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正被那深淵的神秘深處所誘惑著。

雖然這胖子對於一切俗世之物均非常貪婪,但其實心底卻絕大部份時間均是平靜無波的,能夠真正挑動他靈魂深處那“貪婪之筋”的,最少要有那“海倫長袍”的級別,否則休想動搖這超級人精的心志。

然而,目前保祿的心志,確實正在漸漸鬆動著,動搖著。

那誘惑的源頭,正在於他眼前的那個小穴。這話可沒甚麼曖昧的成份。

說是小穴,如今也擴大至連保祿也能鑽進去了。



雅克為了提升洞內溫度而祭出了火球術,吸引來各種深淵生物的襲擊,但最後都成了保祿的食材。而這些獵物當中,超過九成都是這種看似非常會生,源源不絕的凍土角貂。

最初保祿還需要在雪洞內部跑來跑去,應付從四方八面鑽出來的角貂,可謂十分忙碌。但後來這些角貂好像連洞也懶得挖了,只從一個方向聚集而來。

就是保祿眼前那個小穴。

這似乎是太過詭異了。要是這些角貂只是為了撲火而不要命的鑽進來,倒可以解釋為一種生物的本能。

但是現在這個樣子,倒更像是牠們預先在外邊排好了隊,有了充份覺悟才爬出來送死似的,甚至跟保祿所操縱的那些骷髏兵有點相似。



不過牠們的動作並非機械式的,所以應該不算是被操控,而是受到背後某種力量的引導。

誰在背後把美食源源不絕的供應到保祿嘴邊?

“我感覺到……在那個小穴的深處,有種雖然陌生,卻又好像令人懷念的氣味,令我不期然心生淡淡好感,內心蠢蠢欲動……”保祿邊吃著流滿肥油的烤角貂道。

“嗯……這茶好香,好懷念。”雅克閉上眼睛,品著那杯熱熱的茶,“以前在家鄉時就嗅慣了這氣味,不過當時年紀還小,貝呂妮只讓我喝果汁……現在終於有機會喝到了。”

“雅克大人,你知道……那個躲在背後的人是誰?”



“啊啊,應該是他沒錯,那個人最喜歡就是神出鬼沒了。”雅克自顧喝茶道,“這人保祿也曾見過的。”

“……可是那個人,怎麼會散發出那種讓人興奮的味道?”保祿猛地搖頭,“不,到底是興奮還是危險?究竟是懷念還是哄騙?還是要先弄清楚那人到底是站哪邊的隊……”

“別想太多了,他多玩幾天就會現身的。”雖是這麼說,但品著茶的雅克卻是有點發呆,思緒亂飛,“為甚麼熟悉的人們全部都聚集在這兒?梅斯特他透過這茶,又想向我傳達些甚麼?”

不過這茶似乎除了味覺上的享受,對身體也甚有益處。雅克緩緩喝下時,感到一股淡淡的舒服的“流”,在洗擦著他的身體,讓他有種通體舒泰,煥然一新的感覺。



--------------------



第二天,在保祿的眼前,也放了一杯跟雅克一樣的熱茶。



奇怪的是,對這杯茶,他完全沒有產生任何危險感。看到雅克也是完全放心地喝這茶,保祿也就受不住誘惑,把茶杯提到鼻子前一嗅。

“這香……!”保祿感動得眼眶凝淚,“難怪這味道多麼令人懷念,這是用“無頭煉獄幽菊”所泡的花草茶……”

“怎麼原產地名字那麼奇怪,甚麼甚麼“域”嗎?聽起來好像“無頭煉獄”喔……”雅克也不管,繼續在喝茶。這茶對他身體的好處,讓他根本無法停下來,“這茶對菲兒的病情應該會有好處,讓我拿給她喝一下……”

“千萬不要!”保祿連忙阻止道,“那不是她能夠喝的東西!”

“甚麼啊?說得這茶好像是地獄產物,人類喝不得似的。”雅克笑道,“我不是人類嗎?我還不就喝了兩天了?”

保祿心裏想,人類嘛,本來我還一直是非常肯定的,但是……看到雅克你喝這茶喝得津津有味之後,我就不敢說了。那傢伙也真夠狠毒的,要不是我是個巫妖之身,這茶我還喝得下去嗎?……除非他早猜我的底細,讓我喝這茶只是一種確認……

保祿心念轉了幾遍,最後才勉強瞎扯道:“這……這茶是給男性用來壯陽之用的,女生喝了會長鬍子……”



雅克頓時把嘴裏那口茶噴出來。“這不是開我的玩笑嗎?待會我還要給菲兒全身按摩和抱著她睡覺呢!糟了糟了……不過昨天我喝了不也沒事嘛。”

“這、這是調理身體機能用的,倒是沒有催情成份啦。”

“哦,我知道了。”雅克便又放心繼續喝,“也難怪我那個老爸圖圖是個遠近馳名的種馬,原來就是每天吃這茶吃出來的……不過難道貝呂妮和其他夫人也就從沒喝過?我倒是沒有注意到……”

保祿鬆了口氣。“幸好沒有說出來。這事實太震撼了,沒十足證據的話還不要隨便說出口……甘度夫,恐怕你也是被這事實嚇壞了,所以到現在你都說不出話來吧?”

