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宿期間,雅克不斷被老師們催促著要進行“拉米奈斯融合”,好確認他最終會歸屬於哪一個元素系,以決定拉人的策略。

不過雅克依然舉旗不定。不管是水屬性還是火屬性,他都不想放棄。

對於貝拉而言也是一樣。“誰要是敢拿走我的魔法,我就跟他拼命!”

“為甚麼就不能夠同時修煉兩種屬性?為甚麼非要融合屬性不可呢?”雅克仍然搞不明白,“難道這只是無聊的歷史傳統?”

“當然不是,”拉米奈斯融合”被譽為洛芙大陸進入魔法時代的關鍵,自是有其重要的價值。”甘度夫道,“去參觀一下你就知道了。”



雅克心想也是,便和貝拉一起前往學園內的“拉米奈斯聖堂”去了。



--------------------



拉米奈斯聖堂是帝京學園裏最宏偉,最龐大的建築。建築的風格極之古樸,建造的材料全用上珍貴的純白色大理石,有點像雅克前生看到的那些古希臘神殿。



由於聖堂是開放式設計,四邊用石柱支撐,沒有牆壁,故誰都可以看到融入進行的狀況。

聖堂裏面幾乎沒有任何裝潢,就只有聳立在聖堂深處,高達三十米的大理石雕像,以及雕像前的地面上刻著的,那個無比複雜的魔法陣。

“這個雕像就是拉米奈斯,”魔法潛力融合”的發明者,洛芙大陸歷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天才……”甘度夫語氣中透著無比的尊敬。

雅克和貝拉仰頭看著這巨大的雕刻。

拉米奈斯是個長頭髮長鬍子的老頭,穿著典型的魔法師長袍,外表非常普通,但就是其面容和眼神透發著一股強大的魄力,讓人不自覺地心生敬意。



“哇,這個叫拉米奈斯的老頭怎麼個子長那麼大?”貝拉道,“他一餐要吃多少肉才夠啊?”

雅克以及在附近聽見這話的老師和學生們,同時跌倒在地上。

“這、我猜他真人大概還是正常體型吧。”雅克流著汗解釋道,“只不過大家覺得他很偉大,所以才用雕像的大小來表達……”

“原來是這樣啊,越強大的人便可得到越高大的雕像嗎?”貝拉的熱情燃燒起來,“我發誓將來當了人類之王後,要建一個連天都捅破了的貝拉雕像!”

在場聽見的人心想,你要極盡奢華也用別的方式行不行?這樣會不會過份自戀了一點?不過大家都只把貝拉的話當童言聽了便算。

“雅克你看,那威廉.泰爾正在融合呢!”甘度夫提醒道。他們望向聖堂裏面,果然看到威廉正站在那個魔法陣的中央。

“他不是風系屬性的嗎?怎麼還需要融合?”雅克問道,“難道他跟我們一樣是雙屬性的?”

“怎可能?他肯定是非常純粹的風系屬性,不然的話不可能修煉到這個層次。”甘度夫道,“先天雙屬性以至多屬性的人,並不罕見。罕見的是雙屬性或多屬性的“強者”,所以拉米奈斯融合才對洛芙大陸有如此深遠的影響。”



“我看那威廉就不見得很強,最多還不是比本大人差一點點,”貝拉道,“但是我和老大都是雙屬性的,怎麼他就不可能?”

甘度夫嘆氣道:“因為你們都是變態哪。”

威廉.泰爾閉上雙目,全身放鬆,緩緩浮在魔法陣之上。那魔法陣也沒甚麼華麗的視覺效果,只是好像在緩緩噴出些透明的氣體,使裏面的威廉看似有點扭曲。

接著,威廉的身體開始散射出四色光芒,在魔法陣外緣聚合成紅黃藍綠四顆光球,繞著威廉慢慢旋轉著。

其中綠色光球的體積,比起其他三色光球加起來還有巨大得多,而最小的黃色光球則只有小指頭般大。

“看到吧,這威廉果然是顯性風系。”甘度夫道,“即使先天屬性是多麼的純粹,體內也不可避免地會摻雜其他屬性的微量元素。”

四色光球開始進行自轉,本來就微弱的紅、黃、藍三色光球,光芒漸漸轉淡,然後先後轉變成綠色。



那三個綠色小光球飛進那大綠光球裏,頓時間綠色光球暴漲逾倍,產生出比四色光球加起來更強的能量,綠芒異常耀眼,把整個聖堂都染成了綠色,四周強風大作。

這情況引來聖堂內外的大量人群注目。

“這傢伙是誰?我在這聖堂裏當了三年的值班人員了,從未見過氣勢如此厲害的融合過程。”

“他就是今年的新人王威廉了吧?恐怕他是近幾年來潛力最高的新生了。”

“真可怕!聽說他在還沒融合之前,就能使出龍卷風術了……”

最後,那綠色光球融進威廉體內,在一陣最耀眼的綠芒閃過後,魔法陣已完全靜止運轉。威廉盯著自己的雙手,似乎在驚訝著自己的轉變。

他手腕一扭,唸出咒文,隨即掌心出現一個球狀的一階魔法“風壓術”。

“嗚……”貝拉和雅克同時感覺到那強烈的波動。



“這風壓術的能量,甚至還超過了他當天對付里奇蒙時放出的那個“龍卷風術”。”甘度夫也難得的流露出讚賞的語氣,“這傢伙的潛質也實在很罕有。”

