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魔法之外,雅克在這一場高速成長下的另一個大收穫,便是對鬥氣的領悟了。

這鬥氣倒是雅克自行領悟出來的,不是透過甘度夫給予的作弊材料而學會,所以基礎還是很堅實的。

雅克從小就苦練體能,對體術的研究也很有一手,這些年來從沒丟下基礎體力鍛鍊,這是他比起一般魔法師來說的一個大優勢。

所以說,他本來就很適合作魔武雙修。

六階的鬥氣外放,七階的鬥鎧,八階的鬥氣旋,他都已經使用得十分熟練。這鬥氣的修煉也是沒有捷徑的,唯有不斷不斷的練習,方能慢慢進步。



鬥氣旋的練成,勾起了雅克極大的熱情,他花了大量時間去鑽研鬥氣形成旋渦的各種迴路以至各種變化,企圖創造出一種……現實從沒有過的拳法。

這是為了滿足前一世的兒時夢想。

不過雅克都是在秘密研究這套拳法,連菲兒都不讓知道,所以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只知道是很華麗就是了。

連菲兒也摸到了鬥氣的門檻。

當初跟玫初遇交戰,菲兒就是憑初現的鬥氣,險險贏了半籌。



雖然僅僅只是六階的鬥氣外放,但憑菲兒的外表和氣質,誰想到她竟然也到達了六階戰士的層次?

還是那句,一切皆因原水之助。

“啊啊……我也差點忘了。這原水除了泡澡之外,還可用來煉器呢。”雅克說。

其實只有像雅克這種大富豪,才說得出這種話。原水本來最主要的用途,就是煉器,基本上只要一滴,武器防具的能力便能夠大大提升……

菲兒是不用說的,她最愛使用的刺客短刀,每天都泡足了原水,如今的鋒利程度簡直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這短刀還因此而加持了各種各樣的水系屬性,被刺中的話,命中各種輔助魔法做成的傷害,可能比外傷更甚。



雅克也每天用原水來淬煉他的三叉戟。

這把三叉戟外型看來普通,但卻有著一種近乎變態的特性:會喝水。當然不是普通人喝的那種水,而是很會吸收原水。

而隨著吸收原水得多了,這兵器開始漸漸沒看起來那麼暗淡。

雖然如今這戟的鋒利程度和水元素加持,已跟菲兒的刺客短刀不遑多樣,但是雅克仍然有強烈的感覺,這戟還有著極大的成長空間。

“就我看來,似乎這戟的位階大概是金階的初段吧……真沒想到小子竟然得到了這麼好的東西。”甘度夫的語氣也有點羨慕。

“金階初段?”

“這是洛芙大陸的煉器等級,一般來說,只有高等戰士或魔法師所使用的武器防具,方會獲得評級的。”甘度夫解釋道,“煉器等級共有四個位階,分為鑽,金,銀,銅,而每個位階也有上中下段之分。金階下段的槍戟類兵器,已是連八、九階戰士都求之不得的好東西了……”

除了淬煉之外,雅克也在苦練著使用三叉戟戰鬥的技巧。



甘度夫作為拉普達傭兵工會的最高導師,對於各種兵器的使用他都有一定的心得,經過他的傳授指導,雅克對於使戟也已進步很多。

在不斷重覆苦練之間,雅克漸漸發現,這把三叉戟似乎暗藏著某種特殊的能力加持。

殘影!

這殘影並不是出手太快而留下的視力錯覺,而且有實質感,有殺傷力的鬥氣成形。

雅克使擊時運用的鬥氣,透過這三叉戟的轉化而凝結成帶有原水之力的殘影,這殺傷力甚至堪比戟尖直接刺中!

雅克於是將這把三叉戟,命名為“殘影戟”。

透過連續幾個月的苦練,雅克最多可以使出“三重殘影”,即使同時出現三次的殘影,這已經是目前雅克鬥氣水平的極限了。



“三重殘影也已經足夠有餘了,恐怕不少九階高手都會死在你的戟下啦。”甘度夫也這麼說。

這殘影戟也實在吸去了太多原水,連菲兒都禁不住要投訴了。

對雅克來說,魔法,鬥氣,還有兵器的淬煉,都已經夠他忙的了,再說他還需要分配最多的時間,用來練習那屢次在關鍵時間救了他命的技巧。

天火真空領域(元素隔絕)。

這招數的應用範圍之廣闊,效果之霸道,連使用者雅克都屢屢感到吃驚。

“雅克,是你叫我用盡全力攻擊的,要是弄傷了你不要怪我!”菲兒全力釋出魔力:“冰之吐息!”

“天火真空領域!”

