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這下踢到鐵板了。”羅拔表面上仍保持鎮定,但心中已是千頭萬緒,想要搞出個所以然來。

他禮貌地對那位風系四年生道,“對不起,恐怕我們是認錯人了。我們要找的是火系戰士部的人。今天晚上遇上學長的事,我們絕對不會向外界提起。”

羅拔想來想去,都只想到唯一可能是認錯人了。他最害怕是這人因為丟了臉面,而把他的同伴們都召回來跟他們糾纏不休。他可沒預算在這兒跟一批高年級生對戰!

“你們找錯人了?但我可沒有,我就是想要找你們!”那人高聲獰笑,輕鬆地把腳從樹叢中抽出,然後站起來。被樹叢絆倒原來是演戲。

“為、為甚麼?我們何時得罪過你們風系戰士部?”戴維對此人喊道,“這是我們水系魔法部和火系戰士部之間的事,為甚麼會臨到你們風系的頭上了?”



“沒錯,我聽說風系和火系戰士部之間也不太和睦,怎麼此時會聯合起來了?”羅拔皺著眉道。

“還在說甚麼學部!你們是白癡嗎?”那高年級生鄙視地笑道,“能夠請得動我這四年生出來當誘餌,難道你們還認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僅僅是丟了火系戰士部的一點面子嗎?”

羅拔等四人已不自覺地擠成了一團。

那人笑罷,很莊重地向著樹林某處鞠躬。“少爺,已經把蒙面六人眾成功給引出來了。”

一個身型看來像是新生的蒙面男生,施施然地從樹叢走出來。



“你們這六人眾好會演戲,到這時候還是一句真話都沒說出來,”那男生惡狠狠的道,“難道本少爺我到現在還沒看出來,自從新生集宿營一戰,直至你們針對性的圍剿米基,實際上是在企圖正面挑戰道森家族嗎?紅頭小子在哪兒?站出來!還有那個小不點呢?”

 

躲在一旁觀看的班揚等人,聽到“道森家族”時,頓時全身震動。對啊!當日他們擊倒的米基,正是自稱道森家族的人。

米基之敗,真正丟了大面子的並不是火系戰士部,而是道森家族才對!

“難道我們被人算計了?從一開始,就是道森家族的?人為了報仇而把我們引出來?”比爾推論道。



“他剛才所說的紅頭小子,是不是指雅克?小不點就是雅克同學的弟弟貝拉了吧?”蓮茜有點害怕地道,“那個人……怎麼知道雅克就是六人眾之一呢?”

“恐怕是亂猜的吧。既然提到了道森家族,你們難道忘了雅克和貝拉同學,在開學前就跟道森家族有過節嗎?”

“如果是這樣說,那麼這個人便是……”

 

“道森家族?”羅拔不期然地打了一記寒顫。 

“羅拔!我們今天晚上的對手,難道不是火系戰士部的米加嗎?”戴維問道。顯然,其他同伴對於事件並不是了解得很清楚,只是聽到有風頭可出就助拳來了。

“……對啊,我們都被火系戰士部的長期騷擾給轉移了視線。這一次道森家族對米基之敗完全沒有反應,或許正是要借助火系戰士部的挑釁,把真正的蒙面六人眾給誘出來!”羅拔心中悔恨,這次是真的,真的踢到鐵板了。

羅拔不愧是靠著長相吃飯的混世魔王,面對這情景,他還能表現出完全的鎮定。



他聽到了對方提到“紅頭小子”和“小不點”,馬上意會到事情有了轉機。他大笑道:”恐怕還是一場誤會,我們並不是蒙面六人眾!”

那蒙面少爺小小吃了一驚,然後便露出兇相:“你們想要忽悠我?當我白痴嗎?”

“不不不,我是認真的。”羅拔脫下了頭套,以表誠意。“我是水系魔法部二年級生羅拔,其餘的是一直跟我搭擋的夥伴,所有二年級同學都可以證明。在我們當中根本沒有紅髮的,也沒有你所說的小不點。”

也不用羅拔示意,其他同伴也紛紛脫下了頭套。

“我們只是看不順眼那班火系戰士部傢伙的挑釁,才蒙起臉來代替六人眾教訓他們的。真正的六人眾根本還沒有現身過。”羅拔也不是在對那蒙面少爺說話,而是看著那四年級生。因為高年級和低年級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所以我們的相遇真的是一場誤會,為免誤了閣下的大事,我們還是悄悄在這兒散了吧。”

但那少爺反而還更憤怒了。

“那這個人呢?”他指著羅拔身後。



羅拔馬上轉身,果真發現那個最不起眼最不喜歡出風頭的傢伙,仍然沒有脫下頭套站在旁邊的兩人馬上站開了幾步,跟這個人保持了距離。

“咖啡!你瘋了嗎?快點證明你不是道森家族要找的那兩個人!”

那個叫咖啡的人只慢慢地搖頭。“我們之前已約好了的,我作為你們的秘密武器,條件是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這也正是羅拔此行自信滿滿的原因,因為他在夥伴中安插了一個讓他無比安心的助拳者。但如今這個助拳者的固執,反而讓他陷入了危機。

“你是不是剛才喝不夠咖啡,頭腦不清醒了?你寧願要跟道森家族為敵嗎?”

