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雅克大人他瘋了嗎?”保祿雖然已被轟得破破碎碎,但他黏在牆上的眼睛仍把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即使這貌似擁有神力的聶磊,並沒有展現出絕對壓倒的優勢,但這只是相比起梅斯特,他或者普倫斯而言。

雅克雖然是很強沒錯,但他終究連聖域也不是!

怎麼對抗一位神?

這一嚇,把梅斯特也嚇出來了。



“聶磊大人,我們堂堂正正比試吧。踏過我的屍體,你就可以進入我的幻術結界。”

“梅斯特!”雅克氣得說不出話來,“你這麼現身,那我挺身站出來的作用豈不是沒了?”

“雅克少爺,謝謝你為梅斯特設想。”梅斯特勉強撐起重傷的身體,對雅克鞠躬致意,“不過你把梅斯特守護在結界裏的東西看得太重要了。其實解封那個人物的目的,正是為了少爺。所以要是少爺你有甚麼不測,那梅斯特的一切努力,也都是就白費了。”

梅斯特這一番表白,把雅克也嚇了一跳。這是啥的?這種像老掉牙電視武俠劇的情節……

他努力從梅斯特的眼神中看出端倪。



沒錯,這個眼神,就跟在瑪莎拉遺跡時一樣。

雅克和梅斯特聯手騙過敵人,是早有前科的,兩人憑眼神便知道對方在打甚麼主意。

“他在麻痺對手!”

聶磊偏著頭旁觀著梅斯特和雅克的對話。

“這兩隻卑微的螻蟻在幹啥的?生離死別?那也是……他們面對我聶磊大人的威壓,在主力全滅的情況下,終於絕望了嗎?”



作為一個高高在上的“神”,看到他極端瞧不起的低等生物陷入自我曝光的絕望狀態,認為這是正常不過的。

這隻叫梅斯特的暗黑老鼠,竟然稱呼這紅髮小子為“少爺”?甚至連自己的性命和守護著的幻術結界也不顧?

他不禁看向雅克。

“你真的是瀆神者?”

這聶磊當初為了討好海倫,二話不說就擔下了殺滅瀆神者的任務。

或許是公主病發作,據說海倫勉為其難地才“批准”聶磊為她服務,而且並沒有主動告知他任何有關瀆神者的情報,只任由聶磊自行尋找。

而聶磊為了保持自己的優越感,當然不會問海倫拿情報。

他心裏想,大不了我乾脆把整個玫瑰同盟給滅了,再挖地三尺將之毀成寸草不生的荒原,這樣瀆神者怎也該活不了吧。



所以聶磊根本不知道瀆神者的真正身份,長甚麼樣子。他也認為根本不需要知道,在殺了足夠的人和下了足夠的酷刑後,真相就會出現在他面前的。

根據那些神殿祭司們所說,瀆神者應該是德羅公國裏面最強的那個人。經過一輪交手後,聶磊深信這個人應該就是梅斯特。

而如今發現,梅斯特還只是這個紅髮小子的僕人而已。

“你真的是瀆神者?”他不禁再問。

雅克迎著聶磊的目光,絲毫不懼。他擺好了預備戰鬥的架式,毫無保留地展示著最強的力量。

八階火系鬥氣旋渦。

螢火亂舞加持。



而且按他的預備架式,似乎他藏著的是一招九階的“火龍翔術”?

“沒錯。所以這位梅斯特,你已經沒了殺他的理由。”雅克嚴肅地道,“我們堂堂正正戰一場吧。”

聶磊目瞪口呆。

原來惹怒了海倫的所謂瀆神者,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嗎?

“我承認你這個年紀,能夠魔武雙修到這個程度,真的非常不容易。可是,你真的認為,區區一個連聖域都沒沾上邊的孩子,有資格跟一位神單挑嗎?”

“要是我沒看錯的話,你不過是擁有像塊皮那麼薄的神域而已。”雅克的眼神,像是直看透聶磊瞳孔裏的靈魂,“我應該不會錯的,剛才普倫斯大哥和保祿不是已經證明了嗎?”

雅克的眼力,或許未必能夠看清楚所謂的神力是甚麼。

但這層“他看不穿”的力量只有紙那麼薄,他卻是看得到的。



他這麼一戳,把聶磊那薄薄的臉皮都捅破了。

趁這暴怒一殺,雅克把握時機攻擊。

“火龍翔術!”

雅克整個人像化身為一條火龍似的,直朝聶磊轟去。

而這一轟,卻在聶磊身前一指左右的距離,給硬生生定住了。

“要冷靜,剛才已吃虧了幾次,這次不能讓他得逞!”就是像聶磊這種人,也曉得學乖的,他沒有因為雅克的激將法而放鬆警戒,神力一絲沒放鬆。

“即使如你所說,我的神力只有一塊皮那麼薄,”聶磊雙手捏著雅克的脖子,把火龍翔術潰散,十隻手指漸漸陷入他的肌肉裏。“就憑你這種九階魔法,就能夠刺穿我聶磊大人的神域嗎?”



