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倫斯聽著利維特這赤裸裸的威脅,頸間的青筋都快要爆了。他咬牙切齒地盯著這個表情囂張無比的利維特。

普倫斯那如瘋狂野獸般的盯視,盯得利維特隨時都會崩潰。

可是他畢竟在特洛伊軍隊裏也算是號人物,能夠掙得這派駐德羅援軍的最高長官一職,世面肯定是見過不少的。

所以在表面上,他還是能夠挺得住普倫斯的獸性威壓。

因為他清楚知道自己的立場。論實力,他只配被普倫斯秒殺的份兒,但是背後支掌著他這條命的,卻是整個特洛伊聯邦。



普倫斯如果想要讓德羅公國生存下去,那此時此刻就必需向他利維特低頭,甘心自認做一隻走狗。

利維特不只需要維持著囂張的姿態,還要使盡吃奶之力,突破小宇宙,把個人的囂張程度提升到一個從未企及過的水平。

因為他越是囂張,便越能夠讓普倫斯曉得,這囂張背後的那個龐大國家是得罪不得的。

獸性對囂張,眼神的對戰持續著。

普倫斯的獸性漸漸收歛了起來,他聳了聳肩,好像已作出了決定。



利維特心想,他終於是挺過來了。

“就是傻子也知道,在這關口得罪特洛伊聯邦,根本是一點兒好處也沒有。這決定算是作得遲了,這個叫普倫斯的還真是個政治白痴……”

想是這麼想的,但利維特深諳操控人心之道,此時最重要的是說出讓對方堅定決心的煽動的話。

“普倫斯先生,只要你一個行動,保的是你以及德羅公國的光明前途。”利維特道,“只不過是殺死一個對你不痛不癢的人而已。”

“……沒錯啊,不過是殺死一個對我不痛不癢的人而已。”普倫斯露出他那滑稽的笑臉,“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令我想通了。”



“不用謝,不……”利維特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巨猿幻影,不到一秒,巨爪便臨到了頭上……

“你去死吧!”普倫斯猙獰地道。

妖猿幻影巨爪突襲,硬把毫無防備的利維特垂直撕成四片!

“我普倫斯從來不當任何人的走狗!你要狐假虎威也先看看對象!你特洛伊聯邦很大嗎?再大也不過是從鼻孔挖出來的一顆鼻屎!臭不可當,看到了就倒胃口!還要我歸順供你們驅使?滾回去給你們那個變態女神舔腳趾吧!”

普倫斯做了決定,頓時感到念頭暢達,一股腦兒就是一頓辱罵發洩。

特洛伊駐軍們眼看著他們的最高長官被秒殺,一時間也根本接受不了。兩國之盟,難道就僅憑眼前這個瘋子的一時衝動,就這麼毀了?

不過這種事情,對於面臨生死存亡的他們來說,太過遙遠。

他們身為軍人,第一時間想的,自是殲滅敵人的手段。而且他們都是特洛伊軍中的精英,深明軍心之重要,雖然看到普倫斯呈現的超級實力,但他們知道此時絕對不可以退縮,氣勢上絕不能輸。



因為他們好歹還有四十多人,聯手一搏,這普倫斯就算達到九階顛峰,也不可能活著逃得出去……

“保持著包圍陣式!里根封鎖著天空不要讓他飛走,艾倫和尼爾斯小隊,輪番魔法轟炸,其餘的人先不要搶攻,八階的鬥鎧全開先攻,其餘的手持遠距離兵器在後……”

那第四把交椅也是個臨陣指揮的好手,乾淨俐落地就安排好一個圍殲的陣勢,是打算不惜代價地要當場制伏普倫斯了。

至於普倫斯,則從沒打算過要逃走。

妖猿幻影跡近瘋狂似的衝進敵方的包圍陣勢,揮舞著兩隻巨大的利爪,剎那間就撕裂了兩名眼前的八階戰士。

這兩名八階戰士意識到了必死,也作出了捨身的一擊,以死來換取普倫斯身上兩道頗深的傷口。

“哼,只靠著一身蠻力,根本不足以衝破我們的陣勢。”那第四把交椅思量道,“即使你擁有如魔獸般的體格,但這種不顧防守的猛衝,最多只能殺掉我們十人,之後肯定會落在我們手裏……唯一擔心的是那幾個瀆神者會不會乘機……”



他擔心得還是太少了。

對於包括玫的五個人,他大概估計他們平均實力最高應有八階,為首的雅克勉強達到九階。平均實力雖然算是強悍,但應該無法憑五人打倒他們五十人。

他是這麼計算的。

因為估計菲兒和玫的魔力,大概只有八階左右。另外兩個人不知怎的完全不起眼,令他不自覺地嚴重低估了他們的實力。

當他突然感覺到有異常的能量聚集時,他轉過頭來,看到那個不起眼的胖子,肩上扛著的是一根……帶著一點神力的巨大指骨?

“聖、聖域……”他這時才發現,這胖子剛才一直把斗篷反轉來穿的,現在反轉回來,他終於看出他一身紅衣主教的扮相……“媽的!光明教會的聖域高手怎麼會在此?”

