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前往德羅大公府邸是一條大直路,但普倫斯卻故意這邊繞個彎,那邊順道多走幾步,總共滅掉好幾個特洛伊駐軍的營地,從晚上打到了黎明,一行人才總算到達目的地。

對菲兒和雅克而言,這一行真是成果豐碩了。

從特洛伊派駐過來德羅公國的軍隊,雖然不算是最精銳的部隊,但他們背負著的是特洛伊往外擴張領主的開路先鋒任務,所以實力也不會差到哪裏。

而理所當然的,實力不弱的敵人,他們身懷的武器道具,自然也差不到哪裏去的。

對於常年活躍於前線的軍人來說,裝備和道具差不多等於他們的第二生命,所以他們對於隨身的傢伙肯定不會吝惜的。



或許他們手上的一把法杖,或貼肉藏著的一卷魔法卷軸,便相當於那個人的一半家當了。

這一行下來,他們那滿滿的行囊裏,裝載著的是幾多戰士和魔法師們的畢生積累啊?

只是稍為想起來,菲兒就忍不住笑了。

雅克當然也是滿意的。這一行旋風般的搜刮行動,讓他的家當一下子又膨脹了很多倍。看著那批不管好醜儘管收下來的兵器道具,他想到的是遠在帝京的幾位小同學們。

要是把這些高階戰士或魔法師使用的東西,分給珊,班揚和比爾他們,那他們的實力肯定會大幅提升的。



在戰利品當中,還有不少的魔法藥品,卷軸之類的東西,對修煉築基也是很有幫助的。

想著想著,似乎在雅克的面前,開始漸漸看到一條往前發展的路……

對於普倫斯和德羅公國來說,這卻是一條不歸之路。

這麼一個晚上的殺戳,按玫的估計,至少有三份之一的特洛伊駐軍被抹殺,這其中除了普倫斯他們下的手外,有不少都是德羅公國軍隊們見形勢改變,趁火打劫而殺的。

“看!我們的軍人也根本就不贊成跟特洛伊同盟!他們手上的血,就證明了這一點!”普倫斯一點也不後悔,觸怒這個洛芙大陸有數的龐然大國,“我現在就進去罵醒那個德羅大公!他這幾年確實是糊塗了!竟甘心去當別人的走狗!這樣不行啊!”



“沒錯!我們不當特洛伊人的走狗!”正在附近戰鬥中的德羅軍人,聽到普倫斯這番解氣的話,都紛紛附和,熱血沸騰了起來。

“普倫斯大人從特洛伊人手上解放了德羅公國!普倫斯大人萬歲!”有擅於拍馬屁者,甚至還夠膽說出這樣的話。

“哇哈哈哈……公國上下一心,感覺真好啊!”普倫斯興奮得雙手鎚胸,吼道,“兄弟們!讓我們齊心合力,把特洛伊人趕出玫瑰同盟!”

“好!把特洛伊人趕出玫瑰同盟!”眾人附和。

“這個普倫斯……他這番話,恐怕很快就會流傳到玫瑰同盟內的其他國家去了。他的聲望恐怕會因此大大提高。”雅克盯著普倫斯,感覺又有點看不透他,“到底這個人是單純魯莽,還是其實心裏城府極深,每一步都包含著計算呢?”

特洛伊人會被玫瑰同盟的所有國家所討厭,這是當然的。因為他們跟德羅公國合作,第一個目標就是要統一玫瑰同盟。

現在德羅公國表態要脫盟,這些剩下來的特洛伊駐軍們,自然就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利用對特洛伊人的共同厭惡,普倫斯令玫瑰同盟內各勢力,難得地凝聚起來。



“我倒認為這很有可能是誤打誤撞造出來的效果。”甘度夫則持相反意見,“普倫斯的做法所以得到大家的認同,是因為這裏的人都是腦筋比較直,只懂殺戳之輩,大家都是粗人,所以這番話才有共鳴啊……”

“……是嗎?”雅克搔著腦袋。畢竟他是現代人出身,受社會磨練成智力型喜歡算計的個性,倒不是太明白這種粗漢子的世界。

從普倫斯的行事,雅克倒是學到了一些鼓動人心的經驗。

在大公府裏監察著事態發展的馬倫,跟雅克的看法類似, “這是普倫斯大人刻意算計出來的效果?很巧妙的政治伎倆,這樣我們可是沒有回頭路了。”

普倫斯在大公府門外這麼高聲一呼,還一呼百應,跟特洛伊聯邦決裂已變成了舉國的共識,這樣兩國的同盟已變得絕對無法挽回了。

甚至,恐怕已變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即使德羅大公心裏滿不是味道,在這群情洶湧之下,他又能奈普倫斯甚麼何呢?現在這名國民英雄,不,不久後可能會變成玫瑰同盟的共同偶像吧,現在他來向你邀功了,難道你會在眾目睽睽下直斥其非,解釋說當別人走狗才是德羅該走的路嗎?



