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歹是少爺出身,自出生以來幾乎沒一個晚上沒有“大姐姐”抱著睡的,便宜他沒少佔,夜夜溫柔鄉的狀態,早已經成為習慣。

但來到這陌生之地,畢竟又是另一回事。這保祿旗下的“花之村”,竟然幹著販賣無知少女的勾當,要是接管了這個教區,那自己豈不是變成了扯皮條?

這赫德見雅克神情複雜,以為他還在客氣,便朗聲朝著山坡下喊道:“光明神在上,神聖的降臨天使雅克大人,已首肯讓花之村最虔誠的女信徒侍寢,親自向妳們傳授光明神的教誨!”

正在村子裏或山坡上悠閒著的少女們,聽到赫德教士傳來如此佳音,都放下手上的活兒跑上山坡,衝著雅克又抱又親的,還眼含淚花不住向雅克道謝,把這當成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機會似的。

雅克還不敢相信眼前的是事實,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地方,素未謀面的美女們會搶著要求跟自己睡覺這種事。



他看到這些少女們的雙眼都閃閃發亮,眼神無比堅定,在她們眼裏就只看到對他的無比傾慕……

這正常嗎?

“你……你們要不要冷靜一下?對姐姐們的好意,雅克心領了,可是……”

所有少女們頓時從天堂墮下地獄似的,眼淚滾滾而流……

“雅……雅克大人是嫌棄我們嗎?”



“是因為我不夠漂亮嗎?因為我的信仰不夠堅定,所以雅克大人不願意弄髒自己嗎?”

“為、為了向大人證明我的信仰,我願意在這兒就、就地……”

“我……我也不會認輸的!”

“不!不要脫衣服!求求你們!……好了好了!我答應就好吧!”雅克嘆氣道。

面對此情此景,他可以拒絕嗎?





--------------------



當天晚上,雅克就摟著兩位“信仰最堅定”的少女,回到自己的行宮裏去。

保祿看到雅克這個樣子,自是滿心歡喜,以為他已經領略到當神甫的無上樂趣了。他心想:這小子還挺懂得享受得嘛,這兩個也是我剛巧看上了的,還打算今天晚上好好品嘗一下。也算了,誰叫對方是天火傳承者呢?

他淫笑著向雅克舉杯道:“好好享受。”

雅克只是笑笑沒有回應。





--------------------



摟著兩位美少女睡一整個晚上,雅克當然沒少做這樣那樣的事。這種事情是有必要做的,為了實現雅克替她們設想的計劃。

既然這些女子根本不會作出理性思考,只能盲目崇拜光明教會所指定的對象的話,那就順著她們的性子,讓她們對雅克產生絕對的個人崇拜吧。

對於如何令到女孩子們死去活來,酥癢軟麻,雅克可是個有著多年經驗的老手了。因為他幾乎從零歲起就開始實戰,每天數次,想要何時出手就可隨時出手,想要何時出口嘛,只要哭就可以了。

這八年來的經驗累積下,雅克的一張靈活的嘴巴,以及十根頑皮的手指,恐怕已達到了隨心所欲,逢攻必克的水平。

女孩子的身體有著無盡的奧秘,而每位女孩子的奧秘所藏之處也不盡相同,而即使是同一個部位,使用哪種技巧最為“要命”,也是各不相同的。



對雅克而言,如何攻略不同的女子,變化出能應付各種體質的技巧,是最有樂趣的一件事。

憑著自身經驗累積,雅克甚至已建立了一套探索女性“要命”之處的“奧義”。不過這套奧義也只曾對瑪莎拉領的熱帶女子們使用過而已。

“到底我的“奧義”,能不能廣泛使用於不同地理環境和氣候的女子身上呢?”他心裏想著,也燃起了好勝心。

這……也是一種變強的修煉啦。



--------------------



這個晚上,雅克面對這兩位清純得有如蘭花的閨女,他才稍為用嘴巴幹一下他在嬰孩時期最喜歡做的那件事,已經讓她們連連叫喊著大人饒命。



面對著全身赤裸地,嬌喘如蘭的雙姝,雅克邪惡地微笑道:“求饒?夜還長啦。”

雅克才不肯就這麼放過她們呢。他“噗”一聲地鬆開了吸啜著的嘴巴,把注意力從少女的胸前轉到脖頸附近。他在少女的耳邊溫柔地呵氣道:”你叫甚麼名字?”

