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結夥的冰川獨眼猿,正企圖重重包圍著三人,似乎正把他們引導到一個走投無路的地方,然後收網。

對方體型巨大,速度又高,雅克等三人根本脫不出牠們的包圍網。

想要離開凍土深淵,只有跑到邊緣的雪丘地帶,然後沿著之前挖過來的雪道往回走。

不過似乎那些巨猿早已掌握了他們的想法,牠們嚴密把守著那些雪道出口,根本不讓他們靠近。

“退路全被封鎖了!”



“早知道會這樣,在試煉途中便應該召喚些骷髏兵,多挖幾條逃生雪道!”保祿道,“現在才來挖的話太遲了。”

“走這邊!菲兒!”雅克拉著菲兒的手,沿著環狀雪丘的另一邊跑。

“不行!那邊的雪道早被巨猿封住了!”

“不用擔心!我知道那邊肯定有出路!”雅克領前帶著菲兒和保祿跑,繞過巨猿沿路的重重包圍。

眼看著對方的包圍網正漸漸收窄,雅克卻滿有信心的朝著某個目標前進。



他正是想要前往自己挖的那條雪道。

雅克在通過了第一階段試煉後,就隨即把那雪道的出口埋了,現在看起來那兒只是光滑滑的一道雪坡,甚麼活路都沒有。

胸有成竹的雅克,帶著兩人直朝著眼前那道雪坡上撞去!

“全力衝吧!相信我!”雅克雙臂抱頭,使勁一躍,像個傻瓜般直朝雪山衝去。“轟”的一聲,竟然整個雪丘給他衝得崩塌。

這雪丘裏面竟然中空的!



菲兒和保祿也跟隨著雅克,抱頭躍進那正在崩塌的雪丘裏。這雪丘還不只是中空那麼簡單,兩人雙腳一空,便狼狽地往下掉落。

原來不僅這雪丘只是個空殼,還是個極大極深的洞!

這洞說深也不太深,大約不足百米,但是就這樣掉下去也不是開玩笑的。兩人看著雪洞的地面急速接近,幸而雅克已在洞底站穩,正伸出雙臂要接著他們了。

“雅克大人!接著我啊!”保祿也伸出雙臂企圖掉進雅克的懷抱裏,然而結局毫無懸念,他直接撞在洞底的雪地上。

雅克成功抱著菲兒,然後非常紳士地把她輕輕放下來。

“謝謝你,雅克同學。”

“不用客氣,菲兒同學。”

兩人相視微笑,感情又增進了一分。



“雅克大人!你這樣不是差別待遇嗎?”保祿摸著屁股抗議道。

“你本來就是不死生物,不管你死活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甘度夫道。

雅克真是再同意也沒有了。



--------------------



三人目前身處在一個近乎密閉的空間裏,那是個非常寬闊的雪洞,洞頂已被剛才崩塌掉落的大雪塊所封閉,隱約還可聽到洞外有無數巨猿的吼叫,甚至還夾雜著其他叫聲,看來其他深淵生物都已結束夏眠,要甦醒過來了。



“這個雪洞很奇怪,牆身都有著冰雪融解再結冰的痕跡,似乎是曾經有人在雪洞裏長期生火……”菲兒盯著雅克,“不會就是你吧?”

“不好意思……”雅克撓道,”因為實在是太冷了,我當時患了感冒,要養病啦。”

“你!哼!”菲兒非常生氣,“難得有這麼好的特訓機會,正好可以改變你怕冷的性格,怎知道你竟然作弊!”

“甚麼跟甚麼啦,”保祿不滿地道,“火元素本來就是雅克大人的本源屬性,他用自己的方式通過試煉,怎麼算作弊?”

“這麼多年來,保祿這傢伙說過的話,就這句最中聽。”甘度夫滿意道。

“你到底是誰?”菲兒指著保祿,“看你剛才召喚天使,難道你是光明教會的人?怎麼會使用亡靈召喚術?”

“這個……說來話長了。”保祿像若無其事地盯著自己的手掌,翻來覆去的看著,然後五指突然伸出了又尖又長的黑色指甲,“不過你已經知道得太多了,已超過了一個活人所能知道的程度。要是你跟我簽了亡靈契約,成了我手下的一隻骷髏小兵,大爺倒是可以把所有秘密都告訴你。”

菲兒雙目精光一閃,取出短刀進入戒備狀態,身旁兩邊均祭出一道湧泉術。



“喂,保祿!”雅克喝道。

“放心,雅克大人,我保祿只是想要跟她玩玩而已。”保祿笑道。

“雅克大人?雅克,這胖子是你的走狗麼?”菲兒有點懷疑的道,“想不到你藏得那麼深,我竟然成為了你最終算計的對象嗎?”

“誤會越來越大了,保祿,菲兒,你們都冷靜下來吧,讓我好好解釋清楚!”