“這拉米奈斯融合,還有讓魔力增幅的效果?”雅克問道。

“人體內要是摻雜不同屬性的元素,那就會出現彼此抗衡和互相抵銷的情況。而最適合人類的狀態,是體內只存在著單一的元素屬性,這樣就不會出現內在的消耗,能夠把自身潛力完全集中起來。”甘度夫道,“自從出現了“拉米奈斯融合”,人類整體的魔法潛力得以大幅提升,洛芙大陸才從以武技為主的近戰力量主導時代,發展成如今的魔法時代。”

“那即是說,要是以我作為例子的話,”雅克道,“我體內同時擁有“水”、“火”兩種元素屬性,實際上是在彼此抵消,因此我只能夠發揮出極少部份的實力?”

“你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因為你從出生起就學會了讓兩種元素在體內完全分隔,並和平公處的方式,嚴格來說,你體內的火系和水系屬性並沒有互相抵消,”甘度夫道,“但是,要是你選擇進行拉米奈斯融合的話,你的兩種潛力就會集中在一起,你的魔法能力會因此出現可怕的加乘效果。但當然,代價就是要犧牲掉其中一種屬性了。”

雅克皺眉深思。

至於同樣處境的貝拉,他可不是個思考型的人物。在這時候,眼尖的他竟又發現那個里奇蒙的身影。



如此好欺負的人物又怎可錯過?當是見一次便痛打一次!

見老大在考慮事情,貝拉便獨個兒搓著拳頭去找碴。怎知道這次卻是踢到了鐵板,轟的一聲,竟被打得直飛起來,撞到雅克背後。

“痛!”貝拉摸著手肘道,上面明顯有著一道深深的紅印。

“我才痛!貝拉你在搞甚麼?”雅克無辜的摸著腫包了的後腦袋。

“可惡!”貝拉恨得咬牙切齒,“本大人竟然被里奇蒙那條廢柴……”

“里奇蒙?”雅克有點意外,他竟然有能力把貝拉打飛?”是不是那傢伙出了甚麼陰招?”

“……他用第二階的風刃術,破了我的龍卷風術。老大,要小心。”貝拉道。

“呵,真是冤家路窄,還主動送上門來了呢。”里奇蒙囂張地走過來,“紅髮小子也在啊,好好好,一併新仇舊恨都解決掉吧!”

“新仇?我們有甚麼新仇?”雅克搔著腦袋道,“至於舊恨嘛,我們當天晚上把你打飛到世界盡頭那麼遠,那口惡氣我們早就出了,你就不用道歉了。”

里奇蒙頓時氣得滿臉漲紅。他還以為這紅髮的,嘴巴不會有貝拉那麼厲害,怎知道對方一出口就把他吃得死死的。

“接我一招!看你還能不能說得出話!”里奇蒙唸動咒語,祭出的是第三階的風系魔法“亂流術”。

這基本上是第一階“風壓術”和第二階“風刃術”的綜合版本,一團銳利的高壓亂流以強大的氣勢朝向敵人逼來,除了風刃的破壞力外,因亂流而帶起的碎石等等也不能少看。

這亂流術異常強大,甫祭出就引來全場囑目,吩吩驚嘆這位剛剛經過拉米奈斯融合的新生,竟能發揮出僅次於威廉的強大魔力。

“哇哈哈,要怪就怪你們太蠢了,還沒融合就跑過來送死!”這可是千載難逢挽回面子的良機,里奇蒙怎可錯過?故此他這次是全力出擊,絲毫沒有留力。

“果然厲害。要是當天他以這個程度的魔力使出浴火鳳凰卷軸,恐怕被打飛的會是你們三個,”甘度夫道,“不要輕敵,小子。”

雅克點了點頭,嚴陣以待。他把手伸到背後,想要解開那把難以駕馭的瑪莎拉之劍,但想想又作罷。

迎著那霸道而又刺痛著皮膚的亂流,他雙手交疊,掌心頓時暴現出藍光。雖然以新生來說也是強大的異常罕見,但似乎相比起里奇蒙的氣勢就有點距離了。

正當大家以為紅髮小子這次可是要吃虧時,雅克卻“喝”的一聲,以無法想像的速度連續射出水球術,而這些水球術在飛行時形狀大幅拉長,而且產生旋轉,竟是進化成了水螺旋術!

沒有人相信竟然會有在祭出之後變形的魔法,所以即使眼力多好的,都只以為這是控制得比較差的水螺旋術。

然而,這水螺旋術比起當天晚上雅克所使出的那一記,威力更要勝上一籌,而且還是連續五發,穿透力非同小可。

這五記水鑽連連轟擊,竟硬生生把那霸道無比的亂流術給轟散了。五道水螺旋經衝擊後已大幅減弱,變成水柱直把里奇蒙淋為落湯雞。

里奇蒙呆掉了。

“……你,你……”他顫抖著的指尖一直指著雅克。在場的旁觀者同樣不可置信。

“他、他真的還未融合?”

經過拉米奈斯融合後的里奇蒙,所展現出來的魔法實力已是新生中罕見,但竟然還是在正面對決當中,敗給了一名還未融合的同級生?

要是雅克經過融合,他會強到一個怎麼樣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