一團焰紅的天火球體把冰之吐息顯現的斷牆遺跡給整個包裹,絞碎,吸收……



“你以後不要再叫我替你餵招了!”菲兒都鬱悶得生氣跑開了。

────────────────────

這幾個月和平的日子裏,雅克和菲兒同住一屋,各自修行,為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排遣掉心裏的那團火。

為了可以早日平息那團火,很忙很忙的雅克,必需要擠出時間去研究,去解決一個問題。

就是那個……甘度夫的問題。

有甘度夫這個奉旨看戲者存在,雅克怎肯在他的眼皮底下幹那些親密的私人的事?

所以一定要想辦法把甘度夫給分離出來。



這當然也是甘度夫所希望的事。

當初他就是被保祿和萊恩暗算,才會被逼寄居在雅克的靈魂之海裏。雖然因此而跟天火傳承者建立了比較親密的關係,但也因為這個限制,令他無法動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雅克,令他的作用僅限於給予言語上的幫助。

雖然把咒文資料庫送給雅克,令雅克實力飛躍,這方面甘度夫可說是立下一個大功勞,但畢竟寄居在雅克腦袋中太久了,隨著雅克人生經驗漸長,他對甘度夫的建言的需求終會慢慢減少。

甘度夫必需要回復自由,重新掌握起他在洛芙大陸的力量,如此才能夠繼續跟保祿,萊恩競爭這天火傳承者的青睞。

一老一少有了共識,便開始了持續好幾個月的研究。

其實,在凍土深淵裏,雅克已曾經做過一次非常類似的事,把妖猿和普倫斯成功分離。

不過這用在自己身上卻有點困難。

第一, 分離妖猿和普倫斯所使用的,是天火真空領域的元素隔絕原理。

甘度夫一直寄住在雅克的靈魂之海裏,而雅克的靈魂之海,同是天火之力的源頭。這樣的話,就是用天火來隔絕天火,那就差不多等於用一個無形的瓶子來裝載空氣,這……難度是很高的。

第二,在雅克靈魂之海裏,如今還儲藏著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元素,聶磊的一絲神力。

如何在確保神力不會暴走的情況下,把甘度夫給分割出來,這成為了一個很傷腦筋的難題。

當然,勉強碰運氣去幹的話,也有可能會成功的。

但要是失敗的話,不單止甘度夫可能會灰飛湮滅,連雅克也有可能會變得神智錯亂,甚至因神力暴走而爆體死亡。

所以他們需要找到一個比較安全可靠的辦法。

對雅克來說,這事情,絕對不能再拖了。

因為他和菲兒那滿溢的激情,都快要憋到爆了!菲兒最近每天都在生他的氣,似乎是埋怨他動作太慢了。

他又何嘗不想快點把甘度夫踢出去!

如何能夠避免用天火來隔絕天火這個問題?雅克想到的是,把天火真空領域的構成材質,改變一點點。

他想到了那個巨魔所使用的血紅領域,竟能夠反噬他的天火真空領域。

雅克想要研究那巨魔留下給他的那個暗紅圓球了。

“我倒建議不要冒險,畢竟誰都不知道這暗紅圓球是甚麼東西,有何作用。”甘度夫道,“既然這個狀態都維持那麼多年了,又何妨再多等一陣子。”

“但是我已經使用了。”雅克道。

“這……”甘度夫也無話可說。為了得到心儀的女人而頭腦發熱,又哪個男人沒試過呢?

雅克雙手托著這個圓球時,就有著一股強烈的衝動,要把這圓球嵌進自己的眉心。如今他順水推舟,任由本能軀使。

把圓球嵌進眉心之後,雅克的前額頭骨自然裂開,然後,現出一隻緋紅色的第三隻眼。

緋紅之眼!

這緋紅之眼似乎有種脈動感,這脈搏般的跳動,把一股暗紅的能量從眉心直輸進靈魂之海,並進行了連結。

雅克的靈魂之海,又再新增了一種力量。

雅克試著激發眉心的緋紅之眼,一股暗紅的力量令他的靈魂之海頓時染成緋紅。

他祭出天火真空領域。

果然,跟那巨魔所使用的一模一樣,這天火真空領域變成了暗紅色,並滿佈脈動的血管。

終於,成功把甘度夫分離出來了。

“我、我終於得到自由了!我摸到自己的鬍子了!小子!”激動的甘度夫到處張望,想要跟雅克分享他的喜悅。

但雅克哪有空去應酬這個老頭?

甘度夫只遠遠看到,雅克抱著菲兒直奔進別墅裏去,然後“砰”地關上了主人套房的大門。恐怕他們有好一段時間不會出來的了。

兩世的處男之身,告別了。

也順道告別菲兒的。

一生一次的落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