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並沒有聽到梅斯特和保祿的對話。但畢竟這是一次大幅進步,對雅克來說是非常鼓舞的,他急不及待又要繼續挑戰。
  
  每一次都感覺到實際的進步,雅克的擋擊已變得牢不可破,而那記看準對手的反擊也已越來越有威脅。
  
  為了一擊必殺,雅克在實戰中漸漸改良著那記反擊的動作,從握劍方式以至出劍時機都在漸漸進化……
  
  直至第六十八次挑戰,雅克無比純熟地擋住了火骷髏那已見怪不怪的鎚擊。火炎鎚已幾乎被完全擊散,反之雅克手中之劍完全無傷。火骷髏的身體因反震力而大幅扭曲,露出極大破碇,但縱然如此,對方依然以極快速度補償缺口。
  
  不過雅克速度更快。他以單手握劍,右腿往前探盡,把身形壓低,儘可能地把刺擊的路線縮短和降低,令劍路變得極難抵擋。
  


  劍鋒直嵌進骷髏的左腰間。“得手了!”他福至心靈,把魔力全輸進劍尖,然後一扭手腕,隨即劍身爆出一道華麗的火螺旋!
  
  火螺旋威力霸道,將火骷髏的身體絞成碎片,消融成一團濃厚火元素,凝聚於房間裏盤旋,最後沿著火炎劍竄進雅克體內。
  
  這股火元素融進了雅克體內,重重地衝擊著他靈魂深處的那點未開發的“天火”,爆出了幾點火星。這可是天火的火星,散融在雅克的體內,化開而成為極其濃厚強大的火元素,使雅克頓時覺得自己像變厚了一倍似的。
  
  他體內的天火潛能又開拓了一極少的部份。
  
  “耶耶!”雅克不禁振臂歡呼。憑著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看著自己不斷進步,最終戰勝了本來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實在沒有比這更有滿足感的事。
  


  甘度夫一直沒有說話,他仔細看著試煉的過程,已大概知道實在沒甚麼好擔心的。
  
  在旁觀看的保祿和梅斯特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
  
  
  


  雅克進入了第二個房間,那裏同樣有一具火炎骷髏在等待著。只是這一具骷髏跟八歲的雅差不多大小,使的武器是匕首。 
  
  試煉的過程也是大同小異,只是難度提升了。火炎骷髏給予雅克無限次的機會,去抵擋著他那速度奇高的突刺。 
  
  面對著身型嬌小,速度奇快的對手,雅克實在感到頭大。不管他怎麼嘗試,也無法擋下對方的攻擊,身體累積的損傷越來越多。 
  
  大約重煉了五十次左右,雅克乾脆放棄了防禦,以攻為守,把全部魔力貫注在火炎劍上,以壓倒性的氣勢連消帶打,才總算勝出。 
  
  接下來第三個房間的對手,是使長戟的遠程攻擊者,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房間裏的,是三個分別拿著彎刀,鞭子和長劍的火炎骷髏。 
  
  不止是甘度夫等三人,就連雅克都看穿了這試煉的特殊之處。所謂的對戰,根本是嚴格設定了勝利條件的練功。 
  
  所謂的瑪莎拉試煉,就是把家族最厲害的武技和鍛鍊方式,傳承給後人的速成教程! 
  
  而瑪莎拉家族的武技,融會貫通,洗盡鉛華後,就只剩下這能夠通用於各種情況的一招:氣勢霸道無比,低角度水平直飛的突刺! 


  
  
  
  --------------------
  
  
  
  這劍招無比霸道,主張大部份時候根本不作防守,而是以壓倒性的突刺力量把對方的攻擊摧毀掉,講求的是對整套突刺動作的熟練程度,以及毫不畏懼敵人的無比信心。 
  
  這種招式非常適合火系屬性者修煉。 
  
  不管對手是靈活型的小兵器使用者,長距離攻擊型,軟兵器使用者,以至是一對三,這一招突刺同樣管用。
  
  而戰術只有一個,就是壓倒。 
  


  唯獨遇上了力量更為霸道的?對手,例如是使用火炎鎚的第一隻骷髏,這突刺攻擊也提供了抵擋一次然後馬上反擊的基本套路。 
  
  這就是瑪莎拉家族的武技精華! 
  
