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和赫德離開了雅克的房子們,甘度夫才釋放出他一直憋著的笑意。

“哇哈哈,小雅克,剛才你耍那個保祿還真的耍得精彩!拿了他的好處,又不至於欠了他的人情!真是絕!對他保持這種若即若離的態度就對了!”

“我只是不忍心看到那些無知少女們被光明教會利用而已。”他苦笑道。

“……有這種想法是好的,不過這也只是證明你涉世還未深。”甘度夫道,“我老甘度夫說句你可能不中聽的話,在這世界混,渾水能不沾身嗎?”

“我不是甚麼正義之士自居的君子,不過對我來說,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做,比如說欺負女孩子。”雅克轉換話題說,“甘度夫,我大概想好了之後要做甚麼了。”



“哦?已經想好了嗎?”

“這幾天裏我考慮過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我也曾經想過,待在這兒過著土皇帝的生活,不也是很滋潤嗎?可是……還是不行。”他說,“在這片土地裏,我還是有一些目標想要完成的。”

“你的目標是?”

雅克沒有正面回答。他邊剝著葡萄邊道,“為了達成我心裏的目標,我需要的是更強大的實力,越強越好。現在的我以八歲孩子來說是很不錯,但只要遇上夏普之類的老傢伙,就很容易會吃虧,放眼洛芙大陸,夏普還不算是強者吧?”

“嗯,夏普這種人,在鄉下地區作威作福是可以,但還是完全擺不上檯面。”甘度夫道,“在我的拉普達傭兵團裏,實力超過夏普的恐怕有數千人吧。”



雅克聽到後,還是小小的驚嚇了一下。這世上的強者還是比自己想像中要多得多啊。

“所以,當務之急,我必需要強大到能夠保護自己的程度。”雅克道,“在我的成長期裏,我想要在洛芙大陸最好的學院裏渡過,從正統的途徑學習武技和魔法。”

“說得好,這也正好是我甘度夫想要跟你建言的。”甘度夫滿意地道,“你別看我平時總是跟你硬銷加入傭兵團有多好,我可不會要求你在連根基也未建好時就加入的。雖然說強者是在實戰中磨練出來的,但要是基礎實力不夠的話,會累積很多無謂的舊傷,在武技和魔法的成長之路上,也會漸走偏鋒而發展不良。”

雅克點了點頭,心裏對甘度夫的好感又增長了幾分。“對於撒克遜帝國的武技和魔法學院,你有認識嗎?”

“當然,我傭兵團每年都保送不少子弟往各學院去學習,對於帝國境內各學院的特色優劣,自問是很有研究的。”他說,“絕大部份出色的學院都在首都獅心城,我們可以在上路時慢慢給你分析一下各學院的特色,到達獅心城之後也可親自走訪一下,最後再決定不遲。”



“好吧,那就決定在……大約兩個星期後出發好了。”

“那麼晚?”

“沒辦法啊,還有些體力活要幹呢,”他伸了個長長的懶腰道,“不努力一點不行呢。從今天起就一個晚上三個吧。”



--------------------



沒錯,在把花之村的無知少女們都調教成他後宮裏的佳麗前,雅克是不放心離開這兒的。

光明教會操縱人心的技巧實在太高明了,雅克到現在都無法理解,保祿他們怎麼把信徒們都調教到這個樣子。



但現在沒時間去解決這個問題了。

為了保護這些女孩子,必需要用這種權宜之法。至於雅克在這些女孩身上所佔的便宜,就當成是收點利息吧。

除了令這些女孩相信自己的身體被雅克碰過後已是神聖不可侵犯外,雅克還讓她們增加了一個強烈的信念。

“雅克大人最喜歡吃的就是葡萄了,為雅克大人提供最美味的葡萄,就是榮耀光明神最好的方法。”

讓她們把種植葡萄當成是最神聖的任務,應該能確保這事能幹得好吧。

雖然是晚晚抱著不同的女孩子們睡覺,而且為了調教而幹出大量的這些那些事情,不過雅克始終沒有越過那條底線。

雖然雅克只有八歲,但由於心智早熟加上長年的異性刺激,在生理上他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合適的機會,去破解那道已維持了兩世的處男魔咒。



現在,雅克幾近不勞而獲地便擁有了內容非常不俗的後宮,不是他不想盡情享受當種馬的樂趣,而是他實在覺得不好意思。

因為那個寄住在他腦袋裏的甘度夫,正在全天候地盯著他一舉一動。

被另一個男人盯著,雅克怎也不好意思完全釋放出自己的慾望,就是對女孩子們佔點小便宜,都覺得好像便宜了免費看戲的甘度夫似的,也有點侮辱了那些女孩子。

“我並不是在荒淫,我脫光這些女子然後幹這個又幹那個,只是為了她們的好,使她們不要因為對光明教會的盲目崇拜,被人賣來賣去而已。”

唯有不斷在腦中強調這個,雅克才能克制著個人的欲望,在這些被他玩弄至大喊“大人饒命我不行啦”的美女們,沒作出最後一步的突破。

“我發誓去到獅心城後,一直要找到甩掉這個老頭的辦法!”

