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極快的一輪攻防戰,這五人組合的每個成員有多少能耐,都已基本顯示出來。加里從屋頂上躍下,淋得滿身濕透的菲臘也小跑過來。

兩人直朝向羅拔跑過去,然後三人勾肩搭背的狂笑了一番,彼此問候著。

“哇哈哈……你們兩兄弟果然一點都沒變,那副欠揍的樣子,就跟小時候一模一樣!”羅拔笑道。

“小羅拔也是嘛,比以前還要臭美了,看你這把長髮成甚麼樣子?還有這身衣服?騙倒不少無知少女了吧?”菲臘完全變了個樣子,先前的冷漠都不見了。

“羅拔從小時候起就很擅長東閃西躲,這麼多年了,也還算是有點長進。”加里也難得說話了。



“我們四人是童年玩伴,不過中間有段時間失去聯繫,直到來了帝京才再相遇。他們都是任務試煉狂,年中沒幾天會待在學校裏,所以到現在才有機會跟羅拔碰面,”菲兒向雅克解釋道,”那兩兄弟從來就是這樣,只懂得以打架來交朋結友,雖然粗聲粗氣了點,但是並沒有惡意的,你剛才從我的態度就應該看出來了吧?”

“……大概。”雅克心裏想,當那個加里衝過來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他想要我的命啊。

“你們兩個浪子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只要姐姐一開口,就定會現身幫忙的。”羅拔道,“都這麼多年了,還沒有死心嗎?我姐姐可不是你們那個水平便能追到手的。”

“我們純粹是仰慕菲兒小姐,沒有別的意思。”菲臘倒是承認得直接,“所以小羅拔剛才罵得不到位,我們本就承認自己是“觀音兵”啊,你應該用更激烈的形容詞才對。”

“咳嗯。”加里的樣子非常不自在,但卻沒有反對之意。



聽著菲臘如此露骨的表白,雅克隨即盯著菲兒,菲兒只像沒事兒般微笑著。雅克心想,這菲兒真的不簡單,才這種年紀就學人家收觀音兵啊……

“我才不要當這個女人的觀音兵,要注意不要落在她的掌心裏才好。”雅克想著,心裏不期然對這擅於算計的女生,生出了想要征服的欲望。因為難度高才有挑戰性嘛。

內維爾兄弟和羅拔說著說著,三人眼光都已落到雅克身上。似乎羅拔正在向兩人介紹雅克的過往戰績和大概能力。

這兩兄弟應該都是怕生的人,所以在戰鬥過後遲遲不來跟雅克打招呼,這雅克可以理解,便也耐心的等著。

終於兩兄弟朝羅拔點了點頭,然後便同時走到雅克面前。



菲臘主動跟雅克握手,道:“你叫雅克是吧?我們認可你的能力了,確實有資格跟我們組隊。”

“謝謝,你們也很強。”雅克道。

“……你不像水系魔法師。”加里道,“不要誤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指……”

“我哥哥不懂說話,我代他說吧。”菲臘問道,”你的近戰能力很強,加入水系魔法部有點可惜。”

“我覺得剛剛相反。”雅克微笑。

兩兄弟想了想,便都笑著點頭說“明白了。”,不過他們這話是看著菲兒說的。

雅克這時才發現,菲兒手上拿著的是一根法杖。看她現在那副嬌滴滴的模樣,實在完全想像不到她拿著短刀當“咖啡”時的英姿。





--------------------



離試煉開始還有大概三天的時間,基本上參與試煉的同學們都已抵達,並利用這幾個晚上的時間,慢慢適應凍土深淵的低溫。

“這幾天是重要的適應期,因為中央雪暴漸漸停止,集中在雪暴中心的低溫會擴散至外圍,即使是三階水系魔法師或戰士,都未必能一下子承受過來。”菲兒道,”現在不好好特訓的話,到了採挖地帶才出現低溫症狀,到時誰都沒那個空閒去救你。”

“但但但是……我現在好像已得低溫症症症了。”雅克道。

入夜之後天氣顯著轉冷,風勢也大起來了。雅克和其他試煉者一樣站在營地外,暴露在低溫環境之下做適應訓練。

雅克被菲兒強行脫了好幾件衣服,不過仍身穿著好幾件,還是臃腫得像顆圓球。其他試煉者們穿著的只是普通冒險服而已。



“真是太差勁了啊。”菲兒道,她穿著的只是薄薄的單衣,被強風吹得緊緊貼在身上,很是悅目,“運轉全身魔力,並想像著跟周遭環境裏充滿著的水元素融為一體,不要有讓身體保暖的意識,而是讓身體的溫度下降到跟環境一樣!”

“……人人人就是熱血的生物啊,我又不是青蛙,怎麼可能讓體溫跟環境一樣!”雅克喊道,“再說就是青蛙也要冬眠啊!”

“水系魔法師的得天獨厚,正在於此!”菲兒輕鬆的伸展著身體道,“在低溫之下,我們倚靠流敞於全身的水元素魔力,去維持生命和活躍,這是其餘三種元素體質的人所做不到的。”

這一點正是雅克難以做到的。

他曾經嘗試過菲兒所教的方式,把自身溫度降低,但只要低溫侵入到他體內那點“天火”埋藏著的部份,就會生出劇烈的矛盾。

雅克體內最核心的部份,永遠在抗拒著被凍結。正因為他是個先天的“天火傳承”。

所以雅克的進步極之緩慢,雖然他也能漸漸適應低溫,但體內那股寒熱矛盾令他無法像一般水系能力者般,能夠讓身體的溫度跟環境一致,以至再不會有“寒冷”的感覺出現。雅克可是咬著牙去抵著那種發自內心的“寒冷感”去做適應訓練的。

“我們時間不夠了,現在開始每八個小時再脫一件衣服,直至脫剩單衣為止!”菲兒道。



“苦啊……”雅克只好含淚被逼脫衣。

“對了,事先告訴你一下。按照慣例,明天和後天晚上的氣溫大概還會下降個八到十度,到了第三晚,這裏的氣溫就大致跟採挖地帶相若了。”

“還要再冷啊?我不如死掉算了!”

