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筋疲力盡地跌坐在地上。他環顧一下階梯上下,發現祭司團隊已經全滅,浸泡在血水之中。有部份的屍體已裂開得不成人形,明顯是暗溝穴熊幹掉的;而另一些表面傷勢不明顯的,應該是出自梅斯特之手吧。

“少爺,剛才的一擊實在太厲害了。”梅斯特向雅克致意,他身上連一點血水都沒沾到:“你替我們解決了最大的麻煩,真是太好了。”

“沒錯,雅克大人的水球術已達到大師級境界。換轉被偷襲的是我,也不知道能否撐得住。”保祿獻媚地道。史萊姆能說話真是看幾次都覺得驚奇。

接原來梅斯特的詐降和保祿的偷襲,是他們早就密謀好的。

“本來我們打算把計劃告訴小少爺的,不料那時夏普已經看穿一切,抓著小少爺不放,所以我們只好見機行事,”梅斯特道,“幸好小少爺能夠臨時配合計劃,作出最適當的出手。說起來少爺的應變能力,比得上不少經驗豐富的參謀呢。”



甘度夫在雅克腦袋裏樂嘻嘻的,保祿則嫉妒地喃喃自語。



--------------------



所有知情的人已經全滅,危機算是過去,瑪莎拉家族的秘密也就避免了向女神殿曝光了。



不過也不是沒有擔心的餘地,畢竟在女神殿組織內,還是會有人知道夏普的搜索路線,而且也許有不少聖域高手,甚至更強的隱世者在注意著這裏發生的事。

只要女神長袍還在,被其他祭司追蹤得到只是時間問題。

“小少爺不用擔心。只要通過瑪莎拉試煉,離開特洛伊聯邦的話,他們就無法追縱你了。”梅斯特道,“現在是時候進行試煉的最後一步了。”

雅克體內的水系魔力,已於剛才對夏普的一擊必殺中耗得光光的。他的身體正處於魔法元素完全乾涸的狀態,由於沒有外壓力,內藏的火系能力再也沒有壓抑,傾瀉而出。

瞬間雅克感覺渾身如火燒般,前世的痛苦記憶又再浮現。但這痛苦只持續極短一瞬,接下來他只覺得有如沐浴在一盤溫溫的泉水般,前所未嘗的渾身舒泰。



梅斯特看到回復本性的雅克,也不禁激動的握緊了拳頭。

在這一刻,雅克已變成了完全的火屬性。而這只不過是從雅克的真實潛能中,從外圍稍為流溢出來的一點點罷了。

在其體內的極深處,極純粹的火元素仍在緊密的往向壓縮著,包圍著那最核心的一點。

那就是甘度夫他們所說的“天火”,也就是雅克的靈魂本源。

他的本源仍是只有微弱的一點,也許經過這些年的間接鍛鍊而有所成長,但要把這無限密集成一點的潛力釋放出來,他還需要大量的努力,而且也需要機緣。

機緣需要幸運,但同時也是註定的。這看似矛盾,但真相很多時都是矛盾的。

在雅克背靠牆壁之處變成了虛幻,雅克也就往後滾了進去。

就這樣,他踏進了瑪莎拉試煉的最後一步。





--------------------



雅克來到了一個非常狹長的秘室。

整個秘室的牆身地板等跟外邊遺跡沒有任何分別,只是房間雖沒有光源,但卻亮著火焰般的紅光。牆身還盪漾著火焰燃燒時的明暗不定。

充滿著火元素的奇妙空間。

秘室看來是由幾個獨立房間串連而成,房間之間垂直相通,雅克能夠直望到最裏面的一間。



在秘室的最深處,隱隱看到一具兵器,倒插在一石碑上。

“這就是瑪莎拉之劍?”雅克道。

“而且,那裏就是絕對結界的弱點所在。”甘度夫道,“很強大的火元素,難怪連女神海倫的結界都奈何不了它。”

