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米基雖然被捏著痛臂,痛得都失禁了,這足以令同伴們嚇上一嚇。但他們畢竟跟著那道森家族的三少爺一直在作威作福,平日勒索別人倒是做得夠多的,又怎忍受得了反被別人勒索的呢?

即使被勒索的只有米基,但丟的可是大夥兒的臉。他們又怎會乖乖遞上米基的錢袋?大夥兒紛紛拿出武器殺過來了。

貝拉看到這個氣勢,連忙拉著仍在糾纏著的米基,竄到雅克的身後。

“輪到大首領表演的時候了。”貝拉嘻嘻笑道。

雅克搖頭苦笑,心想怎麼又要我替你擦屁股啊?其實當看到貝拉在米基身上出了口惡氣之後,他就不太想要跟這班傢伙動手了。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班囂張的小流氓,在打打鬧鬧而已。兩世為人的雅克,心理年齡早就是大人了,當然也不太有跟他們計較的雅興。

再說他看著這幾人似乎來勢洶洶,但卻是只有氣勢沒有架勢,實力也不要說跟瑪莎拉守備隊做比較,甚至連之前貝拉手下的那些強盜們也遠遠及不上。

雖然他們在魔法水平和潛力上,要遠遠高於那些強盜甚至守備隊,但畢竟還是孩子,嚴重缺乏實戰經驗,對雅克來說,是完全沒有威脅餘地的。

“貝拉,我替你抓著這傢伙,這幫人我讓給你。”雅克道,心想讓貝拉偶爾發洩一下他的野性也是好的。

“真的嗎?太好了!”貝拉把藤蔓的根部掉給雅克。雅克施出一個小小的水球術在掌心,滋養著那藤蔓,並順便繼續踩著那米基的雙腳。



至於貝拉,他雙手向橫伸展,稍為閃出一記黃光,地上隨即卷出幾條幼小的藤蔓,已足以讓圍攻的眾人動彈不得。

“好了,你們又打算怎麼打賞我呢?”貝拉笑著問道。



--------------------





由於校規規定,尚未選定學部的新生只能夠在集宿大樓的餐廳用餐,所以里奇蒙少爺也只好屈就,在三家餐廳裏最高級的那家,跟小女朋友在包廂房裏作二人世界燭光晚餐。

突然,包廂的房門被很粗魯地敲打著。

那里奇蒙頓時心頭火起,大罵道:“媽的!你不知道裏面是誰正在吃飯嗎?”

粗魯的敲門仍沒有停下來,而且可以聽到外面正傳來不少的騷動聲。

“少……少爺……”包廂房門外傳來可憐兮兮的聲音,里奇蒙認出是自己手下其中一隻走狗。

“甚麼事?進來!”他是聽出了點甚麼的,正想讓他進來報告,但對方只繼續在敲門,這讓里奇蒙心頭的火更盛了,“給我開門!”

在包廂裏侍候的侍者們有點害怕地打開了門。

隨即,一頭肉色的巨大怪物撲倒在地,而且正在向里奇蒙那邊蠕動,嚇得克里絲蒂尖叫連連,花容失色。



“這是……”里奇蒙回過神來,臉漲得通紅道,”你們在他媽的幹甚麼!”

他手下那七名走狗,竟然被脫得赤條條的,被無數藤蔓綁成一條超級人棍子!後面那幾個人的臉全部貼著前面那位的屁股,所以只有排第一那個能夠說話和看得到東西。

“嗚……少爺,求求你救救我們……”那人棍子哭得就像嬰孩似的,向里奇蒙訴說,聽得那位少爺的臉陣紅陣白。“那、那兩個人……”

里奇蒙的第一個反應,是怒得掀翻了桌子,直跑過去一膝蓋撞在那人棍子的臉上。“就憑那兩個像乞丐似的小孩,便把你們搞成這個樣子?你叫我這個道森家族三少爺的臉面往哪裏擺?”

但發飆過後,他馬上就後悔了。

當慣了惡少,都依著一時頭腦發熱而衝動行事,仗著自己後台夠硬,根本沒想過會有踢到鐵板的問題。

如今自己手下七條走狗被縛成人棍一條,已代表了對方對自己的後台背景壓根兒是不賣帳的,也就是說對方的背景不是比他還要硬,就是對自己的實力超有信心。



他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包廂門外已聚集了不少人,都是因為七合一人棍而跑來看熱鬧的,加上身旁那個克里絲蒂雙眼閃爍地盯著自己,猛說很期待看到里奇蒙少爺大展身手,在她眼中里奇蒙是近乎偶像般的存在,是打不死的武神。

“沒有了走狗的少爺還這麼大的口氣!有種!給我上!”

“對方那個子小的,看來只有六、七歲,可是卻是可以獨力打倒七個人的超級新生,聽說今天在入學測試之後還被二十個老師包圍著要挖角呢。”

“哼,剛才我們可一直在看著呢。人家好好的在宿舍門外的草地躺著休息,卻偏要來挑釁人家,還說要連人家的床位都佔了呢,這回踢到了鐵板了吧?”

那些看熱鬧的新生們,不是跟道森家族早有過節的其他望族們,就是壓根兒不把貴族放在眼裏的武者後代。那些怕事和沒背景的,當然不敢在這種情況下胡亂說話。

就是明知道這些人是故意激將,里奇蒙才更加在意他們的話。

“道森家族的三少爺,人家都欺負你到臉上來了,不會就這樣跑掉了吧?”

“逃跑的懦夫沒雞雞!”



