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拔這話只是輕聲對自己說說,可能連站在面前的菲兒都沒聽進去,但偏偏待在這大廳內最遠的兩人,耳朵均動了一下,似乎被甚麼稍為刺到了般不爽。

內維爾兄弟同時轉過頭來,盯著羅拔,冷漠的臉中已流露出明顯的不屑和鄙視。他們放下擱在窗邊的腳,直直朝羅拔走來。

“這位兄弟,你以為這凍土深淵是甚麼地方?”菲臘硬繃繃的問道。加里沒有說話,只是兩個拳頭緊握得咯咯地響著。

“……就是個沒有可愛女生的沉悶之地,不是嗎?”羅拔掏著耳朵,臉色也囂張得很難看。他倒是完全不怕這看起來甚是強悍的兩兄弟,讓雅克對他有點刮目相看。

“加里,菲臘!難得你們肯主動前來打招呼!”菲兒倒是完全沒感覺到氣氛緊張似的,“讓我來介紹,這兩位就是我們今年的隊友,這位紅頭髮的就是我所說的那位很有潛力的新生,雅克,而這位就是……”



兩人極不禮貌地從頭到腳的打量著雅克,好像在鑑賞著甚麼難得一見的怪物似的。本來還掛著微笑的雅克,表情也漸漸僵硬起來。

“菲兒,你是認真的嗎?”菲臘匪夷所思地看著菲兒,“我們今年真要跟這兩堆雜碎組隊?”

“哼……”加里冷冷的哼了一聲,以示同意。

“你們兩兄弟真是的,說的話總是那麼的難聽。”菲兒笑道,“羅拔,雅克,你們不要介意……”

“我覺得“雜碎”這個形容很是中肯,”菲臘指著兩人道,“你看看他們那副德行。”



羅拔雖已沒了睡意,但他那把打理得過份柔順的長髮,還有一身像是要出席派對般的花俏衣裳,實在不像是個預備好要進行試煉的樣子。

至於雅克雖然是一身冒險者的裝束,但是他幾乎把行囊裏的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連一點兒水系魔法師的風采都沒有。

“被小看了也是正常的。”甘度夫嘆氣道,“畢竟是天火傳承的體質,跟寒冷天氣本來就是相沖的啊。”

雅克只是燦爛地笑著。他看了看羅拔。

“我們或許是兩堆雜碎,”羅拔便也笑著道,“不過,要打倒你們兩個只懂得跟著我姐姐的屁股走的觀音兵,還是做得到的。”





--------------------



從外觀看,這木造的營地大屋還是如往常般,和平寧靜地聳立在雪地上。突然這和平寧靜被打破了。

先是羅拔踏著水行術破窗而出,然後落在雪地上高速滑行起來。

接著內維爾兄弟從破窗緊追而出。兩人都是水系戰士,而且似乎是前鋒衝刺型的,水行術的速度比羅拔更高,不過均以直線突刺為主。兩人都是使拳,穿上金屬指套的弟弟菲臘為主攻,赤手空拳的加里主要負責包抄。

由於穿得臃腫,很艱難才從破窗爬出來的雅克,看到內維爾兄弟的攻擊,也不禁低聲喝采起來。雙生兒的默契實在是天衣無縫,兩人互補空門,攻擊一浪接一浪,非常流暢悅目,讓對方連一點喘氣空間都沒有。

不過羅拔不愧是“水之舞者”,面對著兩人的近身突刺,每次均能巧妙地避過,雖然動作多少有點狼狽,不過除了偶爾被擦飛幾根長髮之外,基本上沒有任何受傷。



水系魔法師在充盈著水元素的冰天雪地下,果然是如魚得水。

不過這元素屬性的加持,同時適用於內維爾兄弟。

“這小傢伙倒是靈活,就跟以前一樣。”菲臘跟加里交換個眼神,“認真打。”

兩人的突刺越來越急,快,狠,讓羅拔開始感到吃力,動作也就越來越狼狽,有點在逃命的味道了。

羅拔見勢色不對,看到雅克只是施施然的站一旁去,跟菲兒在閒話家常,心裏便有氣,便道:“雅克!你不出手,難道是承認了自己是個雜碎嗎?”

接著羅拔便對內維爾兄弟道:“你們怎麼只顧著要圍攻我?明明我和雅克都是雜碎!這樣太不公平了吧?”

這話說來,就是羅拔承認自己是雜碎了,不過當時情況險要,他也沒在意這話有問題。



“區區一隻菜鳥,他要出手我們隨便讓他打沒問題。”菲臘道,“倒是你,身為菲兒的弟弟,不教訓一下讓你認真點不行。”

雅克聽到內維爾兄弟的狂言後,便笑咪咪地站上前來問道:“真的嗎?我可以隨便出手,你們會讓我打?”

