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累積了一整年的壓力終於在這一刻完全釋放,碧翠絲哭著哭著,便進入了半昏迷半入睡的休克狀態。

眾人一起把碧翠絲護送回教員宿舍,把她安頓好後,雅克才有機會問班揚他們。

“貝拉呢?”

眾人聽到貝拉的名字,表情都有點複雜,有點迷惑。

“老大,其實你失蹤的消息傳回帝京以後,反應最激烈的就是你弟弟貝拉了。”比爾道,“他先是把已關閉了的結界通道轟炸了幾天幾夜,連獅心城的駐軍營地都給他炸成廢墟了,但還是無法破開結界進入凍土深淵……”



“然後他便到處尋找情報,得知在試煉當中老大跟聖心學園方面有所過節,他便認定了是聖心方面的所為,單人匹馬闖進聖心搗亂了一番,最後他被人抓住了,還是我們的羅德副校長出面斡旋,才把他贖回來的。”

“副校長……羅德?”雅克聽著這名字有點熟悉,唸了幾次,才想起是那個魔法研究部的變態老頭!

“是啊,這件事情折騰了好久。由於聖心那邊出了人命,他們抓著貝拉後堅持要追究,甚至還向皇帝陛下萊恩上告,說要把帝京解散!”班揚道,“但是萊恩陛下似乎對帝京有很深的感情,對聖心方面的上告沒有很積極的回應,然後,那位據說數百年前已退隱全心研究,在帝京校園內已成為傳說的羅德大教授,高調宣佈重新參與校政,並第一個任務就是要問聖心要人……”

“啊啊……這不值得奇怪,羅德這變態最喜歡貝拉了,甚至還津津有味地吃過他的……你們怎麼這麼看我?”

“雅克大哥,你……知道誰是羅德大教授嗎?”蓮茜驚訝得睜大了眼睛。



“羅德大教授他,是在大哥失蹤了後才現身的,之前他的存在已幾乎等於是一個傳說了……大哥你……”珍妮花甚至有點懷疑,眼前的雅克到底是不是幽靈……

既然五人都是夥伴,雅克也就無意隱瞞了。

“啊……羅德他一直都在,不過躲在一個隱密的小空間裏做研究。”雅克搔著後腦袋道,“他算是我在帝京的啟蒙老師吧。”

“甚麼?原來雅克大哥……是羅德大教授的親傳學生嗎?”

眾人恍然大悟,他們終於知道,雅克那段時間常常在校園失蹤不見,回來後又突然實力大增的原因了。



“原來是去接受羅德大教授的特別指導。”

大家頓時朝雅克投來豔羨的目光,看得雅克實在很是鬱悶。

“那個羅德……你們很尊敬他嗎?為甚麼?”在雅克印象中,那羅德除了對魔法原理有點心得外,餘下折折實實就是個變態。

“當然了,羅德大教授啊,他現在已被我們背後稱為“帝京最後的守護神”了。”比爾道,“不過詳細經過還很複雜,老大你要耐心點聽,可能要講很久才講得完呢。”

“那麼我以後慢慢再聽好了。”雅克已耐不住了,“對了,那羅德大變態救回了貝拉後,如今他應該跟貝拉待在一起吧?我過去探望了。”

“羅德……大變態啊……”眾人還是有點不理解,他們老大跟羅德的師生關係。

“啊,對了。我去了那麼久,帶了好一些手信回來給大家呢。”雅克走到一半,又停下來轉頭對大家道,“待我晚點有空,整理一下再分給大家吧。都是些好東西呢。”

眾人無言。



雅克老大他,不是在極嚴酷的環境下堅持了一年,才勉強活著回來的嗎?還怎麼記得給他們帶手信?

還有……他們根本就沒看到他有帶行李回來啊。

────────────────────

“哎……差點就忘記了該如何進去了。”雅克回去自己久別的宿舍房間,取出魔法粉筆,然後憑空畫了一道門。

把門一推,雅克就回到了魔法研究部……大概。

“這……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雅克四顧一看,發現身處的空間,比原來的魔法研究部要擴大了好幾倍。

那房間變得整潔乾淨了,裝潢、傢俱之類也很有古典氣派,頭上還有一把風系魔法軀動的吊扇在緩緩轉動著……



房間深處開了一扇又高又大的窗戶,從窗外可鳥瞰整個帝京校園。

窗戶前面,是一張極之寬大的辦公桌,上面堆滿了各種文件,印章,地圖之類。

穿上了整潔服裝的羅德,正坐在舒適的大班椅子上,也沒心情享受,而是辛勤地工作著,指示著不斷進進出出要求指示的校務人員。

本來正在繁忙工作中的眾人,看到雅克突然憑空出現,都嚇了一跳,僵住了身子在盯著雅克……

“你……不就是那位……”有不少校務人員都知道雅克的事,也已知道他剛剛回來,為帝京在學院間鬥爭中爭了口氣。

只是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出現在羅德大教授,副校長的辦公室裏。他們當然沒人想到雅克和羅德是早就認識的。

