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好吃!”兩人吃得喝采連連,讓那些君王們都覺得十分高興,都裂嘴吼吼地叫著。

這些冰川鮮果不是一般植物,是靠著凍土深淵某處水系元素極之凝聚之地,透過無數年月漸漸孕育而成。單靠這些鮮果,已足夠養活這一大群龐然巨物。

牠們能夠世代擁有君王級的力量,多少都拜這些鮮果的長期滋養吸收之故。

是以那片出產鮮果的凍土之林,向來是被冰川獨眼猿當成是聖地般嚴密守護之地。基本上君王級的魔獸群落,都佔據著類似這樣的食物來源地。

君王們是次為了普倫斯和妖猿的回歸而開這盛宴,破天荒地邀請雅克一行人同席,表示把他們當成貴賓對待。



對於人類能夠欣賞他們的聖果,牠們也感到很自豪。

畢竟雖然這些鮮果是好東西,卻不是一般人類能夠消受的。絕大部份人類連這暴雪期的凍土深淵的天氣都受不了,更何況是吃這凍土深淵精華所在的玄冰之果。”

雅克和菲兒能夠消受,正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有能力放出七八階甚至九階魔法的高階水系魔法師,再加上“風雪無視?的加持,令他們比較能夠適應凍土深淵的一切。

而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這兩人都曾經受過原水的洗禮。原水是甚麼?就是凍土深淵內蘊的水系元素的極純粹凝煉狀態。

你道那些冰川鮮果咬下去是濺出的果汁是甚麼?



原水。

或許沒有雅克煉出來的那麼純粹,但這天然形成的連君王都視為聖物的果實,果汁的原水比例也高達八、九成。

雅克和菲兒的體質,魔力,又再得以大幅度的提高。

只是有時候吸收得實在太多有點消受不了,雅克便悄悄用火系魔法暖兩杯開水,給自己和菲兒喝著暖暖口腔,中和一下。

普倫斯也像沒事般的在吃那些鮮果。其實是那妖猿幻影在吃也。



至於保祿,以他的體質,也就無福消受了。但是在表面上看來,他卻是最狼吞虎嚥的一個,甚至都不用咬直接就吞下去了。

“老子雖然吃不下去,但藏在肚子裏就不行嗎?這麼好的寶貝不趁機多收一點怎麼行?用來打賞給小弟們或拿來跟別人交易也是好的。”

宴會除了吃,怎少得了餘興節目”

妖猿們最喜歡的節目,就是戰士們的模擬對戰了。

這些龐然巨物們沒有精細的武技,打架大都是拳頭直接對砸,砸得血肉橫飛也毫不在乎,看得普倫斯這戰鬥狂大呼過癮,背後的妖猿幻影更是激動,看到後來也加入去打了幾場。

由於雅克跟妖猿們的身型相差太遠,不是生死相搏的話,打友誼架實在不知道怎麼下手。但是盛情難卻,雅克也獲邀跟普倫斯切磋了幾場。

也許是感覺到普倫斯在這兒好像有點愛面子,雅克也就不敢太認真跟他拼,打四場把結果巧妙操作成二比二,皆大歡喜。

“我那大哥這個表情,以及他常常偷偷盯著的那個方向……不是吧?我絕對不敢相信……”雅克的頭上滿是黑線,實在不敢想像那個可能性。



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主人賓客都皆大歡喜。

到了第二天,雅克看到普倫斯面色好像有點難看,便把他拉到一邊去聊聊。

“我一直以為只要把我那妖猿兄弟帶回家鄉,一切問題便會解決,要把牠分離出來應該不是甚麼難事。”普倫斯嘆氣道,“剛才我那兄弟到族中長老那兒問過了,原來這讓靈魂分離的秘術,在妖猿的歷史裏也是有過成功例子的,不過……很難就是了。”

冰川獨眼猿雖是君王級,但畢竟是魔獸,在歷史長河裏,自是少不了經歷無數人類強者的試圖馴服,所以牠們也發展出各種對抗被馴服,被操縱的各種秘術。

人類和冰川獨眼猿在靈魂融合期失敗的例子,歷史上是不少的,像普倫斯那樣的情況也有發生過。只是這秘術難度之高,所需要的材料道具之難找,各種限制要求例子之多,實在讓人咋舌。

雅克聽著普倫斯講解那分離靈魂秘術的各項條件,也聽得十分頭大。甘度夫只聽了最開始的三個條件,就已在大爆粗言,頻呼不可能了。

“甚麼?為這秘法築基暖身的材料,就需要三頭深淵龍族的全身血液?我們可以在哪兒找到深淵龍族?牠們都是聖域級的君王!倒教教我怎麼殺?接下來還有甚麼?需要三隻水系的魔眼暴君同時製造出深淵極限虛無結界?這一切為了甚麼?召……召喚出你們妖猿族的神祗?”



普倫斯和妖猿幻影說著都十分沮喪。神,和一般生物的區別,真的等於人類和螞蟻的區別般。要是有隻螞蟻啟動召喚陣法召喚你,你會理會它嗎?

要去召喚一個神,是極端接近不可能的事。即使有這個能力軀動這召喚陣法,這對被召喚的神祗也是極大侮辱。

神,只能由祂去軀使人類,執行祂的命令。反過來,根本是褻瀆。

但要是由妖猿來召喚自己一族已成神的祖先,可能成功率會高一點。可是對方到達神的境界,會不會理會某隻微不足道的小子孫的死活,這又是另一回事。

“畢竟這秘術的關鍵,是需要使用一種能夠隔絕一切元素的結界,去令兩個靈魂完全地分離,這根本上是神的領域!除了那位傳說中在數千年前晉升為神的妖祖遠祖外,牠們都沒聽說過誰有這種力量。”

聽到這裏,甘度夫不再爆粗,已在咯咯笑著了。

雅克當然也露出了“原來只是這樣啊?的笑容,他拍拍普倫斯的肩膀道:“你幹嘛不早說呢?不過是利用元素隔絕,把兩個靈魂分開來而已。”

--------------------



冰川獨眼猿雖然是屬於君王級的深淵生物,但一般來說實力都在聖域以下,在歷史上能夠突破到聖域甚至神域的機率極少。

對於能夠晉身神域的妖猿遠祖,自然能夠看透靈魂操作的奧妙,把兩個融合失敗的靈魂分離出來,對牠來說自是舉手之勞。

但這是否代表,不到達神域的話,就無法進行靈魂分離術,甚至無法對靈魂作出任何操作呢?

當然不是。

例如亡靈法師,對肉體消亡的靈魂作出強制綑綁佔據,將之軀使成奴隸,這就是一例。

在亡靈系以外,洛芙大陸也存在著不少跟靈魂有關的魔法秘法,例如甘度夫曾使出的那個奪舍術,就是把靈魂從一個活體搬移到另一個活體的技術。

當然,把兩個住在同一身體的靈魂分離,難度是比較高的。以人類來說,即使達到聖域級別,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學會奪舍術,更不用說是還原了。



不過對於擁有位階未明的天火的雅克,這正好是他力所能及的任務。

根據他經過梅斯特指點後,自行發明的?元素隔絕?,他知道只要把天火塑造成一個完美的球體,球體內的空間就是一個完全隔絕世界一切元素連繫的絕對真空。

經過在納妮婭深淵的無數試驗,這元素隔絕確能有效捕捉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