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倫斯作為德羅公國的象徵人物,很恰當地發揮了他的鎮懾作用。

可是他本人是不會管治國家的。

不過幸好他有一位能幹的小秘書,玫。在這混亂時期的一切行政命令,政治操作,都由她負責指揮下令。

基本上德羅大公是不直接染指國政的,所以玫接手的,只是已死亡的昆頓總理所留下的工作。由於昆頓生前算是個不錯的行政官僚,整個國家機器運行得大致暢順,所以玫也未遇到一些她未能解決的問題。

以她身為普倫斯貼身助手加秘書的聲望,要取代昆頓總理的工作,也沒有惹來甚麼不滿。



原本暫代總理的馬倫,對於把權力重新交出來也沒甚麼抗拒。他也繼續擔當元帥應負的責任,軍隊方面形勢很是穩定。

是以德羅公國在一夜間沒了領導人和總理後,也基本上仍在正常運轉,沒出亂子。

普倫斯作為一個象徵意義大於實際用途的人物,在這段沒打架的時期,也沒甚麼事情可以做,於是他便擔起了東主的義務,以最高級的禮賓資格,為雅克他們洗塵了。

雅克和菲兒終於得到了休整的機會,便也不客氣地儘情放鬆了好幾天。美酒佳餚,洗澡按摩等自是少不了的,其質量之高,連過慣了滋潤生活的菲兒,也無法挑剔出甚麼。

“太好了……總算可以稍為透口氣了。”菲兒整個人軟癱在原本屬於德羅大公專用的華麗沙發上。



“真的啊,自從凍土深淵試煉以來,便一直緊繃著神經,我都快要瘋掉了……”雅克也同時軟癱在沙發上。

兩人的頭輕輕地碰在了一起。

雅克和菲兒同時對望,眼光甫接觸到,菲兒的臉蛋便已紅了……

“菲兒……”雅克自然不會放過這難得親近的機會,一直讓彼此的身體緊緊挨著……

“甚、甚麼?”



“我在想,我們在這段時候……好像也經歷過很多事情,令彼此的關係變得很是微妙……”雅克絞盡腦汁地挑選著字句,“我在想的是,我們是不是也應該,令這份微妙稍為……確定下來呢?”

菲兒一聽,便會意了。她嬌柔地低下頭來,玩著手指,“我、我都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菲兒聽不懂?”雅克有點懷疑。

“聽不懂。”

“真聽不懂?”

“真的聽不懂!”菲兒玩手指都玩得有點生氣了。

“這樣懂嗎?”雅克靠上前來,給菲兒臉上印上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你怎麼……”菲兒正想抗議,眼神正好對上了雅克那狩獵者的雙眼,頓時整個身子都軟了,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從何時起,這女孩便早已對雅克芳心暗許。她為他嫉妒過,緊張過,傷心過,甚至憤怒過,憎恨過……

竟然對同一個男子產生過如此複雜的感情,或許這些感情摻雜在一起到分辨不了彼此時,愛情便產生了。

“怎麼還不幹啊?直接撕掉衣服撲過去,儘情奔放地做啊!”

雅克和菲兒同時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張大大的臉孔。普倫斯看戲看得津津有味,都哄到兩人面前來了!

“哇哈哈哈……怎麼那麼怕羞?這裏的都是自己人怕甚麼啊?……哇!菲兒妹子手下留情啊!”

最後普倫斯被雅克和菲兒聯手,同時飛踢到天空中去,只剩下一個光點。

────────────────────





由於德羅公國位處玫瑰同盟這種百年抗戰之地,可供遊玩的名勝古蹟之類是基本沒有的,逛街的地方都是些簡陋的市集,賣的都是戰爭時期的物資,從戰死士兵那兒刮來的戰利品之類……

說到戰利品,雅克和菲兒就從特洛伊駐軍們那兒搜刮了好大一堆,都還沒空進行整理,是以對在市集尋寶的意欲也不大。

再說普倫斯對弟妹們的義氣真的很足。不過看到菲兒稍為對市集盯了一眼,他便一聲令下,德羅公國軍方內部最會鑑定寶物的專家,便開始每天巡迴各市集,把比較具有價值的武器道具寶石之類,每天送給雅克菲兒挑選了。