里奇蒙被挑動得漲紅了臉,他咬緊牙關,握緊雙拳,要是在平日他身邊有著一堆走狗時,他早就大吼道“兄弟們上!”然後開始群毆搗亂了。

他並不是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只是他自問,有能力把自己七個手下同時制服並綁成人棍嗎?

“……吼!走著瞧!我里奇蒙一定要給那兩個傢伙好看!”里奇蒙信誓旦旦地喊道,“不過不是現在!”

全場靜默。

甚至場中某些人已開始對此人的無恥心生敬意。



--------------------





這個晚上,里奇蒙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他頂著無數陌生人的恥笑,甚至連道森家族這個名字都因為他而暫時沾上了污點,他也不會笨到因為群眾壓力而獨個兒去跟人家單挑。

這就是他跟一般沒腦袋的貴族惡少不同之處,這種個性也反映了道森家族典型的處事方式。

雖然說今次陪同他一起考入帝京的,就只有那七個人。但即使這七個人如今已經被廢了,他不等於他里奇蒙今晚只好孤軍作戰了。

畢竟道森家族的勢力,在這獅心城裏可位列四大,放眼在整個撒克遜帝國的話,也是穩佔著前十的名門,每年都有不少子弟保送往四大學院就讀,尤其對帝京學園有著情意結。

“我就不相信你們兩個新生,可以比得過三、四年級的學長!”里奇蒙狠狠地想道,“還是太衝動了,竟沒有問他們那兩個人的屬性,算了,四大屬性的也叫一些過去好了!”

這次里奇蒙回來的時候,身後帶著的是七、八名差不多有成年人身材的男女,全都穿著帝京學園正規學生的全黑色校服,非常帥氣。

“給我封鎖這兒,誰都不准離開這宿舍範圍半步!”里奇蒙這次可是名符其實的狐假虎威,“看你們哪裏逃去!”

“噯!里奇蒙同學!你終於回來啦?”在宿舍大樓門前露營著的貝拉,對著里奇蒙揮手道,“奇怪了,你剛才說誰要逃啊?要不要我去替你把他們捉回來?”

那片草地上早已聚集了不少人,而大樓上的窗戶也已伸出來不少的頭顱,他們都是佔好了位置等著看戲的。

聽到貝拉這麼回答,全場都同時嘲笑起里奇蒙來,對他的鄙視又增添了幾分。明明剛才就是他自己先逃走的,現在卻反過來說人家會害怕他,哪知道貝拉和雅克一直都待在宿舍門前,邊露營烤肉邊等著他回來。

“里奇蒙同學,這麼著急回來,是不是忘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貝拉搓著手指頭道,“例如是,應承過要給本大人的打賞?”

這話說得無比蟞扭,你都自稱大人了還要人家打賞你?不過大家都很受落貝拉這種古怪的語氣,覺得充滿了幽默感,所以也引來全場輕鬆愉快的笑聲。

“吼!死到臨頭還在嘴硬?沒看到我身後的都是甚麼人嗎?”如今底氣充足,里奇蒙可以儘情地頭腦發熱了,“學兄學姊們,上!”

里奇蒙身後的七、八個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有點為難,又有點怕麻煩的,總之就沒一個打算動手。

因為現在自己一方明擺著就是笑柄,是人見人憎的惡棍,是等著當眾耍寶的小丑,只要用心聽一下那些旁觀者說的話,看看群眾對雙方的態度如此不同,便知道這次事情,肯定是里奇蒙三少爺理的虧。

要是現在還敢逆著主流民意而行,那就好比抓著把屎往自己臉上抹,對自己在帝京的前途也沒有好處。

這三少爺平日到處惹事生非,也不是沒有找過他們助拳打架,不過都是些在暗地裏處理的私事,或是仗著道森家族淫威之下幹的。

他們雖然也樂於拍拍這里奇蒙的馬屁,不過他們的身份地位可不比那班被扎成人棍的走狗,他們有些是受過道森家的恩惠,有些是跟道森家關係密切的別的家族中人,地位上都不算是道森一族的“家僕”,所以也並非必需對這里奇蒙唯命是從。

“你們這樣算甚麼意思?不會說是怕了那兩個小孩子吧?”里奇蒙氣得跳腳,直指著這些比他高一、兩個頭的學兄學姊罵道,“還是你們已經羽翼豐滿了,不再把道森家族放在眼內了?”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他們連忙道。他們心裏可真是叫苦啊,正是那兩位對手都只是小孩子,而又有這麼多小孩子看著,所以他們才為難啊。

“我告訴你們,最好不要惹我發怒,不然的話,我叫老爸封殺了你們幾個家族的活路!”里奇蒙咬牙切齒地道。

身為三、四年級的學長學姊,被這新入學的孩子逼得走投無路,這滋味真不是一般的難受,都在想著怎麼從這事件中脫身。

“里奇蒙少爺,不是我們不願意出手,而是為了道森家族的名聲,我們才不能夠出手啊。”其中一人滿臉誠懇地道,“如果三少爺能夠獨力輕鬆打倒這兩個人,這樣不管對貴家族或是少爺你本人,才是一件光采的事啊。”

“對。就我們的觀察,那兩個人怎麼樣也不是三少爺你的對手。”另一人馬上補充道。

“真、真的嗎?但是聽說他們輕鬆地就把米基他們……”

“三少爺實在太低估自己的水平了。”那首先說話的人在里奇蒙耳邊說道,“只要有我們在背後“支持”,三少爺沒有會輸的理由啊。”

里奇蒙兩眼發亮,隨即轉過身來指著貝拉道,”放馬過來吧!本少爺我就放下身段,跟你單挑!”

全場的旁觀者沒有一絲反應。根本沒有任何人把注意力放在里奇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