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我收拾好東西,趕去新翼幫忙招生,在門口遇到卻上完中史堂回來的光仔。看著邊走邊轉書本,我忽發奇想問他:「光仔,你有學過武術嗎?」 

他想想說:「爺爺傳授過我祖傳十式,專門用來對抗外侮,保護弱小。」他紮馬運功,起爪攻向我胯下,我雙手交叉截下他的一記「猴子偷桃」,說道:「不,我是說正式的武術,你有學過嗎?」 

「那倒沒有。」他聳肩說。 

我心想光仔這人雖然行為怪異,但天賦異稟,不失為一塊武學材料。若然加以雕琢,他日必可成大器。 

「要和我們一起學空手道嗎?你會變得更強的!」我對他說。 



誰知光仔搖頭說:「太爺留下祖訓禁止我們學習日本鬼子的東西,所以那些什麼空手道我是不會學的。」他一本正經地說。 

等等?!我沒聽錯吧?都千禧年代,世上竟然還存在祖訓這回事? 

「難道你太爺沒有留下祖訓禁止你看金田一和棋魂嗎?!」我失措地伸手說。 

「那倒沒有。」他說:「因為太爺那時代還沒有金田一和棋魂嘛,不然我就慘了,哈哈!」 

光仔大笑幾聲,走回座位收拾書包離開。我心念一轉,過去搭著他肩膀勸導說:「你真的不考慮嗎?告訴你,心鈴和凝也有學空手道,而且她們還是黑帶呢!」 



「真的?」他停下手。 

「真的。」我說。 

他罕有地認真思考,似乎有些動搖。 

他自言自語道:「如果我加入空手道社,就有機會超越她們,報我迎新營一箭之仇...」 

我無奈偷笑。光仔,你到底是有多想要嬴?! 



我知道有希望,就乘勢說下去:「據說空手道的發源也深受中國武術影響,所以到底空手道算是哪個國家的武術,還真是很難講呢...」 

他突然茅塞頓開,用力拍一下手掌,表情就像愛因斯坦發現了相對論一樣。 

「對!金田一,你說得沒錯。空手道本來就是中國功夫嘛!只是被日本鬼子偷師了,現在我的任務就是要為祖國光復空手道!來,放馬過來!我要去哪裡報名?」 

「我剛好也要去呢,一起吧。」我說。 

「GOGOGOGOGO!」他又回復平常充滿鬥志的模樣,一邊揮拳一邊走。 

光仔的心事還真是簡單呢!


說服了光仔之後,我們就一起走向新翼活動室。 




新翼和舊翼是連接的。沿前樓梯上到一樓後,面前是禮堂,右邊是舊翼,左邊是新翼。和舊翼一樣,新翼的一樓也有平台,放著幾張乒乓球枱。在平台上可以看到隔壁中學的校舍,甚至可以和對面走廊的同學揮手。 

空手道的活動室就在一樓新翼平台的內側。 

我們還未走到新翼,已經從遠處看見一堆人把活動室門口擠得水洩不通。我們幾經辛苦擠進了活動室,活動室內也逼滿了人,粗略估計也有五、六十人。心鈴、凝和澤天都已經到了活動室,他們正在臨時招生處跟同學解釋報名詳情。 

「這到底這是怎麼回事?」我擠到前面問心鈴。 

「就是如你所見那麼一回事,他們全部都是來報名的。」她一邊遞報名表給同學一邊說。 

「這未免太多人了吧!」我說:「雖然多人報名是好,但他們真的有心學嗎?我猜那班男的九成是衝著妳和凝而來,女的都是衝著澤天而來吧?」 

她無奈地說:「這個我也知道,那怎麼辦呢?不讓他們報名嗎?」 

我看看周圍情況,凝正被一大班男生重重包圍。 



「請問妳電話幾號呢?我不懂填報名表也可以打電話問妳嗎?」 

「我還有很多地方不明白,我可以約妳單獨諮詢嗎?」 

我才幫她推開了一批瘋狂的男生,另一批又隨即湧上來,簡直就像末日喪屍片的情節一樣。

另一邊廂,澤天不斷被兩個女生糾纏著...咦?這不就是Apple和Lemon嗎? 


「澤天,你的胸肌好結實呀>~<這是學空手道的效果嗎?」Apple陶醉地撫摸他的胸肌說。 

「還有這強而有力的臂彎,剛好可以容納我的纖腰>_<」Lemon撲進他懷裡撒嬌道。 

喂,妳們不是是吳卓羲fans club的成員嗎?妳們變節也太快了吧?! 



澤天推開Apple和Lemon。 

「真的要讓這些人報名嗎?這樣的空手道班還不如不開。」他認真地問我。 

「你說得沒錯,但難道真的要取消空手道班嗎?」我說。 

這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粗框男開口了。 

「其實辦法也不是沒有。」他推一推粗框眼鏡說:「既然不同人有不同的動機,也就是說他們的功用函數存在參數差異,那麼根據機制設計理論,我們可以透過提供正誘因和負誘因給相應的組別,從而達至一個分離性完美貝葉斯均衡。」 

「麻煩你講人話可以嗎?」心鈴聽得不耐煩說。 

凝說:「我想他的意思應該是,想辦法讓不是真心學空手道的人自動放棄報名。」 

「原來如此。」真是簡單又明暸的解釋。 



「好吧,粗框男,你也有你的道理,但實際上要怎樣做才能令他們知難而退呢?」我問他。 

「這就不是理論需要解答的問題了。」他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好一個學者! 

