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場狙擊與藏匿之戰中,發揮著最關鍵角色,也同樣是最勞累的人,要算是梅斯特了。

正因為是他,在傳送結界的入口附近布下各種幻術,地上的敵人才被他耍得團團轉。這拖延策略避免了被大批高手圍剿,陷入被逼打消耗戰的困局。

只是,這件事情由於牽涉到那位非常難纏的海倫女神,要是只採取藏匿戰術的話,恐怕對方不會輕易放棄,反而會不斷增強搜索的人手,也會召來更多高手加入,令梅斯特的壓力越來越大。

而確實,要利用幻術同時蒙騙超過千人的搜索隊伍,的確是頗為困難的。

所以有時候為了釋放壓力,也為了造就機會給雅克少爺練功,梅斯特有時候會挑選對方某些特別難纏的搜索小隊,故意讓他們找到傳送結界入口,引他們進納妮婭深淵牢獄,然後讓雅克解決掉。



目前為止,已解決掉了敵方的三個搜索小隊,都是些實力比較強的,而且成員大都是水系屬性者,都是從特洛伊聯邦派駐過來的援軍。

以雅克如今的實力,當然是不用替他擔心的。而跟雅克關係匪淺的那位叫菲兒的少女,自從重病中康復過來後,過著每天用原水泡澡的生活,實力暴增,竟也勉強能夠追上雅克的成長步伐了。

這兩人的實力進步之快,反而有點不滿意梅斯特太低估他們的實力,放進來的傢伙們太弱了點,不成練功了。

“雖然梅斯特的幻術是很厲害沒錯啦,但總不能夠一直維持到明年凍土深淵的停雪期吧?”雅克道。

“看對方的態度,這次似乎是不把我們抓到手裏不罷休的,過了這麼久卻連我們的影子都看不到,將來肯定會不斷增加壓力。即使是多強的幻術者,都不可能無上限地抵住這個壓力的。”菲兒接著道。



有關梅斯特的身份,雅克已向菲兒充份解釋了他自己所知道的部份。事實上梅斯特身上的謎團太多,以至整個瑪莎拉家族的歷史也是一個謎,即使雅克想要解釋,他也沒有答案。

菲兒聽得糊里糊塗的,很驚訝雅克竟然是從特洛伊聯邦逃亡過來的“難民”。但她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雅克從骨子裏是個火屬性者,又怎會見容於純水主義的特洛伊聯邦呢?

“聽兩位這麼說,似乎心裏已有了打算?”梅斯特微笑著道,“願聞其詳。”

雅克和菲兒對視一笑,明顯這兩人之前早就商量好了。

“總之按目前敵人的急躁程度看來,要利用幻術長期躲藏是不可能的。”雅克首先道,“再說這深淵牢獄是梅斯特非常重視的地方,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後活著離去吧?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這裏是我們回到凍土深淵的出口,必需要好好保護的。”



梅斯特微笑著,點了點頭,明顯很滿意雅克那敏銳的觀察力。

“分段把小部份敵人放進來,逐一格殺,這樣會增加我們在他們心目中的神秘感,會引起他們的恐懼,長此下去,恐怕他們再過一個星期,就會請聖域強者出手對付我們了。”菲兒道,“既然如此,倒不如我們偶爾現身一下,給他們一個“再差一點點就能抓到我們了”的期望,儘量拖延他們對局勢發展的判斷,這樣對我們還比較有利。”

“說到這兒,我們就想要弄清楚一個技術問題。”雅克忍不住露出有點賤的笑容道,“梅斯特,你所使用的那個幻術,可以反向操作嗎?”

梅斯特想了想,便明白了雅克和菲兒到底想要做甚麼。他點了點頭道:“沒有問題,我可以把你們帶到結界出口半徑範圍十公里內的任何地方。”

“……你們是打算打遊擊戰?”保祿也猜到了,“你們……是想要令對方內亂嗎?”

“真不愧是保祿紅衣主教,果然也看到敵人的弱點所在了。”菲兒笑著道,“是雅克先發現到這一點的。”

────────────────────

是夜,月黑風高。



雅克和菲兒並沒有蒙面,而是以真面目出動。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現出真面目,反而是最好的偽裝。

因為在德羅帝國境內不斷搜索著的大量高手們,都是以「一個中年胖子」和「一個全身黑衣的高個子」為目標。

當然,由於馬倫元帥的刻意隱瞞,沒幾多人知道這個胖子和高個子的真正身份。

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悄然從某個角落出現,漸漸融入進黑暗之中。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正是前方不遠處那正在認真翻著瓦礫,搜尋目標人物線索的穿魔法長袍的男子。

這人的長袍上,雖然繡著德羅公國的紋章,但紋章以上卻別著一塊水元素晶石。根據之前跟神殿侍衛交戰的經驗,雅克他們知道,這人肯定是個水系魔法師,而且肯定是從特洛伊聯邦派駐過來的盲目崇拜女神者。

