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羅議會聯邦如今已恢復了正常運作,也不用雅克他們再操太多的心了。

聶磊一役,被他橫衝亂撞之下,玫瑰同盟內的國家就有好幾個因此滅了,盟內的眾多勢力又再來一次大洗牌,戰爭不斷,這混亂局勢持續數月不見緩和。

可是,德羅議會聯邦的邊界,卻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寧靜,簡直都可以帶小孩子來玩野餐,帶心上人來玩炒飯了。

因為整個玫瑰同盟內部已經流傳,殺掉那個聶磊的人,如今就是德羅的背後撐腰者。

誰敢跟一個連神都能殺掉的人對抗?



所以德羅得到了一個難得的休整機會,以復原之前連番內亂,以及跟特洛伊決裂後做成的國力損害。

和平,竟然在玫瑰同盟內罕有地出現了。

梅斯特和保祿都還有別的事要忙,所以都決定先行告別。

“雅克少爺,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很快便會再見面的。”梅斯特作了個招牌式的鞠躬,“希望下次見面時,圖圖大人和貝呂妮夫人也會跟我們在一起。”

“嗯,一定會的。”雅克心裏下定了決心。



“雅克大人,我保祿這次真是謝謝大人的原水了。呵呵呵……那海倫長袍的事情,我會儘快處理好的,下一次的見面,我保祿一定會為大人帶來好消息。”

保祿臨行時,一再向雅克表明他有多麼的依依不捨,到最後甚至還抱著雅克的腿在哭個不停……

這馬屁精生在洛芙大陸還真是可惜,要是生在東方,他這手拍馬屁的本事應該有更大的發揮吧。

“少來這副表情了,”待保祿離開後,菲兒走過來取笑雅克道,“對那保祿拍的馬屁,你明明就很受用。”

“我哪有。”



“你看你看,臉都紅了。不用不好意思啦。”菲兒拍著他的肩膀。

至於普倫斯,他說要為他的如花預備一份特別的求婚禮物,所以也就起行不知到哪兒去冒險了。

他跟雅克菲兒約好了,待數個月後的凍土深淵進入停雪期後,便大夥兒一起回去。

這普倫斯還是瞞著玫離開的,弄得這小秘書之後的幾個月裏總是悶悶不樂。

“虧我還特別訂造了特大號的雙人床呢……”這話是玫獨個兒在鬱悶時自言自語的,不過被菲兒“碰巧”偷聽到了。

“竟然為了那個如花,連這麼可愛的女孩都寧可丟著不管……”雅克真的是無言了。

如今只剩下雅克菲兒了。

“那、那我們……”菲兒的臉蛋躁紅。



雅克也臉紅起來,又搔腦袋又踱步甚麼的。自從那次宴會之後,兩人都常常有著想要熱烈地擁抱在一起的傾向。

但兩人都害怕,怕只有一旦有身體接觸,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兩人都正值青春年華,精力旺盛的年紀,如此兩個近乎發情的肉體卻沒法結合,這種憋屈卻是不足為外人道的。

“我、我明白了。我會再努力一下的。”

“嗯。我、我等你……”

他們之所以不能結合,還不就是因為那個老原因。

好了,孤男寡女的秘密遊戲暫時不能玩,那兩人沒事,玩甚麼?



玩修煉好了。

兩人在過去一段時間來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戰鬥,不斷又不斷地成長,現在也是時候作個整理。

雅克和菲兒如今真正的實力到底如何?

