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風雲一時的拉普達傭兵團創團團長,白袍魔導師甘度夫,在寄居於天火傳承者的靈魂之海中長達十年以上的時光了,如今總算回歸洛芙大陸了!

這位聖域強者年歲早已逾百,目睹過,甚至親歷過洛芙大陸眾多重大的歷史事件,各種激動人心的場面,生離死別,他早已看透。

以他的實力和地位,在洛芙大陸,他早已習慣了當一個超然的角色。

要是世事如棋,甘度夫大多數時候都是作為奕棋者,指揮手中的眾多棋子,跟和他同級數的奕棋者交手,這勝負可能攸關至數十以至數百萬人的性命,甚至關乎於洛芙大陸的政治平衡,甚至最終落入誰之手中。

這樣子的一個強者,如今卻因為雅克,也體驗到了難得人生還剩下的少數的“第一次”。



第一次嚐到當“獨居老人”的滋味。

在甘度夫的想像裏,洛芙大陸最出色的教導者甘度夫,在跟天火傳承者共同經歷過眾多生死存亡的時刻,見證著雅克的成長飛躍,也在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如今,天火傳承者似乎已經有獨立的能力了,甘度夫的角色已經完成了,甚至雅克已有能力逆轉“奪舍術”這種程度的聖域魔法……

雅克和甘度夫此生頭一次的活生生的碰面,這幾乎也等於是雅克學成,畢業的重要時刻,甘度夫多次幻想著這時刻是多麼的感動,感動到多麼冷漠的硬漢子,也不禁流下男兒之淚。

然後雅克將在這煽情無比的場境裏,跟甘度夫發誓說,為了報答他的教導之恩,將會利用餘生以天火傳承者的身份,領導拉普達傭兵工會稱霸洛芙大陸,甚至異位面……



可是事實,卻跟幻想相差得太遠了。

先是他和雅克的靈魂分割,這過程竟然如此輕鬆就得以完成。

完全煽情不起來。

梅斯特傳授給雅克的“天火真空領域”是如此變態,讓甘度夫大失預算,甚至連他翻箱底完全奉獻出來的四大元素咒語資料庫,都好像有點被比下去了。

這天火真空領域,竟是一種直接的靈魂攻擊,令雅克學會了如何吸收亡者的殘魂念頭,破解靈魂操縱術,甚至在分割普倫斯和妖猿時,還給他充份的提示,這一招完全可以應用在分割他甘度夫上。



分割過程沒甚麼辛酸勞苦,這也算了。

畢竟他甘度夫從天火傳承者出生起就陪伴在“內”,兩人共同經歷每一個成長的過程,照道理這成功分離後的見面場面,應該很有感概才是。

是,要是沒有菲兒的話。

甘度夫實在是活得太久了,似乎已難以理解血氣方剛的年青人的想法。

說感激,說感情,雅克對甘度夫是有的。

但是說鬱悶,說嫌煩,雅克心裏又怎麼會沒有?

這位帶著兩世處男的沉重枷鎖的穿越者,來到洛芙大陸當個家族少爺,當被天心選中的傳承者,當個長著一頭紅髮的美少年魔武天才,念頭如何暢達,心裏如何逍遙?

在他那完全成熟的心裏面,最為憋屈的事,就是沒法解除心結,好好釋放自我……



這自我還不只是把瑪莎拉的侍女們全變成自己的女人,或把花之村的聖女們全懷上自己的種之類。

其實稍為神經過敏地想一下就會明白:雅克的眼睛看到甚麼,便等於甘度夫看到甚麼。

那基本上,雅克這些年來是沒甚麼隱私的。

人能夠沒有隱私嗎?

就是普通挖個鼻孔,都不會想有人盯著,一個人好好的,粗鄙的,猥瑣的儘情挖一下,這才是爽,這才是自我。

雅克就沒有這個自我。

所以雅克判定,他前生所看的穿越小說,或是主角最初成長時會有個無形教導者的小說,原來全都沒有考慮到這個硬傷。



自我是很重要的!

所以當甘度夫終於分離了出去之後,雅克心裏的暢快可想而之,以至那壓抑多年的負面情緒傾瀉而出。

他也不要說想見到甘度夫了,他最想做的事是一腳伸向甘度夫的屁股,把他變成在天空劃過的一顆流星!

不過雅克才懶得踢這一腳。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例如說,把他多年來所有的壓抑,精力,全都集中起來,蹂躪那躺在他身旁已是死去活來了多次的菲兒。

面對著這溫香軟玉,雅克又怎會把那個白袍老頭放在心上?

