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倫斯看著雅克身後那檔次完全超越了玫瑰同盟那個水平的陣容……

他心裏想,我們到底在與甚麼勢力為敵啊?

雖然在洛芙大陸裏,他普倫斯算是能夠橫著走路的強者,可是在強者的世界之中,還是有檔次之分。

像玫瑰同盟這種百年戰亂之地,雖然說是強者林立,是有實力者隻手空拳打出江山的理想國度。但終究只是一片小地方,跟撒克遜帝國之類的堂堂大國,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以普倫斯的實力,在玫瑰同盟裏已是頂尖層次,是被奉為“三大殺神”之一的那個程度。



不過在玫瑰同盟,基本上是沒有聖域高手存在的。那不是聖域層次的戰場。

如果讓德羅公國和特洛伊聯邦比較起來,兩者的國力絕對是天與地的差別,是以兩國的“聯盟”本來就不屬於一種平等的條約。

其實要說德羅公國變相成了特洛伊聯邦的“走狗”,這也不可說是個不中肯的評論。雖然公國內部對這種說法非常反感,硬要說這是平起平坐的合作關係,但其實問心一句,他們自己也不太相信這是現實。

因為自同盟以來,德羅公國得到了特洛伊的軍力支援,這對他們來說已是天大的好處,所以即使特洛伊對德羅有任何其他要求,德羅方面也要懷著近乎報恩的心態,為盟友做這樣做那樣的,也無話可說。

因為特洛伊的軍力支援,幾乎等於在五年內統一玫瑰同盟的保證!



特洛伊聯邦的庇佑女神是個極之麻煩的變態,這在德羅公國的統治階層裏大都有同樣的想法。為了取悅這號麻煩女神,德羅作為同盟國,常常要被軀使去做很多莫名奇妙的麻煩事,例如是幫忙剿滅各種罪名模糊不清的所謂“瀆神者”。

只是這一次的剿滅瀆神者任務,顯然有點麻煩,以至最終連他供奉大人都出動了,還要輸掉……

那還可以怎樣?

普倫斯看了看雅克身旁那位穿著紅衣主教長袍的胖子。他剛才那手明顯是聖域以上的攻擊手段,難道是傳說中的“諸魔聖骨炮”?

難道這個叫雅克的偽瀆神者,背景竟然是實力遍及整個洛芙大陸的光明教會?



普倫斯也不太曉得,特洛伊聯邦和光明教會哪個勢力比較大,只是特洛伊聯邦的本土位於數千公里以外的大海彼岸,德羅公國不過是他們在本土以外企圖建立的第一個據點;而光明教會的分支……則幾乎在洛芙大陸無處不在!

為了維持跟特洛伊聯邦的同盟關係,卻要跟光明教會為敵,值得嗎?

然後,普倫斯看了看站在雅克另一邊的梅斯特。

雖然這傢伙一身黑衣看不出是那個勢力的,但他渾身散發出的帶強烈黑暗味道的氣息,還隱隱比保祿要強上一點。

比光明教會紅衣主教還要強的聖域,這人所屬的勢力肯定不會比光明教會還要弱多少!

普倫斯打量著雅克,心想這看來絕對還沒有成年的小子,竟然能夠使出九階魔法!而且按他剛才喝下整瓶原水恢復魔力看來,他還是個聞所未聞的水火雙屬性者!

只要雅克願意的話,花個幾年時間,他甚至可以君臨整個玫瑰同盟了。但是擁有這樣的實力,會滿足於在這小小的戰亂之地打滾嗎?

他來到德羅公國的目的,到底是甚麼?(他還是不相信雅克單純只是路過)



在普倫斯並不算靈光的腦袋正在苦思著目前局勢時,雅克他們只是在充滿好奇地,盯著他那越來越精彩的表情而已。

保祿只是為了保護雅克利益而刻意現身,這絕對不代表光明教會已對特洛伊聯邦宣戰。同樣梅斯特的出現,也是差不多的原因。

兩人的出現是為了替雅克造勢,把普倫斯壓在下風,至於雅克下一步想要怎麼幹,還是要讓他自己下主意。

雅克本人心裏又有何主意呢?

他心裏想:“目前最大的威脅,該是留駐在特洛伊聯邦的駐軍。只要那個海倫女神對我們的追殺令依然有效,對方派來的狙擊者肯定越來越強,那麼在未來幾個月裏,我們依然是永無寧日……只是,要是繼續目前主動出擊的戰略,我們又可以做到哪個地步?又可以怎麼利用這個普倫斯呢?”

雅克理順了思路之後,便對普倫斯試探道:“……普倫斯,要是我跟你說,在德羅公國境內確實存在著一個傳送結界,可以讓你回到凍土深淵之內……”

“真、真的嗎?”普倫斯兩眼放光,渾身散放出強烈的獸性氣息,身後的妖猿幻影若隱若現,顯然一人一獸對此消息均感到異常興奮。



“只是……我還沒決定是否把結界的位置告訴你。”雅克坦率地說,“因為我們之間,似乎還沒有建立好互相信任的關係。怎麼說呢……閣下作為德羅公國的供奉,但貴國的盟友卻跟我們是不死不休的仇敵……”

“只、只要甩掉這頭四肢發達但沒甚麼用的拖油瓶,我普倫斯當不當這德羅公國的供奉,根本不是問題!”在普倫斯心裏,就只渴望著自由。

只要他能夠恢復顛峰實力,再加上甩掉那無法離開德羅國境的“強制思鄉病”,那他在何處不能打出一番事業呢?