在普倫斯眼中,雅克切切實實是個九階強者,而且他還同時修到八階魔法師,還要是聞所未聞的水火雙屬性……

要不是普倫斯晉身到聖域,他認為雅克的實力甚至在他之上。

而即使是現在,普倫斯也不認為以聖域之能,能夠輕而易舉地擊敗雅克。因為雅克還會一種極其神秘,變態的術,能夠形造出“天火真空領域”,在這真空領域之內,即使是神力,也能吞噬消化……

所以說雖然雅克還沒晉身聖域,但某程度上他又甚至能夠跟“神”匹敵,他的實力,實在很難說得準,總言之絕對不能小看。

但其實雅克心裏自知,自己到底有幾多料子。



在凍土深淵試煉開始時,他還不過是個三、四階左右的初階魔法師。不過他有一個優勢,是他對於所學會的魔法,擁有絕對的熟練程度,完全了解背後的魔法原理,以至能夠默發魔法,那就是說,他已能夠完全駕馭他學會的魔法。

正因為他有餘裕,累積了很豐厚很豐厚的基礎,所以到甘度夫把魔法咒文資料庫植入他的腦袋裏時,才能夠順利來個成長大爆發。

對於五階以上的高階魔法,他是能夠使用出來的,可是熟練程度卻遠遠不足。由於是像播放錄音帶似的使用這些魔法,所以使出來的效果,比一般要正常唸咒文的高階魔法師還要來得差。

所以雅克必需要不斷重覆練習,直至把自動唸出的咒文都真正學會了,真正悟出其背後的原理了,甚至能夠默發了,這才算是成功。

雅克使用的最熟的是六階火系魔法“白焰閃燃”,如今唸咒時已差不多能省下三份之二的音節,大概再練習個一千次左右,就可以默發了。

對於“流螢術”,雅克的熟練度也不俗。其他如“螢火亂舞”、“火龍翔術”等八、九階魔法,苦練了不下千次,也就僅僅能縮短幾個音節,要成功默發,還有比較長的路要走。

默發,只不過是雅克的自我追求。



即使是對菲兒這位魔法天才來說,也不會要求自己能夠默發魔法的。

她有了用原水泡澡的機遇,重新洗滌過身體,所以才能夠模彷雅克,越級學習高階魔法。咒文,是一定要唸的,菲兒修煉的方法其實也同樣是不斷,不斷重覆地練習,逐個魔法苦練,練至完全熟習,連睡著覺了也能唸得出來的程度。

幾個月下來,菲兒最熟練的是五階的“水靈蛇術”,六階的“水影飄渺”以及七階的“漣漪術”,這都非常配合她的戰鬥風格。

至於六階的“席卷之矛”,六階的“水神波動”,七階的“蚌殺綁靈”,八階的“極光之盾”,練著則有點沒勁,所以也沒有勉強去熟煉這些魔法。

倒是她特別喜歡八階的“冰之吐息”,每天修煉時總是不斷重覆練至魔力用盡,然後便跑去泡原水澡恢復,之後便又繼續練習。

如此持續修煉,菲兒開始摸到了魔法原理的門檻了,她正企圖憑自己的領悟,去改良這“冰之吐息”的咒文。

她不知道,在心態上,她已開始有幾分聖域的味道。

當然,要是用同一個標準衡量,雅克他在心態上,早就已經預備好了……

如今兩人在德羅議會聯邦的地位,已像是鎮國供奉般的超然人物,雅克和菲兒自然獲得最高級的招待,如今是住在一幢獨立的三層別墅裏,由數十名僕人侍候著的。

雅克把原本在納妮婭深淵牢獄的原水之池搬了過來,安置在別墅的後花園裏,讓自己和菲兒在修煉時用來恢復,持續地改善著體質。

所以即使雅克是先天火系體質,本來水系就是勉強練出來的,如今有了原水的幫忙,對水系魔法的進步也絲毫不比火系慢。

雅克比較喜歡練習攻擊型的水系魔法,尤其“水神波動”已幾乎能夠默發,補充了他的火系魔法爆炸力有餘,衝擊力不足的缺點。

“極光之盾”是另一個雅克較為勤於練習的魔法,因為其廣闊的防禦範圍,對保護身邊人很有幫助。

如今跟菲兒有了這種默契,雅克在修煉路上也要開始考慮到自己以外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