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好棒!”貝拉興奮地跟雅克擊了擊掌,”也是我貝拉剛才輕敵了些,看清楚了之後,這里奇蒙雖然變強了,但還未到達本大人的水平!”

里奇蒙自小就被視為魔法天才,是道森一族罕見的出色後輩,向來自視甚高,哪裏受過像今天般的恥辱?

他以融合後的實力去猛打未融合的雅克,已是明擺著欺負人,但還是眾目睽睽地被對方勝了一個回合,他的臉皮往哪裏擺?

不夠那大的打,怎也要打打那小的!

“少口出狂言,有本事就獨力破掉我最拿手的風刃術!”里奇蒙以亂流術還未使得熟練為借口,為自己開脫,眨眼間已朝貝拉甩出一記風刃術。



這風刃術是里奇蒙使得最順手的魔法,咒語已唸得極快,而且這風刃術雖然命中率較低,攻擊面較窄,但力量卻更為集中,被打中的話受傷會比亂流術更重。

貝拉盯著那力量大幅增強了的風刃術,只是冷笑一聲,揮手就祭出地系第三階魔法“裂石術”,腳前好一大塊地板浮起,直朝向里奇蒙砸去。

地系魔法向來就是風系的剋星,這大塊地板硬生生的跟風刃術一拍兩散,風刃是消散得無形了,但地板卻碎成石片,乘著餘勢像大浪般拍在里奇蒙身上。

可憐里奇蒙連連慘叫,被碎片割至遍體鱗傷,全身都是泥巴,連眼睛都幾乎睜不開了。

貝拉可沒耐性等他預備好再來第二回合,猙獰地笑著接近里奇蒙。



“熱身完畢,現在開始正場了。”他高舉雙手,分別閃出黃色和緣色的光芒。

里奇蒙可是真的被打怕了,唸了幾遍咒語沒唸好,好不容易才唸對了,全身覆著一片綠光,飛也似的逃走了。卻是風系第二階輔助魔法“輕盈術”。

貝拉來不及反應,竟被他成功逃脫。

“可惡!這傢伙真的變強了!竟然追他不到!”

雖然未至於被里奇蒙勝回一仗,但經拉米奈斯融合後的實力提升,確實讓雅克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是隱隱有了點好奇心,想知道自己融合之後,實力會提升到怎樣的地步。



而經過剛才露了一手,那些在場的老師們看雅克和貝拉的目光,又再熾熱了一些,都紛紛上前展開遊說。



--------------------



不過雅克還是未能當場作出決定。

對老師們來說,拉米奈斯融合可謂有百利而無一害,進行融合可是絕對必然的事,他們也不太理解為何雅克會猶疑不決。

或許雅克體內的兩種屬性比例太過接近,不好作出取捨吧。

老師們心想,或許讓雅克看看像他這種雙屬性或多屬性者,在經過融合後的能力變化,以此來吸引他盡快下決定吧。



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安排,正在聖堂內進行融入的那名新生,正好出現了那頗為罕見的狀態,繞著他緩慢旋轉著的四色光球,體積幾乎完全一樣。

“那就是說,這名新生是多元素體質者,四種屬性的潛質近乎完全相同,”其中一名老師向雅克解釋道,“要是在還沒有拉米奈斯融合的過去,這位年輕人基本上是個空有潛力,卻無法學習任何魔法的廢材,因為他的潛力都在體內互相抵消了。”

這名新生完全不起眼,誰都對他沒有印象,但也能夠通過入學測試,因為測試的設計已初步預估了測試者在融合後的前途。

經過融合之後,他成為了純粹的火系能力者。

從魔法陣中下來後,他戰戰兢兢地試著使出火球術。原本他的實力是連火球術的成功率才只有一半,但這次隨隨便便祭出,掌心竟然浮起了直徑達兩米的超級火球,頓時連自己的頭髮都燒焦了。

為免變成自殺悲劇,旁觀的老師們便喊著要他拋出火球。那新生使出吃奶之力,好不容易將火球扔出,竟把聖堂附近的三幢建築物燒了個通頂。

那新生盯著自己被灼傷了的雙手,激動得哭了起來。



“每次看到有多屬性的廢材因為融合而讓人生轉變過來,就讓我對偉大的拉美奈斯大人產生出無盡的敬意……”

老師們的雙眼都同時閃亮亮的,瞻仰著聖堂內那雄偉的石雕。

雅克趁這機會拉著貝拉開溜了。



--------------------



其實,要是決定融合的話,雅克是沒有選擇餘地的。他是先天靈火出生,奪舍得來又是個罕見的純粹火系軀體,火元素深深植根在他的靈魂裏,是他存在的根源,根本由不得他捨棄。

如此一來,要捨棄的就是他從出生以來就努力不懈地積蓄,苦練的水元素了。



要是把他水屬性的潛能,全部轉換成火屬性,那麼一切就變得很單純,他可以專心修煉跟他本性最合拍的火系能力。

只是心裏那份彆扭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那“拉米奈斯融合”聽起來,總覺得就像有人叫你砍去左臂,然後用右手拿著,這樣你的右臂就能變長兩倍似的。

在雅克看來,這是非常不自然的。

因為以他的身體情況來說,兩種屬性魔力根本全無排斥。既然可以毫無阻礙地分別修煉,那又為何勉強去急功近利?

