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擅闖的人,似乎並沒在意羅德的怒火。他推開了門後就直直走到羅德面前,給羅德來個不多不少的,冷冰冰的敬禮。

“羅德副校長,我不同意你所說的話。”這教務人員的身材特別高大,外貌表情也與別不同,一頭金得發白的柔軟頭髮,似乎是個北國人士。

他穿著的是一身整齊的軍服,而且,腰間還配著劍。

鞠躬之後,他便不禮貌地往下盯視著坐著的羅德一眼,也不等他發問,便開口道:“要是在這個房間裏有甚麼人放肆了的話,那也肯定不會是我,而是羅德副校長閣下。”

直接的挑釁!



堆在門外看戲的人中,不少已被這番無禮的話嚇倒,都不自覺地走進辦公室裏來了。

“夏卡爾!”他的同僚們連忙叫住了他,但他反而跟他們保持距離。他伸出手來輕輕執著別在上衣領口上的徽章,以示跟其他人與別不同。

房間中另外兩名有同樣徽章的,也跟這夏卡爾站在一塊,同樣擺出一副高傲冷漠的臉,看人不看眼睛。

“你是校長特別助理,夏卡爾,還有那兩位,是助理特別助理吧,恕我實在記不住名字了。”羅德沒有表情,只盯著夏卡爾問道,“你倒說說,我哪裏放肆了?”

“現在是上午十一時四十七分,還沒到校方指定的中飯時間。既然還是在辦公時間,我當然有資格也有權利進入副校長辦公室,要求校務上的指示。”



夏卡爾這麼一說,現場頓時有一陣小小的哄動聲。

這算甚麼理由?這夏卡爾如此粗魯地闖進副校長的辦公室,只為了這個原因?

雅克都被這白痴的一句話,驚訝得忘記了笑出來了。

“對,現在是還沒到吃飯時間,但我偏要在現在就吃,那你有甚麼意見嗎?”羅德陰沉沉的道。

“我個人並沒有意見,只是想提醒新上任常務副校長的羅德閣下,你的行為除了違反校規外,更嚴重影響校譽。”夏卡爾冷冷的道,“身為常務副校長,更要完全遵守所有校規的規範而行事。如果身在高位者可以忽視校規不理,那怎麼身為同學們的學習榜樣?作為教育者,這是絕對不能夠容許的不道德行為,你說是嗎?羅德閣下。”



“那現在我被你抓到了,人證都齊全了不是嗎?”羅德森森的道,“那根據校規,我不在指定時間吃飯,會受到怎麼樣的處罰?”

“即時停職調查。”夏卡爾補充道,“雖然校規沒有訂明不遵守官方吃飯時間的處罰細則,但身為學校行政人員在上班時間無故曠工,身為教育工作者卻為學生們樹立腐化、懶惰、不守紀律、濫權、叛逆的邪惡榜樣,卻是嚴重違反撒克遜帝國立國時訂下的“教育宣言”,除了即時停職以外,更要被即時逮捕,押往萊恩階下御前領罪……”

羅德聽得下巴也掉下來了。

這傢伙,也太會吹了吧?

在夏卡爾身後聽著的其他教務人員,也暗暗為羅德不值。這明擺著是找碴!羅德大教授這幾個月來如履薄冰,硬不讓他們抓到任何把柄,如今終於露出破綻了。

“夏卡爾先生,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羅德冷哼道,“你這番說話有多強詞奪理,你自己知道,這種白痴的理由能夠嚇唬得了誰?”

“我沒打算嚇唬任何人。不過現在這件事情,我將會寫成報告遞交給薩默斯校長,由他定奪。”夏卡爾道。

“哼,這是夏卡爾這一幫校長派整人的老伎倆了,不是嗎?”其中一位支持羅德派的校務人員,終於大著膽子出言維護了。



“這份報告到了校長手上時是甚麼樣子,誰都不知道,但經過校長的手再公佈出去,向公眾交待的時候,那些“不依指定時間吃中飯”的真實理由就會被刪去,只剩下“身為副校長卻公然為學生樹立起腐敗、懶惰、不守紀律、濫權,叛逆等邪惡榜樣”這樣的控訴……畢竟這都是由校長親自簽署的公告,誰會質疑?是不是這樣啊,夏卡爾?”