  而當每一次雅克戰勝對手後,火炎骷髏均會分散成一團火元素鑽進他的身體裏,直向著他靈魂深處的那點天火狠敲一記。 
  
  正確點說,這是一種對天火的?“淬煉”。 
  
  每一次的淬煉,都會讓雅克身體內部爆發出一陣天火的火花。這火花就好比近乎無限濃縮的火元素,融化分解進身體裏後,會令魔力有成倍的暴長,令每個細胞都得到了更充滿的力量,就像浸潤在豐沛的元素海洋之中,讓雅克感到無比舒暢。
  
  這才是本性得以舒張的滋味。 
  
  不過這麼流轉著自體內的天火之力,對目前的雅克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不論他身處的是不是由水系神祇守護著的國家,基本上在任何國家也同樣危險。 
  
  因為他還未意識到自己體內擁有的潛力,是多麼的珍貴,正受到多少人的垂涎。 


  
  一口氣把壓陣的三個火炎骷髏打倒,他的火炎突刺已?算是基本練成了。而六次的天火淬煉,更讓他的魔法體質有了根本性的提升,絕對可以算是脫胎換骨了。 
  
  四層關卡已經衝破,雅克已來到了瑪莎拉之劍的面前。 
  
  劍的外觀並不起眼,手把和護手都設計得非常簡潔,但整體仍隱隱散發出一股不尋常的古樸氣息,似乎蘊藏著無數的秘密。 
  
  劍身有超過一半已插進石柱之中,露出的部份已形暗啞,並無半點鋒銳之氣,仿似仍未開鋒。 
  
  雅克吞了吞口水,躍躍欲試的想要拔劍。 
  
  “在小少爺拔劍之前,我想梅斯特有必要把真相告訴你。”梅斯特道,“所謂的瑪莎拉試煉,小少爺來到這一步,已算是完美完成了。” 
  
  雅克最初心想,這不是廢話一句嗎?但再想一遍後,就覺得這話有點奇怪了。 
  


  “你是說試煉已經完成了?就這樣?”他指了指那把劍。 
  
  “沒錯。瑪莎拉試煉的主要內容,是直到打倒四名護劍守衛,成長得比他們都要強為止。”梅斯特道,”因為瑪莎拉家族,就是作為第五名護劍守衛而存續的。” 
  
  “瑪莎拉家族……只是負責守護劍的侍衛?那麼……” 
  
  “對,這把劍其實並不叫作“瑪莎拉之劍”,而有著另一個真正的名字。不過由於某些原因,這名字暫時不能曝光。”梅斯特雙眼精光四射,“這是一把非常重要的劍,作為劍主人的永久僕人,瑪莎拉家族的歷史任務,就是要守著這把劍,直至劍的真正主人歸來。” 
  
  雅克終於明白幹嘛歷代瑪莎拉領主通過試煉之後,劍仍留在秘室裏了。 
  
  “那就是說,這是一把不能碰的劍。”保祿道,“因為僕人是不能碰主人的東西的。” 
  
  “沒錯,這把劍下了認主的禁制,即使是守護者也不得觸碰,不然的話即使是聖域高?手也會被瞬間消滅。”梅斯特道,“你們也應該想到了,其實那四位護劍者,根本不是甚麼守衛,他們是傳授“火龍翔閃擊”的教導者。” 
  
  “原來那劍招,叫作火龍翔閃擊啊……”雅克記住了這名字。 
  
  “作為瑪莎拉家族的傳人,他的任務除了作為第五位護劍者之外,其實還有另一項,不過這恐怕與雅克小少爺無關。”梅斯特道,“因為雅克小少爺的任務,是拔劍。” 
  
  雅克當場震驚了一下,但很快又鎮靜了下來。 
  
  其實根據不少的蛛絲馬跡,他已大概猜到自己這個“身體”,跟圖圖並沒有血緣關係。 
  
  梅斯特贊賞地點了點頭,“沒錯,看來你早已經猜到了。圖圖大?人和貝呂妮夫人並不是夫妻關係,他們只是為了保護你而掩人耳目而已。”
  
  梅斯特盯著雅克的眼睛道,“你就是劍的主人。瑪莎拉家族長久以來,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現。” 
  
  這事實使雅克、保祿和甘度夫都嚇了一大跳。 
  
  雅克自是不必說,但保祿和甘度夫也有點不知所措。到底老天爺跟他們開了甚麼玩笑,讓天火傳承者降生到一個怎麼樣的嬰孩身上啊? 
  
  即是說,現在除了靈魂之外,連這個奪舍的身體,身份也非同尋常了? 
  
  “那……我到底是誰?這把劍原本到底是屬於誰的?”雅克有點不知所措。 
  
  “請恕我無禮,不過這又是另一個為了某種原因而必需保密的問題?了。”梅斯特鞠躬表示歉意,“請相信我,假以時日當時機成熟,你將會重拾你應得的身份,回復過往的輝煌歲月。” 
  
  保祿跳到雅克肩上,跟甘度夫傳音道:“對這個梅斯特你有沒有頭緒?” 
  
  “一點都沒有,太奇怪了。”甘度夫疑惑地沉吟道,“不管是瑪莎拉家族,這把劍,以至眼前這個人,我都聞所未聞……不會是遠古時期的事了吧?” 
  
  “我只知道一點,恐怕我們又多了一個爭奪雅克的對手了。”保祿狠狠地道,“要想辦法找天去陰了這個人。” 
  
  “唉……”甘度夫心想,我也要找天陰了你這個保祿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