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只是以自殘藥物短暫提升成為聖域,但聖域就是聖域!

那個聶磊,竟然輕輕鬆鬆地就把一名聖域高手打爆!

對這傢伙自稱是神的言論,因為這一出手而變得充滿了說服力。

“稱海倫女神作……妹妹?”保祿的臉容突然扭曲起來,他心想道,“聶磊?怎麼我在神名錄裏就沒聽過這號名堂?”

“只要不是神名錄裏的人物,那就沒那麼絕望了……大概。”甘度夫道,“根據神名錄裏的記載,海倫女神並沒有甚麼哥哥,這人大概是戀慕海倫的追求者。有資格追求海倫而還有命留下來的男人,應該也不會弱到哪裏去。”



突然,聶磊扭過頭來盯著雅克所藏的方向。

眾人的心臟都幾乎同時跳出來了。

不過這幾人都是甚麼人物?僅一個心跳便又控制住恐懼的情緒,眾人交集了一個眼神,眼神裏全都是腎上腺素提升到極點的興奮感。

憑一個眼神建立的共識,眾人立時四散而逃。

雅克,菲兒都是潛行高手,保祿更有潛入過海倫神殿的往績,普倫斯體型巨大看似不甚靈活,但他畢竟是以速度見長的風系能力者,借助周遭的掩體拐幾個彎,也很快就不見?影了。



眾人怕露出馬腳,也不敢跑太遠。只是彼此分散開一段距離,免去被一網打盡的結局而已。

聶磊似乎沒注意到雅克等人已經散開,仍看著同一個方向。

“你以為躲在那邊,就可以瞞過我了嗎?”

聶磊一個水爆彈射出,越過之前雅克等人潛伏之地,再直飛到近三百步之後,轟中了地上一道完全透明的壁障。

這道壁障馬上被轟出陣陣漣漪。



在這道透明壁障後面,梅斯特被強行轟至現身,給爆彈的爆發力轟至不斷倒退,狼狽不已。

“梅斯特!”雅克心裏大喊。

“第三次了。你這隻暗黑老鼠,雖然你施下的幻術我承認是還不錯,可是已經被我識破第三次了!”聶磊輕視地笑著,身型漸漸浮空逼近梅斯特,“我只是隨便一擊,便能爆掉了你一個“暗黑君王壁障”,我倒想知道,你現在還剩下幾個?”

“呸。”梅斯特仍是不失優雅地站起身來,吐出一口血痰清了嗓子,隨手插進上衣口袋掏出大堆黑芒球體,“不用你擔心了,聶磊大人。像“暗黑君王壁障”這種我族下人用的防禦道具,我好歹還剩下三、五十個的,應該可以再跟你糾纏個三天三夜左右。”

躲在四周看著的雅克等人,幾乎想跳出來喝采叫好。

聶磊的臉一時間漲紅了。“我想,你應該思考一下如何撐過接下來的三分鐘。”

“這番話你應該在昨天前就說的。要是你有這個能耐,我如今已是一塊死肉了,還何來有氣力跟你鬥嘴呢?”梅斯特說罷,牽了牽嘴角,極度輕視聶磊之能事。

“你的意思是說……我抓不住你嗎?”聶磊已逼近至五十步距離。



“我已經給過你三次機會,你還需要第四次嗎?”

聶磊壓抑著怒氣,一直逼近,雙掌那積蓄著的水元素能量已達到變態水平。至於梅斯特,雖然仍是雙腿不動,表情輕視地迎接著聶磊的目光,可是其實他已經毫無保留地全力催谷著,就等待機會行動而已。

“放開那個你一直抱著到處走的幻術結界,我或許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你要那個幹嘛?你這位自稱大神,還想要去搶我這頭暗黑老鼠的東西嗎?”

“要是你沒有把瀆神者窩藏在結界之內,怎麼要拼命守著它?”

根據梅斯特的設定,如果要從德羅公國這邊進入納妮婭深淵牢獄,是必需要經過他加持過幻術的結界,但要是從裏面出來則是另一回事,可以從多個梅斯特設定好的出口點出去。

是以雅克他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回到德羅公國,而聶磊則仍需要梅斯特手上的那個幻術結界。



“相比起這個,倒不如我們試著關心一下,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梅斯特手指壓著太陽穴,“聶磊先生,你……真是一位神嗎?”

這彷彿是把一盤水澆到一窩滾油上面去。“你……這是甚麼意思?”

“我在想,神這種至高無上的存在,要對付像我這種暗黑老鼠,理應一擊即殺,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輕鬆才是,但怎麼……聶磊先生你……到現在仍拿我完全沒辦法呢?”

“是嗎?”聶磊面容扭曲地道,此時他跟梅斯特相距已只有三十步。“但怎麼我好像覺得你臉色都變青了呢?是不是我散發出來的神力,令你受不了,已來到崩潰爆體的邊緣呢?”