但從另一方面想,要不是有甘度夫礙著的話,說不定雅克已完全沉浸在這花之村的後宮中,不能自拔了。





--------------------



至於保祿,他對於雅克決定前往獅心城入學的打算,也十分支持。

“雅克大人年紀還小,應該趁這機會打好基礎才是。”他點頭道,嘴裏卻沒停止著大嚼眼前的烤肉大餐,“反正以雅克大人的潛力,課業方面應該毫無壓力啦,課餘時就跟我保祿吸收一下各種社會體驗吧。”

“例如是強搶民女,擄人勒索之類光明教會最擅長之事?”甘度夫尖酸的道。

“呵呵,不然課餘時候,也可以加入傭兵團,幹些掘屍盜墓,越牆偷香之類的任務啊。”保祿回嘴道。

雅克心想,我就非得要幹壞事來當課外活動不可嗎?



既然已有了共識,雅克的下一站,便是撒克遜帝國的首都,獅心城了。



--------------------



兩個星期後,花之村的少女們都被調教到貼貼服服,應該都會乖乖待在村子裏種葡萄,不會被出賣了。

在赫德教士的打點下,雅克、保祿和幾位隨行的教會人員,一行人便乘坐村子裏唯一的馬車出發了。

在洛芙大陸,馬車算是非常奢侈的玩意兒了。雖然說皇室貴族裏的馬車可以極盡奢華,但大部份平民有可能一生都沒有乘坐馬車的機會。在這鄉下教區裏都能常備一部,已是非常不錯,這也是因為保祿的緣故。

保祿他們這些坐慣了馬車的,絕對可以在車廂裏自在舒適地吃飯睡覺,賓至如歸,只是略嫌車廂簡陋了點欠缺些享受。

但對於雅克來說,坐馬車這回事,真是比起地獄還痛苦。

因為瑪莎拉是個陸路完全封閉的臨海小鎮,所以雅克對馬車之類一概無緣,所以這還是他兩世為人以來第一次乘坐馬車。

“真不知道這幫人的屁股是怎麼構造,即使坐在軟墊也顛簸得很厲害!”坐了兩天,雅克已是叫苦連天。

“小子從來沒有坐過馬車?”甘度夫有點不可置信,“你來的那個世界真的非常原始啊,不會還停留在抬轎的階段吧?”

雅克實在懶得向甘度夫解釋甚麼是汽車。要從瓦特發明蒸氣機開始,不知要說明到甚麼時候。

整天曲著膝蓋坐實在太累,而且車廂顛簸得連飯也吃不下,雅克忍到第三天,實在是忍不住了:“算了,我下車跑步還好!”

他還真的跟在馬車後面跑步去了。

要是你本來是個體質較弱的人,對於運動,恐怕只有抗拒或感覺受苦的份兒。但如果你本來就是個運動健將呢?那麼鍛鍊身體對你來說,肯定是樂趣無窮了。

重生後的雅克不但體質特佳,再加上從小就不斷鍛練,目前的身體質素恐怕已超過不少成年人。鍛練對他來講,早已成為樂趣甚至生活的一部份,是很有滿足感的一件事。

“不要慢下來等我,按著原本的速度走吧。”他囑咐馬車道。

馬車的速度本來就不快,再加上這個世界輪子技術,還停留在頗原始的階段,還沒發明出避震或任何減低摩擦力的系統,想跑快也無能為力。

雖然如此,剛開始跑時還是相當吃力的,每天要比馬車慢上一、兩個小時。這已經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到的成績了。

“反正我之前一直較少做心肺機能方面的鍛練,現在補強好了。”



--------------------



獅心城位於撒克遜帝國的中心地帶,乘坐馬車的話大概需時一個月,雅克有充份的時間提升自己的跑步能力。

“還是儘量把身體練好,說不定一些好的學院,入學要求是非常嚴格的。”

旅程過了一星期左右,一行人已遠離了南部邊境的山脈地帶,進入了中部的大平原,人煙比較多,但治安也漸漸差起來了。

在大平原南部偏遠處,在連接各村鎮至中部各主要城市的交通要道上,一班身型巨大粗獷,樣貌兇狠的傢伙,以幾部毀掉了的馬車做成路障,擋著了去路。

他們就坐在馬車殘駭上大吃大喝,部份人正在拆毀著一部剛截停下來的馬車,恐嚇和強搶著馬車上的乘客,還抓著一名長裙少女的手腕,企圖調戲。

在堆起來的眾多馬車殘駭上,還插上一面隨風飄揚著的大旗,旗上就大刺刺的繡上一個誰看都知道是“強盜”的圖案,圖案下還大大的寫著“貝拉犯罪集團”的字樣。

無論怎看,都超越了囂張的層次,有點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