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帝京學園的規定,通過了入學測試的新生,在通過“拉米奈斯融合”之前,都會有一段集宿期,由導師講解學院的一般規定,以及傳授一些基礎的修煉程序和竅門,以讓各部的老師們作進一步的觀察。

由於無法當場拿起定意,雅克為了打發那班死賴著不走的老師們,唯有向他們承諾道:當他參觀過“拉米奈斯融合”的過程後,一個星期內便會有所決定。

畢竟收生期還有接近一個月,考慮的時間還是有的。

雅克和貝拉辦好了入學手續後,拿到了代表正式學員的徽章,以後就能自由出入學院了。不過集宿期卻是封閉的,直至拉米奈斯融合的程序完成,也選好了學部為止。

這一輪五百人的測試考生中,合格的有三十七人,他們被安排到集宿的宿舍,那兒已經聚集了之前好幾批通過考試的考生,目前已有數百人了。



不過那宿舍非常之大,基本上就是個三層高的龐然大物,以每四人一個大房間來說,最多應該可以容納上千人吧。

雅克和貝拉分到了他們的宿位,但貝拉這野孩子向來崇尚自由自在的生活,最討厭的就是住在平房裏面受紀律管束,他看到一排排整齊的床位就覺嘔心,便拉著雅克說要在宿舍大樓的門外露營。

“哇!還是躺在草地上舒服!老大你也快來吧!”貝拉興奮地在大樓門前那寬闊的草坪上滾來滾去。

這時候正在宿舍最熱鬧的時間,路過的新生們看到如此精神奕奕的貝拉,都輕輕笑起來。他們也不是在取笑。其實大家的年紀還小,獨個兒跟大票陌生人在校園內集宿,心裏不免有些緊張不自在,看到貝拉這樣子,也不禁放鬆了起來。

雅克也沒辦法,也依著貝拉坐在草地上。畢竟他也不喜歡宿舍大樓裏壓抑的氣氛。



“老大你在敲我的頭嗎?”貝拉道。

“我哪有?”

“你還在敲!是不是想要打一場啊?”

“真是個白痴。”突然傳來一聲不友善的嘲笑。貝拉抬起頭來,發現有個約十歲左右的新生就站在他面前,俯視著他看。在他身後還站著幾個人,同樣在俯視著他。

“……剛才是你在敲我的頭啊?”貝拉面無表情地道。



“敲?我哪有敲?”他做出誇張的表情,“我這是在踢!”

他示範了一下,怎樣用他那雙擦得亮亮的皮靴子,踢貝拉的頭。這動作完全沒有使勁,但卻是赤裸裸的挑絆。

“你還要踢啊?”貝拉直直盯著那男孩,卻沒有躲開他的腳。

“不繼續踢的話,怎麼讓你知道我在找你啊?”他突然對著貝拉大吼,把口水都噴了他一臉,“走!我家少爺有事找你們!對,還有你這個紅髮的!”

“我?”雅克指著自己,“我們認識你們那位少爺嗎?”

那班男孩好像聽到一個意料之外的笑話似的,都紛紛笑得按著肚子,“就憑你們兩個乞丐似的雜碎,也有資格說認識我們道森家族的三少爺啊?”

“本來像你們這種人,我們道森家族要捏死你們的話,還根本連話都懶得說一句,但我們里奇蒙少爺碰巧今天心情不錯,所以才決定跟你們有商有量,你們應該心存感激才對!”

見貝拉快要發作,雅克馬上按著他的肩膊,然後對那男孩說道:“你們的少爺在哪兒?我們……很有興趣見識一下。”



貝拉對於挑釁之類的事情領悟得特別快,點了點頭便不說話,待見到對方頭兒才發飆不遲。

“算你們識相,跟我來!”那男孩和身後的手下們推著兩人的背後道,“記著待會看到我們老大時,他說甚麼你點頭說是就行了,不要多話,那小命不但能夠保住,好處還不會少你的,明白嗎?”

“明白了。”雅克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道。甘度夫從路過的鏡子中看到雅克這表情,知道他馬上要來狠的了。



--------------------



怎知道,那班男孩竟然把雅克兩人帶到剛才被分到的那個房間。那房間有四個床位,其中兩個是雅克和貝拉的,另外兩個床位如今坐著的分別是一男一女。那男的看嘴臉,便知道是他們口中那位道森家族的三少爺,里奇蒙。



這傢伙昂起頭來用下巴看人,似乎生下來就習慣了用高姿態看扁他身邊的其他人。

那里奇蒙瞇著眼睛,也不知道有沒有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雅克和貝拉。

就這樣對峙了好一會,里奇蒙用下巴向身旁的某手下示意了一下。那手下便很不屑的隨手丟出幾個金幣,掉到雅克和貝拉面前。

“我們家少爺不習慣住那麼狹窄的房間,還要擠上四個人,所以這算是租下你們的床位,隨便你們喜歡往哪睡去,就是不要回來。”

貝拉盯著掉在也上的那幾個金幣,揚了揚眉問道:“老大,這金色的錢是很珍貴的嗎?”

“大概是吧。”雅克聳聳肩。雖然他在瑪莎拉也是少爺出身,但畢竟用的是特洛伊聯邦的錢,對撒克遜帝國的貨幣沒甚麼認識。

“這兩個鄉巴佬,連金幣也沒見過啊?”那丟金幣的嘲笑道,“聽清楚了!恐怕你們在鄉下種上幾輩子田,都賺不到一塊這種金幣啊。”

“原來是這麼值錢的啊……”然後貝拉還真的拾起來收進褲袋裏,再次抬起頭來時,他的雙眼已閃著流氓般的光芒。



他搓著兩隻手指頭道:“你們還有嗎?”

