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幾天裏,又有兩批狙擊小隊闖進去納妮婭深淵牢獄。

這兩批人當中,又以後面那一批的實力比較強,而且態度都比較認真,盯著雅克和菲兒的眼神,好像在盯著殺父仇人似的。

看到他們出手後,發現這兩批人當中超過一半是水系戰士或魔法師,原來是特洛伊聯邦派駐德羅公國的援軍。

他們已來了一段日子,為了替德羅公國打天下,傳播女神信仰。

他們並非專程為了這件事而從特洛伊聯邦派過來的,這讓雅克他們鬆了口氣。按照正常的行程,即使特洛伊聯邦親自派兵,最快也要一個月才能抵達德羅公國的。



“小心點,這班人跟之前對付的都不同,他們並不像是在辦事,而是把殺我們當成偉大的使命,”雅克提醒道,“他們是海倫女神的盲目崇拜者。”

“這正求之不得。”菲兒架起匕首,輕舔嘴唇,似是雀雀欲試。“警告你,雅克,這次不准再跟我搶了!上次你比我多打倒了三個,經驗值都被你搶去了!”

“行了行了,這次我只當援助角色行了吧。”雅克於是奉旨袖手旁觀去了。

順帶一提,類似“經驗值”之類的怪詞語,都是雅克平時說話時順口溜出,菲兒覺得有趣所以故意學來模仿的。在這個世界,讓菲兒理解甚麼叫作“經驗值”,是非常困難的事,所以雅克的解釋很簡單:“就是經驗嘛……”

“我菲兒大人不用你的援助。”說罷菲兒主動搶攻。對方幾位五、六階的水系戰士當然求之不得,他們身後的幾位水系魔法師也都開始施法。



“水影飄渺術!”菲兒一來就是六階的水影飄渺術,在眾人面前身影突然變得虛浮起來。其中一名眼力沒那麼好的,揮出的一刀收掣不住,砍在這虛影之中,這虛影頓時暴脹,一個巨大水立方般的牢獄把眾人團團困住,令他們的行動能力銳減了三成。

菲兒跟雅克不同,她沒有甘度夫的直接幫助,不能夠作弊性的使用大量高階魔法,只能老老實實的學,一個一個術的練。

這水影飄渺術是菲兒選擇學習的第一個高階魔法,曾幾乎不眠不休地反覆背誦和演練,練至近乎反射性放出的熟練度。

因為這六階水系魔法,非常適合菲兒的作戰風格。

水影飄渺術是四階魔法“水牢獄術”的進階版本,重點在於把水牢獄偽裝成施法者的殘影,這殘影非常難纏,而且一擊即破,令破裂後現出的水牢獄術成功率大為提高。



以同等級別的敵人論,要是正面命中,這水牢獄術一般能夠令對手動作遲緩五成。即使敵人同樣是水系,也有遲緩三成的效果。

只是這個水牢獄事實並不太過牢固,通常有效時間只有短短幾秒,比較容易破解。

對以速度和詭變為戰鬥主調的菲兒來說,令敵人變慢三成,是最好不過的效果了。

果然菲兒此時已跑到敵方團隊的中央,快刀連續起落,已把對方所有水系魔法師的施法破掉,只能握著重創的手腕倒地叫痛。

“菲兒,集中攻水系!”雅克提醒道。

菲兒也注意到,跑在前方的水系敵人,在積極性和戰意方面都要強得多了。反而那班龜縮在最後方的地系人馬,則更像是來湊數看戲的。

菲兒下定決心,放棄對地系敵人的防備,轉過身來面對水系戰士。果然水影飄渺已被破去,從左右兩方分別有一名戰士朝她殺過來。

而在這幫戰士之中,竟也藏著了一個偽裝了的水系魔法師!他凝神屏氣,轟出一記六階的“席卷之矛”。



這是水螺旋術和龍卷風術的合併版本,把元素力和旋轉力壓縮成尖銳的長矛形態,威力霸道,但顯然這位水系魔法師晉身六階的時日尚淺,席卷之矛的銳氣不足。

菲兒笑了笑,使出了她喜歡使用的“水靈蛇術”。這水靈蛇術在菲兒患病之前,也曾對保祿施展過,但如今使出的威力,就比起那時要強多了。

兩道水靈蛇咬住了席卷之矛,隨便一揮就把矛甩開。利用五階魔法輕易破解六階魔法,這就是魔法使用熟練度的分別。

如今的菲兒使用水靈蛇術已有餘裕,此時已唸好了另一個她在最近特別下苦功練習的七階魔法。

“漣漪術。”

這漣漪術聽名字好像沒甚麼威力,而施放出來也不華麗,但卻是對施法者要求很高的七階魔法。

因為這魔法所牽動的不是一般的水漣漪,而是透過水元素之間大幅擴散震動的波動力,其原理就跟雅克曾使出過的“水神波動”一樣。



菲兒伸出一根指頭,好像很不確定似的,朝空中輕輕一點,一道透明的漣漪隨即從中心點擴散,那從兩邊殺過來的兩名戰士首先被漣漪穿透,隨即感到一股血液沸騰般的痛苦,然後便口鼻吐血地倒下來了。

