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息後也是在處理一些無聊的開學事項。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座位問題,原本Miss Yip打算用抽籤來分配座位,但光仔即時表示強烈反對。 

「Miss Yip,難道妳不認為抽籤調位是一件很勞民傷財的事嗎?」他站起來發表偉論:「古時孟母三遷,為的是讓孟子學好;妳看現在同學們相處得多麼融洽,實在沒必要效法孟母!正所謂潛龍勿用,這樣玄妙妳懂不懂?現在還不是調位的好時機。最好的策略是以不變應萬變、敵不動我不動...」 

大概Miss Yip也受不了光仔的囉嗦,沒再堅持調位,我們的座位就維持原狀。他講這麼多理論,其實只是想繼續坐在凝的附近罷了! 

一想到以後還要忍受光仔的轟炸,我不禁打了個冷顫。不過相比起來,我更加同情凝。我撕下通告的一角在背面寫了個「慘」字,遞給後面的凝,她看了後只是用手指在我背上畫了一個笑臉。 

凝總是這樣,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處之泰然,從來沒見過她發脾氣。如果不是認識她比較深的話,我可能會以為她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 





就這樣有驚有險,又到12點。開學第一日還不用正式上堂,所以我們中午就放學了。我和凝趁光仔跟忙著幾個男生炫耀他太爺英勇抗日的事蹟時偷偷溜走。要是被他發現的話肯會死跟著來,我還想安安樂樂食餐飯! 

我們和心鈴約在學校附近的扒房等。這間餐廳其實沒什麼好吃,為了吸引學生在lunch時段推出幾款廉價扒餐,但味道就真是...見仁見智。不過也因為生意十分慘淡,整間餐廳經常只有三幾枱客,變成了安靜談話的好地方。 

我和凝到了扒房,心鈴似乎還未到;侍應們都站在一邊聊天,一副不想理睬人的樣子,我們就隨便找個卡位坐下。我不等心鈴先叫了雜扒餐,凝也叫了意粉。


等待期間我和凝聊起對新一年的看法。 




「應該會是改變的一年吧。」她想了一下說。 

「改變?什麼改變?」我有點疑惑。 

「也沒有特定的事,只是有這種感覺而已。我們都成長了,或者將來會遇到很多改變。」 

「哦,說的也是。」 

究竟改變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人要成長就要改變。學習新事物,認識新朋友,尋找新的方向;而另一方面,我又希望可以永遠停留在現在這個階段,不想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但也許凝是對的,無論願不願意,我們終究還是會改變的。 




想著想著心鈴從餐廳門口走進來了。 

「遲到了啊!」我故意提高聲線說。 

她嘆了一聲,在凝旁邊坐下。 

「我也不想,遇到了一些阻滯。」 

「誰敢阻妳大小姐食飯呀?」我揶揄她說。 

「放學前選班長,起哄了一會。」她說。 

「所以妳當選班長了?」我開玩笑說,沒想到她點頭說:「還有Vincent。」 



「誰是Vincent?」我問。 

凝說: 「是那個帥哥外校生嗎?」 

「就是他。」心鈴無奈地說。 

「型男美女當班長,難怪要起哄。」我呵呵笑說。 

她沒好氣說:「說到要選班長就被所有人推出去了,唉...那班人最叻就是起哄和湊熱鬧。」 

差點忘了說,本人也在眾人的「推舉」之下當選了班長。簡單來說,班長的三項主要職能就是當苦力、當苦力,還有當苦力。全數男生(除了我自己)都對我投了支持票,我嚴重懷疑這是一個將我從凝身邊使開的陰謀,你們好奸呀!!! 

而6A的女班長則是由嘉寶順利當選。嘉寶從中一開始每一年都是班長,大家都習慣了直接叫她女班長。 




回到剛剛的話題。 

「那帥哥Vincent對於和妳一起做班長有什麼反應?」我問心鈴。 
她一臉厭惡的表情。 

「會有什麼反應,還是那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囉。」 

「那個Vincent真是那麼討厭嗎?」凝問。 

「怎麼說呢?就是不可一世的感覺吧,妳遲些見到他就會明白了。算啦,別提他了。看看有什麼吃...怎麼又是這些。」心鈴皺眉說:「扒房的食物質素真是愈來愈差!」她勉為其難點了個雞肉凱撒沙律。 

凝對食物沒有什麼要求,而我是個味覺白痴,只要大件夾抵食我就滿足了。所以去哪裡食lunch通常都是嘴刁的心鈴出主意。不過今天我們有要事相談,需要一個不受打擾的環境,來安靜的扒房是最適合的。




