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來,第二個要處理的問題,雖然沒有太大逼切性,但其影響絕對不可小看。

就是那件“女神的長袍”。

嚴格來說,在瑪莎拉遇上的連串危機,都是因為這件長袍而起。

自從成功逃脫之後,保祿就急不及待地剝下自己的左眼,把長袍從裏面抽出來,然後仔仔細細的嗅了幾遍。

“呵呵呵,女神的芳香……哼哼哼,你們這幫特洛伊的聖域神域,能奈得我何嗎?我保祿紅衣主教大人想要佔有的東西,有誰能夠阻止啊?”



雅克和甘度夫頓時感到毛骨悚然。

“我們竟成了那變態的幫兇。”

雅克一手就把那半截長袍搶了過來,胡亂揉成一團,然後四處張望有沒懸崖瀑布之類的,打算丟掉。

“喂喂喂你想幹嘛!”保祿緊張得跳來跳去。

“這東西還沒少給我們惹麻煩嗎?還留在身邊幹嘛?”



“絕對不可以扔掉!這是我保祿下了血本,連身體也犧牲了大半才得到手的寶物!現在丟了豈不是前功盡廢?”他道,“不用再害怕被人追殺了!這裏是撒克遜帝國,向來跟那邊的特洛伊聯邦誓不兩立,那幫廢物沒可能追到這邊來的。”

“那個轟爆你的傢伙……不是甚麼大神嗎?”

“……要是連波塞冬也侵犯這邊國境的話,那就代表是兩個國家的全面戰爭了。”保祿泛起淫邪的笑意。

雅克頓時心寒起來。

這傢伙的真正目的,不會就是要引發兩個國家的戰爭吧?





--------------------



根據甘度夫那介乎傭兵和盜賊之間的個性,對於寶物之類也是無比執著的,說要扔掉女神長袍也還真的說不出口。

“這件東西的價值實在太大了,雖然有可能會惹來神祇們的追殺,但要在此棄掉也實在太可惜了。”甘度夫聲音有點顫抖的道,“要是拿來重新打造合身的防具,那就等於身懷神祗級的防禦能力!這可是件重寶!”

“也不要說重新打造,只是把長袍賣掉就已經夠好看的了!”保祿邊擦著口水道,“海倫的長袍被譽為是防禦力最弱的神器,但也同樣是世人最想擁有的神器,你知道原因是嗎?”

雅克搖頭。

“因為這長袍有著神奇的力量。不要說穿著,只要把一小段布料貼在皮膚上,就會有肌膚變嫩,而且永遠保持青春美麗的效果!”保祿雙眼放光,“能夠永遠保持青春的誘惑!世上有幾個女子會抵受得住?”



在這個世界,高階的修行者壽命會得以延長,到達聖域的話生命已算是接近無限了,容貌外觀也可以隨著修為提高而漸變年輕,甚至可以隨心意固定在喜歡的年齡。

不過聖域高手始終稀少,絕大部份人類都是壽命有限,青春有時。這海倫長袍不能夠延長壽命,但能令有生之年保持青春美麗,誰不想要呢?

聽到這長袍有如此功效,雅克頓時眼前一亮。

他也是個凡人,怎麼會沒有私心?他本人對永遠保持青春沒甚麼特別的渴望,倒是他心裏想著……

再說他從零歲起就待在這位海倫女神的屬地,與其說是被女神的結界守護,倒不如說是壓抑。這個女神要求領民對水元素作盲目崇拜,甚至連剛出生的火系嬰兒也不能存活,這會是個好的神祇嗎?

上樑不正下樑歪,那些女神殿祭司好像也沒幾個好人,那夏普更是惹人討厭到極點。

當初連奪舍降生的身體都差點被殺掉,雅克絕對算是海倫女神信仰的受害者了。雖然心裏對這女神沒有深仇大恨,但搞個大大的惡作劇,小小報復一番的心態,卻是有的。



極懂得看人臉色的保祿,隨即道:“要是雅克大人想要,我保祿隨時願意把女神長袍雙手奉上!”

畢竟女神長袍的重要性,遠不及這個天火傳承者來得重要。他心裏想道:要是你雅克收了我這麼一份大禮,將來還好意思不加入我光明教會嗎?

雅克雖然對長袍有野心,但卻不想接受保祿的餽贈。畢竟人情這種東西還是欠得越少越好的。所以他並沒有表示,只道:“你們有沒有甚麼辦法,令我們即使把長袍帶到任何地方,也不會被對方查探得到呢?”

“沒錯,對方好像有顆珠子,能夠感應得到長袍的位置。”

“那就是說,大家已同意帶著這件長袍出發了?”保祿道,”放心吧,這種越貨分贓的事,有誰還會比我保祿和甘度夫更擅長呢?”