“咳嗯,各位,中飯時間到了,休息兩小時,本人暫停接見所有來客。”羅德乾咳一聲,眾校務人員識趣避席,出去時也替羅德好好關上了門。

“好啦!小子!歡迎你回來!哇哈哈哈……”沒了外人在場,羅德頓時回復了本性,“老實說我本來就不期望你還能活著的,畢竟那暴雪期的凍土深淵連我都進不去!你可一定要告訴我,你這一年來是怎麼過的!老甘呢?叫他出來!”



“說來話長了。”雅克目前也無心思去講故事,反正來日方長。他只是告訴了羅德,甘度夫已經成功分割出來了,如今回復自由,已趕回他的傭兵團裏去重掌大權了。

“啊啊……真是便宜了他。這老甘重獲自由,洛芙大陸肯定永無寧日了……”羅德婉惜道,逗得雅克一輪爆笑。

“我不是在說笑!我是認真的!那傢伙跟撒克遜帝國萊恩,光明紅衣主教保祿,並稱為洛芙大陸三大麻煩之源,好不容易才禁制了一個,如今又……”

雅克邊聽著邊點頭。他可一直沒小看過甘度夫,不過他大概再會搞事,也不過是跟保祿同樣程度而已……

只要見識過那保祿的行事作風,雅克都不會再害怕面對任何麻煩份子了。

“對了,你怎麼真的當起副校長來了?發生了甚麼事?貝拉呢?”雅克把話題回到正事上。

其實一進入這個空間,雅克已知道貝拉不會在這兒,甚至可能已很久沒出現過了。不然這地方怎能保持如此乾淨整潔,又能擺著這麼多珍貴傢俱和裝飾物而不被破壞?



“這還不是被你那好兄弟逼成的。”羅德嘆氣道,“為了要擔起常務副校長的實務,我乾脆把研究部室擴張成臨時辦公室了,畢竟都這麼多年了,我就是要躲在這個空間裏才會舒服。我只是安裝了一個向公眾開放的結界開口,又開了口窗,大家都把這當成是校舍的一部份,其實要是細心觀察,這房間應該是懸在半空的,只是從外邊看不到而已……”

雅克再看了一下房間四週,發現偏僻一角還擺放著羅德以前的老桌子,上面還是堆滿各種研究器材和老書籍,好像連那個褻瀆拉米奈斯的髒雕像也在……

“唉,我那些寶貝,已經很久沒有碰了。沒辦法,這幾個月實在是太忙了,忙著跟聖心學園進行行政戰爭哪……”

“行政戰爭?”雅克心想,這名詞還真夠現代化的。

“唉,小子你還是學生,前途無量,沒需要把精力耗在這種事情上,老頭我有需要時會叫你幫一把,把指定的某些人物往死裏打就可以了。”

“這、這就叫作行政戰爭啊?”雅克心想,這裏跟流氓們在街頭爭地盤有何分別?“這……跟聖心學園的鬥爭,不是一直以來就很激烈的嗎?怎麼會勞煩到你……”

“這次跟以往都不同。”羅德嘆氣道,“這一次,聖心企圖要跟帝京合併……不,直接點說,是想將帝京學園拆解,然後吸收掉……”

“怎麼可能?帝京歷史悠久,又出過不少強者名人,怎麼那麼容易說吞掉就吞掉……”

“這一次情況真的很嚴峻,不然的話,按你說的,又怎會勞動到我要出山?”羅德撫著鬍子,“對了!你的好兄弟貝拉,他如今被校長親自監守著呢。你去見見他,要求把貝拉釋放吧。”羅德沉起臉道,“跟那傢伙應對很累人,一旦發現他在語無論次,你就甩出我的名字,他自然不敢跟你裝蒜。”

只是一個表情,一句話,雅克就已感受到了一個強烈的訊息:在羅德眼中,這校長是個敵人。

而當雅克想要出門時,卻有甚麼人在未敲門的情況下擅闖進來。

“誰這麼放肆!”羅德怒得狠拍桌子,也想知道誰那麼斗膽敢無視他的命令,在他接見特別客人時擅闖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