事實確是這樣。

自從雅克昨天喝掉了第一杯無頭煉獄幽菊茶後,他就陷入了苦思冥想之中。

“無頭煉獄屬煉獄位面十八國之一,每國均出產一種獨有的稀世植物“惡之花”,而無頭煉獄的惡之花就是“幽菊”。……這惡之花所泡的茶,即使在煉獄位面,也不是誰都有資格喝的……那傢伙,竟然在雅克大人的鄉下裏當個管家嗎?他和那個叫圖圖.瑪莎拉的領主,到底是何方神聖?”

“……我想不通。到底天意是甚麼安排的?到底天火傳承者這次被降生到怎麼樣的身體裏去了?”





--------------------



第三天的茶,是由梅斯特親手奉上的。

他是何時進來的,又如何進來的,雅克和保祿也不知道,只是兩人差不多同時睜開眼睛醒來,梅斯特已彬彬有禮的站在他們面前不遠處,低頭躬身致意。

他還是一如以往般,穿著一身流麗的執事服,只是手裏卻拿著把雕飾華麗的純黑色武器:鎌刀。

“雅克少爺,我們很久沒見了。”梅斯特微笑道。



“果然是你。”雅克點頭回應,自然的掛著微笑。在雅克童年的日子裏,對這人是敵是友一直搞不清楚,直至逃離瑪莎拉之時才總算認定他應該不是敵人……雖然仍未搞清楚對方底細,只是分別良久,又是故鄉的熟人,雅克看到他時,心裏不期然的生出一份親切的感覺。

一時間,雅克心裏有很多問題要問。他想要確認梅斯特跟他,以至瑪莎拉眾人的關係,想要藉此確認貝呂妮如今的情況……但一時間也不知從何問起。

“……梅斯特,你為甚麼會在凍土深淵出現?”雅克最後問道,“難道你也是為了原水而來?”

“凍土……深淵?原水?”梅斯特有點發呆,自言自語地重覆雅克的問題,然後環顧四周看了整個雪洞一遍,最後才失笑道,“呵……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這裏跟你們所說的凍土深淵,是連結著的。”

“……難道我們已不經不覺,來到了凍土深淵的第二層?”保祿道。

“您好,保祿先生,我們也很久沒見了。”梅斯特對保祿有禮地打招呼,“凍土深淵第二層……或許確實就如保祿先生所說的那樣,我也只聽說過,要是從這兒突破到上一層的話,有可能會找到通往獅心城附近的遠古結界,不過從沒有人試過這麼做,因為層階之間的禁制是極難打破的……”

“那就是說,我們把凍土深淵捅穿了底,來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去了?”雅克問道。

“大概是這樣吧。這兒有個名字,叫作“納妮亞之牢獄”,是冰雪女神納妮亞來囚禁敵人的絕對結界。”

“絕對結界!”雅克對這名字當然不會陌生,他在瑪莎拉遺跡時通過重重考驗,拔出瑪莎拉之劍,利用天火之力祭出劍技“火龍翔閃擊”,才能堪堪突破了海倫女神的絕對結界,從特洛伊聯邦逃亡到撒克遜帝國。

“對,在芸芸遼闊的無數世界裏,只有屈指可數的力量能夠突破絕對結界,其中之一就是少爺的天火之力,”梅斯特深深鞠了一躬,“我梅斯特總算是知道了少爺的底牌了,原來你除了是瑪莎拉一族血統的正式繼承者,還同時是傳說中的天火傳承者……”

對梅斯特來說,這就解釋了雅克那超乎尋常的潛力來源了。

瑪莎拉家族流傳的是屬於火系的血脈,要是繼承人同時是天火傳承者,那就等於說這家族又再抽中了大獎。

要是還加上了“穿越者”一項,那就真是連中三元了。

“其實在瑪莎拉遺跡之時,我就已經懷疑雅克少爺是天火傳承了,但畢竟當時有瑪莎拉之劍的輔助,即使用的不是天火之力,也有可能勉強破開結界……但如今看到少爺竟然用如此……匪而所思的方法去溶解結界,我才肯定少爺擁有天火潛能。”

保祿和甘度夫同時心想,如今幾乎可以確認,這梅斯特將來肯定是個爭奪雅克的對手了。

“……天心真是難測,”梅斯特嘆了口氣,“竟然在最困難的時候,碰上了本應身處南方三千公里外的雅克少爺,還讓他替我解決了最大的煩惱,看來老……那位的復活,也是冥冥中天心的屬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