「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心鈴俏皮地說。


「各位同學!」心鈴站在椅子上高聲說:「首先感謝大家對空手道社的支持!你們的報名我們會盡快處理,現在先跟大家介紹空手道班的教練--金田一!還有他的助教,光仔和粗框男!請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 


全場立刻鴉雀無聲。 

她繼續說:「他們將會全權負責空手道班的一切,大家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請教他們,謝謝!」 

接著心鈴、凝和澤天就在眾人面前離開活動室,留下我、光仔和粗框男在報名處。 

「請問大家對空手道社還有什麼問題嗎?」我親切地微笑說,光仔和粗框男站在我兩旁,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眾人:「......」 

幾秒後人群迅速散去,剩下空蕩蕩的活動室。 

「果然,這就是現實。」我不禁嘆氣:「不過可以篩選出真心學空手道的人,也是一件好事。」 

我稍微提起精神:「好!看看剩下哪些人吧。」 

我環顧四週,留下的就只有光仔、粗框男,還有... 

「Apple???Lemon???妳們怎麼還在?不可能啊!」我崩潰道。 

她們異口同聲說:「你們剛剛那些詭計我們聽得一清二楚了,騙不了我們啦!空手道社明明就有澤天!!!」 

我:「......」 

Apple:「>~<」 

Lemon:「>w<」 

「......」 

啊啊啊!!!棋差一著啊!!!

這時三人遊完花園回來。
心鈴看著冷清的場面說:「就只剩下這些人嗎?慘不忍睹呢!」 

澤天說:「有心學的話這些就夠了。倒是妳們兩個,真的會認真學嗎?」他皺眉看著Apple和Lemon。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很渴望學習空手道啦~~~」Apple挽著澤天的左手,含羞地說。 

「有澤天在,我一定會很用心學的~~~」Lemon挽著澤天的右手,嬌嗲地說。 

心鈴用手肘撞我,低聲問:「喂,阿一,怎麼這兩件水果還在呀?」 

我正想開口,粗框男卻又冒出來了。 

「簡單來說,這是由於信息不對稱所引起的機制設計失敗而形成的一個局部混合完美貝葉斯均衡。」 

等一下粗框男,你確定你真的理解「簡單來說」這個詞彙的意思??? 

光仔推開粗框男說:「別理什麼分離又混合,完美不完美啦!現在可以開班了吧?我等不及光復我大中華武術了!」他興奮得對著空氣拳打腳踢。 

「好啦,不要催。」我點一點人數:「光仔、粗框男、Apple和Lemon,總共4個學生嗎?」 

「阿一,還有他。」凝指一指我背後。 

我回頭一看,一個小男生站在我身後,因為長得太矮的關係剛剛一直沒有發現他。如果不是他和我們穿著一樣的校服,我還以為他是個小學生。 

「你也是來報名的嗎?」我彎低身問他。 

他害羞地點點頭,雙手遞上報名表。 

我看看報名表。名字叫歐陽勇二,暱稱那一欄填上「小二」。 

「小二,你的名字還真是頗為...特別呢!」其實我也感同身受啦。 

小二回答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孖生兄弟叫健一,爸媽在家中都叫習慣我們小一和小二。不過我哥哥讀另一間中學,他和我一樣剛升中一。」。 

「原來如此。」我看著他的報名表,隨口問道:「為什麼你會想學空手道呢?」 

「請問...要答到正確答案才過關嗎?」他有點膽怯地問道。 

「不是啦,哪有什麼正確答案。」我笑說:「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 

「小二不用答也沒關係。」心鈴安撫小二,又責備我說:「你別像審犯一樣嚇壞人啦!」 

但小二卻開口了。 

「因為我叫勇二,但卻很膽小。所以我想變得更強,更有勇氣。」 

他抬起頭看著我們,怯羞的眼神裡帶著一絲決意。



他們填完報名表就走了。我和心鈴、凝三個人去了電腦室,把收生資料輸入電腦,製作成報告呈交給校方備份。 


「不知什麼時候可以正式開班呢?」心鈴心急地說。 

凝一邊打字說:「如無意外的話,下星期就可以了。」 

「終於成功開班了。」我鬆了一口氣。 

心鈴說:「別這麼快放鬆,接下來才是開始呢!」但她也按捺不住語氣中的興奮。 

後來她們討論報告內容,我坐在一旁無所事事,索性拿起紙筆開始寫信。剛下筆第一行就寫錯了字。 

「有塗改液嗎?」我問她們。 

心鈴從筆袋拿出塗改液遞給我。 

「寫信給你哥嗎?」她問。 

「對呀,近來也發生了不少事。」我說。 

她看看我,然後她們又開始繼續工作。我用塗改液把錯字抹去繼續寫信,寫完結尾的一句後,她們也剛好完成報告了。 

「把文件印出來交去校務處,空手道社就正式成立了。」凝看著電腦屏幕說。 

「今晚盡情吃一餐慶祝吧!」我說。 

「好耶!」心鈴興奮地拍手,左右踱步:「吃什麼好呢?去皇城任食打邊爐?不,還是出九龍城食泰國菜!」 

「上次妳不是才說九龍城那間泰曼谷很難食嗎?」凝笑說。 

「這次我們去另一間,一定好食!走吧走吧,現在就去!」她心急地拉我們起來往外跑。 

「好啦,走吧。」 


第九章 <招生>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