綁著!鐵勾入體,鮮血直流⋯⋯
  
而一道寬達數丈,沖天而起的烈火風刃,正朝著沐遇春拖劈而來!
  
戰場之上,其餘衛國將領的情況,並不比沐遇春好上多少。
  
成崑同樣受到守城大陣的法術牽制,而同一時間,他也要面對三名修為相若的藍衣強者!
  
至於負擔最重的,便是主帥陸毅!
  
在高空中,陸毅面對著宋國三皇子宋宗憲的狂攻,壓力已是甚大!而在此之餘,他正獨力牽制著八道烈火風刃中的其中三道,以減輕腳下己軍的傷亡!
  
「陸毅!使出你全部修為吧!不要藏著䘸著!也不用因為我是皇子而客氣!哈哈哈哈⋯⋯讓本皇見識一下,五氣朝元大成強者,半步武聖的真正實力!」宗宋憲道。
  
古道之上。
  
血盾小隊一口氣進擊到了古道的出口!東風堡就在眼前!
  
藍衣宋國和黃衣山賊聯軍,已在出口處佈下了最重的兵力!兩名武道武師強者,作為前鋒,迎接著周謙的前來!
  
這一著,可謂是以逸待勞!
  
只聽得古道上殺聲漸漸逼近,表示目標人物即將出現!兩名宗師強者不敢輕敵,均是把修為釋放到了極致!只見他們頂門泥丸宮均是放出青光,兩道武魂之意連結在一起,相輔相承!
  
「師弟!切記對付那周顯時,千萬不能留手!直接用殺著!」
  
「知道了!師兄!這是我們南天門詠夏拳一戰成名的好時機!」
  
只聽到連環幾聲爆响自山谷間傳出,未幾,一道獨角魔龍虛影,驟然衝來!
  
周謙的魔龍奪天槍!
  
為了保持那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免得被截停在山間遭到圍剿,周謙可是一點不吝嗇氣力和生魂,這魔龍奪天槍是一記接著一記地使出!
  
一連八次的魔龍奪天槍!而且是以黑鎧魔神完全體的狀態施展出來,這一燒,便是上萬生魂的投放,其殺傷力可想而知!
  
血盾小隊完全沒有任何停頓,以衝刺之勢,直接殺出了古道!
  
然而,在到達古道出口之際,周謙的魔龍奪天槍正好一招使老,魔龍幻影漸漸變淡,而正當周謙未及回一口氣,再施放一次的時候,迎面而來便是兩道極之巧妙的武道攻擊!
  
「南天詠夏拳・一攤三伏手!」
  
兩名宗師武者,使出了巧妙的拳法,正好乘著魔龍奪天槍的氣勢剛盡時,一掌打出!
  
攤手!枕手!伏手!再巧妙地手腕一扭,把周謙的前衝之力,盡數卸去!
  
而另一人則是迎著周謙撲前之勢,使一記三伏手的殺招:正掌!
  
加持著武魂之意的一掌,拍落在已是裂痕累累的石陌大刀之上!「啪裂!」石陌刀身完全碎裂,僅剩下刀柄!失去了這兵器媒介,周謙再使不出魔龍奪天槍了!
  
「周顯小子!區區武師修為,便想要在真正的武道之士面前撒野?讓我們告訴你甚麼是真正的武道!」
  
「南天門的詠夏拳法,乃是十八代傳人經過不斷改進,累積下來的武道真諦,拳法套路已包含所有實戰應用的變化,萬變不離其宗!再融入宗師武魂之意,溝通天地自然,渾然天成,不是像你這種只會使蠻力的粗人所能比擬的!」
  
周謙出道之來,首次對上使用拳法融入武魂之意,真正的武道強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