“呸,”梅斯特再吐一口血痰,還想再說甚麼,但喉嚨一個咯住,鼻孔已流出兩行鮮血。

聶磊雙眼閃出殺芒。

他知道梅斯特這次絕不可能逃掉。

“死吧!”聶磊正要放出殺招。



“你這個娘娘腔給我住手!”加持了九階鬥鎧的普倫斯,已飛到聶磊身後,朝著他的背後狠狠一踹。

但是這一踹卻沒有碰到聶磊的身體,在他背脊前一指距離,好像被某種透明力量阻住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神域!”普倫斯心裏一怯。

“你剛才說我是甚麼?”聶磊冷冷地問道。

“娘.娘.腔。”普倫斯誇張地展示著嘴型,“看看你這個樣子?陰陽怪氣的,哪像個男人?你這種體型嘛,看來褲子裏面的東西也不會大到哪兒去了。”

“那我們比比看誰夠硬!”聶磊轉身就是一個巴掌,普倫斯勉強能提手臂擋著。

普倫斯的手臂頓時骨折。



“果然,我竟然能夠擋住!雅克老弟果然說得沒錯!”普倫斯痛得咬牙切齒,但卻為能夠跟一位“神”過招而不被秒殺,興奮不已。“吼吼吼!”

普倫斯忍著痛,半步也不後退,提起腿就朝著聶磊下半身一踹。

“就憑你這種幼兒程度的九階鬥鎧嗎?我用得著當回事嗎?”

“你輕敵了!”普倫斯使出全力,鬥鎧消失,力量進入另一個層次。

聖域!

聶磊被踹飛了。他雙手按著下體,狂廝猛喊地叫痛。

“我的聖域……竟然喘破了他的神域嗎?”普倫斯狂喜,不過他的腳掌也已經複雜性骨折,腳踝也斷裂了。

“嗚哇!”聶磊老羞成怒,邊按著下面邊還給普倫斯一腳。

普倫斯雙手交叉在胸前擋著這一踹,給轟飛到兩百步外撞落地上。不過以普倫斯的往績看來,這點碰撞應該不會要了他的命。

不過聶磊仍想追擊普倫斯。

此時,旁邊又傳來語氣挑釁無比的聲音。

“你這個偽神給我住手!”

從普倫斯的先發出擊中,保祿已看出聶磊的老底來了。

“果然,這傢伙的神域,只有紙那麼薄而已。只要不正面對戰,利用出奇不意的突擊,應該可以強行刺破那傢伙的神域,令他受傷。”

雖然這聶磊看來只是貌似一個神,但天知道除了海倫之外,他還跟誰有甚麼關係?所以保祿也不敢用光明神術。

他呼了一口氣,把體內的生命氣息全部呼出,回復巫妖真身。

聖域級的亡靈召喚術,死靈騎士召喚!

從冥界召喚出實力相等於人類聖域高手的死靈騎士,這可是保祿作為聖域死靈法師的終極之法。

這死靈騎士從旁殺出,手中的黑鋼戟直刺而至,把聶磊嚇了一跳。

不管他是神或是貌似神,他怎也想不到竟然會遭到不死生物的伏擊。

死靈騎士之槍極短暫地刺破了聶磊的神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個血洞。

“吼!”聶磊雙手一拍,兩記水爆彈攻擊硬把死靈騎士轟爆。他抬起頭來,視線鎖定了遠方那施法的保祿。

聶磊朝著保祿極速飆來。

“哇!死靈世界的尊貴王者們,回饋我保祿多年來的用心供奉吧!骨肉屏障!”一道又腐肉和白骨構成的厚厚牆壁立起來,擋在保祿和聶磊之間。

聶磊看到如此嘔心之物,頓時掩著嘴巴,另一手連射好幾個水爆彈,把骨肉屏障連同保祿一起轟碎。

不過保祿又不是第一次被轟碎,所以大概也是沒事,也沒人想去救。

連續被普倫斯和保祿這兩個聖域突襲所傷,所受的傷患事少,受損的自尊事大。聖域和神之間的差距……難道沒有他所想像的那麼大嗎?

多番折騰之後,聶磊胸前那從肩膀斜向側腰的長長傷口,又再始滲血了。這是他此行的第一次受傷,也是他最大的恥辱。

雖然那頭黃金獅子比起剛才那兩個聖域的攻擊力要更強,但若不是他聶磊嚴重輕敵,會讓區區一名聖域令他受到如此重創嗎?

聶磊的羞怒已差不多到達極限。

他要找到那隻暗黑老鼠殺掉,然後從那個幻術結界中找到瀆神者。只要完成任務,一切的恥辱就都可以洗刷掉了。

“暗黑老鼠!不論你躲在哪兒,我都可以找到你的!你跑不遠的!只要你一作出長距離移動,就會被我鎖定!”聶磊全神貫注地找著。

他知道身受重傷的梅斯特是走不遠的,他一定在附近,利用他最拿手的幻術巧妙躲藏著。

可惜這幻術是瞞不過神的。

聶磊已發現了一點幻術的痕跡。

“呵呵……你以為你藏得很好是不是?我道我能不能看穿你的把戲呢?”他一步一步慢慢前進,好像一隻貓在捕捉一頭跛腳老鼠那樣胸有成足。

“你不用找了。瀆神者就站在你的面前。”

聶磊猛然轉過身來,發現身後站著一個紅頭髮的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