所以,德羅大公的選擇只有一個。

他滿臉堆笑,雙目含淚地奔出府邸,擁抱著普倫斯,讚揚他這個晚上的貢獻是歷史性的,然後跟他攜手接受群眾們的歡呼。

“普倫斯,我的好兄弟!謝謝你!你挽救了公國的未來!今天是公國創立以來歷史性的一天!來來來!打了一整個晚上,肚子應該很餓了吧?先讓兄弟我好好的款待你一番,休息好了再說!”

“好好好!這話中聽!廢話少說,酒肉先行!雅克老弟!菲兒妹子!我們走!”普倫斯一手挽著雅克的肩膀,一手拖著菲兒的小手,也不理會甚麼禮儀,就一股腦兒的衝進大公府裏去了。

有心人可以察見,德羅大公的前額現出了幾條青筋。

───────────────────

進入了大公府之後,德羅大公隨即脫去了公關臉孔,一臉表情滿是陰沉,森冷,連侍候慣了的馬倫亦感到了一陣怯意。

“大公陛下這次會怎麼處理跟普倫斯大人的關係?還有那幫瀆神者們……”他已認出了一行人裏那兩個最低調的,正是他從滌淨水晶中看到過的,貨真價實的瀆神者!兩名聖域高手……



“那兩人掩藏得很深,要不是我已預先看過他們戰鬥的影像,根本看不出他們是聖域……”馬倫後背都沁出冷汗了,“單是這個陣容已夠德羅滅亡幾次了,拜託待會不會打起來吧?”

馬倫左顧右盼,已在計劃著好幾條緊急逃生的路線了。

德羅大公沉著臉地,盯著普倫斯他們吃飯。

那普倫斯真把大公府邸當成自己家似的,使喚傭人們以最快速度弄出最多的菜式。他的要求也沒甚麼,都只是以大塊肉類為主。

很快餐桌上就堆滿了香噴噴熱騰騰的肉類,眾人便大快朵頤起來。

他們當然也感覺到了德羅大公陰森森地盯視的氣息,但畢竟有供奉地位的普倫斯自己都不客氣了,他們還需要顧忌甚麼呢?

雅克卻是一直有在意著德羅大公。菲兒也察覺到了雅克的戒備。



“雅克,那個德羅大公,頂多是個九階風系戰士,而且從氣息看來似乎在走下坡,即使跟普倫斯單打獨鬥起來,恐怕都是輸多贏少,更何況我們還有幾個人?”菲兒好奇地問道,“他有甚麼值得你留意的地方呢?”

“我也說不清楚,不過這德羅大公渾身散發的氣息當中,有一股似乎有點特別……怎麼說呢?”雅克邊吃邊說道,“總覺得這個人跟普倫斯有種……非同一般的連繫。”

“哦?”菲兒抹著嘴巴道,“他們一人是國主,一人是供奉,關係密切是正常的。難不成他們還有血緣關係?不像啊……”

“這關係……並不自然……我還要再觀察一下。”雅克沒做理會,便又繼續吃了。

或許大家真是太餓,這麼狼吞虎嚥地吃,一吃就吃了近一個小時。玫和菲兒早就吃飽了,雅克的食量也只是正常,也差不多吃夠了。

梅斯特很優雅地慢慢咀嚼,好像吃了很久才吃了一丁點東西,但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至於保祿和普倫斯,則仍然像餓鬼般瘋狂的吃著,一點兒也沒有滿足讓住手的意思。

兩人都識英雄重英雄地對視一眼,然後又繼續吃。

德羅大公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一直忍耐著不發作,正是想要保持最基本的禮貌,讓來客先吃個飯,休息好了再來談正事的。

但他們還要吃到何時?

德羅大公並不知道保祿和梅斯特的底細,他只在後來聽說過報告,認出雅克和菲兒大概就是那兩個“瀆神者”,所以當看到雅克吃夠停下來之後,他就再忍不住了。

“好了,也差不多吃夠了吧?”德羅大公像鬼魅般無聲走近,然後冷冷地道。

“日你媽的,老子還在吃你在吵個甚麼勁……”猛吃著的普倫斯本來只是隨便應一句,但這話才剛出口,他就突然停止進食,抬起頭來堆笑道,“也是的,我也差不多有八分飽了,就這樣吧。”

眾人心裏都為普倫斯這種態度轉變暗暗吃驚,連保祿也禁不住停下手來盯著普倫斯一秒,然後才繼續吃。

“好了,猴子,退下吧,我跟貴客們有要事商談。”德羅大公冷冷地向普倫斯下著命令,甚至沒有看過普倫斯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