我打開話匣:「開辦空手道社的申請進行得怎麼樣?」 


心鈴總算提起精神,說道: 「我還在跟校方溝通,但應該沒有太大問題。新翼開放後增加了不少活動室,而且這個主意也剛好配合正在推廣的校園健康計劃。」 

「安全問題還是學校最重要的考慮吧?」凝輕皺眉頭說。 

「沒錯,這是最大的阻力。」心鈴無奈地攤攤手:「學校就是膽小,怕學生受傷。不過我會爭取到底。阿一,師傅那邊就靠你了。」她對我說。 

我聳聳肩:「師傅好像不是很積極,不過如果我們辦妥了一切,他應該也不至於會拒絕啦。」 

心鈴嘆聲說:「就是因為師傅都不積極宣傳推廣,道場才會愈來愈少人。」 

我解釋說:「師傅都把心力放在空手道,妳也知道他的性格,又不喜歡與人交際。」我想起師傅一臉嚴肅的樣子。 

「但也因為這樣,才有現在的我們。」凝補充道。 



心鈴不耐煩地揮揮手。 

「對啦對啦,所以我才不想看到道場沒落,也算是幫師傅做點事吧!」 

「那麼我還能幫忙什麼嗎?」凝問。 

「妳只要做道場的生招牌就夠了,肯定會招來很多學生。」心鈴輕撫她的頭髮,溫柔地說。 



從中三開始學習空手道,至今已經3年。當初我們三個就是因為空手道而熟識,成為共同的戰友。 

之前我們一直在校外的道場練習空手道,但自從知道學校今年開放新翼,增加學會名額,我們就積極實行籌備已久的計劃--把空手道引入學校。 

計劃包括在學校建立空手道社和開空手道班招攬學生。心鈴主要負責和校方溝通,她和老師們都很熟,由她出馬成功機會很大;我負責說服師傅來學校開班,師傅性格有點古怪,但我和他算是比較談得來。雖然他覺得這倨主意有點麻煩,但畢竟我們是他的愛徒,由我們來鋪路他應該會放心。 

至於凝,除了像心鈴所說當生招牌外,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擬定空手道的教學內容。學校始終很關注空手道的安全問題,我們道場又傾向實戰風格,心思細密的凝就負責構思一個兼顧安全性和武道風格的教程計劃,給予校方批核。 

目前為止這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我們彼此對望。心鈴的微笑裡充滿信心,凝的眼神都流露著期待。 

讓空手道的風吹進校園,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對了,別忘記今晚的空手道堂啊!」心鈴提醒我們。



離開扒房後我跟她們分道揚鑣,回家小睡片刻。 


經過暑假的頹廢生活,一下子要晨早起床差點要了我的命,不回去補眠真的會死。 


回家睡到5點幾,我起來從衣櫃抽出道袍放進袋裡,背著就出了門口。 

我慢步走向城門河對岸的大會堂。黃昏時分的陽光很柔和,城門河吹來一陣涼風令我精神一振。 

我心想,這就是中六的第一天了。一切都很新鮮,一切都很熟悉。 

師傅的空手道班有大概10個學生。除了師傅,我們身為師兄姐有時也會從旁指導新生的基本功,這也有助鞏固我們自己的根底。兩小時的空手道堂過得很快,落堂後我們三人留在道場繼續練習。 

束著黑帶的凝和心鈴在道場中央對練組手(雙方事先約定一組攻守的程序的練習,有助熟習各種技巧),我就在道場邊靜坐,腦海裡演練著型(亦即套拳)的姿態和步法。 

我們都在剛過去的暑假考上黑帶,踏入了空手道的另一個階段。就是因為這樣更要加緊練習,才配得上腰間的黑帶呢!黑帶......

我想著想著,一不小心從心裡笑了出來,被練習中的心鈴發現。 


「阿一,你在笑什麼啊?你不會以為拿了黑帶就能成功溝女吧?」 

嘩!心鈴,妳幾時學會了讀心術的?快教我呀! 

我嘴巴卻說:「怎麼可能!溝女這種事原來就難不倒我,這條黑帶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別發夢啦,快回到現實!」心鈴毫不客氣地說,凝都在一旁笑了。 

我不忿氣說:「我好歹都算高大威猛,風趣幽默,現在還是黑帶高手,怎能被妳睇死!」 

她對我吐舌頭。 

「就算你現在長高了那麼一丁點,在我眼中你還是當年那個豆釘而已。」 

我瞪著她,她也把雙手撘上我的肩瞪著我。 

凝看著鬥氣的我們輕輕微笑。 

「好啦心鈴,別這樣說阿一,這幾年他的確是高大英俊了不少。」她伸手給心鈴,把她拉過去。 

「所以我永遠都說凝的說話最中肯的!」我陶醉地說。 

心鈴說:「別會錯意!她只是不想傷害你的弱小心靈而已,是不是?」她兩眼精靈看著凝,凝笑而不語。 



一陣沉默。 



「說起來,都已經三年了。」我說。 

「對呀,三年前我們還是個什麼都不會的新生呢。」心鈴用懷念的語氣說。 

大概是回想起往事,心鈴淺淺一笑,凝若有所思。 

三年前,心鈴動人的酒渦,凝深遂的眼神,還有那個豆釘的我。 

「那晚也是這樣吧?我們三個,在這裡。」 

心鈴想著,凝想著。 

我想著。 


第二章 <空手道>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