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以一個穿越者的角度去看,特洛伊人活脫脫就是一幫“原教旨主義者”。

甚麼是原教旨主義者?就是一班直接以字面意思去理解神喻的,腦袋不懂變通的人們。

說句公道話,女神海倫雖然脾氣暴烈,就是有隻狗偶爾尿到了她的神像,她都要毫不留情的捏爆,但這畢竟是出於一種洩忿的心情。

在沒需要洩忿的正常狀態時,海倫並非一個以屠殺火系屬性者為樂的女神。

“在特洛伊出生的火系嬰孩必需要死,不然女神會降天災”之類,其實是不是女神親自降下的神喻,也沒甚麼人說得準,即使是神殿的祭司也是如是。



特洛伊人自動自覺的對火系屬性者趕盡殺絕,只是源於對那脾氣捉摸不定的女神的恐懼心理。

或許只是源於女神偶爾的一句氣話:“火屬性者的存在就是一種罪惡!”海倫神殿為了取悅女神,便執著這句話來無限上綱,故此導致很多殘忍的習俗衍生出來。

例如某些對女神盲目崇拜的強者,更會以虐殺火屬性者,當成是對海倫女神的贊美和尊重。

自從跟特洛伊聯邦結成秘密同盟之後,德羅公國除了得到寶貴的援助戰力以外,也附帶讓好些特洛伊人特有的習俗落戶下來。

對德羅公國的市民來說,特洛伊聯邦實在是太過遙遠了,以至他們對於特洛伊人那些傳說中的習俗,也是半信半疑。



不過特洛伊駐軍似乎對上火系的敵人時特別落力,這是明顯看得出來的。盧森堡帝國引以為傲的火系戰士軍團,最近就被德羅的特洛伊駐軍打得七零八落了。

只是他們很難想像,這些特洛伊駐軍對火系屬性者的憎恨,會超越國界甚至同盟約束的。

在這個上望天空不見月的晚上,德羅公國的第三軍團第四小隊隊長伊恩,本來正在忙於搜索那兩個近來搗亂得風風火火的瀆神者。

但是在這風頭火勢,他卻不得不緩下這個任務,因為他接到了附近有人殘害無辜百姓的報告。

當他率領他的火系戰士小隊趕到時,發現該村子已是屍橫遍野,污黑的髒水流滿一地,發出了奇臭,氣氛非常詭異。



最終在一幢破房子裏,伊恩發現一名穿著一身黑袍子,胸前別著水系晶石,佝僂著背的老魔法師。他的法杖捅穿了最後一個生還的村民,把她釘在一面牆上。

那只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女。

伊恩拔出長劍,指著這位盟友質問他動殺戒的理由。他好像在看傻子般看著伊恩,然後理所當然的道:“特洛伊人殺火屬性者,就像人類殺蟑螂一般正常,別像個娘們般大驚小怪好不好?”

“這樣就連盟友也無視嗎?”

“盟友?特洛伊人沒有盟友。”那老者失控地大笑道,“建立水元素的純粹國度,是特洛伊人的使命,其餘的人全都是廢物,是害蟲!”

此時,伊恩的一個手下淚奔而來:“老大!這條村子是我的家鄉,我的家人,老爸老媽,全部都……”

這是一條火屬性者集中的村子。屬性基本上跟遺傳無關,但就受到環境的強大影響。這村子的環境聚集了很高濃度的遊離火元素,所以新生嬰兒帶火系屬性的機率很高,另一方面由於環境屬性的適合,也自然地吸引了很多火屬性者定居。

伊恩聽到手下被欺負,頓時怒火中燒。“我就是個火屬性者,要試試殺掉我嗎?”



“正想要這麼做。”老者瘋了似的狂笑,釋放出他剛剛一直壓抑著的強大魔力。

這村子被髒水永遠地污染了……

這老頭殺光了伊恩的火系戰士小隊後,興奮得全身顫抖,腐爛的皮膚不斷湧出髒水,這髒水流過,路邊的小草馬上枯萎,本來就活在髒水裏的蟲蛆,則如魚得水。

“我是被女神嫌棄的奴才,卻是最忠實的奴才……髒水就是我!哈哈哈……”那自稱“髒水”的老頭笑道,“意猶未盡!意猶未盡!今天晚上的空氣充滿了躁動,火元素都在興奮地顫動著,有美味的食物在那邊,等著我去沾污……”

────────────────────

菲兒一直靜靜地待在雅克後面,注意著有沒誰來偷襲他的後背。

面對著雅克的狂怒,那殘忍的殺法,她竟然也面不改容。這讓一直悄悄躲在某處旁觀著的保祿感到意外。



“這小妞兒不簡單……看她的年紀,應該不可能是個戰場老兵,但看她那從容的態度,要不是她見慣了這樣的場面,就是過去的教養令她在這種情況下依然遊刃有餘。”保祿皺起眉頭道,“到底是哪個勢力人物悉心調教的千金啊?看那樣子真是越看越覺得臉熟,但怎麼卻總是記不起來?”