滅掉兩人,這漣漪術明顯減弱不少。似乎這七階魔法是菲兒目前的施法極限了,她也有自知之明,所以之前沒有倚賴漣漪術來應付對方的“席卷之矛”。

餘下的三名戰士拼盡命的全開鬥氣鎧甲,總算挺住了漣漪術。不過他們隨即又被從後偷襲,各自中了一記重擊,都倒下來了。

出手的正是雅克,他拿著的長劍是從禾恩那兒得來的,都是用刀背打。

這把劍本來的質量已是不錯,本身就加持有水屬性。這些天雅克都把劍丟進原水潭裏反覆淬煉,劍身都淬成半透明晶體似的質地,只隱約還看出了原來的精鋼本質。

由於這把劍已淬煉到變態的水平,雅克都不敢使勁太重,但即使是用刀背,打下來幾位六階戰士都成了個背部完全結冰,瀕臨低溫死亡的狀態。

“在實戰中使用未純熟的魔法,還是太過冒險了。”雅克向菲兒抱怨道,這分明已是戰後檢討的語氣了。

“哼,本小姐倒是還有後著,根本不用你出手。”



“還要勉強,都喘得快站不起來了。”雅克笑道,“不如說你是本能地倚賴著我,知道我在那時候一定會出手的。”

“人、人家真的想要累積七階的施法經驗嘛……”菲兒也沒否認她的倚賴心理。兩人的關係可是越來越微妙了。

“按我說,你們兩人都太過輕敵了。”保祿插話道,“明明敵人還有幾個完好無事的站著嘛。”

“對呢。”兩人同時盯著剩餘下的幾個地系傢伙。

“我、我們只是領薪水負責站著充場面的!”

“我甚麼都不知道,只是個上班途中的餐廳夥計啦!”

“我……嗚呀呀嗚呀……我是一條香腸,我沒五感沒智力……”



雅克和菲兒互望一眼,都嘆了口氣。面對這種對手,兩也拿不出戰意來了。

“放掉他們也不行,殺掉又好像太殘忍,又不能讓他們看到這深淵牢獄的秘密……”雅克思前想後,最後決定把他們蒙著眼睛,帶到凍土深淵第一層,即是他們最初被困的那個雪洞裏,讓他們挖洞作勞動,收集一下雪銅錠之類的。

這幫人由保祿召喚的骷髏守衛看守,至於食物則由他們自行解決,反正凍土角貂那兒並不缺。

“雅克大人這個決定太仁慈了。”保祿對雅克的處理手法有點微詞,主要是要照看著一堆人太麻煩了,但他也沒堅持殺掉他們,還是照雅克的意見辦。

“這種處理方式……雅克是不是想到甚麼點子了?”菲兒問道。

“嗯,”雅克點頭道,“我在想,竟然已準備了花一年時間在這兒,怎麼不趁著這個機會做點事情呢?我們沒必要把自己局限在“一定要躲在這兒熬滿一年”的思維裏啊!”

────────────────────

德羅公國的兩大支柱大臣,馬倫元帥和昆頓總理,毫無保留地動用了他們最強大的人力,誓要完成清除兩名瀆神者的任務,以完成對其盟友特洛伊聯邦的承諾。

由於情報提供的目標匿藏地點,突然消失不見,故狙擊部隊只好擴大搜索範圍,把整個德羅公國以至周邊的國家都搜了個遍。

玫瑰同盟雖然是個小地方,德羅公國的面積也只有跟獅心城差不多大小,但要搜尋兩個刻意躲藏的人,又談何容易?

尤其在搜尋過程中,馬倫和昆頓也沒少出鬼主意的。

其實在馬倫心裏,是絕對不願意碰上那兩個目標人物的。對方極有可能是兩大聖域強者,而且其中一人還是光明教會的紅衣主教,且不去猜另一個是誰,一個紅衣主教就足以把他的勢力全滅好幾次了。

是以馬倫對手下的命令是,絕對要盡全力搜尋(至少在昆頓眼裏看來如此),但卻千萬別真的把對方搜了出來。

至於昆頓,他又何嘗不是愛惜羽翼之人?其手下養著的強者當然是一個不剩地盡出的,不過名單上列出的角色,和真正出現的人,卻有少許偏差。

這其中有一部份,是屬於特洛伊城派駐而來的援軍,他們對海倫女神都是盲目崇拜,早就想參與剿滅瀆神者的任務了,是以昆頓賣了個順水人情給他們,讓那些熱血的特洛伊軍士,插進昆頓的私兵集團裏,把昆頓的一些近身愛將給換了出來。

所以說,雖然狙擊瀆神者的大隊伍中有高手超過千人,但由於其中各懷鬼胎者甚多,認真在搜索的還沒有一半人數,所以搜索的過程非常不順利。

再加上目標人物藏匿得十分嚴密,而且貌似經常轉移地點,令搜索的困難度大大增加。

經過一個星期的行動,嚴格來說,並沒有抓住目標人物曾經存在的關鍵線索。

但間接線索卻是有的,在這一個星期裏,有三個搜索小隊的全部成員,突然完全消失,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也沒有任何目擊者。

只能猜測到,這三個小隊曾經發現了目標所在,可是都被滅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