“不,我不打算無意義地跟任何人為敵。再說我並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這人的聲線非常沙啞,聽上去很不自然,令人懷疑是裝出來的。不管是蒙面少爺還是比爾他們,都無法辨出這聲音是不是雅克。

“那你就別跟本少爺拖延時間!”那少爺怒道,“給我摘下頭套!”



“不行。我只能夠說,我從來沒有跟任何道森家族的人有過過節。即使有,我也記不起來,那肯定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話在蒙面少爺聽來,是刺中其心的諷刺。此人最受不了別人的無視,更令他相信這不肯脫頭套的,就是他想找的人。

那蒙面少爺一怒撕下了頭套。

“看清楚我的樣子!你還敢說跟我沒有過節嗎?雅克?要是你雅克不是蒙面六人眾的始作俑者,那你幹嘛要追著米基來打?你們背後肯定代表著某個反道森家族的勢力!”

此時,不止是班揚他們,在這叢林遍佈著的無聊看戲份子,都非常驚訝於事情的發展。原來這蒙面六人眾事件,背後竟牽涉到那位雅克同學,以及道森家三少爺里奇蒙的恩怨。

就當在場人士都在細細品味著事情的錯縱複雜時,那不肯脫下頭套的卻繃出了一句。

“我沒聽說過甚麼里奇蒙。雅克這名字倒是聽過的,據說是個不錯的小子。”



班揚他們剛才還在默默猜想,這“咖啡”有可能是雅克同學,但如今他已親口否認,頓時心裏感到有點失落。

“里奇蒙?”羅拔倒是認不出來,聽到咖啡所說,才知道眼前這少爺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新生第一笑柄”里奇蒙時,竟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就是那個里奇蒙啊!”

對於開學前在新生宿舍發生的那件事,羅拔是聽說過的。

“你笑甚麼?”里奇蒙頓時青筋暴現,連招呼也不打一聲,施出的就是其最拿手的亂流術,全力丟給羅拔。其實他本來正想出手揍那個咖啡,但被無視還不及被嘲笑來得感情受傷,於是他就先打那個羅拔。

那羅拔心裏暗暗叫苦,他本來就不想招惹道森家族,但怎知道聽到里奇蒙這個新生第一笑柄的名字,本能之下笑了出來,如今也只好硬著頭皮幹了。

里奇蒙的實力是不差的,其亂流術更是使用得熟練無比,破壞力已提升到一個很高的水平,在加上於月黑風高之夜的密林中,這種霰彈式的攻擊更是難以應付。

可是里奇蒙再強,也畢竟是新生。而羅拔,卻是去年新生王第五名,雖然名次上多少有點水份。

他嘴巴默念,雙腳已現出兩片淡淡的如星雲般的光芒。他華麗的來個側手翻,著地再來兩個旋轉卸掉衝力,還順勢潑了潑頭髮,髮絲反映著月芒閃亮不已。

那亂流術連羅拔一點邊也擦不到。

單這一動作,已令叢林各處傳來不少女生們的輕嘆。“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水之舞。”

羅拔的“水行術”,強於其連續性和流暢度。連換氣都不用,他像花樣溜冰選手般作個大鵬展翅,已滑進了里奇蒙左測的盲點,右手已預備好了蓄勢待發的冰晶術。

里奇蒙對於羅拔這種囂張的架式,感到嘔心不已,但對方實力確實強勁,僅以兩招便連消帶打,讓他避無可避。

但里奇蒙還在笑。他動也不動。

羅拔當然不會客氣。但他那已結成冰晶的右拳,卻在里奇蒙身前生生給三把短劍擋了下來。

三名蒙面人已守在里奇蒙身前。

羅拔後退兩步,看了看右手的冰晶,已被那三把短劍給削去了大半,斷定這三人應該是三年級生,心裏已暗叫不妙。

他的另外兩個同伴一聽到對手是道森家族,早已無條件投降,高舉雙手站到一邊去了。羅拔心想,要是我沒有突然笑出來,應該也可以加入投降者的行列啊!

“咖啡!”羅拔心想,幸好我帶來了秘密武器,“三個三年級生,你看我們有多少勝算?”

“兩人合作的話,勝算不少。不過我現在很忙,你要一個人對付。”咖啡道。

他正在跟那個最初當誘餌的四年級生在對恃著。兩人全身緊繃,似乎都把對方認做了對手,正在蓄勢等待爆發的一刻。

“我要一個人對付嗎?麻煩了……”說是這麼說,但羅拔卻極速施展起他的“水行術”,又翻筋斗又燕子騰空般,躲過三人突如其來的刺擊。

這三人微微驚訝於羅拔的靈活,不過都隨即獰笑起來,雙腿泛起黃光,已施加了風系的輔助魔法。

“竟然妄想要跟風系戰士比速度?”

“這傢伙的姿勢讓人嘔心!給我抓著定往死裏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