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克遜帝國四大學院之一的帝京學院,今年的入學測試,就只是要求考生們保持站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要求,真是說出來也沒人信。

不過在兩倍重力下,作沒有時間限定的長期站立,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

向來勤於鍛鍊體力的雅克,應付這程度的重力還算輕鬆。

他看了看身旁,貝拉不耐煩的扭動著身體,似乎“沉悶”才是對他最大的考驗。“別亂動,貝拉!這考試不知要考到何時,要節省體力才好!”

“老……大……我不行了,站著甚麼也不做很痛苦啊……”他做出了快要窒息的樣子。



“這是一場挑戰比賽!誰要是動了的話就是輸了!”雅克說道,“身為人類之王的將來挑戰者,現在就輸給這班連學院都沒進去的考生,這成樣子嗎?”

“不!我絕不能輸!”貝拉馬上立正得像根竹竿,“我貝拉連眼都不會眨一下的!就看看你們要怎麼勝過我!”

“……沒人要求你不眨眼啦,給我乖乖站著就行了。”不過貝拉肯乖乖站著,也就算了。

一個小時後,第一位考生支持不住了。他全身脫力的跌坐在地上,他所坐的位置突然變成像流沙的樣子,把他整個人吸了進去,不到幾秒鐘就沒頂了,而那地面又馬上變回了硬地,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

“看來……這周圍的空間已漸漸發生了變化,已經不是真實的世界了。”雅克說出心裏的懷疑道。



“你看出來了。”甘度夫讚賞道,“對,這是幻境空間。可以預期,在測試後段,這幻境空間還會作出更大更多的變化。”

再兩個小時過去了,放棄的考生越來越多,約只剩下三份二的考生能繼續站立。

“老大……”貝拉睜著圓滾滾的眼珠道,“怎麼我好像覺得自己變矮了?”

“咦?奇怪?”雅克也真覺得貝拉變矮了,他的頭頂也只到自己的腰部。他環顧一下四周,發現不少考生也都變了矮東瓜……

“老大也開始變矮了……”



“不是變矮,而是腳底變成流沙了!”雅克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腳踝已沒進地面裏去了,可是卻連一點感覺都沒有,真是詭異。

“流、流沙!”

“好可怕!”考生們都很快便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有部份受驚的考生開始掙扎,想要逃脫,但卻只有下沉得越快的份兒。

“不要動!貝拉!這是流沙!越掙扎便會下降得越快!”雅克喊道,“勇氣考驗!貝拉!保持站立,不然就會輸了!”

“我、我不認輸!”

這不是對勇氣的考驗,雅克心想。這是入學考試的一部份,那就是說,這流沙險境不是用來害死我們的,而是要用來考驗我們的能力。

站在學院的立場,他們會希望看到考生們表現出怎麼樣的能力?

他再看了看四周,似乎發現了某些年紀稍大的考生,下沉的速度似乎變慢了,他們還只是下沉到膝蓋左右,但大部份考生包括他自己都已沉到腰部了。



他盯視著左前方,發現了場上唯一一個身體正在緩緩上升的背影。那是個皮膚黝黑的男子,外表沉穩成熟,他閉上眼睛,似乎在集中精神幹著甚麼……

“對!這是個由魔力構成的幻境空間,所以應該用魔力抗衡!”雅克心道,“作為學院,當然最想測試我們的魔法潛力!”

他連忙運轉起體內的魔力,緩緩地引導這股力量在身體裏繞圈。魔力在體內繞上一圈後,雅克感覺到身體上升了一點點,然後又慢慢下沉,直至又繞上一圈後,才再上升一點點……

“這是考驗我們運轉魔力的速度嗎?”雅克知道竅門後,便專心運轉著體內的魔力。他正想要提醒貝拉,才發現貝拉的身體也在慢慢的上升起來了。

“老大!我貝拉可不是那麼容易便會輸的!”



--------------------





貝拉不慢於自己的領悟速度,激起了雅克的好勝心。”既然你稱呼我為老大,那我怎麼可以輸給你?”

