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冰錐,本來就有足夠的硬度去刺穿凍土冰核,再加上過去幾個月來沒少浸泡原水,其堅硬與鋒利程度已經難以想像。

“沒、沒可能的,我的家傳配劍……”夏卡爾滿臉都是驚恐,但很快又變臉為猙獰,“你!給你好果子吃你不吃!好!我就去校長那兒報告說你是羅德一黨的!”

“你以為你還走得了嗎?”傳來羅德那冷冰冰的聲音。

不知何時,副校長室的大門已悄悄關上,窗外已沒有任何景色了。這副校長室已切斷了任何跟現實世界的連繫,變回跟魔法研究部時代一樣。

至於夏卡爾那兩名助理,更是早就無聲倒地了。天知道德羅用了甚麼法子!



“你!”夏卡爾還想反抗,但卻被雅克多揍了幾拳肚子後,便跪在地上連手也提不起來了。

“好了,唯一會出賣我們“違反校規”的人證,如今都在這兒了,我們應該怎麼對付他們好呢?”羅德樂呵呵地道。

“老頭,我還沒吃中飯,待我走遠了才開始玩變態吧,我真受不了你了。”

“好的好的,我稍為治他們一下,回來和你一起吃飯!哇哈哈哈……也很久沒幹我的秘密人體實驗了!那兩個助理好像很無辜,就先放著,先專心整治你這個夏卡爾!”

“饒、饒命!”



“還跟我說甚麼校規!白痴!這裏不是聖心,而是帝京!花時間了解一下帝京的歷史吧,從創辦人開始,帝京的勢力、地位,都是用拳頭打出來的!也不看看誰的拳頭硬!”

雅克感覺到,變態潛能被激發起來的羅德,其散發出來的威壓氣息,絕對不下於普倫斯這等聖域高手……

────────────────────

羅德滿足了他的變態願望後,便又讓雅克進來他的結界空間中喝茶吃飯。

夏卡爾等三人都不知道被羅德藏到哪兒去了。按常識去想,雅克只知道在這段紛爭結束之前,羅德是不會讓他們再次出現的。



“這麼一治,倒讓我在跟這位校長見面之前,便先跟他交惡了。”雅克有點無奈。

“這班白痴自己來找碴,我們也控制不了。”羅德自顧自在喝著茶。

“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釋放貝拉的事。”雅克追問道,“其實詳情到底是怎樣的?我也不太清楚。”

“貝拉嘛,不就是為了給你報仇,獨個兒跑到聖心那邊去搗亂。要說他有錯,大概是他當時怒得昏了頭,搞事時雖然蒙著臉,但身上卻是穿著帝京的制服……”

“其實說句公道話,我這次被困,也不能把帳賴到聖心學園頭上。”雅克於是稍為解釋了一下,去年凍土深淵停雪期最後一天發生的事。

確實,當時在取得原水的最後關頭,要不是那個聖心學園的艾倫在場搞和,雅克和菲兒確實很有機會可以全身而退。

但這並不算是艾倫的錯,他也不過是在競爭而已。而最重要的是,這艾倫已經給保祿吃得骨頭也不剩了。

“因為聖心學園在凍土深淵試煉裏的評價非常不好,除了非法洗劫其他陣營營地外,也幹了不少違反公平競爭的髒事。”羅德解釋道,“這貝拉的頭腦很是簡單,聽到別人說這些事非,便把聖心學園的人都標籤為壞人,把所有壞事的嫌疑都賴到他們頭上……”



“這大概我已從同伴那兒聽說過了,如今貝拉總算回到帝京了吧,事情應該告一段落了?”

“也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也可以說是沒那麼簡單。貝拉這次一鬧,牽連到的是關乎帝京的存亡,要不然老頭我就不用出山,搞盡腦汁要跟這現任校長對抗了。”羅德補充道,“不過你完全不用顧忌這個校長,他為了加強對帝京的控制權,一定會使盡辦法巴結你的,所以你可以好好的跟他談條件,不用給他作任何讓步……”

“嗯,那就是說,貝拉暫時沒有危險了?”

“這方面倒是不用擔心,薩默斯知道貝拉鬧事的原因就在於你,所以為了討你的好,他絕對不會讓貝拉有事的。”

“我明白了,我會先等一下,看看那校長對夏卡爾一事有何反應,然後再決定下一步行動。”雅克道,“對了,老頭,我帶了些手信給你,看看喜歡哪些,都拿走吧。”

說罷雅克開始從儲物戒指中掏出各種東西。

“喔喔……連儲物戒指都拿到手了?小子果然有前途!呵呵呵……”羅德也不客氣,開始揀選他需要的東西。



他對於從深淵生物身上取得的東西都很有興趣。

“呵呵……雙頭雪狼的頭蓋骨嗎?這還有牙齒,爪子和眼珠子,喔,這眼珠子是天然加持了夜視能力的,我可以多拿幾對嗎?還、還有這是甚麼果實?”

