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瑪莎拉領只是個背靠著叢林,與世隔絕的熱帶海邊小鎮,人口只有數千,但在領主的經營下,居民生活還算富裕。

所以作為每年最大盛事的海倫祭,籌備佈置方面還是頗為隆重的,居民們對此都有很大的熱情,在祭典前一個月,鎮內氣氛已漸漸高漲起來。

這並不奇怪。因為海倫祭上最重要的環節,就是自女神殿派出的祭司,為新生的嬰孩們檢定先天屬性,並加持以“女神的祝福”。

這是神殿吸收新血的機會。要是發現了屬性極其純粹的水系能力者,神殿便會加以培養,供其一家衣食無憂之餘,還會提供各種平民無法接觸的教育,例如是高階武技和魔法……

當遇上萬中無一的天才時,甚至還會帶回總殿作重點栽培。



不過或許海倫女神的恩澤,都比較偏向中央,所以像瑪莎拉領的偏遠領地,能夠產生可造之材的機率甚低。

但對生活在瑪莎拉的領民來說,這可能是超越小康生活,出人頭地的唯一機會。

正因為海倫祭背負著的任務是如此巨大,

要在這環節上欺騙祭司,理論上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再加上那些中級祭司們,主要的職務就是在各女神領地跑來跑去,為出生嬰孩加持祝福和檢定屬性。這種事情他們邊睡覺邊做都能萬無一失,雅克這個只修煉了幾個月水系屬性的小嬰孩,能夠瞞過他們嗎?



但似乎過程比甘度夫和雅克想像中都要簡單得多。

這一年,祭司團隊裏依然按照慣例,登陸後的最初三天均不接見來客,而直接受用領主圖圖的最高規格,閉門款待,名義上是為領主加持洗禮,贖清罪孽,提升信仰水平之類的莊嚴目的,但實際上嘛……

領主是個怎麼樣的人?瑪莎拉領這種鄉下地方怎麼會有相對富裕的生活水平?雅克終於憑這次機會看出一點倪端。

看到接受完領主款待的老祭司們,均是一副氣血衰竭的宿醉頹廢貌,雅克憑著前生的眼界,一看便知道這是甚麼回事。

酒色過度。



或許瑪莎拉領實在太過偏僻,神殿方面其實並不怎麼重視,所以派來的人員信仰水平都不高吧。

由於主祭司在狂歡過後,膝蓋抖得站也站不穩,祭司們也就依照慣例,莊嚴地取出那件代勞的所謂“聖物”,《量產型屬性檢驗魔法陣》的卷軸,以及加持過《真.女神聖水》的《女神祝福印鑑》。

眼看祭司們一展卷軸,祭台上即閃現出一個脈動著藍光,繪滿了咒文符號的圓型法陣,大量的水元素聚集其中,成迴轉路徑不住旋轉,形成一道魔法簾幕。

據甘度夫所說,這魔法的原理就是透過魔法簾幕的“沐浴”效果,判斷放置在簾幕中的嬰孩,對水元素的親和力如何。

這水簾幕只有雅克才看得到。

即使如此,平民們看到如此華麗的魔法陣鋪展開來,已是讚嘆不絕。

甘度夫對此卻嗤之以鼻。“哼,他們並不知道,要是他們拿著那個卷軸的話,也能做出一模一樣的事。”

雅克搔了搔腦袋。



“啊,你一定是想問,既然卷軸能夠令沒有魔力的人也能施展出高階魔法,那為甚麼到現在還沒有普及呢?”甘度夫說,“原因很簡單,製造魔法卷軸,代價是很高昂的。或許,購買這麼一個魔法卷軸,代價比僱用一個懂得使用這個魔法的傭兵法師還要高。”

那就是說,那些祭司們是在向明眼人秀自己的財力吧。

“不過相比起來,那個《女神祝福印鑑》才是寶貝呢。”甘度夫道,“我們拉普達傭兵團,去年有同袍把一個”拾回來的”脫手出去,最後賣價高達二千萬金幣。老哥!拿著這個印鑑,就可以四處當神棍,當然夠貴吧。”

雅克心想,這算是甚麼世界啊。風流祭司,殺人越貨的傭兵團,還有騙人神棍……這渾水怎麼比自己前生那個世界還要黑?

