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菲兒甫出現於凍土深淵,便被帝京陣營的眾多同學們所包圍和歡迎。

他們當中不少人,是去年也有參加測試的,他們都認識雅克和菲兒。他們都非常清楚,去年還是多虧雅克和菲兒的領導,才能成功對抗聖心學園無恥的洗劫戰術,為帝京水系學部贏得罕見的勝利。

對於這麼有領導才能,潛質如此優厚的兩位同學如此殞落,眾人當然感到無法接受。

所以到了今年,他們當中很多雖然已經升上高年級,嚴格來說也不用再參加這給菜鳥練功的測試了,但他們還是懷著對奇蹟的盼望而來的。

即使找不到活的,也該找到全屍才是。



如今看到了兩個都活著,而且還實力大躍進,還要拿著去年的優勝證明回來,大夥兒哪有不熱血沸騰的道理?

最激動的要算是羅拔和內維爾兄弟了。

內維爾兄弟不用說,羅拔看起來也跟他們一樣衣衫襤褸的,臉上也多少幾道淺淺的傷痕,似乎三人在過去一年都經過了極之刻苦的鍛鍊。

他們回來凍土深淵,目的就是為了要救回菲兒和雅克。他們完全相信奇跡的可能性,靠著這信念撐過這一年的苦練。

“雅、雅克……雅克大哥,如今我真的應該叫你作哥哥了吧?”羅拔激動得滿臉是淚,緊緊握著了雅克的手道,“謝、謝謝你照顧我這個任性又討人厭的姊姊!我知道去年你們趕不及離開,肯定是我這個貪心的姊姊惹的禍!她又麻煩又難服侍,除了雅克大哥之外,沒有人會受得了!謝謝你沒有嫌棄她,在雪地求生時沒有把她當口糧吃掉,還把她養得又肥又白……”



“喂喂,你也給點面子你姊姊行不行……”菲兒心想。被羅拔一頓數落,她根本回不了嘴。只是她感受到弟弟對她的擔憂,心頭也是暖暖的。

看雅克菲兒並肩走回來時的氣氛,就是傻子也知道兩人已經是一對了。內維爾兄弟最初看起來有點鬱悶,但也接受了雅克搶走了他們心中女神的事實。

人家有本事在暴雪期的凍土深淵,保護人家一整年,這可是打破歷史的一項壯舉,自問站在雅克的位置,有能力做到同樣的事嗎?

所以兩兄弟只有流著男兒淚,蹲在地上畫圈圈,默默祝福菲兒和雅克。

────────────────────



收到了雅克菲兒歸來的消息後,水系魔法部的老師碧翠絲,以及“蒙面六人眾”的同伴班揚,珊等幾人,都忽忽忙忙地趕過來迎接。

大夥兒都是重視同伴感情的人,久別重逢,再說還是從九死一生的情況下歸來的,激動擁抱流淚的場面自是不會少了。

“碧翠絲老師,過來吧!雅克真的在這兒!是真的!”興奮忘形的班揚,在對著站在最後的碧翠絲招手。

碧翠絲掩著嘴巴,已是淚流滿臉。

當初碧翠絲得知他失蹤的消息後,便頓時崩潰了。

因為最初是她破格提拔,雅克才能夠以一年級生的身份,越級參與這凍土深淵試煉。

其實雅克在試煉中的表現,一直有傳回到碧翠絲那兒,她知道雅克在試煉裏漸漸擔任著帶領帝京陣營的角色,跟以水系學部聞名的聖心學園分庭抗禮,這讓碧翠絲感到十分自豪,心裏頻想讓雅克越級挑戰的決定沒錯。

但就在測試最後一刻,帝京已穩奪勝利,而雅克在最後關頭還打算衝擊奪取原水的完美勝利時,碧翠絲已暗暗感到有點不安。



最終雅克未能及時逃脫的消息傳來,碧翠絲的心情便一下子從天堂跌到地獄。

作為一個教育者,因為自己的決定而害死了教職生涯裏潛質最高的學生,碧翠絲再加無法投入教學的工作了。

她曾經申請辭任,但得到校方的挽留和體諒,最終決定讓碧翠絲停職休息一年。

這一年來,她過著的是懊悔和悲痛交織的日子。

幸而碧翠絲作為老師,深得同學們的愛戴,知道了她出事後,眾同學們都紛紛安慰探望,尤其是跟雅克最親近的“蒙面六人眾”成員,更是在過去一年來常常陪伴在碧翠絲左右,安慰這位年紀其實並不是大很多的女孩子,希望她能夠重新投入生活。

