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來到城門前,照例地被守衛停住。“進城幹甚麼的?”
  
  雅克探出頭來,跟守衛打個招呼。他正想說他想要進城報讀學院,但貝拉卻突然發神經起來,搶先說了:“我貝拉大人是來擊倒這裏的人類之王,支配這獅心城的。”
  
  “不、不要跟小孩子認真!”
  
  事實上守衛也沒有對看來只有六、七歲的貝拉認真。獅心城民風算是開放,閒來無事也不會搞甚麼文字獄,所以也沒有追究起來。
  
  保祿出示獅心城的通行證,說明是聖水村定期來賣聖水的,守衛便放行了。他早脫下了那身紅袍,表現得像個普通商人的樣子,低調得不像他的個性。
  


  “這傢伙真是謹慎,這麼做是想讓那頭黃金獅子越遲知道越好吧。”甘度夫道。
  
  “知道甚麼?”雅克問。
  
  “當然是你進城這件事。”
  
  
  
  --------------------
  


  
  
  保祿沒有說謊,這次馬車運送的主角,果真是把車廂塞得滿滿的聖水,保送雅克只是順便而已。
  
  也是幸好有保祿在,謹慎的他在出發之前,就為貨物施了低階的保護罩魔法,所以之前被強盜爆車時,也不致有所損失。
  
  聖水村的聖水評級為第二等,算是評價非常高的療傷癖邪用品,故大部份的產品都會給帝國軍隊直接接收。
  
  “呵,這次怎麼早來了?供應還多了三成啊?聖水泉也有豐收時節的嗎?”負責軍隊物料採購的官貝自是樂呵呵,撒克遜帝國多年來從來未停止過大小規模的戰事,所以聖水這種消耗品自是越多越好,
  


  原本這馬車是沒打算帶那麼多聖水的,只不過新任代理神甫禁止了美女村那邊的出口,令馬車多出了一半的載貨位置……
  
  剩下的聖水就會放在保祿旗下的零售店發售。不用說,保祿在獅心城也有著不少產業。
  
  這療傷藥品裏陳列著全國各地區所生產的聖水,瓶子上都有標著來源地和效用。雅克現在身為聖水村的代理神甫,自然有責任巡視一下業務。
  
  店子的老闆是個小鬍子,叫柏特。保祿在耳邊說了幾句後,柏特已知道了雅克的身份,對他鞠了個躬。
  
  “雅克大人,以後你可以隨時在這裏知道聖水村和花之村的最近情況,也可以向兩村轉達管理上的指令。”保祿拍拍柏特的肩膊道,“這位柏特是我的親信,在成裏有何事情,都可以請他幫你打點。療傷聖水隨便拿,在城區初期需要用錢的話,儘管從店裏支用就好。”
  
  在城裏是不可能不用錢的。雅克其實到現在還是一文不明。他當少爺時哪有需要用錢呢?而趕急前來撒克遜後也沒機會接觸到錢。
  
  雅克也不急,他正在檢視店子的帳本,發現聖水村的出品在店子裏算是暢銷的,每月收入也還不錯。
  
  “我就先借用著這個月售賣聖水村產品所得的收入吧,當我賺到了錢之後便會馬上歸還的了。”


  
  “不用不用,這根本就是大人的錢嘛。”柏特說。
  
  “不行,帳目一定要清楚。”
  
  “你就順著他性子吧。”保祿道,柏特才點頭說他知道了。
  
  貝拉早已不客氣地坐在地上,猛灌著聖水喝,喝到肚子都鼓起來了。他整個人漫著聖光,似乎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嘎,真是好喝。”
  
  “這小子……他會不會連錢是甚麼都不知道?”保祿道,“在這兒白喝也就算了,要是到了人家的店子裏還這樣子……”
  
  “錢?啊,我記起來了,不就是吃了人家的東西要付錢嘛。”貝拉面露兇光,”要去打劫殺人搞點錢回來嗎?還是……乾脆殺了這裏的老闆,整個店子搶過來好呢?”
  
  他盯著小鬍子柏特,流了一地口水。
  


  “……還是記帳到我名下吧。”雅克道。再教育!這貝拉絕對需要徹底的再教育!
  