“你不需要知道!”保祿肩上的諸魔聖骨炮,發射!一道強大無匹的聖光貼著地面,摧枯拉朽地橫掃而過,把十多名特洛伊高手的身體轟得渣也不剩,只剩下沒被聖光沾上的上邊半個頭顱,以及下邊兩隻腳掌。

十多個頭顱同時掉到地上,彷彿為餘下的人敲響喪鐘。



玫身為普倫斯的助手,當然是支援得最落力的。她毫不吝惜地扔出真空爆風,把現場轟成一片大混亂。

在這混亂的場面裏,梅斯特拿著他的勾鎌在神出鬼沒地收割頭顱,也殺掉了不少。

雅克和菲兒針對的,是位置殿後的那兩組魔法師。雅克加持了鬥鎧後,以螢火亂舞衝入人群中,朝著眾人的肚子一人一拳,便把這幫沒甚麼身體防禦力的魔法師打倒了。

至於沒甚麼發揮餘地的菲兒,她當然不會客氣在這幫水系魔法師身上儘情搜刮戰利品了。

才幾個呼吸的時間,特洛伊一方就只剩下那個“第四把交椅”了。

普倫斯確實只能幹掉十個人,便已經被那些死士反擊得傷痕累累。只是剩下的人都被其他人幹掉了而已。

“尊、尊敬的普倫斯大人,我願意歸……順……”



還未說完,妖猿便一把擰掉了那傢伙的頭。

“多說無益,老子才不想收甚麼特洛伊小弟。”

普倫斯環視一遍四周,知道這一戰是得到了雅克一行人的大力協助,他帶著感謝的心情向雅克點了點頭。

雅克他們也友善地向普倫斯點頭示意。

──────────────────

其實雅克他們四人,都完全察知到利維特那班人的舉動和包圍,只是他們都沒有把這班人放在眼裏。

對雅克來說,真正的威脅並不在於這班人,而是這班人背後那極為龐大的特洛伊聯邦。只要德羅繼續作為特洛伊的據點,那自特洛伊來的狙擊者就會源源不絕,這才是麻煩所在。

所以,德羅公國對特洛伊聯邦的態度,才是雅克在意之事。

所以普倫斯剛才首先出手,轟殺了特洛伊駐軍中的最高長官利維特,就算是交出了投名狀,最少代表他本人跟特洛伊完全決裂,並站到他們那邊去了。

這就作為了雅克和普倫斯之間,互相信任的根本。

雖然就政治形勢來說,普倫斯這次的行動,絕對算是做了一件蠢事。可是他本來就不是政治生物,活來隨心所欲,不喜被別人控制。

德羅公國跟特洛伊結盟,普倫斯本就不喜。再加上那幫特洛伊人一副瞧不起人的態度,普倫斯每次見到他們心裏就有火,但礙於德羅大公的情面,以及所謂“以大局為重”的思想,才逼著憋屈,乾脆蹲在北方防線懶得跟他們打交道。

如今藉著這次機會,不用再看他們面色做人,快意恩仇,感覺多麼的爽,是以普倫斯心裏還是非常解氣,一點兒後悔都沒有,仰天大笑了好久。

笑罷,普倫斯過來拍了拍雅克的肩膀說:“現在我們的關係也不用多說了吧?好戰友!好兄弟!”

“普倫斯兄行事果然爽快。”

“哈哈哈……其實以實力來說,還是該我叫聲雅克大哥,不過我年紀恐怕比你大兩倍不止,要我當弟弟也就太難為情了,雅克老弟,你就讓著我這一次吧。”雖然雅克剛才已尊稱普倫斯為“兄”,但為了禮貌,普倫斯還是先交待清楚,這兄弟之分純粹是看年紀而非實力。

雅克當然點頭稱是。

輩份這種東西沒甚麼好爭的,何況目前已有不少人叫他“雅克大哥”了,他還嫌太高調太張揚了呢。

而如今看來這普倫斯對輩份稱呼挺執著的,那就乾脆成全他好了。

心靈通透的菲兒,又哪會不知道雅克在打甚麼主意?聽見兩人貌似在結拜兄弟,她也就甜膩膩的勾著雅克的臂膀,然後滿撒嬌般的表情語氣,喊了普倫斯一聲“大哥”。

這普倫斯對異性品味奇特,菲兒這下撒嬌沒能讓他腿軟心跳,但被人稱為大哥他心裏也就很受落的,而且看她和雅克關係也非比尋常,愛屋及烏,便又結成義氣兄妹了。

“哈哈哈……妙!妙!我普倫斯一生我行我素,被我踩在腳下的人成千上萬,長年站在孤寂的頂峰,也絲毫不感覺孤獨!可是啊……”普倫斯兩手重重地搭著雅克和菲兒的肩膀道,“現在得到了兩名生死與共的弟妹,這還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當“哥哥”的滋味,原來感覺還不賴啊……”

“太好了,有那麼強大的哥哥撐腰,以後菲兒不怕被壞人欺負了!”菲兒撒嬌道,絲毫不理會雅克那“還會有人欺負得了你嗎?”的鄙視。

“當然當然!有誰想欺負我的菲兒妹妹,大哥我一把捏碎一個!”

“哥哥!送點見面禮給菲兒傍身好不好?菲兒手邊一點東西都沒有,好可憐喔……”菲兒說著大大方方的攤開手來。

雅克頓時感覺渾身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