“哼。”兩兄弟只是在恥笑,也懶得答雅克。

“別太大口氣了,加里,菲臘!”菲兒警告道,“這位雅克同學曾經打敗過米加,對著格拉沙也不過僅敗而已。”

其實要是公平較量的話,雅克甚至未必會敗給格拉沙。

“格拉沙?”兩人才突然停下對羅拔的追擊。他們跟格拉沙是同級生,兩人當然知道他的水平。不過兩人常常離開校園去做任務,不是那種很留意校園動向的高年生,是以竟然連蒙面六人眾事件都不清楚。

他們沒想過這看起來虛弱無比的怕冷的菜鳥,竟然會有跟格拉沙對戰的實力。

滿頭大汗羅拔心裏大呼好彩,因為估計再撐多兩分鐘,就會被打中的了。



“那我可以把預備好的東西拿出來了吧?”雅克笑笑,然後皺起眉頭集中意志,好像很辛苦的樣子,“嗚……好重。”

一團直徑達六、七個成年人高度的超大水球術,一直藏在營地木屋後面做掩護,現在正緩緩升起來,暴露於人前。

被打鬥而吸引到外邊來的試煉者們,看到頭上飄浮著那麼巨大的水球術,都哄動起來。

水球術理論上是可以無限大的,不過由於重量的累積,要操縱大水球其實非常耗費精神力,即使勉強能夠祭出,速度慢,移動不靈活,而且又沒攻擊力,最多是把對方一群人淋成落湯雞。

所以向來沒甚麼人去挑戰水球術的大小,除非正好碰上一些臉面之爭,而對方又很白痴的當眾承諾不閃不避。

就像目前這個戰況。

“有好戲看了!超大水球要砸在內維爾兄弟的頭上啦!”



“這下他們面子要丟大了,因為他們才剛說過不閃不避,讓那位新生隨便打的啦。”

旁觀者們七嘴八舌的,弄得內維爾兄弟想要反口也不能,只能眼看著那巨大水球慢慢飄到他們頭上。

羅拔早已遠遠逃開了。

那個水球術在雅克的催動之下,仍在不斷的增大,此時已超過了十米直徑。他對兩人笑笑道:”真的可以砸下來嗎?”

兩人也沒有懼意,只是瞪著頭上那巨大的水團。菲臘冷笑一聲,道:“挺不錯的魔力和元素控制力……不過這樣就能夠跟格拉沙一戰?”

“別說我是偷襲你們的,先提示一下,”雅克道,“這不是水球術,而是水螺旋術。”

“甚麼?”兩人同時感覺有異,抬頭一看,那巨大水球果然正開始高速旋轉,已漸漸變成螺旋狀。“有這種事?”

連驚訝也來不及,這介乎水球術和水螺旋之間的巨大物體已失重墮下。

但這兩人不愧是心靈相通的雙生兒,連對眼也不用望一下,便分頭行事。菲臘果然依照承諾不閃避,只是高舉著戴著金屬指套那個拳頭,然後催動全身魔力。

而加里則腳踏水行術,已像箭矢般直朝著雅克衝來。

“奸詐!不是說好了不躲避的嗎?”雅克道。

“傻瓜,剛才說話的只是菲臘,加里根本沒說過同意。”菲兒警告道,“你太大意了!”

加里的突刺速度極快,已追上了水球砸在菲臘身上的速度!似雅克被逼鬆開精神力以應付近身戰,那巨大水球始終不能成形為水螺旋,攻擊力大減。

那半成品水螺旋著地,爆出一浪極大的水花。

同時加里加持了冰晶術的拳頭已經轟到。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要扎穩馬步把拳頭抽後來個全力反擊是不可能的,是以雅克只能用到他在瑪莎拉時所重新創造的搏鬥技巧。

只要有五十公分的空擋,就能夠全力使出泰式拳擊中的“肘擊”。

直拳最具破壞力的點是食指關節,雅克正要避過跟這一點硬碰,他的肘骨從下方垂直升起,瞧準對方中指和無名指之間的縫隙砸去。

對方拳頭上的冰晶隨即寸碎。

但是這突刺的前衝之力仍然強大,只不過被雅克的肘擊卸去了三成力度,直拳的軌跡也稍向上偏,直指雅克的前額。

雅克仰後身子,另一隻手托著加里的盤骨,往上一帶,加里整個人往上飛起,拳頭擦著雅克的前髮而過,然後整個人直飛到雅克身後的營地屋頂上,拳勢方盡。

而在加里和雅克正面硬碰之際,菲臘高舉著的右手射出一道寒芒,以至那半成品水螺旋術落地散成水花之後,菲臘頭上已凝結出一道堅硬透明的冰柱。

菲臘大喝一聲,全力一揮,把這冰柱子朝向雅克擲來。

此時雅克才剛把加里拋飛,便看到面前出現一道冰柱,避無可避,只好舉起雙臂硬吃。

一直在旁觀戰的菲兒沒再袖手旁觀,她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高速唸咒,雅克身前頓時出現一行小小的地裂,一道高達三米的水牆從地裂噴出,雖然薄如蟬翼,卻是把那根冰柱像切菜般切斷。

那被切斷的一截冰柱往後直飛,站在屋頂上的加里以雙手把冰柱緊緊抱著,然後使勁一甩到遠處去了,這才免去了營地會被砸個粉碎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