  “甚麼是記帳?不管了,總之說我可以繼續喝個痛快了吧!既然是老大獎的,當小的要歡歡喜喜的接受,不然就是不給老大面子!”
  
  
  
  --------------------
  
  
  
  待雅克在城裏找到旅館安頓下來後,保祿便要告辭了。
  
  “光明教會那邊有很多事務需要處理,我不在已經超過一個月,已經太久了。”保祿道,“再說,也是時候處理一下那件女神長袍的事了。我要先去打點一些事情,待時機到了後,會再找你跟甘度夫一起處理的。”
  
  雅克和甘度夫也有點意料之外,他們都以為這胖子最少會待到雅克正式入學了才離開的。


  
  “以雅克大人的水平,讀哪家學校還不是一樣?”保祿道,“大人儘管熟習一下獅心城的生活,廣交朋友,我會透過柏特知道你的近況,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臨行前,保祿特別囑咐道:“奉勸大人一句,這獅心城裏雲集了各方勢力,彼此形成了互相牽制的平衡狀態,誰都沒能力在城裏橫著走路,但換句話說,就是沒有甚麼好欺負的人物。所以在城裏,尤其到了陌生的地區,切記要行事低調,不然的話可能會得罪到背後哪位大人物,到時恐怕我保祿也無能為力啊。”
  
  說罷,他們同時看著已經熟睡了的貝拉,都不禁嘆了口氣。
  
  
  
  --------------------
  
  
  
  撒克遜帝國的四大學院,其中兩所的校址都位於獅心城內,另外兩所則設在別的大城市裏。
  


  不過獅心城作為帝國首都,乃是各學院的招生重鎮,所以四大學院均有分支機構在此,各自爭取有潛力的孩子入學,以增強學院的水平。
  
  除了四大學院外,獅心城裏還有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學院,也有專門只授武藝或魔法,或只傳授某一種元系屬性的學院,甚至專門傳授輔助系或療傷系魔法的祭司學院等,五花八門……
  
  雅克進城之時,碰巧是新學年之前的收生季節,所以獅心城裏非常熱鬧,擠滿了從各地而來要報名入讀的年青人。
  
  要不是有保祿安排打點,雅克連找旅館都有困難。
  
  在各學院門外,均出現了輪候入學考試的人龍,有些人龍甚至已在學院外圍繞了兩、三圈。而且還都是事先預約好了,才有得排隊。
  
  走馬看花地逛了好幾所學院,仔細看了看他們公開發佈的簡介宣傳等,在雅克看來,好像每一間都差不多的樣子。
  
  要說是從聲譽,設施,和師資這三方面考量,還是四大學院的質素最有保證。但要問四者之中哪一間最適合雅克,他就搔腦袋了。
  
  “那就四大學院都預約好了,每天考一間吧。”甘度夫乾脆道,“好幾年沒來過獅心城,也不知道四大學院裏面變動了多少,裏面的一些老熟人還在不在,還是親身進去看看比較保險。”
  
  雅克和貝拉於是決定,報考了四大學院的入學考試。
  
  
  
  --------------------
  
  
  
  第二天清早,兩人就前往預約得最早的帝京學園接受考試。來到校園門外,已看到人龍繞著學院繞了四、五圈,非常跨張,要找到龍尾也有困難。
  
  雅克已有心理準備要等個好半天的了。貝拉怎麼會有耐性排隊?轉個頭來就不知跑到哪兒去了。不過他很快便又回來了,還搭著兩個朋友的肩膀,好像很友好似的。不過那兩位卻是眼腫臉青的樣子,臉上的表情明顯是對貝拉的恐懼……
  
  “老大,這回真是出門遇貴人了!這兩位好兄弟說,他們願意無條件跟我們交換排隊位置呢。”貝拉興奮地道,“他們是真的義氣子弟喔,聽說他們昨天晚上就來排隊了,現在排在前十名呢,再等十分鐘就能進場考試了!二話不說就讓給我們喔!你們說是嗎?”
  