“你的立場與我無關。”雅克伸出手來,對普倫斯表示拒絕,“作為條件交換,你需要考慮到我的立場,想想如何解決我正在關心的問題。”

“你正在關心的問題,條件交換……”普倫斯又開始思考了,顯然談判並不是他的強項。

“普倫斯大人……”一直靜靜站著的玫,走近普倫斯耳邊正打算出謀策劃,但另一方勢力的前來,打斷了她的企圖。

一行數十名戴著水元素晶石的特洛伊高手,已紛紛出現,呈現出把所有人包圍著中央之勢。

這些高手當中,有不少還是七階,八階的戰士或魔法師,可以說是特洛伊駐軍中的精銳力量了。



這班人當中為首的有兩個,其中一人便是不久前跟普倫斯有過一面之緣的“特洛伊駐軍第四把交椅”。

至於另一人則看來實力還要強上一點點,看來是個八階水系戰士,在駐軍之間地位甚高。雖然他身材不高,但卻還是把頭抬得老高,好像高高在上似的往下看人,由此可見其人個性如何。

那位第四把交椅畢恭畢敬的,對普倫斯道:“普倫斯大人,這位就是特洛伊聯邦駐德羅公國的最高長官,利維特子爵。”

“哦。”普倫斯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他似乎還在思考著雅克丟給他的問題。

看到普倫斯似乎不太把他放在眼內,利維特頓時面色脹紅得像豬肝似的,他想要開罵,但心想又好像掉了身份,便以眼神示意一下,讓身旁的那位“第四把交椅”說話。

“恭喜普倫斯大人,大人剛一出手,便把瀆神者和同黨們均一網打盡。”他恭敬的說道,“利維特子爵非常欣賞閣下的表現,只要他向女神殿美言幾句,聯邦肯定會為貴國提供更多的援助,對普倫斯大人的打賞也肯定不會少的。”

“喂喂喂……甚麼叫作一網打盡?誰把誰一網打盡啊?”不管是雅克還是菲兒,心裏都在大聲抗議著。不過兩人都是些擅於扮豬吃老虎的人物,所以都沒有插話,乖乖看戲,看看情勢發展如何。



聽到那第四把交椅發言得體,利維持子爵的頭抬得更高了,看普倫斯的樣子就好像是個施捨給乞丐的善長似的。

這回輪到普倫斯的臉色變得像豬肝了。

“打……賞?這是作為特洛伊聯邦的走狗,所獲得的主人施捨般的打賞嗎?”

“這話說得差了,普倫斯先生。”利維特終於發言,“在高貴的海倫女神面前,不管是閣下還是我們,都不過是一群卑微的僕人而已。誰都有著同樣平等的資格去為女神效力,也同樣會就著其貢獻而獲得應有的獎賞,這完全是普倫斯先生你應得的,不需要覺得受之有愧,哈哈哈……”

“還、還受之有愧?”普倫斯強壓住殺意,好不容易才擠得出這幾個字。

“女神公正嚴明,對功臣的獎賞是絕對不會少的,普倫斯先生不用再擔心這一點了。”那利維持抹著不住滴下的汗道,“但是普倫斯先生的信仰是否堅定不移呢?”

其實這利維持如何不知道普倫斯心裏的想法?只是他倚仗著背後特洛伊聯邦的強勢,硬要狐假虎威,強行壓下普倫斯企圖跟瀆神者和解之心。

“普倫斯先生,你和瀆神者們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利維特道,“女神神喻所下的是格殺命令,留活口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所以,為了女神,現在就把餘下的任務完成吧。”

“你、你們叫我……殺了這個人?”普倫斯指著雅克,語氣上已明顯暴露出,他認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也不要說在單打獨鬥之下,他面對雅克有多少勝算了。看一看他身邊站著的幾個人,有兩個就是比他高出最少一個檔次的聖域高手,不過他們都適時地完全收歛起實力,讓利維特他們完全看不出來罷了。

就是他們當中最弱的菲兒,要殺掉恐怕也還需費一番周章呢。

“坦白說,我們是因為擔心普倫斯大人,所以才盡派精英趕過來的。”那第四把交椅道,“我們剛才都看到了那場空中大戰,那位瀆神者以火龍翔術把閣下擊倒的場面。只是我們趕到時,卻看到了閣下的傷勢已經恢復,而且還貌似跟瀆神者們在談判……”

“普倫斯先生,要是你因為實力不敵而打算向敵人投降,現在可以不必。”利維特道,“即使對方是個九階魔法師,也不可能在我們五十人的包圍下能夠活著離去的。”

這番話的意思非常明確,就是那利維持在威脅說,不管是瀆神者還是你普倫斯,只要稍為露出背叛女神的意思,他們都可以就地格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