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德羅公國事件平息之後,梅斯特就馬上回到納妮婭深淵牢獄,繼續他那件非常重要的事了。

“之前少爺幫了梅斯特很大的忙,進度已經提前了很多,如今我一個人便可以應付的了,少爺還是好好休息吧。”

其實,這話的拒絕意思不太明顯。要是雅克堅持要幫忙,梅斯特自是樂意的。

不過梅斯特的態度也暗示了一點,對於他正在企圖解放甚麼人,被囚禁在那塊冰晶裏的人跟雅克有何關係,他也是不會明說的。

最少在現階段不會說。



所以,寧願不讓雅克幫忙,保持距離,以讓這個秘密可以保守下去,這是梅斯特的意思。

梅斯特也明白,要雅克解放一個他不知道身份的人物,是難為他了。

雖然雅克從心裏直覺地明白,那個被囚禁在冰晶裏的某人,肯定不會是他的敵人。可是,在梅斯特絕口不提這個人的身份的情況下,雅克也實在幫不出手。

因為,那冰晶內的人物,強得變態。

隨著冰晶的融化,已禁制不住從裏面散放出來的強大氣息。



既然自己還沒到時候知道這個秘密,雅克也就故意想要避開不去納妮婭深淵牢獄,免得妨礙梅斯特的工作。

不過另外一邊,普倫斯也漸漸催得緊了。

看得出來,在知道了有望可以把共用身體的妖猿甩掉之後,普倫斯心裏的期望在逐日提升,能夠回復獨立個體的自由度,不管是普倫斯以至深淵獨眼猿本身,都是非常渴望的。

所以雅克也只能以藉口拖得五天。

五天之後,眼見普倫斯好像也急得坐立不安,茶飯不思了,雅克便唯有對普倫斯這麼說:“好吧,我現在就去跟梅斯特說一聲,看看他意思怎樣。”



怎知道梅斯特對此完全沒有意見。

“就照雅克少爺的意思辦吧。”他聳聳肩,“不過是讓普倫斯先生路過而已,這是沒所謂的。”

“可是,這樣就會讓他看到你正在做的事了吧?這不是……高度秘密嗎?”

“這沒關係,反正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他說,“再說深淵君王對於其領域內的感應是很強的,我現在所做的事,大概整個深淵的所有君王都知道了。正因為他們多少猜到冰晶內囚禁的人是誰,他們是絕對不會來打擾的。”

“我應該早點問的,原來梅斯特根本不介意啊……”雅克心想,那就馬上把普倫斯帶過去,還了他心願也好的。

“好!太好了!”普倫斯開心得手舞足蹈,“不、不要現在去!給我兩天時間收拾好東西,我也要買些禮物之類的……”

“禮物?” 

“當然了!現在你老哥要還鄉啊!”說罷普倫斯便一溜煙的離去,忙他的事情了。



“怎麼嘛,他是不是有點搞不清楚了?現在是妖猿要回鄉還是他自己啊?” 雅克完全摸不著頭腦。

“別管他了,倒是小子是不是該想一下,怎麼安排以後的事情了?”甘度夫說,“你是打算要對帝京那邊裝逼,等到明年凍土深淵停雪期後才回去呢?還是以陸路從這兒跑回撒克遜?還是……你打算不回去了?”

“確實,要是雅克少爺願意的話,我想普倫斯會很樂意支持你當下一任的德羅大公。”一直在旁邊八卦著的保祿也插話道,“這樣的話,雅克少爺可算是橫空出世了!他肯定是玫瑰同盟,不,甚至是洛芙大陸歷史上最年輕的一國之君!”

“還一國之君那麼誇張啊……”雅克搖頭苦笑,“不是甘度夫提起,我也沒意識到原來有那麼多的路我可以選擇的,我想我會在這段時間內好好考慮一下。”

接下來的幾天裏,雅克都跟著普倫斯和玫在到處走,名義上是陪他購物準備“回鄉”,實際上是趁機多深入德羅公國境內的各個角落,視察一下這個國家的民情風俗,地理文化,之類……

對於這個他隨時可以支配的國家,雅克還是先想多了解一下的。

這幾天裏,普倫斯無論去到哪兒,都會向他遇到的人介紹雅克。而基本上大家一聽到“雅克”這個名字,就馬上聯想到最近聽到的種種有關他的傳聞,而把雅克認同為這次“解放”德羅公國的第二號重要人物。