  那兩人接收到貝拉那銳利的目光,都即時跪在地上,請求雅克跟他們交換位置。
  
  “貝拉……到底對他們做過些甚麼啊?”雅克全身無力。
  
  “甚麼也沒有!這都是他們自願的!不信你問問他們吧!”貝拉理直氣壯地說。
  
  “這不關首領大人的事!我們這些當小的,向大首領奉獻是最大的榮幸,嗚……”他們硬抱著雅克要讓位子給他,好像他不接受他們便死路一條似的……
  
  那雅克便唯有應承了。“不好意思啦,兩位……”
  
  “其實也沒甚麼不好意思的,反正這兩個人那麼弱,九成機會無法通過帝京的入學試。”甘度夫道,”四大學院向來的取錄率也不超過一成,不過招生期長達兩個月,每年最終還是能取錄多達數千名新生的。”
  
  雖然招生期很長,不過來到現在也就是尾聲了,所以人也特別多,大家也特別緊張。
  
  “到我們啦,老大!我們進去吧!”貝拉興致勃勃地衝進去。
  
  
  
  --------------------
  
  
  
  帝京學院的入學考試,是以每五百人為一輪展開的。雅克和貝拉經過登記確認後,配戴好屬於考生的徽章,便被帶到了校舍前的廣闊空地上,跟其他考生一起站著等。
  
  以撒克遜帝國的標準,學院的合適入學年齡約為八至十二歲,當然年齡大點自修多幾年入學機率會較高,但只要超過了十二歲仍未能成功入學,便會被視為潛力有限,可以選擇的路是挑水平較次的學院再繼續企圖考進,甚或放棄學院之路。
  
  大部份有這個信心去考帝京入學試的,都是些從小就被認定是富有潛質的好料子,從小就接受強度訓練調教的結果,是令到這批孩子的體質比較早熟,一般十歲的已有十二歲的體型身高,而十二歲的看來已像個小大人了。
  
  當然,雅克受的奶水特殊,體質更是再早熟一點,所以他真實年齡雖然只有八歲,但也跟大部份准考生看來差不多,都是看來約十一、二歲左右,正值快速長高的時候。
  
  所以雅克站在他們當中,算是體型身高都在中等水平,但年齡層算是在較年少的那邊了。
  
  准考生當中,有小部份考生看來年紀非常小,看起來像貝拉那樣子的也有。這些孩子當中有不少只是以玩票性質參加,替他們報名的長輩旨在讓他們吸收一下入學考試的經驗,評估一下他們目前的水平。
  
  年紀小的准考生中有極少數的,有著比外型成熟很多的眼神和表情,讓人感到他們絕非池中之物。
  
  當然,看起來非常不成樣子的也有不少,畢竟入學考試是誰都可以報名的。
  
  待這一輪的考生都聚集好後,校園的大門便慢慢關上。一位穿著校園制服,形容普通的中年男人出現在眾人面前,沒神沒氣地道:
  
  “大家不要擠在一起,找個比較空曠的地方讓自己舒適的站著。……都預備好了嗎?”
  
  那男人朝著天空點了點頭。在眾人頭上約兩百米的上空,不知何時已有一白髮老人在懸空浮著。他向那男人點頭回應,手中法杖便閃出了咖啡色的光芒。一道肉眼幾乎看不見的咖啡色結界,籠罩著空地上的五百名考生。
  
  “老大,怎麼我好像覺得空氣突然變重了?”貝拉問道,“似乎不是空氣,而是我們變重了……”
  
  “……是重力,正在漸漸增加。”雅克感到身體變得沉重,呼吸也困難起來了。
  
  “這是“重力空間”魔法,看來帝京方面想要考驗考生們的耐力呢。”甘度夫道,“帝京的入學考試,內容每年都不同,這已成為慣例了……”
  
  重力上升到一定程度便停下來了,雅克估計大概是正常重力的兩倍左右。有不少考生已喘著粗氣,有點搖搖欲墜的樣子。
  
  “測試現在開始。”那男人慢悠悠地道,“只要能夠保持站立到最後,就能夠取得帝京學院的入學資格。”
  
  那男人說罷,便漸漸消失在眾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