夏卡爾沒有回答,事實上他根本沒把這番話放在心裏。

他只需要執行校長給他的命令,這命令針對的,就是這位副校長羅德大教授。

“夏卡爾,你以為憑這樣子小打小鬧,就可以把我逼下台了?”羅德冷笑。

“我不會逼你下台,我會先把你綁了,然後交給校長發落,我有這個權利先制伏有可能傷害校譽的任何校方人員,直至調查結束為止。”夏卡爾踏前了一步,“其他人不要插手,否則刀劍無眼,後果自負。”

這三人同時釋放出鬥氣,竟都是七階戰士。

學院的校務行政團隊,通常都是由非戰鬥人員或退休傷員組成,極少有這種健康又年輕的高階戰士會願意待在無止盡的文書處理和開會之中。



這班人本來就是受僱打手,是薩默斯校長的秘密警察。

“等一下,”雅克終於忍不住插話了,“我未經許可擅闖副校長官邸,又有沒有違反哪一條校規呢?”

此時,夏卡爾才好像突然發現了雅克的存在,他以沒表情的撲克臉盯著雅克頭上方三寸的空氣,連正眼也不看對方。

雅克覺著這眼神很不自然,還真的伸手去摸頭上三寸是不是有甚麼東西。

“你叫……雅克同學是嗎?歡迎你自凍土深淵歸來,作為帝京低年級生中的英雄人物,本人很為你感到自豪,薩默斯校長對你也非常欣賞……”夏卡爾皮笑肉不笑地道,“待我正法完這位人物,再親自帶你去見薩默斯大人。”

“慢著!這樣不合理啊!正因為是我的出現,才讓這位羅德副校長大人決定無故曠工跟我吃飯,我才是邪惡之源,應該也要罰我才是!”雅克踏前道,“還有,我今天才剛從那地獄般的深淵回來,還沒辦回復學手續,甚至我的檔案你們都已經蓋上了“陣亡”的印章了吧?我現在一個沒有學生身份,甚至連活人都不是的物體,站在你們最神聖的副校長室裏胡亂說話,還阻礙你執行公務,你們怎麼能夠不處罰我?應該把我就地格殺才是!”

夏卡爾還是那副沒表情的臉。他搞不清楚這紅頭髮小子的想法。

難道他跟羅德有著深厚的私人感情?



剛才他收到情報說羅德正在密會雅克,他還以為這是羅德聽說到這位校園英雄人物歸來,便急著拉攏,所以他才決定強行闖入,打算破壞其好事……

他也不認為僅憑今天的一場鬧劇,就能夠把羅德這眼中釘清除。他只想憑今天的衝突,讓雅克知道羅德和薩默斯校長乃是敵對的。

他要讓雅克識時務地站到校長那邊。

但前提是,夏卡爾只假設了,不管是羅德還是薩默斯,雅克都不認識。

但如果雅克和羅德本來就是一伙的,那麼憑今天的事,根本不可能把雅克拉攏到薩默斯校長那邊,甚至還有可能令雅克對薩默斯非常反感。

夏卡爾心想,難道我這麼一?,竟還破壞了薩默斯大人的好事?

他都差點想罵自己是白痴了!



“雅克同學真會開玩笑。”夏卡爾道,他當然不想跟雅克扯破臉皮,“對於雅克同學有沒有違反任何校規,我們事後可以詳細討論,但如今請先讓我處理好德羅副校長的違規問題。”

“甚麼?還要討論?”雅克腳步飄忽,竟已飄到了夏卡爾身前。

“水影飄渺?”夏卡爾嚇了一驚,沒想到雅克竟然還會使用五階魔法。他不是去年才入學的新生嗎?

雅克一拳揍向夏卡爾的肚子,揍得他捂著腹部在流口水。

“這、這是六階……水系鬥氣……你是魔武雙修?這個年紀……沒……可能……”

“沒可能的,竟然在毫無防禦的情況下,挨我一拳而沒倒下,你穿著的護甲似乎不錯。”雅克道:“喂,我問你,我現在毆打校務人員,校長特別助理,應該多少違反了一點校規了吧?你抓不抓我?”

夏卡爾心頭那股怒火,直欲沖天燃燒,只是他上有老闆,他知道薩默斯想要拉攏雅克的意圖,不管有沒可能成功,總不能夠失敗在自己手上的。

是以他不管多麼惱怒,也不可能發作。

“雅、雅克同學真是風趣幽默……校、校長大人非常欣賞你,自得到你歸來的消息後,便說要好好的認識你一下……”

“認識我?認識我這個在學校隨意打人的邪惡份子嗎?治我的罪嗎?”雅克又是一拳,總算把他護住腹部那份軟甲打穿了,“哦,護身甲沒有了,再挨一拳怎麼了呢?”

“別欺人太甚!”那夏卡爾總算是忍不住了,隨手就抽出了腰間的配劍,水平一揮,臨到雅克身前,卻是“兵”一聲的折斷了。

雅克手上拿著的,是一把冰錐。這是在凍土深淵試煉時,菲兒送給他用來?開冰核的。

他只是隨手一擋,就把人家的配劍給弄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