“厲害吧?拉普達傭兵團可是連女神印鑑都能拿得到手的喔!這可是偉大的拉普達傭兵團第三百二十八項非加盟不可的理由,至於第三百二十九項嘛……”

你說夠了沒有?





--------------------



以冷眼旁觀的觀點,這祭典的高潮真有點像屠房殺豬。

嬰孩們逐一被放置在祭壇上,祭司們透過魔法陣閃出的光芒,來判定對方的先天屬性,然後便是吟誦一通誰也聽不懂的甚麼,最後便印上一個波浪模樣的印記。大功告成。

“這種魔法卷軸最好欺騙,記著,把過去幾個月的訓練成員全力使出來,把水系魔力元素運行全身,包裹著自己,尤其是深藏在腹部位置的那團“火”,絕不能讓魔法陣的力量探進去,明白嗎?”

雅克點了點頭。

“別露出這麼嚴肅的臉!裝孫子!就像你在過去半年所做的一樣!你現在是扮演嬰孩的專業演員了,給我來個超水準表現!”

這才是真正的難度所在。



“哇!小少爺今天好像比平日更乖巧可愛了!”侍女說。

“孩子好像也懂得規矩似的,也沒有扭著要奶喝,你看他笑得多甜啊。”嬤嬤們也瞇眼笑著。

貝呂妮滿懷愛意的盯著雅克,低下頭來在他前額輕輕吻上一記,然後才把他交給祭司助手們。

雅克被抱進魔法陣時,地上的咒文隨即閃出幾近刺眼的藍光。

意識還沉醉於昨夜溫柔鄉的祭司們,頓時兩眼一睜,都完全醒過來了。

這是怎麼樣的水元素親和力啊?

簡直前所未見!



其實雅克目前的魔力,只僅僅達到洛芙大陸通用魔法師標準的第一級程度。但是他畢竟是個嬰孩,理論上還沒可能練習魔法,如果只憑先天的魔力就達到這個水平,那只能夠說他是一個超級天才。

“怎……怎麼可能?”總祭司伸出顫抖的手道,“是……是魔法陣出了問題嗎?要、要親自鑑定……”

“用那一招,雅克!現在!”甘度夫喊道。

雅克於是伸出雙手來,攤開在祭司面前。漸漸地,在他那雙小小的嫩手之間,凝聚了好幾顆晶螢無比的水滴,在緩慢地旋轉著……

這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大量水元素濃縮之後,變成了肉眼可見的形態!

這嬰孩才不到一歲,已經把水元素當成玩具般在玩,還流露出一副天真無邪的笑容!

驟然一看,地上的魔法陣已完全褪色,支持陣法運轉的水元素,已被這孩子完全吸收,濃縮成那幾滴小玩具了!

祭司及時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太大膽了,便馬上縮回即將觸及他身體的手。“這孩子的將來……甚至有主掌女神殿的潛質!我的級別……還不足以替這位……加持吧?”

“就是現在,把手伸出去!”甘度夫大喊,雅克馬上翻過身來,拼盡老命把手背印在老祭司手中的《女神祝福印鑑》上。

藍光一閃,雅克的肌膚之上,已烙上了女神海倫的印記。

“忍耐著!千萬不要表現出嘔心和痛苦,不然辛辛苦苦做了一場戲,最後才露餡太可惜了!”甘度夫也緊張起來,畢竟他知道身為骨子裏的火系屬性者,卻被加持水系女神的?祝福,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雅克此時,可是拼著老命地表現著從容,燃燒著求生意志去裝扮出無知的樣子。

但滿臉冷汗卻是偽裝不了的。

“裝不下來便出絕招吧!”

小嬰孩張開嘴巴,放聲大哭。這可是真情流露,因為那海倫女神的祝福,對他而言是直烙進他靈魂的劇痛。

但總之,他過了這一關。

沒有跟任何祭司作出身體接觸,在沒有人探到他的底子的情況下,他的“絕對純粹水系屬性”被認可了。

祭司們都預先當他爺爺般尊重著。

在場的眾多瑪莎拉領民,也為小少爺是個天才而高興。因為領主算是得民心,而且要是領土中出現一個未來的強者的話,也不失為一個好的依靠。

唯獨場中一角,有一小撮人感到極端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