“咳咳咳……”雅克已強烈感到窒息,他雙手緊緊抓著聶磊的手腕,卻是完全沒有鬆動餘地,“你最好抓牢點……”

“我會!我會慢慢增加力度的!我就看看你們這幫扮豬想吃老虎的傢伙,還有沒有甚麼本事沒使出來!”根據前科,聶磊也懷疑雅克會不會仍在隱藏聖域身份,所以也不敢太囂張,一直提防著。

“來啊!有甚麼本事儘管甩出來!我就站定給你打!直至你被我捏死之前,儘管給你打!”

“雅克少爺!”

“你這隻暗黑老鼠不准動!”聶磊向梅斯特警告道,“你向前走上一步,這小少爺馬上人頭落地。”

就在聶磊向梅斯特吼叫之間,已近半休克狀態的雅克,向聶磊身後的某人輕輕點了一下頭。

聶磊當然注意到這舉動,以為他有動作,便瞬即臉轉回來,把神域都集中在腹部下體等地,迎接他的突擊。

“冰之吐息!”

卻是站在遠遠的菲兒,施出了她最強也挺熟練的八階魔法。這一記突擊的時機掌握得恰好,吐息正好命中聶磊防禦稀薄的背部。

八階水系魔法,令這位自稱為神的聶磊,背部結了層薄薄的冰。

對身體不成傷害,可是對自尊心的打擊嘛……

連八階小妞也敢跟他叫扳!再這樣被耍下去,恐怕連一階菜鳥,也有機會擊中這位神了。

聶磊終於沖昏頭腦,虎軀一震,把背部的冰塊震散,然後猛地一轉身,打算把手中積蓄以久的水爆彈擲給菲兒。

“死吧!螞蟻!”

可是,聶磊雙手卻被雅克緊緊抓著。

“我叫你最好抓緊一點,你沒聽清楚嗎?”

倒不是雅克的力量要比聶磊更大,而是,雅克手掌心傳來的熱度,強烈的刺痛了他。

有股神祕的火系魔力,竟輕易融解了聶磊那薄薄的神力防禦,直摻進他的身體內,燃燒著他的內臟,他的靈魂。

雅克這一招天火侵蝕,才是真正壓箱底的一擊!

有梅斯特的演技,以及菲兒大膽的背後攻擊,三人表現了完美的戰術,讓雅克的雙手可以抓緊著聶磊,讓他有時間評估天火對這薄薄神域的滲透性。

而最初獻上此計的,加上大力鼓吹激勵,讓雅克深信天火的層次絕對比這聶磊的神域高的,不是雅克的腦內軍師甘度夫,還有誰呢?

眾志成城,陰掉這個陰陽怪氣的所謂神祇!

“嗚哇哇哇哇……”聶磊感覺到的,是體內燃燒沸騰的極度苦楚。他倒在地上不斷地翻滾著,雙手扯開衣衫,開始試圖扯前他胸前那還未癒合的恐怖劍傷,好像企圖把體內侵蝕著他的天火給掏挖出來似的。

雅克好不容易喘定了氣,摸著仍在發痛的喉嚨站起來。

“輸進去了多少?”甘度夫問。

“其實才一點點,剛才他甩開我的手甩得太快了。”雅克摸著發痛的手腕,心裏想,原來他體內的天火,還真的那麼厲害……

這天火也隨著自己的成長而增強嗎?而且還是不成比例的大幅增強?

“那也是的,要是這天火不是那麼厲害,所以甘度夫他們那麼重視我這個天火傳承者。”

此時其他人也漸漸走出來了。

菲兒沒想甚麼,第一個便奔出來抱著雅克,支撐著他的身體,給他灑原水治療了。

上次試過爆碎後被史萊姆吃掉的滋味,這次保祿顯然準備得比較好,雖然還是走幾步掉一個器官肢體甚麼的,總算還是維持著兩、三成的實力。

普倫斯也還站得起來,雖然四肢都因骨肢而出現可怕的腫脹現象,但對他這種戰鬥狂來說,這狀態絕對還能打。

情況較好的是梅斯特,不過他受的是神域威壓的內傷,如今戰鬥力也銳減。不過他還擁有滿口袋的“暗黑君王壁障”,便隨即給眾人也分發了些。

眾人聚在一起,盯著仍在地上翻滾著的聶磊。

“還是雅克大人有辦法,連神都給弄得死去活來啊,果然是男人當中的典範……”保祿當然不會錯過拍馬屁的時機。

聶磊如今連腸子都自己拉出來了,整個人濕漉漉血淋淋的,像個爛掉一半的蕃茄。

“他……快要死了嗎?”

只是他的神域,仍絲毫沒有減弱,仍然維持著只有紙薄的厚度。

“快!送他一程!”保祿還不有仇報仇?召喚出一大不死生物給圍著聶磊來打,當然以他的狀態,死靈騎士是召喚不了的,這次一級的召喚生物總能打打落水狗吧。

普倫斯也不客氣,用沒傷的那隻腿猛踹著聶磊。

只是,竟無法對他進一步造成傷害。

聶磊也基本無視任何攻擊,只獨個勁兒地在自殘驅散天火。

“這傢伙還沒有放棄,看來只要他體內的天火侵蝕給他散掉了的話,他還能保持神域!”保祿喊道,“這傢伙一定要趁現在殺了!”

“出手吧,小子,只有你的天火可以對付他。”甘度夫道。

“嗯。”雅克雙手燃起了天火,靠近著聶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