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把一絲天火滲進普倫斯的體內,然後探進靈魂所在的位置。

他把視力往內窺探,發現果然有兩個靈魂半融合似的存在著,那是屬於普倫斯的一團黃光,以及屬於妖猿的一團藍光。

這兩個半融合靈魂是極不穩定的,黃光和藍光以極高頻率震動著,表現著想要隨時釋出暴走的傾向。

但這兩道光芒卻被普倫斯體內烙下的某個魔法陣強硬地控制住了。那魔法陣就像個活門似的,只能同時讓其中一種屬性的魔力釋出。

不是藍色魔力,便是黃色。



“那魔法陣,就是拉米奈斯融合後烙下的那個印記嗎?我還第一次在靈魂內視的狀態下觀察這個印記。”甘度夫道,“普倫斯和妖猿的融合本來就是個錯誤,因為風系主人和水系魔獸的融合,是拉米奈斯定律所不被允許的。”

“……這個拉米奈斯烙印,現在正好是我施展元素隔絕的阻礙。”雅克皺眉道,“不把這烙印抹殺掉,我的天火就無法進入裏面進行分離。”

“你……你能夠抹殺掉那個拉米奈斯烙印??甘度夫驚訝地問道,“這事一定要三思!這等於是毀去了普倫斯體內的拉米奈斯融合!這有可能會令普倫斯的位階大降的!”

“……幹就幹吧,老弟。”普倫斯的聲音傳來,他的語氣是堅定的,沒表現出一絲猶疑。“相比起這個,我倒寧願儘快把這妖猿給分離出去,我有我必需要分離的理由啊……”

普倫斯的語氣甚至很悲壯的。



“好,那麼我試一下……”雅克試著小心翼翼地,把天火包裹著那個像是充當靈魂守衛的魔法陣,然後使出“靈魂隔絕”……

那個烙印就像殘念冥火般被絞碎,然後轉換成純粹的力量給雅克吸收了。

“那、那麼簡單便……”甘度夫的語氣表現出他快要精神崩潰了。

顯然,即使甘度夫對拉米奈斯融合是如何的不以為然,並曾花盡腦汁要令雅克繞過被烙印的命運,但他根本沒想像過,這拉米奈斯融合還能夠逆轉過來的……

“完、完全被小子給顛覆了……要是給羅德知道了的話,那傢伙一輩子躲在魔法研究部裏就是在研究這件事,現在小子完成了他的心願,他肯定樂壞了。”



“好,我現在要分離兩個靈魂了。”

雅克熟練地把天火繞著對方的靈魂,塑造成一個球體。對他來說,這一次的難度要比較高一點,因為他要同時做兩次,而且對象是兩個部份交疊在一起的靈魂。

但實際做著,難度比想像中還要低。

因為兩個靈魂似乎都非常渴望分離,所以當他企圖“切割”那交疊在一起的部份時,只要施加一點天火之力幫助,黃光和藍光就會自行儘可能地分開,讓工作變得順利一點。

雅克感覺自己就像個外科醫生,正在做著分離兩個連體嬰孩的大手術。頗費精神,但很有成就感。

在進行這個分離儀式期間,全族的冰川獨眼猿都安靜地圍坐著,憂心忡忡的盯著祭壇上的雅克和普倫斯。

菲兒則坐在雅克身邊,不時為他抹去滿頭的汗水。

這“手術”進行了好幾個小時,期間所有人都不敢作聲,連呼吸都放得很輕很輕……



“行了!”雅克禁不住高呼。在普倫斯的靈魂之海裏,屬於普倫斯和妖猿的靈魂,已被兩個靈魂隔絕圓球給分離開來了。

那個包裹著藍光的圓球,現出了妖猿的表情。牠在對著普倫斯在吼吼大叫著甚麼。

“我的妖猿兄弟說,牠有種很強烈的直覺,只要把牠的靈魂扔出我的體內,牠就能夠還原了!”普倫斯對雅克道。

雅克點了點頭,操縱了一下那天火圓球。

突然祭壇上轟隆一聲,一頭體型極之龐大的妖猿實體現身,差點把普倫斯和雅克都壓壞了。

成功分離!