除了“尊敬”之外,“驚訝”也是常常出現在人們臉上的表情。因為雅克看起來實在是太年青了。

三天之後,一行人總算是準備好了,可以出發前往凍土深淵。

普倫斯就像個即將出發往學校秋季旅行的孩子般,雙眼閃亮亮的對行程充滿了期待,獠牙都露出來了,好像隨時會被妖猿支配身體似地。

“普倫斯大哥,你的背包,好誇張……”雖然雅克已陪他瘋狂購物了三天,但普倫斯的行囊體積還是超過了他的預期。

他身後那個背包,足有他體型兩倍那麼大。

“呵呵呵……沒辦法,都是很重要的東西,非帶不可。”

“你不是有儲物戒指的嗎?”

“早已經塞滿啦!哇哈哈哈……”他還笑得下。



“普倫斯哥哥,你的背包……”剛來到集合的菲兒看到普倫斯的背包,也嚇了一跳,“你不會是把老婆都塞進背包裏去吧?”

“差不多,差不多!”普倫斯還臉紅了。

這次出行,除了普倫斯和雅克外,菲兒和保祿也跟去了。玫必需要留守著看顧著德羅公國的大局,所以也便不情不願的只來送行。

經過了傳送結界,來到納妮婭深淵牢獄後,普倫斯就笑不出來了。

看到那個如今已溶化了好一大半的冰晶,裏面的那位人物身形已隱隱若現,普倫斯只盯了一眼,便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慌。

那是他一生中從未經歷過的巨大恐怖感。

他的心臟因為恐懼而急促的跳動著,甚至在空曠的雪洞內都能聽到那響亮的跳動聲音。



而那些游離在冰晶外緣的殘念冥火,都因為普倫斯的出現而極度地活躍,紛紛飛過來在他頭上盤旋著,企圖入侵。

或許他的表情真的很難看,看得菲兒都有點怯了,牽著雅克的手靠在他身後。“大哥他……不會有事吧?”

雅克沒有說話,他本能地知道應該怎麼做。他走過去拍了拍普倫斯的肩膀,對他做了個誇張點的笑容。

普倫斯所感受到的壓力,隨即消失。

他已後怕得連出幾身大汗。

“呼……嚇死你老哥我了……想不到你們竟然在這兒收藏著一個這麼變態的人物……”普倫斯好像剛剛死裏逃生似的。

“不是我們收藏著的,是被某號人物囚禁著的……大概。”雅克也不方便說得太多,再說他也是一知半解而已。

“不用怕,普倫斯先生。”梅斯特解釋道,“這冰晶裏面的大人,是不會傷害雅克少爺的朋友的。”

“雅克老弟,你還真是擅於令人驚訝啊,跟你有牽連的人物,一個比一個厲害,這傢伙恐怕、恐怕……”普倫斯只敢用眼尾去盯那塊冰晶,盯著盯著,他身後突然現出妖猿幻影,那妖猿露出了好像恍然大悟的表情後,漸漸心悸起來,便又消失了回到普倫斯體內。

“哈、哈哈……原來他是……我、老哥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梅斯特先生繼續忙吧。”普倫斯已忍不住要離去了,“雅克老弟,我、我們是不是該上路了?帶、帶路吧!”

“雅克少爺,以及各位,一路好走了。”梅斯特一貫優雅的鞠躬著送行。

雅克試著向普倫斯打聽那冰晶裏囚禁著的人物,但普倫斯只是一味的苦笑搖頭。

“哎呀老弟,你就放過我吧。”普倫斯合掌哀求道,“這不是你老哥我能夠說出來的名字啊。”

一行四人深入納妮婭深淵牢獄的最深處,然後只要沿著過來時的地道穿行上去,就能夠回去上一層的凍土深淵。

不過普倫斯的體型和背包,為他帶來很大麻煩。因為他爬不進雪道裏。

“要是普倫斯大哥肯丟低背包,或許還可以勉強穿過的。”雅克建議道。

普倫斯當然是不肯的。

“穿不過去有甚麼所謂?老哥我就不會給自己挖一條專用通道?看我的!”他豪氣一嘯,背後妖猿幻影閃現,仰首狂嚎一聲,便開使以利爪瘋狂轟開雪道。

“簡、簡直變態……要是把牠帶回原本的世界,讓牠負責開挖地鐵的隧道,那可真是省時又省力了。”雅克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