帶著這嚴重的心傷過了一年,碧翠絲已漸漸康復。

凍土深淵暴雪期的威力,她是非常清楚的。她不相信雅克在被困一年後仍然活著,所以也沒有生起要親自尋找他的心思。



反而,她希望離開跟這個試煉有關的一切,越遠越好。

碧翠絲甚至想要反對其他同學們參加凍土深淵試煉,甚至還打算要帝京校方放棄這個試煉,只是……教育並不是把同學們待在溫室裏養肥的,尤其是在以訓練強者為目的的帝京,尤其是在以強者為尊的洛芙大陸……

“我已經……不再適合當一個老師了。”

正當碧翠絲辭職的心意已決時,卻傳來了雅克和菲兒竟然自凍土深淵歸來的消息。

看到歸來的雅克,跟班揚他們互相擁抱祝賀的場面,她矇矓的眼眶看到,雅克長高了很多,身體變得更強壯了,人也更有自信,跟一年前比起來,他已完全是一個大人了。

“碧翠絲老師。”雅克看到了站在最後的碧翠絲,連忙小跑過來,張開雙臂迎接。

碧翠絲最初有點膽怯,心裏仍有點愧疚,但看到雅克那完全不帶城府的開朗笑容,她自我冰封的心開始融化了,她感覺到她過去無數的心傷,都被這笑容在瞬間治癒了……

碧翠絲,投入了雅克的懷抱裏。



嗅著這令人感覺熟悉的髮香,抱著這也曾經有幸擁抱過的身體,一股感動也襲上了雅克心頭……

“雅、雅克同學……才一年而已,你現在已長得跟老師一樣高……不,已經比老師要高了。”碧翠絲擦著那止不住的淚水,“讓老師好好看看你!雅克同學,過去一年,你……受了不少的苦吧?”

“碧翠絲,對不起……”雅克心裏有點不好意思,“要是……我能夠在途中給你捎點消息,向你報報平安的話,那老師就不用那麼難過了。”

“傻瓜!你被困在一個連聖域高手也無法進去的地方,又怎麼能夠給老師捎消息!”碧翠絲哭著笑說,“你、你不用在這個時候還在顧慮老師的感受!是老師害慘了你,你應該要生老師的氣!老師……不是一個好老師……”

“碧翠絲,盯著我的眼睛看。”雅克摸著碧翠絲的臉頰,“你並沒有害慘我,我很感謝你給我這一次參與試煉的機會,雖然途中出了點意外,但卻把我磨練得更加強大……現在大庭廣眾的,也有別的學院的人在,不太方便,回去之後,我會給你展示我磨練的成果。”

“雅克……你不怪我嗎?”

“怎麼會?是你給了我一次變強的機會,我應該感謝你。”



“嗚……”

站在雅克身後的菲兒也為這重逢場面感到欣慰。雖然感覺到了二人之間的感情,有點已超越了師生之間的情感,但不知為何,她對碧翠絲沒有一絲嫉妒之心。

碧翠絲是值得得到雅克的安慰的。

其實在不遠處,也有一批人在等待著歸來的菲兒。

看到他們那副強行壓抑著激動的表情動作,菲兒也不好意思要他們繼續等著,便悄悄小跑到他們那兒去。

“嗯,菲兒也是時候要回家了。”雅克也是理解的,菲兒的家人應該也擔心了很久吧。

菲兒又再跑回來了,把一張紙條塞給雅克。

這是菲兒在獅心城的住址,其實就是總理大臣的官邸。要是雅克想要登門拜訪,即使沒有住址,要找到總理大臣的家還會很困難嗎?

這張字條,包含的是更多的意思。

其實在這回來的路程當中,兩人心裏都多少有點不安,他們的感情在這次冒險中得到急速發展,但回到正常生活後,這段感情還會不會繼續下去,對方會不會只把過去當成一段霧水情緣。

菲兒給雅克的,是讓他進入她真實生活的鑰匙。

“菲兒。”雅克還想多說兩句,但當時他懷裏仍抱著碧翠絲,頓時令他感到非常尷尬。

菲兒大方地悄悄離去,跟雅克輕輕的揮了揮手。

這一揮別,卻在雅克心裏留下了最深刻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