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種尤關洛芙大陸整體形勢的情報,只要連繫到光明教會的分支機構的話,便可以輕易得到的。

雖然說光明教會在玫瑰同盟裏的影響力很微弱,但幾個教堂和一些駐當地的神職人員還是有的。

就是說德羅公國境內,就有一間光明教會存在。不過這教會的傳教活動非常低調,因為玫瑰同盟這種修羅場,並不是光明教會主力發展的目標。

不過保祿始終不太願意連繫光明教會,因為他這次是秘密出來的,他不想讓教會知道他的行?,從而推測到他的動機。

“始終要動用到自己的情報網絡吧。”保祿嘆了口氣。



對於私人的情報網絡,保祿是十分珍惜的。因為每使用一次,便等於多了一次被發現曝光的機會。

只要這情報網絡一旦曝光,而自己並不知道的話,將來便很可能死在這個網絡裏面了。

不過這次的對手是神,保祿也不敢妄想他所作的行動,能夠瞞過一位神。即使海倫女神被公認為神祗世界中較弱的一位。

但他確實有必要搞清楚特洛伊聯邦的動向。

很有耐性地等了三天,等來了一個暴雨交加的夜晚。城裏的街道已沒了人跡,全身黑衣,沒一絲活人氣息的保祿,靈活地跳過一個又一個的平民房頂,跟他肥胖的身軀十分不相襯。



保祿自有一套跟情報網絡連繫的方法。

他在屋頂穿行途中,在幾個地方留下一些隱閉的暗號,繞個大圈後回來看看暗號改變的方式,經過一番組合解碼後,便得出了跟接頭人碰面的座標。

最後保祿竄進了一所無人的房屋,裏面早已待著一個黑衣人。

確認彼此身份後,黑衣人隨即傳遞保祿所需要的情報。那是一顆只有保祿才能解讀的亡靈系水晶。

“……是嗎?原來在過去一個月來,特洛伊聯邦已最少派出四次援軍,打算收拾我們了?這不值得奇怪,但他們如今呢?……全都在途中被滅?還包括兩名聖域高手?”保祿有點驚訝,但他很快就想到了答案,“哼……那隻黃金獅子總算有點貢獻了。只是誰把雅克大人的情況傳達給他知道的呢?”



從特洛伊聯邦前往玫瑰同盟,必需穿過撒克遜帝國國境。即使對方是繞路而行,佔盡邊界天險的撒克遜方面要突襲的話,也非常方便。

“大人,今天晚上城裏似乎有其他可疑的情報活動。”那黑衣人報告道。

“沒有被對方發現吧?”

“沒有。讓情報網絡保持絕對保密,為第一優先。”

“嗯,今天就這樣吧。”保祿喚走那黑衣人。“唉,還是要我自己來嗎?”

保祿召出了幾個亡靈魔法,把一具氣質詭異的骷髏像穿衣服般穿在身上,整個人的氣質便又完全不同了。

他再一次躍上屋頂,在各種屋簷煙囪的掩護下小心翼翼地走動,不久終於發現了兩個人的?跡。

但跟蹤不了多久,那兩人便分道揚鑣。



“被看穿了?對方有點本事……”保祿本能地選擇追趕較強的那一個,一直半明半暗地追逐了半個小時,對方的速度和潛行能力突然下降。

保祿乘機衝刺,現身。

那人十分鎮靜,他轉過身來,脫下頭套,整理了一下被雨水潑打沾濕的秀髮。

“是你?”

“……沒錯。真是太巧了,大家都選在同一天跟情報網絡接頭,誰叫今天晚上的天氣實在太適合了呢。”咖啡,即是菲兒說道。

“我應該追另外一個的,被你們擺了一道。”保祿笑道,“剛才你使用了某種加速卷軸吧?”

