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個經受過了靈魂拷問,對海倫懷有真實而堅定信仰的特洛伊駐軍,並沒有如雅克所料般捨命撲過來送死。

他們盯著雅克的表情,也不再是明顯的憎恨。

這四張臉孔都變得木無表情,應該說,他們好像在看一件死物般盯著雅克。

甚至,他們完全解除了防禦。

“難道他們打算自殺?”菲兒企圖走上前來,但雅克卻揮一揮手阻止了。



“退後一點,菲兒。”雅克凝神貫注地盯著前方。“這種危險的感覺是甚麼?”

“奇怪,竟然連我都預測不到他們的企圖?”甘度夫狐疑道,“這種感覺怎麼好像似曾相識?在哪時候曾經經驗過呢?”

那四個人漸漸露出猙獰的笑,然後竟同時取出一把完全一樣的水晶匕首,插進自己的心臟!

這四把水晶匕首漫著藍光,不斷浮現出各種複習的咒文。

那自殺的四人正以可見的速度衰老,枯萎著……



“尊敬的海倫女神啊,願你冠絕天界的美貌永存!”他們以蒼老的聲音朝天喃道,“獻上我們微薄的生命力,求取女神您施予一滴銷魂之淚,消滅瀆神者!”

“奶奶的!這分明是詛咒術的一種!”躲在一旁的保祿暗罵道,“利用自己的生命力來交換的自殺式集體攻擊嗎?這海倫女神竟然會向信徒傳授這麼變態的東西!都完全有資格當惡魔了!”

從四人心臟的傷口處,飄飛出一點澄藍純淨的光。四點光芒合在一起,然後朝著雅克飛來。

“不是神力!”甘度夫喊道,“這是僅比聖域要弱一點的力量!要小心應付!”

“躲避是不可能的,似乎這“銷魂之淚”會爆炸!”在極短瞬間雅克已做出判斷,這光點的力量是他和菲兒防禦不了,也躲避不了的!只是餘波,都足夠穿透他們全力的防禦。



“雅克!我們聯手吧,用八階水系的“極光之盾”!應該可以抵掉一半的力量!”

“不要!菲兒退開!”雅克用身體擋在菲兒前面。他的腦袋已是一片空白,看著這光點已非常接近,他突然聯想到在納妮婭深淵牢獄時的情景。

“元素隔絕!”

他想也不想便全力淬煉體內那點天火之源,然後催動魔力激射而出,把那點藍光包圍,隔絕起來。

“嗚……就像是一百團寒亂流凝聚在一起似的!”雅克使盡力氣地,一次又一次的淬煉著天火,不斷地輸出天火之力,強化隔絕圈子,不讓那藍光逃脫。

漸漸地,那點藍光暗淡下來,被消耗殆盡了。

“呼……好飽。”雅克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其實他的肚子是有點餓才對,因為整個晚上還沒吃東西。剛才那力量近乎聖域的藍色光點被雅克用“元素隔絕”吸了個乾乾淨淨,令他有了吃飽的錯覺。

“原來這招元素隔絕,還可以有這樣的用途……”雅克之前的猜想果然成真了,“看樣子只要是聖域以下的力量,我大概都有能力吸收掉吧。”



“真是的,害我窮擔心一場。”菲兒有點不滿地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又被這混蛋拋離了呢!他不會又突破到能用九階魔法了吧?”

那四位已經油盡燈枯的海倫女神死忠,看得眼睛都凸出來了。窮他們全部生命力擠出來的“海倫女神銷魂之淚”,竟然……竟然被眼前這個瀆神者一口吃掉了?

“我、我們的生命力,我們的青春……白白犧牲了!”

哪只是白白犧牲那麼簡單?他們的力量,竟然成為了敵人的燃料,令瀆神者變得更強大了!

“恥、恥辱啊……”

那四個人就這麼死掉了。真是比自殺更糟糕的結局。

────────────────────



剩下那十餘人,看到那四個人的結局後,他們也只有害怕,雙腿顫抖地站在原地,等待著雅克對他們的處置。

畢竟剛才那四個人連垂死一擊都使出來了,不但無法損傷到瀆神者,還反而令他變得更強大了。面對這種變態的實力,還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嗎?

“你們沒有通過靈魂的拷問,這對你們來說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弄清楚自己心裏真正的想法。”雅克道,“你們已經失去了對海倫的信仰了吧?對我這個所謂的瀆神者,已經沒有了盲目的憎恨了吧?”