“這是在凍土深淵的密林中生長的,我們姑且叫作“冰川鮮果”。小心吃,一次過吃太多會爆體的。”

這羅德也是水系的(記得他曾經使出過明鏡術?),看到這冰川鮮果就知道不是凡品,口水頓時都流出來了。

他急不及待地拿起一個小的,大大的咬了一口。頓時一股清淨純粹的凝煉水元素流遍全身,活化他那已經老化的細胞,把其全身魔力流動的通路重新洗滌,拓展一遍……

羅德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據說這冰川鮮果的果汁,成份大約有六、七成左右是原水。”

“原、原水?怪、怪不得了!這好東西,吃一口,增壽三年啊……雅、雅克,這、這冰川鮮果你還有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雅克聳肩,“不過不能夠全給你,我也打算分一些給我的水系同伴……”

“這是當然,當然的。對像我這種行將就木的老朽而言,這好東西即使是每年只吃一個,都能延緩衰老,逐年回春啊呵呵呵……”

“這麼誇張啊……”雅克不經意的把一小玻璃瓶拿出來,“那如果讓你看到真正的原水,你豈不是要心臟病發?”

“貨真價實的原水!你……凍土深淵冰核的蘊藏量哪有這麼多?這、這是你從哪兒搞來的?……這裏大概有……有五百滴吧!天啊!給我十滴左右我就心滿意足了!十滴就好!要知道,原水可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才問我要十滴?好寒酸……”雅克隨意地道,“這一小瓶你先隨便收著,我家裏還有一小池塘那麼多,改天有空我邀你去泡個澡。”

羅德即時栽倒。暴發戶!絕對是個討打的暴發戶!

“這些原水得來也不算太難,因為我好像知道了提煉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好不容易站起來的羅德,又再栽倒!

妖孽啊!這紅髮小子絕對是個妖孽!

────────────────────

離開了羅德的地方後(都不知道該說是魔法研究部還是副校長室了),在回到宿舍的路上,雅克就遇上了校長薩默斯專誠派來的人。

這次的三個人的外表,也跟那夏卡爾差不多,都是金髮、蒼白的高個子,穿著軍服,還配著劍。

不過他們的態度卻明顯比夏卡爾要好得多了,一見面就是敬禮握手,笑容滿臉的,一點惡意都感受不到。

“雅克同學,恭喜你平安歸來,你的事跡已傳遍了整個帝京,我們都非常仰慕你的意志和毅力。”

“雅克同學,薩默斯校長專誠派我們來邀請你見一見面,要是你沒有別的事情要忙的話,請賞臉。”

“嗯,我跟你們走。”雅克打量著兩人道,“請問你們的屬性是……?”

“我和身後那位都是地系戰士,而那邊這位則是火系魔法師。”

“都是六階……七階的?”

“雅克同學好眼力,我是七階的,另外兩位同伴是六階。”由於之前已收到了一些情報,所以他們也不為雅克有這種眼力而感到驚訝。

一行人來到校長辦公室所在的大樓,一直上到頂層,然後還要繞過彎彎曲曲的走廊……

雅克漸漸感到,他已踏進了一個類似結界空間似的領域。這薩默斯校長也跟羅德一樣,是個喜歡躲在自己結界裏的隱閉生物。

繞了很久,也不知道繞到哪兒,最終來到了一處寬闊的接待處,校長的秘書正在處理著文書,見到雅克到來馬上迎上招呼。

這秘書也是個一等一的美女,身型修長高挑,穿的是一條高開到屁股的貼身裙子,完全突出了她一雙極品美腿。

三名校長助理在外邊等候,秘書敲門把雅克帶到室內。

這校長室內的裝潢氣氛,可說跟整個帝京都完全迴異,那種以純白色為主色調的設計風格,冰冷冷配置大量金屬表面的傢俱擺設,都很有北國的風情。

薩默斯校長早已在等候著了。

看他的髮色,膚色,都像是不折不扣的北國人。

唯一不像北國人的地方是,他比雅克還要矮上一個頭。是那種侏儒以上,矮子未滿的尷尬高度。

可是他卻是留了八字鬍子,用髮蠟把頭髮全往後梳,配合他的濃眉大眼和國字臉,這五官本來就很適合長在高個子的身上,越高越好。

但如今,這頭和身體的配搭,只帶來了喜劇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