要是給送上門挑選的話,菲兒倒是不介意花一點點時間收下來的。

公國內部沒甚麼遊玩的地方,雅克便安心地待在豪華的大公府邸裏,每天都充足睡眠,吃香喝辣,把自凍土深淵以來積下的疲累和壓力釋放出來。

有時候吃飽飯閒來無事,便跟著玫或馬倫到處走動,看看他們如何處理公務,吸收一下治理國家的經驗。

這正是雅克比較弱的一環,也是他很想要得到的能力。



“玫果然是個人才,要是我將來發展出具有規模的實力,確實是需要像她那樣的行政和管治專才啊……”雅克心裏驚嘆著玫的能力。

而對於馬倫的軍力管治,雅克給的評價也不低。

“這傢伙雖然人品有嚴重問題,但卻是治軍方面的熟練人才……這個人雖有野心,卻必需依附著一個獨裁者,沒有獨自開創事業的魄力。由他統率軍隊,倒不怕他會發動政變,但是整個軍隊倒戈到別個更強的勢力,倒是有可能的。除非有信心可以完全控制這個人,否則還是儘早除掉的好。”

視之為威脅,某程度上也是一種比較高的評價。

“雅克老弟似乎對治國方面很有興趣啊。”普倫斯倒是注意到了雅克的熱情所在,“其實要是你喜歡的話,由你當上下一任的德羅大公,也完全沒有問題,我們哥倆一起打天下!索性把國家的名字變成雅克帝國好了!”

雅克帝國!

這名字在雅克心裏造成了強烈的震撼。



太誇張了吧?按生理年齡來說,雅克甚至還沒發育完成呢。數個月之前,他還不過剛考進了學院成為菜鳥,如今竟有機會成為一國之君?



“別說笑了,普倫斯大哥!”雅克笑道,“要擁有一個國家,以我的實力和人脈,還早了好幾十年呢!”

“老弟實在太謙虛了!你對自己的實力似乎欠缺了一點自覺性呢!”普倫斯拍著雅克的肩膀道,“你老哥我,現在不也等同於德羅公國的統治者了?論實力的話,要是再打一次,老哥我都沒信心可以勝過你呢!既然老哥可以擁有一個國家,為甚麼你不行?”

“大哥在玫瑰同盟的名聲和影響力,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和取代的。所以,作為德羅公國的統治者,大哥是不二之選,別的任何人都做不來。”

“還以為你在說甚麼呢?甚麼影響力,名聲之類,不就是宣傳麼?玫這幾天已經為你的菲兒妹妹做了很多工作了,你們在國內也已經成了名人,你們的實力,你們在驅趕特洛伊人一役的貢獻,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雅克無言了。這位大哥雖是一番好意,但那豈不是也有逼上梁山的意味? 

“雅克老弟,也別怪我未經你和菲兒妹子的同意,就先替你們打造公國英雄的形象了。”普倫斯坦誠地道,“老實說,要是要把這個國家交給別人打理的話,除了老弟之外,我誰都不放心哪……”

“大哥要離開德羅公國?”

“對,這也是遲早的事了。你老哥我困在這小地方太久了,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說罷普倫斯豪爽的笑著。

雅克也點頭同意。對普倫斯這種豪傑型人物來說,過去多年一直被逼停留在這種小國裏面,始終會心有不甘的。

出去走走,看看闊別多年的世界如今變成怎樣,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當然,要首先把體內的妖猿給分出來,這是老哥我目前最大的心結了。”普倫斯道。

“嗯,我之前應承過大哥的事,是一定會遵守承諾的。”雅克會意地道,“不過要先給我些時間,讓梅斯特處理好一些很重要的私人事情。完成了那件事後,我答應會親自帶大哥回去凍土深淵!”

“嗯,拜託老弟安排了。”普倫斯信任地笑道,“即使那個混蛋德羅的精神操縱是解除了,但是我還是沒法離開公國領土半步,恐怕那原因還是出於那妖猿吧。”

普倫斯之前已有提到過,他無法離開公國領土,感覺好像是有種類似“思鄉”的牽絆,或許那妖猿認定德羅境內有回到家鄉的路徑,所以不准共用身體的普倫斯離開吧。

────────────────────

自從德羅公國的戰事告一段落之後,保祿便一直賴在大公府上接受招待,大吃大喝,調戲侍女,快活不已。

這只是表現上看起來如此。

其實這裏已沒有了他的事,他此行本來的目的是為了找尋原水,這雅克在納妮婭深淵牢獄已經提煉了很多,基本上已遠超過他的所需。

不過他還沒走,應該說是走不了。因為他放心不下一件事。

“那個海倫女神難道就這麼放過我們嗎?” 保祿有點想不通,他們破壞特洛伊聯邦的好事,竟然沒有任何神力的阻攔,“那個瀆神者追殺令已經頒布了超過一個月了,怎麼特洛伊聯邦還沒有派高手來狙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