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虞老對五輪寶車的渴望,已使他成了失心瘋!
  
這也難怪,高手易得,法器難求。基本上,重寶級的法器,已是各家垂涎之物,你看那倪無畏乃一方諸候之子,世家大少爺,要甚麼沒有,見到這五輪寶車,也不惜要打劫戰友,殺人越貨!而如今虞老發現,這五輪寶車有可能還是至寶級!這可是連一國之君都要流口水的了!
  
虞老等人稍息之後,便同時全力釋放修為,把法陣激活到最大限度!
  
只見那五輪寶車,在藍光繩索不住收緊拉扯下,掙扎已漸漸無力,看來已抵受不住虞老等六人聯手的法力了!寶車漸漸往下降落,只要成功落在法陣中央,便可截斷其與主人連繫,收取大功告成!
  
這收寶過程的最後一步,比想像中要緩慢,法力輸出不能有任何遲滯,讓虞老等人可謂大吃苦頭!他們幾人全是倪無畏麾下之的最強高手,如今為了收取寶車,竟然都已修為耗盡,快要崩潰! 
  


可是,為了得到至寶,值得!法寶越難收取,代表威能越大,可想而之,這五輪寶車到底有多珍貴!
  
正當關鍵時候,竟然又有探子回報!「虞副總管!急報!城下有急報!南天門陳氏兄弟已經敗了!血盾小隊已經兵臨城⋯⋯」
  
「去死啦!」虞老一腳把探子踢下城樓!
  
「所有人聽令!給老夫全部衝殺出去,把血盾甚麼小隊全部斬成肉醬!倪少吩咐要留下性命的那個周顯,也管不得那麼多了,殺了再算!你老味這種小事也搞不定!待會我要親手斬了那蔡中恒!」
  
「虞總管,寶車要飛走啦!」虞老突然分心,害得其他施法者慘了!法陣威能突然減弱,五輪寶車又漸漸有掙脫的可能!
  


「吼!封鎖城樓,不准任何人進入!」虞老連忙歸位,把法陣穩住!在這最後關頭,豈容至寶就這麼跑了?只見虞老重新加入之後,五輪寶車又再恢復降落之勢⋯⋯
  
未幾,五輪寶車終於落在了法陣中央!
  
虞老伸出劍指,指尖延伸出三吋氣劍!氣劍在五輪寶車頂上三吋,憑空一劃!寶車最終一顫,然後便失去了靈性,回復成無主之物的狀態!
  
「成功了!成功了!」
  
眾人均是喜不自勝,好像打了一場大勝仗,都沒有此刻那麼激動人心!
  


「中品至寶!中品至寶啊!」眾人輪流著捧起寶車,又是誇讚,又是親嘴,簡直將之當成是親兒子似的。虞老寶迷心竅,甚至還想要把寶車認主,據為己有!
  
「虞總管!慢慢使不得!別說宋皇陛下山高皇帝遠,就是給倪少知道了,也是絕對不會容忍,一巴打死的啊!」
  
「老夫又不是拿了寶物就逃之夭夭!我不過奉獻修為,驅動寶車,輔助爾等戰友罷了!待得此戰結束,回稟皇上之時,我再不惜自損心脈,自行切斷跟寶車的靈魂連繫,心甘情願將寶車獻出!這樣也不行嗎?」
  
「虞總管啊!你這樣做又何必?」
  
「唉,這樣一件至寶在手,卻是無法佔之用之,老夫心癢難耐啊!」
  
虞老這老而不,此時恨不得在地上翻滾廝磨,好替自己止止心癢!
  
「虞總管,老夫有一個法子,不知使不使得?」此時,一名身穿藍色法袍的老者,負手而立,在眾人身後來回踱步,沉吟道。
  
「請說來參詳一下。」虞老道。他滿腦袋都是那五輪寶車,一時間也轉不過來,這藍袍老者⋯⋯似乎是不認識的啊!


  
「呵呵呵⋯⋯如此至寶,寄放在虞總管身上,責任未免太沉重了。不如讓老夫把你吃了,讓你成了我腹中血肉,然後再讓老夫主人把寶車認主,那不就等於你也有份擁有這寶車了麼?」
  
說罷,這老者化身回魔頭狀態,竄前一咬!
  
「魔頭!」虞老乃堂堂老牌宗師級武者,兼修道家紫府煉氣士,縱橫江湖數十載,本不欲懼怕這區區三、四品的魔頭!可是,他為了施法修取寶車,已是把自己最後一滴的修為都擠出來了!連恢復的丹藥都來不及吃下,突然遭到偷襲,讓虞老根本來不及防備!
  
若不是他寶迷心竅,保持著平日的沉穩戒備之心,陳風豈能如此輕易得手?
  
「咔嚓!」
  
「嗚哇!」虞老的身體,被陳風噬掉了幾乎一半!
  
陳風一啖其肉,頓時大喜!「紫府宗師!而且修為還十分深厚,美味!美味啊!這甚麼寶車,又不能吃,有必要如此珍而重之麼?呸!還是人肉最好!」
  


堂堂侍奉安陽候少主的執事總管,竟然在這戰場邊緣的小小城樓之上,栽在了一頭實力比他次一等的魔頭口中!
  