也不要說得那麼極端,就講她一個還在學院就讀的少女,看著雅克殺人便跟著殺人,一點也沒手軟,這已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從心理上調整過來的。

這女孩早就有了在戰場上生死相搏的覺悟,甚至可能早已有殺人的經驗了。

這麼看著,保祿對菲兒反而漸生好感。“這孩子看來也勉強配得上雅克大人吧。”

其實菲兒心裏,並不如她表面看起來那麼從容自在的。

她能夠克服並習慣這一切所帶給她的震撼,原因之一是好勝不服輸的性格,她要緊跟著雅克的步伐,不讓他帶開距離。

其次就是她最近的實力得到飛躍成長,這令她的自信心大為膨脹,令她也很想試試自己在真實的戰爭裏能夠做到哪個程度。這自信心的支持讓她撐過了好幾個重要的心理關口。

強,自然可以不把周遭的敵意放在眼裏。



所以菲兒站在戰場中央,姿態是無比瀟灑的。加上前方有個更為變態的雅克在大肆屠殺,令菲兒更有餘裕去充份感受戰場的氣氛,這對精神力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

她正在觀察著雅克。

透過在戰場上的廝殺,雅克正漸漸現出他的真實本性。

俗話有說,要了解一個人,便先要了解他因為甚麼事而憤怒。

“這也難怪他現在會爆發,任何人要是經過了像他那般的成長,長大後不是頹廢了,就是滿心思的想要報仇吧。”菲兒邊看著雅克爆發邊想,“咦?難道他最初是為了保命,所以才被逼發展出如今的水火雙屬性嗎?那就是說,雙屬性並不是一種天賦,而是可以修煉回來的?”

菲兒不知道這番思考已顛覆了洛芙大陸最不可搖撼的魔法原理,她轉念又驚訝地想道:“那就是說,雅克在嬰孩時期就曉得壓抑自己的火屬性嗎?怎麼可能?”

菲兒看雅克的眼光有點像在看怪物了。



“這傢伙難道是個魔獸嗎?不光是水火雙屬性,而且還是魔武雙修……也難怪連光明教會的紅衣主教,以及拉普達傭兵團的甘度夫,都圍著他在團團轉……他們好像說過雅克是甚麼傳承者?難道他是某個顯赫家族的庶子嗎?”

菲兒想著想著,都不知想到哪兒去了。

此時的雅克,何止是正值憤怒,他簡直是爆了。

竟然憑一己之力,單憑一股威逼的氣勢,便把對方十幾名五、六、七階的特洛伊精英團隊給逼到牆邊,走投無路。

這種逼力直透入他們的靈魂,在拷問他們內心的信仰,到底是堅定不移而發自內心的,還是只是盲目而歪曲的。

“嗚哇哇……”其中一人抵受不住這種拷問,提起劍來直撲向雅克,但全無招式架勢可言,似乎是想要自殺。

雅克沒使用腦漿沸騰術,而是讓對方接近,然後反手一鎚,打飛他手中之劍。

“我不會讓你們借我的手來自殺。”雅克道,“接受拷問吧!要是你們哪人真心願意為了海倫而死,我會給你們光榮戰死的機會……”

雅克再踏前一步,把威壓再度提高。

菲兒此時終於看懂了雅克的企圖,幾乎禁不住要拍掌叫好。“這傢伙雖然是爆發了,但其實並沒有失去理智。他已經在考慮著接下來,甚至是以後,將來的事了。”

其實目前那個狀態,不論是被壓逼的那批特洛伊駐軍,還是雅克本人,都是很辛苦的。要做到這一點,其實是倚賴著雅克那超常到極點的海量精神力。

不過壓逼到這個地步也已是雅克的極限,要再踏前一步也是不可能的了。

雅克的目的,正是要令那班人難受到一個地步,這是對他們信仰的一個考驗。畢竟雅克相信不是每一個特洛伊人都是海倫的絕對盲目崇拜者,總有些人是懷著其他目的而來,或半推半就隨波逐流,實則沒有信仰……

壓力堅持了近一分鐘,眾人也逐漸過去了壓抑期。

其中四人的眼神變堅定了。

他們就是所謂的死忠。雖然他們死忠的對象,是雅克最不尊重的海倫女神,但對於這種堅定,他還是尊重的。

“好吧,你們四個,打算怎麼死法?”雅克問道。他已在默默凝聚魔力,打算全力迎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