那終於得回身體的妖猿朝天大吼,猛鎚胸膛,好像要把多年來的鬱悶都發洩出來似的。而在場的其他妖猿都在一起狂吼歡呼,一時間整個凍土深淵像在強烈地震似的,周圍不少雪山都出現了崩塌。



那妖猿一手把雅克托在掌心,高高舉起,全場更是震天似的高呼!

雅克頓時成了妖猿一族的大英雄!

“不過怎麼會這樣的?只要那妖猿的靈魂給帶出去之後,他的身體就會突然出現了?”雅克心裏納悶道。

“就是會這樣啊。?沒有現代物理知識的甘度夫,好像覺得此事毫不稀奇。

雅克心裏想,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廣義相對論?的證明?愛因斯坦以那最著名的數學方程,證明物質和能量其實是可以互換的,物質加速到光速,就像變成純能量體,反之只要一團能量震幅變慢,穩定下來,就會固化成物質……

詳細情況雅克也不太了解,但只要知道這也是有可能的,他心裏的問號就消散了。

───────────────────

是夜。



位處獅心城的中央地帶,海拔最高的一座青翠山丘之上,聳立著的是一座巍峨壯麗的建築,這正是撒克遜帝國的帝宮。

在深宮之內,撒克遜帝國的皇帝,有外號黃金獅子之稱的萊恩,罕有地沒有寵幸著甚麼妃子,而是在興奮地等待著探子的消息。

他全副武裝,渾身鬥氣沸騰,似乎已在急不及待了。

“這次的特洛伊混蛋,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最好這次派來的是個甚麼元老院首席元老的兒子,待我一劍殺了的話,便可以名正言順的開戰了。”

是的,能夠令他的注意力從美人的肚皮上移開的,就只有戰爭和殺戳。

撒克遜帝國近年已極少有能令他熱血沸騰的戰爭機會,尤其當帝國變得太過強大,能夠令皇帝親自出馬的機會便更少了。

所以他很興奮,甚至很感激近來特洛伊聯邦數次的神秘異動。



雖然看他們的潛行路線,似乎不是針對撒克遜帝國而來,但作為不共戴天的仇敵,特洛伊聯邦一切的行動,都要儘可能地破壞,以儘可能削弱對方的國力。

而現在,透過可靠的情報顯示,特洛伊接連派出高手繞過撒克遜北上的目的,正是跟那位天火傳承者有關!

“那個甘度夫怎麼搞的?天火傳承者雅克大人不是還在獅心城就讀學院,給精心培養著的嗎?怎麼竟然跑到了三千公里外的玫瑰同盟?”

萊恩起初對這消息感到難以相信,但後來知道了情報來源後,便也不得不相信了。

“消息來源是西斯科總理大臣的千金?現在還跟雅克在一起?”

有“保護天火傳承者”這個理由,萊恩也就有理據說服自己去親身冒險,截殺那些特洛伊的狙擊者了。

其實他不過是想打架手癢的受不了而已。

萊恩陛下難得出手,便擊殺了兩名初登聖域的特洛伊戰士。這一戰,大大挑起了萊恩的打架癮頭。

幾天後,萊恩又再收到菲兒傳來的情報。

“甚麼?雅、雅克大人已基本上取得玫瑰同盟某個小國的統治權?”萊恩拍著膝蓋大笑,”果然有種,不愧是天火傳承者!好!我也要努力支援了!絕對不讓特洛伊人再踏進玫瑰同盟半步!”

然而撒克遜皇帝親自截殺兩名聖域高手,並沒有嚇退特洛伊人。過不了幾天,特洛伊那邊又派出了潛行者。

這次竟然只有一個人。

不過這個人已經全滅了兩波撒克遜的截殺,並損失了兩名九階魔法師,一名九階戰士了。

所以萊恩才這麼興奮。

他正在等待著的,就是他派去截殺這名高手的第三波攻擊的結果。

這第三波攻擊的領軍人物,是個在帝國裏面數量也十分稀少的聖域戰士,是萊恩的御林軍心腹,身經百戰,論實力已比萊恩上次殺的那兩個特洛伊聖域要強了。

要是對方能夠勝過他派出的親兵,那就有資格讓他動手了。

傳令兵總算來到,萊恩等待的消息已經傳來。

“……甚麼?戈林他……才一招便被對方擊殺?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萊恩那緊握著劍的大手,似乎滲出了一點點的汗水。他咬了咬牙,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太好了,能夠讓感覺到危險的對手,終於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