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 

雞粉
原名Kevin,外表似竹野內豐,自小因心理障礙而不能過海,性格憨尻。從來只有女朋友,沒有朋友。 

阿Pat
原名Patty,已在clubbing界收山的空姐,迷信命理。為怕錯過結婚期限而與街邊認識的雞粉拍拖。與前度JJ關係欲斷難斷,對雞粉的一段關係抱著騎牛搵馬的心態。 

紅Wen
原名Wendy,阿Pat的姊妹,外貌似李嘉欣,同為空姐,當年與阿Pat 一同出道clubbing 界。性格拜金主義,經常勸阿Pat選擇JJ。 



JJ
原名Jason,愛因斯坦級金融才俊溝女情聖,阿Pat的前度,最愛認識model。每年一度的生日派對是城中盛事。

----------------
 

第一章  

「你屋企張地圖都好特別喎 ...」 



紅Wen 雙手交疊在後,打量著阿 Pat掛在大廳上的香港島地圖,像是放在汽車前座抽屉的「香港街道駕駛指南」內頁一樣。地圖上九龍的那邊大部份都被抹成灰黑色,只有尖沙咀的 A1 出口附近的面積著了燈。
 時鐘指著傍晚六點四十分,外面的天空已經變成深藍色,與大廳裹的鵝黃色的燈光成了強烈對比。兩個穿著空中服務員服裝的女子剛下了機,來到阿 Pat於列提頓道的唐樓住所。紅 Wen換了的夜蒲戰鬥服,而阿 Pat就換上了素色道姑袍,左手拿著銅鈴搖,右手拿著一紥香,圍著廳中間的桃花陣神壇繞了幾圈。 
「但係點解要係香港島呢?」
 
「上次咪同你講過我新識幾個月嘅男朋友既?原來佢係過唔到海,呢張地圖係佢擺係度,提醒我唔好約佢係對面海見面 ...」
 
「咩話?唔係下話?佢係咪有病呀?」
 
「咁佢又唔係過唔到嘅,過到尖沙咀之後又扭扭擰擰話好頭暈要番港島個啲囉。」
 
「你又係個啲交友 apps Tinder 識人?」
 「Tinder 個啲都可能正常過呢個!」說罷,阿 Pat 抓起壇上一把米曬在大廳的角落裹,然後繼續: 「幾年前咪有 A& F係中環開幕禮嘅?個日好多大隻佬著晒紅色短褲仔,成班女顛晒,我都去湊熱鬧。個日現場好混亂,我被個超似竹野內豐既大隻仔攬住以為執到寶,估唔到係佢自己著住屋企條紅褲過嚟呃飯食 !」 


「Eeeeew ! 佢咁變態,你仲同佢一齊?」紅 Wen雙手掩著口,像下班時間地鐵裹有人放屁一樣很厭惡。
 「無法啦,我算過自己條命,一係嫁俾離婚嘅人、一係就係鬼佬,一係就係奇形怪狀嘅人。我不嬲唔食洋腸,又唔想無端端做人地後底乸,呢個算唔差㗎啦。」 
「妳以前成日拍散拖,對感情都唔認真。今鋪妳玩認真?」紅 Wen望著阿 Pat。
 「我都係騎牛搵㗎咋,觀望態度啦!不過我問咗卜卦,話我一定要今年嫁得出,如果唔係就預備六十六歲初吻!」 紅Wen 看一看放在玻璃餐桌上電話的 whatsap 訊息。「 JJ 個邊就嚟切蛋糕啦,你陪我去啦。」 「都話唔去咯,我同 JJ 分咗手㗎啦,佢咁多Model friend,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啦。」 
「你就當係陪我 speed dating OK?你都俾個機會自己啦,唔通真係成世同個變態佬一齊咩?」
 
阿Pat 想了一想,又覺所言甚是。
 
JJ 的一年一度生日會可謂中環精英八十後的年度盛事,每年都在港島東面 One Island East 舉行。現場都有幾百個八十後白領精英參加,大會還請來魔術表演、四線歌星演唱,甚至劃開一個角落做 speed dating。有人乾脆把這裹當成是找生意的地方,亦有更多人希望把這裹當作是真人版的交友 apps。怎樣形容 JJ 呢?有人說,「 JJ XXX」  可以作為對一個人背景調查的關鍵字,如果你新 add 一個女生,而她 facebook 與你的 common friend 有 JJ 的話,那麼這個女仔你都可以不用那麼認真了。
 
今年JJ 的生日會選在筲箕灣東大街一間中醫診所內舉行,取名「 JJ 3X 生日會暨執番劑 party」。甫去到現場,抬頭望是某註冊中醫名字的牌匾,下面帶有很深木紋和油漆的綠色木門。震入心脾的 clubbing音樂從門縫裹透出,噫咿聲推開木門,內頭又是另一番風景:人山人海、你擠我擁。周圍的一事一物都經過精心的包裝和點綴:有嘉應子 Whisky 、藥煲浸的 sangria、山渣餅 Gin and Tonic、用燒艾做的煙草等等。有人說 JJ 如果把泡女的心思花在其他學問上,肯定是第二個愛因斯坦。
 
阿Pat 與紅Wen 準時到達,但現場已經沒有位置可以坐了。突然 JJ 在人潮中擠出來,阿 Pat下意識的避開他的目光。
 
「Happy Birthday  。」阿Pat 尷尬地說。
 
在旁的紅Wen見狀,連忙打圓場,「 Happy Birthday JJ ! 今晚係我拖住阿 Pat過黎識下男仔㗎。」


 
「乜咁主動呀?過嚟同我坐呀,我個度有位」遊戲人間的 JJ好像對與阿 Pat的往事不太著緊,這也是阿 Pat當初與他分開的原因。「我就係介意你唔介意我介意呀,我地分手吧啦!」這是阿 Pat與 JJ 對上一次的對話,今日想起,言猶在耳。
 
「我地再搵下位啦」阿 Pat也裝作不在乎的樣子。
 
「推乜推呀,我地同你坐啦。」紅 Wen連忙笑著答應,一邊推著阿 Pat走。
 
甫坐下,旁邊的都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一陣寒暄後,在旁的男子說:「哈,唔知個個雞粉今晚有冇嚟呢?」
 
另一女子說:  「邊個雞粉 呀?我識㗎?」
 「呢~個個唔可以過海個個雞粉呀。」 
「咁得意?叫佢過嚟坐啦 ! 」
 
阿Pat 尷尬得用單手遮著額頭,俯低頭來,想衝去廁所但又覺得很明顯。在旁的紅 Wen忍笑,不敢發出一聲。


 
「Hello Hello !」一把熟悉的聲音跟大家打招呼,那人正是阿 Pat的男友雞粉。聲音偏高,驟耳聽聽,以為是像米奇老鼠。
 
「咦!點解你係度嘅?」雞粉 指著阿 Pat 問。
 
「乜你地識架?」 JJ 驚奇地問。
 
「佢係我女朋友仔嚟㗎。」
 
眾人面面相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