甘度夫對這種特訓,並沒加諸任何意見。其實近期他也是有點擔心,怕雅克太投入作為一個水系魔法師的角色,而輕忽了火系方面的鍛鍊。

現在他被冷凍訓練折磨得只剩半條人命,甘度夫預期這間接會讓雅克更堅信,自己的最終歸屬是火系,而不是只作為“副業”的水系。



--------------------





三天之後,雅克總算在菲兒的監督之下,完成了適應訓練。在低溫症瀕死邊緣下數度徘徊,雅克的抵冷能力確實有所上升,但卻完全沒到達“適應”這種自然舒適的境界。

連被譽為水系魔法部二年生希望的羅拔,也被適應訓練折磨得臉色蒼白,精神萎靡。

因為這牽涉到全天候的運轉魔力,利用魔力流轉來保持身體機能正常運作,這是對魔力和精神力的重大考驗。

而當挖掘任務開始時,意味著參加者們需要維持著全力運轉魔力狀態近三個月,即使對三年級生也是苛刻的要求。

所以即使這三個晚上能夠撐過來,也要評估一下自己能否再持續在這種環境下撐三個月,所以即使是純粹水系體質的學長學姊們,經過適應訓練後,也有近兩成的人數自願放棄試煉,知難而退。

“我就知道你能撐得住,雅克,”菲兒讚賞地道,“再撐三個月應該還可以吧?”

“三個月啊……”雅克的臉已是青上加青。

“我知道你快到達極限了,不過我相信你的成長速度,你的極限底線將會不斷往上推。這是到目前為止的獎勵,”菲兒哄上前來吻一吻雅克的臉,道,“被我選中的男人,不可能只有這種程度的實力,我說得對嗎?”

這魔鬼般的一吻,甜得發苦,讓雅克心頭無比複雜。

看到吃醋吃得快要自爆的內維爾兄弟,菲兒偏頭輕輕一笑道,“要是我們今年能夠完成任務,也會給你們獎勵啦。”

兩兄弟臉微微一紅,然後便熱血沸騰起來。

“真是單純的觀音兵啊……”雅克心想。



--------------------



正式試煉時,當然沒需要只穿一件單衣。大家都換上了輕便的禦寒冒險服,便到營地外集合了。

眾人往下眺望,深淵中央位置的雪暴已完全停止。整個中央部份被環狀雪山脈包圍著,就像一圈厚厚的城牆似的。這環狀山脈恐怕有近兩、三公里的直徑,厚度可能有近一公里,單說這幕雪牆,已佔了凍土深淵極大部份的面積。

在這環狀雪牆之內,才是大家採挖的主要對象。在凍土的正中央,高高的聳立著一塊雞蛋狀的橢圓冰晶,高約兩、三百米左右,幾近完全透明,斜面反射著日光閃折射出七色光華,非常華麗奪目。

由於沒了雪暴阻攔,雅克他們也能隱約看到對面兩個營地的情況。聖心學院那邊派出的試煉人數,也跟帝京相若,約有八百人左右,至於開放給公眾冒險者那邊的人數較少,只有大概兩百人。

“今年的凍土冰核結得比較薄,看來果然是我們的最好機會。”菲臘道。

“對其他競爭者來說也是。難度低了,對我們反而不利。”菲兒道,“要有心理準備,到後段可能會有很激烈的戰鬥場面。”

眾人都沒有浪費時間,都以水行術從營地的高地往下滑行,滑行了約一個小時,便來到了那廣闊的環狀山脈之山腳下。

雅克往上看去,只見那雪山幾似高不見頂,可能比學校那個後山還要高上好幾倍,要攀上去不知要花上多少時間。

“根據試煉規則,攀山是嚴格禁止的,只能用工具挖穿過去。”菲兒解釋道,“因為這個試煉是由帝國軍管理的,所以一切要依著嚴格限定的要求。”

“這是為了進一步淘汰實力不夠的試煉者,”菲臘補充道,“因為凍土冰核的硬度極高,而且往年搶挖的情況極之激烈,所以要避免弱者成為炮灰,減低試煉的死亡率。”

等待了一會兒,帝國軍的管理團隊已經抵達。他們替試煉者們登記好之後,便以抽籤方式分配試煉者們前往不同的雪丘。

“今年的環狀山脈共有一千八百八十七丘,剛好足夠分配給所有試煉者們。”領頭軍官喊道,“各位試煉者們,抽到籤後請各自就位,等待任務正式開始。”

雅克隊伍的五人都被抽籤分散開來。菲兒在隊伍分散前交待道:“聽著,根據試煉規則,越早挖通雪丘,便能越早開始採挖冰核,但是我們隊伍今次採取的是別的戰略。”

“是甚麼戰略?”眾人問道。

“我們要慢慢的挖,只要在期限結束前才通過就行了。”菲兒微笑著,似是胸有成足。



--------------------



“好了,都各自就位了嗎?”領頭軍官喊道,“希望各位在一個月的限期內,能夠成功通過第一階段的試煉。……好了,試煉正式開始!

眾人各自拿著手中的道具,開始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