“貝拉!”雅克掩臉無言。這明擺著是羞辱他們的錢,貝拉還真的照收可也,也不知道他是無恥還是天真過度。

至於那班里奇蒙的手下,看到貝拉還一臉無知的伸手問他們要錢,都笑得趴在地上直跺腳。那坐在里奇蒙旁邊的女生不住嬌聲說貝拉真的好可愛,而里奇蒙則邊笑著邊對這女生上下其手。

“好好好,今天真是見識到一對奇人了!”里奇蒙拍掌道,“兄弟們,既然這位小弟弟那麼坦白,那你們就代我好好的“打賞”一下他,重重的打賞!來,克莉絲蒂,我們去吃飯!”

“不要!人家要看看這位可愛小子怎麼對付你這班手下!我可是很看好這小弟啊。”那女孩嬌嗔道。

“啊?克里絲蒂這麼說,是想要讓我嫉妒嗎?我怎麼可以讓你得逞?你這麼說我反而要饒過他們了。”里奇蒙道,“米基!別往死裏打,折斷四肢算了,留下兩根人棍給你們克里絲蒂姐當寵物!”

“討厭!我才不要!我要……這一根!”



“哇哈哈……”說罷里奇蒙擁著克里斯蒂離開了房間。

“關上門!”那個丟金幣的米基喊道,“既然是里奇蒙少爺吩咐的,那我可真要重重的打賞一下你們了。”

房間的門砰地關上,八名里奇蒙的手下頓時變得面目猙獰。他們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大概真實年齡還要小兩歲左右吧),就已經學會擺出這樣的表情,這讓雅克看來感覺很無味。

再說他基本上連話也沒說多句,突然就被八個人關起門來教訓,也實在有點無辜,所以心裏也就有點鬱悶。

米基捏著拳頭一步一步地接近著貝拉,心想到這個時候你也應該知道自己闖禍,會害怕求饒了吧。

“哇!打賞我啊?太好了!”貝拉還在裝著孫子,很雀躍地向著米基走過去。

他兩腳一踩,正好輕輕踩著米基的腳掌。

貝拉完全沒有用力,是以看起來真像是純粹的意外。米基大怒,舉起他那大大的拳頭就朝著貝拉砸過去,就在拳頭轟到貝拉的面前時,卻生生的停住了。

一條從貝拉身上長出來的藤蔓,正好纏住了米基的整個臂膀。

地系魔法!這小不點竟然是個無師自通的地系魔法師!眾人這才知道,這是大大的小看了這貌似極之弱小的鄉下男孩。

“你還打算怎麼獎勵我?我很期待啊。”貝拉終於露出了兇狠的本性。

那幾個少年根本不怕貝拉。他們作為里奇蒙的近身手下,也是經過嚴格選拔的,能夠通過帝京學園入學測試,就是實力的證明。

他們當中大都有著第一階甚至第二階魔法師或戰士的實力。

“米基!你有沒有大意了一點?虧你還是個第二階的戰士呢。”他們還在懶懶地嘲笑著米基,滿以為這是他太大意才遭貝拉有機可乘。

在那一班人當中,有兩人是火系的,正是地系屬性者的克星。他們提起手來,正打算好好教訓這不識好歹的小子。

貝拉雙目兇光一閃,米基隨即慘叫起來。“不要動手!”

眾人一愕,心想這個性強悍的米基今天怎麼那麼婆媽?但一看到從他褲檔滲出來的黃色液體時,就知道這米基是真的在求饒了。

那被藤蔓纏著的手臂,已整條變成了紫色。米基臉容嚴重扭曲,嘴角滴著口水,已做不了囂張的表情來了。

“幹嘛不說話啦?這樣子很沒趣喔……”貝拉笑著道,“你剛才說好要給我的打賞呢?嗄?”

“……對……不起……”米基前額已滲出豆大的汗珠,他畢生從未試過受到這程度的痛苦。

“對不起?你有何事對我不起啊?不是應承給我的打賞沒有了吧?”貝拉一臉不可置信地說,”老大!他們不守信用呢!說好要給我打賞的嘛,現在竟然反口了!”

雅克強忍著笑,他心裏是很爽的,對於這幫人的行事態度他怎麼能看得順眼?即使貝拉肯乖乖不動,他自己都肯定會出手的。現在貝拉玩起他的流氓勾當,他也很樂於配合。

“貝拉,你誤會他們了。”雅克道,“這位米基兄弟說的打賞,不就是他的一隻手臂嗎?”

“呵呵,真的嗎?”貝拉雙眼一瞪,那束藤蔓收得更緊了。

“不……求求你不要……我、我付你……”

“米基兄弟,那你就不夠地道了。明明說好了要送我一條手臂的,怎麼送出去了又不捨得呢?”貝拉道,“……唉,算了吧,看在大家都是出來混,你就隨便出個價,當作從我手上買回自己的手臂吧!”

“好……謝、謝謝……”那米基勉強擠出了醜惡無比的笑容。

“說!你認為自己這條手臂值多少錢?”貝拉狠狠地道。

“給他!”米基使盡吃奶的力喊道,“替我把我的錢袋拿出來,全部交給這位大哥!”

“嘿嘿……喊我大哥啊。”貝拉淫笑道,“本大人也不介意多收一個小弟,不過孝敬是小不了的……”

可憐的米基,從此墮入了被勒索的恐怖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