“……”眾人面面相覷,表情都有點尷尬,似乎很不習慣在彼此面前承認自己的信仰不夠堅定。

但是,憎恨和懊悔的表情,他們也是沒有的。明顯地,他們撫心自問,對海倫女神的信仰,其實本來就不是那麼強烈的。

“丟掉那顆水元素晶石,遠離這場戰爭,你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你們想要做的事,只是不能夠再回去特洛伊了。”雅克道,“要是你們選擇這麼做,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眾人還是有點為難。

雅克一再追問他們還要顧慮甚麼,其中一人便道:“……其實特洛伊聯邦裏面,不少人只是畏懼於女神的報復,所以才甘心當一生的忠實信徒。”



“每個特洛伊人在嬰孩的時候,就要接受神殿的洗禮儀式,把女神的一點神力植入體內,只要我們的信心有一點動搖,或是做出任何瀆神之事,神殿都會知曉而對我們作出報復。”

“其實我現在說出這種話,已注定了一生要被神殿追殺,已是沒有任何希望的了。”那人嘆氣道。

雅克記起來了。他在半歲時就曾經參與過那個海倫祭,名義上是用來檢測嬰孩屬性,判定潛質和前途,但原來這所謂的加持烙印,還有監察信徒的作用。

幸好他當年總算糊弄過去,並沒有接受過加持呢。

想到這兒,雅克好像突然想到了甚麼。

他把手放在那個人的頭上,然後探入一絲天火之力進去。

“嗚……好痛……大人饒命!”那人痛得死去活來。因為他是水系屬性者,突然被火系魔力入體,當然感到痛苦。



“放心!我沒打算要殺你或是折磨你,忍耐一下!”雅克道。他的天火之力在那男人體內遊走,最後找到了一點極之凝聚的水元素魔力。

“甘度夫,這就是海倫的神力嗎?”雅克問道,語氣禁不住帶有一絲興奮。

“唉,想不到你小子的胃口那麼大。”甘度夫沒好氣地回答,“可是你要失望了,這並不是海倫的神力,只不過是一個模仿神力模仿得不錯的凝縮形魔法陣……”

“是嗎?”雅克嘆了口氣,意欲也減退了不少。

“也不要少看模仿!吸收了它之後,會增進你對於神力的認識,這也是很重要的基礎!”甘度夫道,“畢竟老夫我對神力的理解也很有限,我也想要多體驗體驗啊!”

“別擔心,不管好處是多是少,我都是照單全收的。”雅克引導著那絲天火,包裹著那道海倫神殿加持的能量,然後使出“元素隔絕”。

畢竟這只是由神殿祭司代勞加持的量產形印記,雅克很輕鬆的便消滅掉了。

“啊……”那人也感覺到體內的海倫神殿加持已經消失,不禁嘆了口大氣。很坦率的說,他心裏是覺得輕鬆了的,好像一直以來埋藏在心裏的某種監視和偷窺,總算被拿掉了,個人真正地得到了自由。

他是從嬰孩時代就被植入印記遭神殿監視的,從未感受過享有私穩的滋味,這種感覺實在無法形容,令他不禁有點不安。

他看看隔鄰的同伴,他也剛剛被雅克解除了海倫神殿加持。他的反應還要更加誇張,好像自出生時就被扼著的頸突然放鬆了,終於能夠正常呼吸似的,甚至感動得眼眶泛著淚花。

看到同伴有同樣的感受,他的心裏也就踏實了。

雅克很快就把十幾人體內的加持印記給消滅掉了,對他來說有如舉手之勞而已。

從對方的表情和身體動作看來,雅克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是對的。

“好了,你們自由了。”雅克對他們道,“你們喜歡去哪兒便是哪兒,只要改變一下裝扮和儀容,以及不要靠近南方,就應該不會碰到海倫神殿的人了。”

雖然雅克已明顯下了解散的指令,但這幫人依然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人打算離開。

“喂喂喂,你們到底想要怎樣?不會還是想要回特洛伊,或找我送死吧?”為別人解除信仰這種事,雅克也是第一次做,他也不太了解對方失去信仰之後的反應。

“你們真的不想走?那隨便你們,我還有事要做,告辭了!”

其中一人按捺不住,跪了下來,握著雅克的手,含淚道:“偉大的瀆神者啊……不,敢問大人高姓大名?”

“呃……”雅克心想,告訴他們名字應該沒問題吧?“叫我雅克就可以了。不過在這兒不便聊天,我們今天晚上還很忙。”

“雅克大人!求求你聆聽我們的心底話!你、你到底是一個甚麼偉大的存在啊?竟然能夠讓我們從那個變態女神的束縛中解放出來!”

“變、變態……”雅克搔著腦袋,“才脫去信仰就罵自己以前的神是變態,可見他們之前是多麼的口是心非……”

看到雅克表情中有點鄙視,當中幾人也都爭著解釋。

“大、大人不要誤解,我們並不是單純的在拍大人的馬屁,故意褻瀆以前的偶像!大人所給予我們的希望,是我們從未奢想過的!根本無法想像有人能夠對抗女神的意志!”

“大人開啟了我們的一扇窗,帶給我們從未享有過的自由!大人一定是個身份非常尊貴的強大人物!說不定……大人也是神?”

“大、大神啊……請接受我們的膜拜!”

說罷還真有幾人跪了下來。

雅克滿頭黑線,他轉頭看了看菲兒,她也有點無奈的聳聳肩。雅克心想,你們這幫人還真是犯賤,好不容易把你們從強逼信仰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後,現在你們又轉移去盲目崇拜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