他盡全力催運體內的魔力,很快沉降的勢頭就止住了,他的身體正在緩緩上升,很快高度就超過了貝拉,不過要是考慮到實際身高的話,雅克只比貝拉要優勝一點點而已。

看起來好像危險已經遠離,但雅克很快便發現了一個更奇怪的事實:雖然他們的身體正在上升,但四周的景色卻繼續在向上跑。

“不只是考生們,現在整個地面都開始向下沉了!”一直旁觀著的甘度夫喊道。

地面很快就下降到比雅克他們的腳底更低的位置,而且仍在不斷下降。考生們就只踩著兩根和他們腳底同樣形狀的沙柱子,而且這根沙柱子還在不斷剝蝕和下沉中。

雅克和貝拉頓時把魔力全集中在腳底,努力把腳下的沙柱子凝聚著,減緩剝蝕下沉的速度。

很快地,地面早已下降至消失不見。剩下的考生們就在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穴裏,踩著兩根隨時都會崩塌的沙柱子在堅持著。



因為沙柱子崩塌而掉落的考生慘叫聲此起彼落,更加添了餘下的人的心理壓力。

雅克看不到自己的沙柱子。他在全力運轉魔力的期間,也分神出來看看其他人的狀況。他發現兩、三位比他站得還高的考生,腳下的沙柱子早就斷掉了,變成踏在兩團浮空的沙子上面的狀態,而且那兩團沙子還在不斷崩塌,根本止不住掉勢,身體下降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快就掉到比雅克更低的地方。

突然雅克腳下傳來兩陣猛烈晃動,害得他差點失去平衡,好不容易才站穩過來。他知道自己腳下的沙柱子也已經斷掉了,他正在浮空,下降的速度突然變快起來,即使他全力運轉著魔力,也只能稍稍減緩下降的速度而已。

“我已經失敗了嗎?不、應該不是這樣的,只要繼續保持平衡就好,不要緊張。”他這樣對自己說道。

“哇!哇!”

上方傳來貝拉的尖叫聲。他腳下的沙柱子也斷掉了,很快就以高速掉到比雅克更低的位置,好不容易才恢復平衡過來。

“呼……還以前自己這次死定了。”貝拉抹一把汗,”測試的難度提升了。”



沒錯,雅克點了點頭,集中全部精神去催運魔力,提升自己的極限了。

縱然已經盡了全力,雅克仍然感覺到腳下踏著的沙子越來越薄,越來越少,他只能夠把自己的潛力不斷地逼出來,儘量凝聚著餘下的沙子。

其他考生的情況也同樣惡劣,似乎這帝京學園還不是容易考進去的。

其實這入學試並沒有像看起來的那麼難。只是背後某位操縱者的精心調節,根據考生們的潛力來增加他們的難度,藉以檢測出他們的真正實力和極限而已。

與此同時,帝京的教導者們早已聚集在一起,評估著這一批考生的潛力了。

“這一批考生的實力還真不錯,到這個階段才刷掉四份之三啊?”紅髮戰士型的男老師道。

“那位里奇蒙不就是道森家族的三少爺嗎?名門調教出來的子弟真是與眾不同,單說魔力已經到達三階了吧?”另一位中年長袍魔法師讚嘆道。

“要是我從小就泡聖水泡大,六歲起就由一整隊七階以上的皇家騎士培養的話,我想我也能夠在他那個年紀到達三階。”綠髮年輕女教師揶揄他道,“他是風系潛力者,入學後幾乎肯定是你的子弟了。以道森家族的財力嘛,你那些昂貴得變態的魔法實驗有著落了。”

“那個皮膚黝黑的男孩……他打破了這一屆入學考試的最佳成績。”那紅髮老師道,“……雖然招生期還有一半,但恐怕今年的第一名是他了。”

“他叫甚麼名字……威廉.泰爾?誰聽說過泰爾家族嗎?”

“……突然冒出的有前途的孩子,又是風系,今年你們真是走運。”綠髮女子道。

“相比起他,另外有兩個孩子也很有趣。看看那邊。”

“啊……竟然同時是火、水兩系元素的屬性者,而且兩系的潛力完全一樣!”紅髮男子興奮道,”要是經過“拉米奈斯融合”之後,他很有可能會躍升為第四階的火系戰士!這是二十年難得一遇的人才!”

“按我說他未必會保留火系屬性,我猜他將會是帝京史上第一個新生,達到四階水系魔法師程度!”另一位全身藍衣的短髮女老師道。

“另一個也是塊尚未琢磨的寶石!風系地系兩屬性,也是幾乎兩系的潛力一樣!這回我們跟地系那班種地的可有得競爭了!”

“他們是……兩兄弟?沒有報上姓氏?真是神秘啊,肯定是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甚麼的話。一般平民能生出兩個這種程度的天才嗎?”

對帝京學園的老師們來說,能夠收到怎麼樣的新生,大部份只是靠運氣,因為即使遇上了具有潛力的新人,也要屬性跟自己一樣,才能收歸旗下的。

因為大多數人體內的魔力屬性雖然不可能完全純粹,但總是會傾向於四大元素的某一種。

但是,偶爾也會有些屬性不明顯,或體內混合著各種屬性,但魔力和意志力都屬高水平的考生。本來他們只屬於無法提拔的廢材類別,但由於“拉米奈斯融合”的發明,這種類型的考生反正成為了各系老師們爭取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