--------------------





快樂的郊外露營繼續展開。

由於保祿施展的“貞潔術”,雅克他們一直被視為森林裏所有魔獸的垂涎目標。雅克倒是沒甚麼所謂,即使不能動用瑪莎拉之劍,他也想要充份練習一下體內同時運行火、水兩大元素魔力的滋味。

有了自創水球術的經驗,雅克沒多久就能發出自創的“火球術”,同樣不用唸咒語。

火球術是火系最基本的魔法,發出的火炎溫度不高,也容易熄滅,比瑪莎拉之劍射出的火柱要容易控制。

要是火球術的控制出了遍差,使用同樣強度的水球術就足夠滅火。

水球術攻擊力不及火球,但卻有較強的擾敵效果,兩者配合使用,熟習了之後可謂變化無窮。

戰鬥經驗十分豐富的甘度夫,初時也為雅克提供了不少臨場作戰的提醒和建議。雅克學得極快,很快就完全掌握了這個戰場的戰法,甘度夫也不用再說甚麼了。



“要是有只用火球術和水球術來單挑的武術比賽,恐怕小子會打敗不少高階的對手吧。”甘度夫滿意地道。

只可惜對手不強,都是些被獸性沖昏了頭腦的低等魔獸,雅克其實也沒受甚麼考驗。

不過有了新學來的魔法和配合戰術傍身,他感覺踏實了不少。

有了雅克這個幫手,保祿也已懶得親自出手,就死賴在雅克腳邊當誘餌,等雅克幹掉魔獸後再吃其剩下的晶核。

這幾天下來,保祿也就收集了大量的魔力。作為史萊姆的身體沒甚麼變化,也不知道他那個被轟剩半邊臉的身體回復了多少。

五天之後,雅克他們終於離開了森林。



--------------------



真正踏足在撒克遜帝國的土地上,雅克看見的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鳥語花香,風景跟熱帶海邊風格的瑪莎拉領截然不同。

從森林邊緣起始的小路綿延不斷,看不到盡頭,在極遠處,已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一些莊稼和民居。

“這裏是撒克遜南部邊境地帶,所以是比較荒蕪一些。沿著小路走幾天的話,就會看到比較熱鬧的小鎮,距離大城市就不遠了。”保祿道,“雅克大人應該是以大城市為目標前進的吧?”

這話對雅克真是當頭棒喝。

天大地大,可是我到底要去哪兒呢?

見雅克有點呆呆的,甘度夫乘機插話道:“呵呵,我明白的。之前趕路太趕急了,根本沒想過逃出去後的事吧?不要緊,我們一邊上路一邊再研究好了。”

沿著小路走著,也再沒有碰到魔獸的出現,這次真的是純粹的觀光過客了。肚餓的話,便吃在森林時打獵得來的肉,或隨意採集路邊大樹上結的野果;累的話,就直接在躺在草原上,看著那漫天星海入眠。

這裏沒有光污染,空氣也純淨,所以晚空也特別清明華麗。

“這裏的景色真的好美,大概可以跟我們那邊的瑞士,中歐一帶等的草原比拼吧。”雅克感嘆道,他前生還沒去過歐洲,所以也只能跟照片比較而已。

不過,說這裏的風景像歐洲也不全對,這裏該是個比歐洲更夢幻的地方。

連路過的村民都會使用小魔法來捕魚或生火,偶爾也會有些難以想像的生物,例如是在天空中游泳的魚經過……

在路上,甘度夫和保祿向雅克講解了很多撒克遜帝國的風土人情,基本上這是個民風自由開放的尚武國家。

這樣輕鬆的旅程,讓雅克有空餘可以思考一下自己該何去何從。



--------------------



走原野小路走了兩天,終於離開了曠野,進入了有人居住的地帶。小路已變得寬闊不少,也出現了第一次的路線分支。

“雅克大人,我建議依左邊小路而行。約三天路程左右,我們將會到達兩個直轄於我的小教區,我們可以在那兒休整一下。”保祿突然想到甚麼,“不如我就乾脆把這兩個教區送給雅克大人管治吧。”

“保祿!你想要違反靈魂契約嗎?”甘度夫馬上抗議。給雅克教區管治權?那跟把他招攬進光明教會有何不同?

“冷靜一下,難道你忘記了嗎?當初我保祿在楚遺跡裏落難時,蒙雅克大人所救,當時不是已談好了用兩個教區來當謝禮的嗎?你還很贊成呢。”

“你當初說的是兩個教區的“收益”!我的理解是指賺了錢後分成給雅克,而不是要他接管教區!這不是要雅克直接當教區神甫?”甘度夫道。

“話要說清楚,我保祿絕對沒有招攬雅克大人進光明教會。”保祿道,“我只是想,與其只是分成,那不如直接管理,賺得還比較多呢。”

“雅克,你怎麼想?”

“……我覺得先去小鎮或村子之類的地方休息一下不錯。”雅克點頭道,”不過替光明教會管理教區,卻是完全的兩回事了……”

“呵呵……不要緊不要緊,先去看看。”保祿搓著手道,不知何時這隻史萊姆身上也長出兩根幼幼的手臂來了,“我敢保證這兩個教區都肥得流油喔,看了肯定喜歡。”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雅克嘆氣道。

他是想要找個地方靜下來,思考一下他重生在這個世界後要做些甚麼。不過似乎保祿是不會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