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拉和芭芭拉夫人自是恨得咬牙切齒。

“那個新來的賤女人!竟然生下一個未來的超級水系魔法師!你的人不是已檢驗過,他肯定是火屬性的嗎?”帕拉拉氣得不住喘著大氣,豐滿的胸脯不住上下起伏著,差點從單薄的衣裳中跳出來。

芭芭拉也氣得滿臉通紅,流了一身的熱汗,薄紗短裙都緊緊貼在肌膚之上。“這賤女人生下來的,竟然擁有這樣的條件,這、我們的孩子將來還能夠跟他競爭嗎?下一任的領主之位豈不是……”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長大!梅斯特!”帕拉拉毫不客氣地用食指戳著那個中年男子的胸口道,“就給你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這一次絕對不能失敗!”

那名叫梅斯特的,正是當日企圖向領主圖圖進言,暗示雅克是個不應該生存的先天火系屬性者的,那個留著鬍子的管家。



他心裏的震撼也許比兩位完全不懂魔法的夫人來得還要大。

為了證實兩位夫人的話,他曾經親自檢測過當時才剛出生的雅克,確實是個異類的火系屬性者。

為了領主的利益考量,他才決定依著兩位夫人的意思,指使人對雅克下手。

事敗之後,為免惹起領主懷疑,梅斯特沒有再次行動。他也認為雅克最多只能活到海倫祭的那一天,到時候,把誕下這不祥孽種的責任,全推給那個來歷不明的母親就行了。

但檢定的結果,那嬰孩卻竟然是水系屬性的,而且還非常純粹,恐怕是瑪沙拉領歷史上的第一人。



“我竟然會犯下這麼離譜的失誤?”

對管家來說,“雅克事件”只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件小事,但卻竟然出現了他完全無法預料的結果。

“這當中難道有甚麼蹊蹺嗎?”

他全神貫注地思索著,直至被帖拉拉戳著胸口使喚,才回過神來。

有一剎那間,他露出了讓人不寒而悚的眼神,在這烈日當空的天氣下,兩位夫人頓時打了一記寒顫。



但這銳利很快便收歛下來。他彬彬有禮地鞠躬著說:“兩位夫人不用擔心,按雅克少爺的潛力來說,他的前途實在無可限量,卑職肯定他絕對不會貪圖這領主之位。再說,就是少爺他留戀著瑪沙拉,恐怕神殿也不允許這種暴殄天物的事。”

這話極之圓滑,卻又帶刺,表面上聽起來是在為兩位夫人著想,實則諷刺她們眼光淺窄和無知。

不過兩位夫人的智力,未必如其身材般鶴立雞群,她們都聽得似懂非懂,既感到被拍馬屁般的受用,心裏卻又有點不舒服。

“算了算了,沒你的事了,退下吧。”兩位夫人打發掉了梅斯特。雖然他的話有道理,但心裏的鬱悶怎也無法消退。

“怎麼辦,姐姐?”芭芭拉問道,“真的不用擔心那孩子嗎?”

“我也不知道,暫時且看著辦吧。”她皺眉道,“一想到將來我們的孩子會被那個雅克騎在頭上,我心裏就怎也無法釋懷……”



--------------------





至於跟雅克最親近的貝呂妮,以及貼身侍女嬤嬤們,也早已沒有擔心雅克有可能是火系屬性者的問題。

原因,除了雅克把他的”本性”掩飾得極好外,他為了不讓她們擔心,很早就故意讓她們看到他那把水元素當玩具玩的本領了。

“我就說小少爺這麼可愛,怎麼會是被女神海倫討厭的人呢?”

“或許是那些宗教狂熱者們,聽信了那個流言,所以才會發生半年前那件事。”

“但是,這麼荒誕的流言,是由誰傳出來的呢?”

“按我說,那個總是陰陰沉沉的管家梅斯特,很有嫌疑……哇!”



不知何時,梅斯特已站在她們身後。

“能夠成為女士們的話題,我梅斯特真是萬分榮幸。”他朝著貝呂妮招牌式地彎腰鞠躬,“貝呂妮夫人,領主大人在官邸的書房裏等著你。”

說罷,他抬起頭來微笑。這微笑詭異萬分,好像帶著複雜的含意,彷彿隨時把對方心意看穿似的。正是這點讓人們覺得此人深不可測。

“知道了。我待會就過去。”呂貝妮回應的是魅力滿點的純潔笑容,她可不是會被梅斯特震懾的那種女人。

梅斯特無聲地走近,探近呂貝妮胸前,朝著懷裏的小雅克伸出手來。

呂貝妮身旁的貼身侍女忍不住喊道:“慢著!你想要幹嘛?”

“我身為管家想要幹甚麼,你這個當侍女的管不著。”他頭也不回地捉著雅克的手,”恭喜小少爺。”

不管甘度夫和雅克都沒有預料到,管家會突然“出手”。甫與梅斯特那冷冰冰的手接觸,雅克便感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入侵身體。



“糟了!他想要親自檢驗你的屬性!”甘度夫驚道,”別讓他如願!把水系魔力全力運轉吧!”

以雅克的魔力,根本無法阻擋那道力量的進侵。一道寒流把雅克全身流過一遍,最後,這寒流繞著雅克藏著秘密的腹部旋轉,並一舉入侵!

“滋”的一聲,梅斯特的手指突然冒起煙來。

“慘!露餡了!”甘度夫頓時料到,這是被雅克體內的那團“火”灼傷了!”雅克!拼老命吧!把你所有的水系魔力都放出去!”

雅克可委屈了。發放魔力?這不就是所謂的施展魔法嗎?他哪裏有學過?過去半年來都是在體內積蓄魔力吧了。

但這時可不由得他退縮。他本能地把運轉於體內的魔力都推出去。

一個有西瓜般大的水球突然凝聚而成,龜速地推到梅斯特身上,然後“噗”地爆破。



梅斯特被淋了個全身濕透,手指的冒煙也及時被弄熄了。

又一件奇蹟發生了,一個只有半歲的小嬰孩,竟然無師自通地施出了第一階的水系魔法:水球術。

梅斯特呆住了一下子,接著被噗地一聲仰天大笑起來。

“小少爺實在是太風趣了!今天確實是很熱,謝謝獎賜啦!”梅斯特笑著向貝呂妮鞠躬示意,然後便告退了。

嬤嬤侍女們都爭著抱過小雅克來親。

“雅克小少爺,你做得實在太好了!”

“真是懂事啊……讓那個陰沉管家變成落湯雞,真是大快人心!”

“你們不要把小雅克慣壞了!當心他長大後變小頑童啦!”貝呂妮嬌嗔道。



--------------------



圖圖領主當然對雅克的檢定結果十分滿意。不管他是個怎麼樣的浪蕩子,聽到自己的孩子將來幾乎會出人頭地的保證,開心是很自然的事。

他並不擔心那位管家所暗示的事。

或許說,他打從心裏就不太在乎這種事。雖然他乃是堂堂水系女神屬地的領主,但其浪蕩和不管事的性格也是人盡皆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