不過想到校內的老師們說過,要是不經過融合的話,便不能夠入讀學院。這讓他感到無比鬱悶。

“難道真的要放棄水系屬性嗎?”



他盯了盯無憂無慮地走在太陽底下日光浴的貝拉,心想恐怕他也是不願意進行那拉米奈斯融合的,到時候也不知道要如何哄他了。

“明擺著是沒得選擇的了,我為甚麼還下不了決心呢?”雅克心裏也覺得莫名奇妙。他沒有後悔考進這所學院,只是他直覺地強烈覺得,他進入這所學院,是有著某種冥冥中的目的,而這目的,卻不是要他融合屬性。

“小子是說,好像有某種神秘的直覺,令你不自覺地在校園內繞來繞去?”甘度夫道,“難道你跟“天心”發生連繫了?”

“天心?”

“就是某種冥冥中主導著每一個人命運的神秘力量。”甘度夫道,“每個人一生中都有若干時刻,會被強烈牽引到某個地方,遇上某個人,或進行某件事,而這機遇可能會對他構成好的影響,或壞的影響,可能會幫助他完成命中註定的某些事,也可能會毀掉他的一生,一切全憑當時的選擇。”

雅克心想,怎麼會在這西方奇幻世界中,聽到這東方味如此濃厚的玄學理論?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他問道。

“天心的連繫,只是對你作出一點提示,你可以選擇依隨,也可選擇忽略或反抗,一切隨你,我不便干涉。”甘度夫道,隨即閉口不言。

雅克聽著略感不滿,又說是命運牽引,但卻可以隨便忽略或拒絕,那最終還不是要靠自己去想,一點忙都幫不上?

正想對甘度夫揶揄兩句發洩時,雅克正好留意到自己站在某幢建築物的面前。

那與其稱呼做“建築物”,倒不如說是擠在兩幢豪華大樓中間的某間偷偷搭建的破屋子。

那屋子只有一層,大門已成朽木,掛著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的門牌,寫著“魔法研究部”。

雅克心頭一動。

“帝京不是魔法學院麼?怎麼魔法研究部卻會這麼寒酸的?”

“呵,我在的時候,這魔法研究部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了。”甘度夫道,“在我被困在瑪莎拉之前,已聽說過校長退休離職一說,如今看來已經成為事實了,而且新任校長恐怕還是當年謠傳會接任的那位,只著重魔法應用而輕視研究,所以把魔法研究部弄成如此田地……”

雅克點了點頭。他可非常熟悉這個情況,基本上在他前生世界的高等學府,也隨著時代轉變而輕視研究,只著重如何令學生們學會在社會中往上爬,好光耀學校的名字。

“不過“魔法研究”到底是幹甚麼的?跟一般的魔法學部有何不同?”

“呵,基本上是上游和下游產業的區別。魔法研究部嘛,卻是……”

“糟了!老大!貝拉肚子痛!”貝拉突然大叫大嚷起來。

“別煩著你老大!要拉屎不會自己找個茅坑啊?”

“茅坑茅坑,有了!”說罷貝拉竟看也不看,就衝進了那個他認為絕對像是茅坑的小屋子裏。

磯哩呱啦……

“呼,真舒服……”貝拉在屋子裏傳來暢快的呻吟。

雅克前額不住滴汗。身為剛進學院的新生,竟然不保持謙虛有禮之餘,還跑進人家堂堂“魔法研究部”的部室內拉屎……雖然說現在這研究部已非常寒酸,但這種行為恐怕……

“這、這個……不、不要緊吧?”雅克不住抹汗,“這魔法研究部,說不定已經倒閉了,裏面已經沒人了吧?”

“要是已倒閉了,那這屋子應該早被拆掉了吧。”甘度夫聲線有點顫抖,“按照那位的個性,應該不論被怎麼冷待,也仍然會賴死不走堅持研究的,因為研究就是他的生命……而且帝京對他有著特殊意義……要是貝拉拉屎的事,被那傢伙抓個正著的話……”

“吼!”屋子裏傳來陌生人的咆哮,“哪裏來的小不點,進人家的屋子裏露屁股?”

“嘎?這裏不是茅坑嗎?”貝拉還很天真地反問。

“茅坑?你這小混蛋竟敢當這兒是茅坑?”那陌生人的聲音聽起來真是氣到爆炸了,“你在我的魔法地毯上拉拉拉甚麼?”

接下來,一片沉默。

“很詭異的氣氛……那個陌生人……不會對貝拉怎樣吧?”對於“魔法研究”這四字的神秘感,令雅克深感不安。雖然貝拉是強得很變態沒錯啦,但要是得罪了超級變態的傢伙……”

“果然是那個人……”甘度夫有點無言。

在沉默中等待了十幾秒,感覺已像一個小時那麼久。雅克再也等不下去了,便推門而入。他看到的是被嚇得臉色青綠的貝拉。

“老、老大,這傢伙竟然……”

雅克順著貝拉所指方向看去,發現有個頭髮全白,穿著滿是黃色星星圖案長袍的怪老頭,正在雙手捧著一坨香噴噴的東西,正伸出舌尖企圖舔下去。

那老頭看到雅克呆呆地盯著自己,也自呆了。

“誤、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