“迪、迪莉婭……”

“要記著喔,迪莉婭……”雅克吸啜著她的耳珠,讓她身子扭來扭去地猛喊饒命,“被本大人施澤過的你,是無比神聖的。你現在已不是普通的信徒,我命名你為“花之聖女”,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夠讓任何男人碰上你一根指尖,明白嗎?”

“明、明白。迪莉婭不……會的……”

“記著喔,即使是光明教會的人員要求也不行,紅衣主教保祿也不行,就是教皇來到了也不行。”雅克雙手又開始像靈蛇般這樣那樣,“要是迪莉婭乖乖的話,本大人會為迪莉婭做這種事和那種事,例如這樣……”

“不、不要……不行了!”



“接著輪到你了。你叫甚麼名字?”

“蘇……蘇菲。”

是夜,銷魂的嬌吟聲響徹整個教區,讓村裏幾多無知少女內心忐忑,無法入眠。她們多半心裏都在想著:“啊,被雅克大人寵幸,果然是無比幸福的事。”



--------------------



第二天中午,雅克沐浴梳洗好後,才施施然地從二樓的房間裏下來。他看到了待在客廳裏的保祿,便朝他揮了揮手道:“早晨。”

“嘻嘻……午安。”保祿笑逐顏開,笑淫淫地道:“雅克大人,昨天晚上的巡視業務……還覺得滿意嗎?”

雅克很謹慎地只是微笑著,但並沒有直接回答。但是在保祿眼中,這微笑肯定含著曖昧的意味。

保祿心想,你這個小淫蟲嘗過滋味之後,難道還能逃脫得了這溫柔牢獄?

只要雅克接管了這兩個教區後,大家的利益關係千絲萬縷,那正式加入光明教會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保祿的如意算盤是這麼打著的。

“對了保祿主教大人……”雅克不經意的道。

“叫我保祿就行,大人將來的地位必然遠在我之上,請隨便呼叫我名字就好了。”要論裝孫子的水平,保祿同樣是達到聖域級別的。

“好吧保祿,”他點頭道,“經過這幾天以來的考慮,對於被閣下任命為花之村和聖水村的代理神甫一事……我願意接受任命!”

“好了好了,以後咱們就是自己人了。”保祿搓著手道。

“甚麼自己人?你最好說清楚一點。”甘度夫不滿道。

“是是是,以靈魂契約起誓,我保祿絕對沒有違約把雅克招攬進光明教會,”保祿笑嘻嘻地道,“雅克大人所接受的,只是代理神甫的職位,並沒有任何約束力。……但其實跟自己人也差不多啦。”

雅克安靜地待他說完,然後道:”要我接管這兩個教區可以,但要先接受我的一些條件。”

“大人請說,只要大人肯掛名收了這兩個教區,你想要甚麼條件我保祿儘量滿足就是。”保祿試探地道,“……雅克大人的條件,是不是跟那件海倫長袍有關?”

“不是。”雅克道。

“哦?”這可超出了保祿的預料。

“第一,對於將來的事我已有所打算,所以我並不會留在這兒親自管理教區,只是把幾件事情交待好之後,就會馬上出發的了。”

“這個當然。”保祿哈哈笑道,“大人可是堂堂天火傳承者,怎能待在這鄉下地方耽擱時間呢?教區的實際事務,就由赫德助理神甫負責打理就行了,一直以來他都幹得好好的啊。”

“那,第二個條件就是,從今天開始,花之村裏的所有少女,均直接受到我的管轄,不管是教會裏的任何人物,均沒資格對她們下任何命令,也不得碰她們一根指頭。”

保祿驚訝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他完全沒想到雅克會作出這樣的要求。

“那……那怎麼行?”他婉轉地道,“我、雅克大人不要誤會,我們可不是在強搶民女,這都是她們自願的,而且她們一直都覺得這是無上光榮的事,這絕對是一項神聖的任務!要是教會停止徵召她們,她們會以為自己犯了大罪被光明神離棄的啊!”