“只要拔走這劍,就能從瞬間出現的結界縫隙中逃脫。”保祿道。

“但是在此之前,必需先通過考驗。”梅斯特道。

雅克並沒有感到任何不安,他心裏有著一種使命似的行動力。他朝著秘室盡頭那把兵器的方向前進,走到第一個房間的正中央,房間裏的火元素出現了騷動。

火元素像是旋風般聚集起來,組成一個半實體半虛幻,由火炎構成的骷髏,手裏拿著的是一柄火炎大鎚。

火元素也像旋風般聚集於雅克的右手。他感到掌心一陣灼熱,手裏已拿著一把由火炎構成的劍。



這把劍跟雅克體內的魔力共通,只要他向掌心輸出魔力,劍身的火炎就會隨著增強。

火骷髏怪吼一聲,便衝著雅克揮出那柄鎚,揮出的路徑非常刁鑽,縱是雅克在過去幾年間對兵器的演練已有一定程度的熟悉,也沒有想到任何套路適合去擋這一擊。

他想要閃躲,但奈何火骷髏混身散發出一陣逼力,而且其身影配合鐵鎚揮出的角度,竟令他無處可閃。

這火骷髏的武技之強,雅克根本從未遇見過!

危急之際,雅克只能以非常不習慣的角度出劍相迎,既沒有使力的支點,魔力的輸出也不暢,所以火炎劍架起來氣勢極弱,以這樣的劍來抵擋對方的火炎鎚……

兩股兵器相碰,迸發出無數烈焰火花,火炎劍已被擊散至無形,而雅克手臂連環幾陣劇痛,幾乎所有關節都受到一定程度的扭傷。

這火骷髏一擊得手,不再追擊,只是站著,似乎在等候雅克再次挑戰。



雅克右臂受傷,魔力運行極之不暢。他不斷把魔力於手臂各關節處流轉循環,疼痛才漸漸緩解,直至基本上不暢感都打通了後,掌心才再凝聚出另一把火炎劍。

雅克再次踏前,火骷髏以同樣的角度揮出火炎鎚。由於已有了心理準備,雅克試著閃開,但不知怎的總是無法避過那刁鑽無比的角度,硬是被逼以同樣不自然的姿勢硬抗。

結果完全一樣。

不過雅克手臂所受的震盪似乎隱約減輕了一些,手上的火炎劍也不致全散掉,還剩下半截劍柄。

雖然傷害減輕了,但手臂的疼痛感卻還是累積上去了。

雅克微微笑了。他感覺到前面這個仿似不能超越的障礙,還是會有越過的可能,只要他忍住痛楚,只要他不放棄。

重覆地努力,是他最擅長的事。

即使是個庸才,要是肯不斷努力的話,也能夠變成一個可怕的強者。要是一個不世出的天才也同樣努力的話……

連續嘗試了三十次之後,雅克的手臂基本上已失去了痛感。他的雙眼已經迷糊,同樣的擋擊已成反射動作,他甚至已不再介懷成功還是失敗,只知道要繼續嘗試……

或許到了這個階段,他要是全力閃躲的話,或許能擋過火骷髏的一擊,但直覺告訴他這是沒意義的,必需正面克服這難關。

第三十一次,雅克仍是以同樣的怪異姿勢去擋。對他而言這動作已不再感到不習慣,甚至用起來跟當頭大劈一般自然……

劍身擋著極速飛來的火炎鎚。碰擊的聲音改變了。

對方的鎚頭解體了,而雅克的劍則只被砸出個窟窿。



--------------------



首次在對決中落入下風,火骷髏的雙臂被反震力震開,頓時左腰間露出致命的弱點。

就是那兒!刺擊!

他的戰鬥直覺這麼告訴他。雖然他從瑪莎拉守備隊員那兒學來的劍技中,幾乎只有揮砍的技巧,而沒有刺擊,但此刻他的身體仍是跟隨著直覺在動。

火炎劍以極不自然的姿勢刺出,惜速度力量都不足夠,被強悍的火炎骷髏側身以鎚柄擋了下來……

這一回合大概只算是平手而已。

雖然如此,在旁邊觀看的梅斯特已不禁吹起口哨來。“只是重練了三十次,就能夠擋住火炎鎚,比領主大人當年的表現還要好。”

“他的老爸很厲害的嗎?”保祿問道。

“當然,圖圖領主年輕時,已被譽為家族歷史中的最強承繼者。只不過後來為了隱忍,被逼把真正實力藏起來而已。”

“那現在雅克比那個圖圖當年幹的還要好了吧?”

“圖圖領主當年重練了七十三次,才能夠擋住火炎鎚的攻擊,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