“那一塊晶石質素不錯……會不會就是滌淨水晶?”菲兒問道。

基本上,在戰場上主動暴露自己的屬性,是愚蠢的行為,但對特洛伊人來說卻是例外。特洛伊人以自己是水系屬性者為榮,而且以胸前晶石的級數來判定其實力和榮耀,是一群驕傲得懶得裝逼的人。



這樣正好方便雅克和菲兒行事。

“我也看不出來。”雅克坦白說,“不過既然有可能是滌淨水晶,那我們就要小心處理。絕對要秒殺。”

“秒殺……我實在愛死你那些時髦的詞彙了雅克。”菲兒笑道。

兩人施展潛行,分別從左右企圖夾擊,這也是他們駕輕就熟的了。實力暴增後的菲兒,其潛行之術更加完美,加持了水行術的動作沒一絲多餘,連一絲魔力波動都沒有洩露出來。

而雅克使用的是火系的“流螢術”,是個四階魔法,主要是借用四周環境的燈火之光來作掩護的潛行形魔法。

火系對有關加速的輔助魔法並非強項,這流螢術算是最適合夜間潛行的一種術,但條件是使用環境絕對不能完全漆黑。

兩人分別潛伏到敵人距離不到十米的半徑範圍,兩雙完全沒有情緒波動的眼睛互看一眼,一切已盡在不言中。

趁著那水系魔法師檢查完一塊城牆斷垣,正要站起來抒緩腿酸之際,兩人便趁這千鈞一髮之間閃出。



那魔法師驚覺被人包抄夾擊,低下頭來抱著雙臂,渾身閃出了極其耀眼的海藍色光芒,空氣中的魔法元素頓時產生躁動,這種程度的能量凝聚,是連雅克在施展六階魔法時,也沒有出現過的。

“蚌殺綁靈!”雅克心裏一驚,這種魔法也在甘度夫提供的咒文名單之中,是非常難以學成的反制類防禦魔法,專用來防禦敵人偷襲猛攻,觸身即中,中者會短暫進入“綁靈”狀態,即是魔力鬥氣全失,形同廢人,完全失去戰鬥能力。

“菲兒小心,對方是七階水系魔法師!”雅克這話沒說出口,只用手勢比了個“七”字。菲兒看了也嚇一驚,生生停住正在橫刺的匕首,瞬速俯伏在地。

一道藍色光圈在那水系魔法師的腰間,以水平擴散開來,正好略過菲兒的背脊,有驚無險。菲兒伏在地上也沒閒著,雙手一揮,兩道水靈蛇貼地而出,噬住了對方的雙腳。

“雅克,趁這機會出手!”菲兒喊道。

沒等菲兒的喊叫,雅克早就輕靈地躍起,躲過那觸身即殺的蚌殺綁靈光圈。雅克在空中側身翻騰一周後,單腳點地,腳踝旋轉半個圈子,再借力往前一衝,那覆蓋著鬥氣的右腿,已踢穿了敵人脆弱的胸膛。

“不出手,出腳行不行?”七階魔法又如何?不鍛鍊身體防禦的魔法師,不論幾階,同樣近身即殺。



這華麗的一躍一踹,全映入了菲兒的眼裏。她可從沒見過這種風格流麗悅目的體術,只是從書本或傳說中偶爾聽說過一個名字。

“這是……東方拳法?”差點沒自動溜出“好帥”兩字,菲兒生生停住了口,只別過頭來道:“哼,別裝逼了。”

這“裝逼”當然是菲兒從雅克那兒學來的“穿越詞”了。

“別騙我了,我會讀唇術的。”雅克道,“你剛才其實是想說“好帥”吧?想說就坦白說吧憋在心裏不好。”

“去!快點收拾戰場然後閃吧!這是甚麼態度?輕浮!”菲兒紅著臉地推著雅克走。

“好吧好吧。”雅克一把奪下那魔法師胸前的水晶,“不是滌淨水晶,不過質量也不差,有收藏價值。”

再搜刮一下,把對方身上的療傷藥品,一些卷軸,甚至武器都拿走了後,兩人又消失在暗處,狩獵下一個獵物了。

一個晚上下來,兩名最佳拍擋就滅掉了十多名敵人,絕大部份均是海倫神殿的侍衛和法師,都是從特洛伊派駐過來的寶貴戰力。

相反,德羅帝國本身派出的人手,只折了五個。

這是狙擊行動歷時近一個月來,瀆神者們的第一次主動反攻。

對於德羅大公和昆頓總理而言,這大概是一個好消息,因為那兩個目標人物總算現身了,這總比連對方影子都抓不到來得強。

現在對方擺出了挑戰的態度,德羅公國只要調動足夠的人手,就是用壓的,也壓得死這兩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