看著菲兒那裸著的光滑無比的背部,雅克實在不忍心不好好的愛撫一番,肌膚才一接觸,雅克的被子便又像帳篷般高高撐起來。



“又、又要來了嗎?”菲兒咬著嘴唇哀求,她滿臉羞紅的,這潮紅久久不退,好像剛才那高峰的靈慾狀態,還未完全的退下來。

看到這滿臉通紅的表情,順著那潮紅往下一直盯到胸前,雅克頓時又獸化了。

“我會輕一點的了。”

“不、不要。”倒是菲兒這麼道,“我、我可以的……”

那仍是無比青澀的蓓蕾,經受不住那工蜂採蜜般的左碰右擦,又漸漸地張開了她的花瓣,展露出那滿含著露珠的花蕊,迎接著花蜜被採集,細嚐那滋味和飽滿的感覺了。

似乎菲兒的成長歷程也累積著強大的壓抑,如今釋放出來,也不比雅克需索得要少,她也不過是仍有點難為情而已。

這麼一次又一次的甜蜜溫存,一波又波的海濤拍岸,激情至精疲力竭後便相擁入眠,醒來後又復纏綿,如此簡單而幸福的生活,如果能夠永遠下去就好了,兩人都這樣想。



一天又一天,兩人都沒有從主人套房走出來過!

其實為了這一天的來臨,雅克早就在儲物戒指裏預備了豐富的食物和美酒,他們要是一個月不下床也行!

在這樣的情況下,甘度夫卻是每天都非常尷尬。

被無視已經夠鬱悶的了,他現在面臨的問題是,閒著無事。

因為他和雅克還沒有正正式式的打過招呼,沒有說過一句“久別重逢”的話……直接點說,他有一種好像被甩了的感覺。

甚麼感情,甚麼關係,說穿了還離不開利與害。

馬上回去重新執掌拉普達傭兵團,收復多年來被保祿和萊恩打壓的失地,這甘度夫是一定要馬上做的了。這就是說,他最少將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再跟在雅克身邊。

雅克對甘度夫的態度,尤其是如今分割之後的態度,在還沒確認之前,他實在不敢隨便離去。

保祿這個神出鬼沒的馬屁精,這些年來給雅克的好處也不算少了,甚至把雅克拉攏來當了個掛名的光神教會代理神甫,至於萊恩,雅克不久將來還會待在獅心城好一段時間,他要巴結還欠機會嗎?高官厚祿,權位財富,他有甚麼拿不出來?

至於甘度夫,他目前拿過出來綁定雅克的東西還太少了。

在爭奪天火傳承者好感的明爭暗鬥上,他似乎落於下風。

所以他只好等。

一直等了七天、七夜。

他連一點點想要偷窺,偷聽的心情都沒有了,只是想著要怎麼令雅克記得他的好處,不要把他用完即棄。

最後到了第八天,雅克總算是拖著滿臉羞紅,步履瞞跚的菲兒出來了。

雅克看到了甘度夫後,露出了笑瞇瞇的表情。

“噯,老頭,我們總算是碰面了。”

“呵、呵呵……小子,實在是太好了。”甘度夫心想,既然大家還是“老頭”、“小子”般互相稱呼,看來他在雅克心目中的地位還是比保祿高的。

“放心吧,老頭,你對雅克所做過的事,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雅克仍是笑瞇瞇地,“對了,你不是要馬上回去管理你的傭兵團了嗎?都放著不管十多年了,你不擔心嗎?”

“當、當然了。這、這是因為……”

“行了行了,就當是答謝你,小子我就送你一程吧。”說罷,雅克一腳伸向甘度夫的屁股,把他直踹成天上的一顆流星。

“再見了,小子!我有空會再回來探你的!到時帶你去參觀一下偉大的拉普達傭兵團吧吧吧……”

“呼,被碎碎唸了這麼多年,如今總算是耳根清靜了。”

“這麼對甘度夫似乎不太好吧?”菲兒問道。

“這沒甚麼,這是我們相處的方式。”雅克聳肩,“再說也不用對他和保祿之類的那麼好,尤其是在還沒搞清楚他們到底為何要籠絡我,又希望我為他們做甚麼之前。畢竟該抓著主導權的是我,我不可能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這麼複雜,我不管了。”菲兒緊抱著雅克的臂膀,“以後我只管跟著你走就是。”

“怎麼你的潮紅又出來了?”雅克盯著菲兒那紅通通的臉和脖頸,“你不要告訴我剛才的……還未退下來吧?”

“這是高興,開心的時候的反應,你可別想歪了。”菲兒啐道,“大白天的,你讓人家先休息一會兒好不好?”

“不好。”

雅克又獸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