“不行,這妞兒想要成為雅克大人的女人吧?先要過我保祿這一關。”保祿道,“雅克大人將要在洛芙大陸君臨天下,只有幾分姿色的軟弱女子沒資格接近大人。”

“誰說過我菲兒要成為他的女人?”菲兒又羞又怒,“還有,誰是只有幾分姿色的軟弱女子?”

也搞不清楚令她發怒的點,到底是“只有幾分姿色”還是“軟弱”。



菲兒被激怒之下,使出了渾身解數。她唸唸有詞,全身藍光大作。突然,在她兩旁的兩口湧泉,竟像靈蛇般延伸,成螺旋狀般糾結成一道閃著藍光的鞭子,直揮向保祿。

這鞭子的威力令雅克也大吃一驚,甚至比之前菲兒使出的水牆術威力更大,破壞力更強。菲兒的真正實力原來尚未見底。

“這是水靈蛇術的雛型嗎?不錯不錯,以妞兒這個年紀來說是很難得了。”保祿笑著點頭,“好,今天就破例讓你見識一下。”

保祿把那長著黑指甲的手向著地面,然後做了個往上把甚麼抽起來的動作。一具穿著全身黑色鎧甲的骷髏破地而出。

“死靈騎士召喚!”菲兒大吃一驚,“你……你是亡靈魔導?”

黑甲骷髏一手抓著菲兒的藍光水靈蛇,使勁一扯,水靈蛇頓時瓦解成為普通的水花。菲兒兩旁那高高噴湧著的湧泉也崩潰了,把她弄成了一隻落湯雞。

“哼,這亡靈魔法倒也使得像點樣子。”甘度夫評價道。連一直針鋒相對的甘度夫也說不出一句負面的話,可想而知保祿的亡靈魔法確實修煉得不錯。



--------------------



在這極低溫的環境下弄至全身濕透,連菲兒的體質也承受不了這寒冷。但身體的冷還降不了怒氣爆發的高溫。

“可惡!”菲兒的短刀再次閃出藍光,顯然還想再打下去。

“還想打嗎?好!全身濕透還受不夠教訓嗎?這個回合就要你衣衫盡碎!”保祿極盡淫賤的笑道,“哇哈哈哈……”

保祿這記淫笑震撼力十足,再加上他身前站著那個堪比七階戰士的死靈騎士,讓菲兒根本出不了手。

菲兒咬著嘴唇,憤怒得全身顫抖。她想要出手又害怕對方反擊真令她衣衫盡碎,認輸又憋不下胸前那口惡氣,憋著憋著竟憋出了滿眼眶的淚水,不過好勝的她又不讓自己哭出來,是以冷哼一聲,便轉過身來躲在雪洞的最深處,肩膀微微抖動起來。

“哇哈哈哈……小妞兒給我氣壞咯!哎!好痛!雅克大人為甚麼要敲我的頭哇?”

“明知故問。”雅克道,“明知道菲兒是我的同伴,幹嘛還要故意欺負她呢?”

“唉,我保祿這是用心良苦啦。”保祿摸著頭道,“大人和這妞兒之間還是純純的愛吧?看你們客客氣氣的就知道了。因為你們經歷過的波折太少了,沒有讓感情更進一步的契機啦。”

“我們的波折太少?”雅克回想一下,自從認識了菲兒之後,他所經歷的事情還算少嗎?雅克可不同意。

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另一個重點是,誰說過他和她是男女情愛的那種關係啦?

“由我保祿充當壞蛋,現在不是為雅克大人製造了一個展現溫柔一面的契機了嗎?”保祿道,“快點過去吧,逗女孩子高興這種事,大人不是很擅長的嗎?”

雅克心想也是,在女人堆中長大的他,要逗女人高興並不怎麼困難,只是自從入學帝京之後,他就太專注於練功而很少發揮這方面的“才能”。

再說雅克也幾乎沒有把菲兒當成女人看待過。雖然菲兒是相當漂亮沒錯啦,可是她的性格太不溫順,算計太多,難以跟她打破夥伴的界線。

只是,這並不代表雅克對菲兒沒有好感,兩人也並非沒有發展的可能,只是像保祿所說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



--------------------



雅克悄悄走到菲兒身後,他看到她似乎情緒仍未平復,肩膀還在抖著。雅克心想,這女孩子要強,或許不願意被自己看到哭泣的一面,所以也沒有勉強要她轉過身來。

“菲兒,對不起,我沒有及時解釋清楚跟保祿的關係,令誤會鬧大了……”

他把手放在菲兒的肩膀上,卻被菲兒狠狠掃開。

“走開!我不要任何人過來可憐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你。聽好了,其實……”

“我不要聽!”菲兒乾脆雙手掩著耳朵。

“……好吧,我不打擾你了。”雅克嘆了口氣,心想這次菲兒的態度似乎是太強硬了,現在直接觸碰她的脾氣,是沒有好下場的,也就讓她一個人獨處一下,冷靜下來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