雅克心想,你這傢伙也真夠無恥啊。連這種明擺著人慾橫流的勾當,都被你美化成一種神聖的奉獻。

“應該不會了。”雅克打了個響指,“迪莉婭,蘇菲。”

“是,雅克大人。”兩位美少女下到客廳,跟雅克和保祿曲膝行禮。

“妳們說,你們還會給別的任何男人碰上一根指頭嗎?”雅克微笑著問道。

“當然不會,迪莉婭是屬於神聖的降臨天使雅克大人的。”

“蘇菲也是。除了雅克大人之外,蘇菲不會接近任何男人的。”

“如果對方是保祿紅衣主教這個階級的人物呢?要是奉獻給保祿紅衣主教,甚至是光明教皇,你們願意嗎?”

“我們已經奉獻過給神聖的雅克大人,我們的身體已經是神聖的,任何男人對我們的觸碰,都是對光明神的褻瀆。”

“即使對方是光明教皇也不行。”

兩名少女雙目閃爍,以無盡崇拜和傾慕之意看著雅克。在她們眼中而言,或許雅克跟光明神也沒甚麼差別了。

保祿心想:“這天火傳承者到底是怎麼想的啊?對女人的需求和佔有欲竟然如此巨大,才剛從鄉下出來而已,就急不及待要建立起自己的後宮啊。”

對於才一個晚上就令到兩位女教徒從對“光明教會”的崇拜,轉成對“降臨天使雅克”這個身份的個人崇拜,保祿也覺得十分驚訝。

“這傢伙難道除了是天火傳承外,還在那方面有天賦異稟?他昨天晚上到底對那兩個女孩做了甚麼啊?”他想道,“雅克才來到撒克遜帝國兩個星期左右,而且才第一次接觸到光明教會,竟然那麼快就掌握到光明教會操控人心的精髓?”

保祿這次真是從心底裏樂起來了,越看這天火傳承者的個性,真是越對自己的胃口啊。他樂嘻嘻地道,“恭喜大人,大人果然有成為宗教領袖的潛質。”

“這也是跟你學著耳濡目染而已,以後還需保祿你多多指導。”雅克客氣道。

“依大人的意思辦不是不行,只是……”保祿有點為難地道,“要是姑娘們全都待在這兒採花,那花之村的生計方面,要怎麼維持呢?”

“很簡單,聖水村的經營一切照舊,把利潤分享給花之村就行了。”雅克說。

“這樣怎麼行呢?那……那……”保祿的潛台詞是,你現在硬要讓花之村這棵搖錢樹停止掉錢,然後用聖水村那棵搖錢樹賺得的錢來補貼對方,那何來有錢進自己的口袋?還有應該分給教會的那一份呢?

雅克當然理解保祿的潛台詞,他不在意地道,

“教會工作人員照樣支薪,至於屬於我的那一份就不用了,都用來補貼花之村吧。”雅克道,“至於上繳給光明教會總部嘛,那是在教區有盈餘的情況下才做的,我們且看看之後的帳目如何好了。”

連光明教會都不賣帳,這雅克明擺著就是把這兩個教區當成私有財產了,這是進行政治交易的態度嗎?

保祿雖然為難,但也無可奈何,反正當初是自己大方把兩個教區塞給雅克的,他要故意讓這兩個教區不賺錢,那也是他的自由。

可是……他的動機,難道就只為了飼養一個後宮?

“那……那班女孩,難道就這樣養著,讓她們啥也不做?”保祿不解地問道,“雅克大人剛才已說過不會久留,我想離開了之後也要一段長時間才會回來的吧?那這樣做有何意義呢?”

“問題不在這兒。要是她們想要自行離去,我自是無任歡迎,但總之不容許她們被光明教會所操縱!”雅克剝了一顆葡萄丟進口裏,”至於她們要留在村子裏做甚麼嘛……這葡萄很新鮮甜美呢!不會是從山腳下的市鎮買上來的吧?”

“這是花之村的女孩子們種的。”赫德教士道,“除了栽花之外,她們也栽種些水果,用來給教會待客之用。這些都是精心培養的優良品種,數量很少,是不作外銷的”

雅克突然靈光一閃,好像想到了些甚麼。

“……那就先讓她們種葡萄吧。”雅克道,“在我離開了之後,赫德教士便負責指導那些女孩子們用心栽種葡萄,擴闊園子的面積,用教區的盈餘來購買最好的種籽,改良種植方法之類,當我下次回來時,我要吃到洛芙大陸最美味的葡萄。”

保祿和赫德面面相覷,都感到莫名其妙。但雅克現在是教區的主人,他的命令還是要聽從的,既然他都說不在乎教區的收入,只管叫女孩子們種葡萄,那還有甚麼話可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