「嗖嗖嗖嗖!」
  
陳風轉眼就把虞老吃了個乾淨!牠那貪婪的雙眼骨溜溜一轉,盯著那幾個同是收寶收到心力交瘁的藍衣⋯⋯竟然也都是紫府宗師!陳風豈會錯過開餐的機會!
  
連吃六名紫府宗師!
  
陳風的修為連連暴漲!竟然直接攀升到了人魔的頂點!
  
「一品人魔!哈哈哈哈!老夫終於突破到了一品人魔!只要我把這座寶車獻給主人,他定會助我突破到地魔級!哇哈哈哈⋯⋯到那時候,甚麼宗師,甚麼三花聚頂,在老夫面前,都是塊肉罷了!」
  
陳風伸出長長舌頭把五輪寶車卷走,然後便殺下城樓去了!
  
話說,在血盾小隊殺出古道之後不久,便正值虞老等人成功收取寶車之時。


  
五輪寶車變回無主狀態,即是說,一直以來加持在小隊眾人身上的弱化效果,瞬間就消失了!本來眾人的戰力被足足壓抑了五成,壓抑來源消失後,反過來說,眾人戰力就像突然暴漲了一倍!
  
這突然的暴漲,對眾人的修為,都有正面的衝擊!再加上最後殺出古道的一輪激戰,經歷生死邊緣,在眾人的身心層面上,均是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這些經驗,都是營造修為突破的契機!
  
陳風在吃下虞老等人之前,就已是四品人魔逼近三品!而在此役中壓力扛得極大的涂大富,連升兩階,來到六竅曲眉,不止得到廉泉之壁的神通,更擁有十倍神力!余思敏也突破到六竅曲眉,洪葉五竅廉泉,如芸四竅靈台,梁良和趙雨也都有三竅神闕!
  
較為詭異的是周謙。
  
他在此戰中肩負的壓力,恐怕是涂大富的好幾倍!不單兼前顧後,中途還要力抵王鐘的狙擊,後來又要面對那兩名宗師武者等等,激戰連場,沒有喘息過!而在五輪寶車弱化效果失去之後,乘著修為恢復、暴漲的契機,周謙在武道修為方面,也是有了大大的突破!
  
可是,他卻還沒有晉入通玄境!這是由於功法所限,他練的黃牛犁土勁再怎麼破限越界,武師階段就是它的頂點!任你再累積多少,都不可能晉入通玄!
  
身為九階武師的周謙,再有突破,卻又未至通玄,那即是怎麼了?
  


周謙身上,出現了薄薄的第十層武師級罡氣。
  
十階武師?
  
「⋯⋯十階?周隊長到底是怎麼練的?這階級根本是不存在的啊⋯⋯」
  
「這基礎打得實在是太可怕了!若是以這十階武師之身,突破到通玄境,那該會強大到怎麼樣的境地!」
  
周謙覺得這第十層的武者罡氣,比起之前九層加起來都要強大!他的力量,平白有了數倍的提升,效果就好比通玄第六竅曲眉的神力效果般!
  
在眾人得以脫胎換骨之下,佔領東風堡⋯⋯已不是不可能!
  
「在敵人的大批援軍殺過來之前,把東風堡佔了!輪到我們跟他們玩守城遊戲!血盾無敵!」周謙振臂一吼!
  
「血盾無敵!」眾人齊聲大喝!
  
本來血盾小隊的平均實力,跟東風堡守軍中的核心強者,相差非常巨大!可是自從走了一趟古道,經歷無窮艱險出來之後,每人修為都突破了好幾級,這實力的差距,就平白拉近了很多!
  
最大威脅的倪無畏,則前去追殺王鐘,並沒有坐鎮東風堡。而實力次強的虞老等六名強者,則是被自己的貪婪所誤,無端成了陳風的營養大餐!而其餘鎮守城堡中的守軍,則全部都被虞老趕了出去迎擊血盾小隊!
  
東風堡本身,已成了一個空架子!
  
「大夥兒隨我衝上去!」周謙振臂一呼,帶頭衝殺!以他黑鎧魔神完全體,加上武師十階的數倍神力,施展起喋血爪來,對方只是被指甲稍稍刮到,便已是肚破腸流,或是手腳齊根切斷的結局!這樣的妖孽打前鋒,即使是宗師武者,也無法抵擋得住!
  
眾人乘著剛剛修為突破的一股高漲的士氣,一口氣殺穿幾道迎擊軍的包圍網!他們的目標,便是眼前那城牆下的一個大大的缺口!那是不久前被周謙的穿天箭所射穿的!
  
「想要攻入東風堡,除非踏著我蔡中恒的屍體過去!」只見一名持長槍的藍衣中年男子,橫亙在周謙的前路上,全力釋放出武魂之意!
  
「看我的傲霸門槍法・傲世之槍!」蔡中恒甩動手中長槍,加持宗師武魂,以絕妙的來路,直刺向周謙的心臟!
  
這一槍不容易接!
  
「解牛取骨手!」周謙素手一黏,手腕一轉,便握住了長槍的金屬槍頭!燃燒五百生魂,兩指一扣!「啪嘞!」一聲,竟然把槍頭剝了下來!
  
「我的家傳寶槍!」蔡中恒見寶槍竟被周謙赤手毀掉,嚇得雙眼暴突,然後便「哇」地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周謙收了槍頭,再乘勢一掌拍來!解牛取骨手勢要生生剝下此人骨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