“嗯,是剛才伯父給我的,他說以你的潛行能力,一定會選比較強的那個來追蹤。”菲兒道,“情報網絡的保密性,永遠是絕對第一優先,所以在敵我未明之前,即使以身犯險,我也要保住網絡,因為這甚至關乎了我家族的存亡……”



“你的家族……難道你?”保祿睜大了眼睛,“是你通知撒克遜帝國,叫他們截擊特洛伊聯邦的援兵的?”

“那不是說,我在一個月前就已經跟情報網絡接觸上了嗎?在那個納妮婭深淵牢獄之內?還要瞞著你和梅斯特?我沒有那麼厲害。”菲兒笑道,“是我家族的長輩們先發現到我的,他們都很厲害,餘下的事情他們自會查得到。”

“你……難怪我總覺得你很面熟!撒克遜皇帝是你的甚麼人?”

“你是說萊恩舅舅嗎?”菲兒掛著招牌的甜美笑容道,“雖然說是親戚關係,但其實我也沒見過他幾面呢?我爸就不同了……”

────────────────────

過去一個月來,海倫女神的暴怒,都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了。遠在特洛伊城的海倫女神殿,都不知被女神的憤怒轟擊過多少次,如今看起來都跟廢墟沒兩樣了。

女神這次對於瀆神者的執著,是很罕見的。

而這次的瀆神者之命硬,背景之強大,更是罕見。



德羅公國舉全國之力,也無法誅殺那兩個瀆神者,這不值得奇怪。但出動到駐派在德羅公國的特洛伊精銳,也無法搞定,祭司們就心知有點不妙了

為勢所逼,唯有從特洛伊派去更強大的援軍,但還沒去到,就給撒克遜那邊偷襲得手,一個也逃不回來。一次如是,兩次如是,三次如是……

第四次,聖域高手都派去兩個了,還是要被抹殺掉。

每一次的失敗,換來的都是海倫女神再提升一級的怒火。海倫神殿的核心祭司群已多次換血,總祭都換了好幾個了,但海倫女神指令的狙殺對象,還是活得好好的。

“難、難道女神的神喻……是要我們跟撒克遜人全面開戰嗎?”祭司們不禁猜想道。不然他們也不能理解,怎麼這次的瀆神者們,明顯得到撒克遜方面的全力支援,但女神依然鍥而不捨。

“不可能吧?根據女神過去的神喻,像全面戰爭這種命令,不會是用這種方式來……來指示我們的。”這祭司想說的是,女神過去的神喻都不過是為了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化,殺幾個對她不敬的人來消消氣而已,像在洛芙大陸發起戰爭這種事情,即使是海倫女神,也不會憑一時意氣而作出這種事。

“那……現在撒克遜那邊明擺著不惜動用舉國之力,也要把我們送去的人給截下來。據我收到的情報顯示,上一次的截擊,甚至連黃金獅子萊恩都親自出動了!除了全面戰爭,我們還可以怎麼做啊?”



難啊,難啊……祭司們都在皺眉搖頭。要是這次行動再失敗了,海倫神殿實在再禁不住神怒了,恐怕現在這批祭司當中,又有不少被革離於權力中心了吧。

“真是的,對付兩個聖域而已,用得著這麼煩惱嗎?”一把陰柔的聲音從神殿門前傳來。接著滴滴答答的腳步聲在漸漸接近。

那是個從外表看不出性別的,陰陽怪氣的高個子。不過從衣著看,應該是個男人。

“是……是聶磊大人!”

“聶磊大人親自出馬,這次我們有救了!”

“當然了!就算瀆神者再厲害,能夠勝得過一位……神嗎?”

“夠了夠了!你們這幫雜碎拍我馬屁,我也不會感到高興的!”那聶磊陰聲細氣的道,“你們知不知道自己無能在哪兒?因為你們沒有能力理解一位神的真正心意!海倫妹子也是的,到底是誰得罪了她呢?怎麼這次說話只說一半呢?”

邊自言自語地說著,聶磊邁著輕柔的步子,走進了接收神喻的裏殿。

“好了,海倫妹子,受了甚麼委屈,跟你的聶磊好哥哥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