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騰了好大一輪後,天也已經黑了。

乘著夕陽最後一絲餘暉,雅克和貝拉奔跑著回到水系魔法部的宿舍大樓。可是那裏卻冷冷清清的,相熟的人一個都碰不到。

這感覺實在太不自然了。

“剛才回宿舍房間拿魔法粉筆時,這宿舍大樓還是滿多人的,熟人也都碰到了幾個,現在怎麼全都不見了?”

這感覺不是有點似曾相識嗎?



然後雅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發現桌子上擺放著一些令他非常懷念的東西。

頭套。

而且不知道誰還這麼消息靈通,這頭套竟然還有兩個。

貝拉樂壞了。

“哇哈哈哈……終於承認我是蒙面六人眾的成員了嗎?”



兩人帶上了頭套,摸黑沿著宿舍後山的小路前進著。沿路雅克發現不少有人走過的痕跡,但始終碰不見人影。

直至兩人走到後山山頂那個平台,當天跟威廉.泰爾單打獨鬥的那個地方……

那裏聚集了很多,很多人。

場地早已佈置成開派對的模樣。

除了水系魔法部幾乎全員集合外,其他屬性的學部也都來了不少人,有不少還是雅克曾經熟悉的面孔。



眾人手裏都拿著各種派對用品之類的玩意兒,也有不少人拿著蛋糕,香檳等飲料。

看到雅克和貝拉來到後,眾人齊聲歡呼!

“歡迎回來!”

貝拉又怎會被這聲勢嚇倒?他跳到雅克肩上,再發力跳上高空,以月光做背景對著全場大喊:“派對現在開始!大家儘情狂歡!”

這次歡迎派對本來主要是班揚他們為了雅克歸來而舉辦的,而同時據說被校長關禁閉了幾個月的貝拉也同時回來了,大家都喜出望外。

因為大家都知道貝拉對雅克的感情非常深厚,雅克出事後貝拉曾經做過甚麼事,所以對這個義氣甚深的小個子都很有好感。

再加上貝拉自入學以來就是聞名整個帝京的“派對皇者”,有他在,整個宴會的氣氛就自然高漲起來,烤肉美酒都覺得特別美味……

眾人開始狂歡!



比爾,珊等五人最先包圍著雅克,他們也都同時戴上了頭套。

蒙面六人眾復活了!

如此震撼人心的時刻,這六人也少不免擺出他們的招牌姿勢,姿勢一個接著換一個,一個比一個難度高,一個比一個有創意,惹來了全場一陣又一陣歡樂的笑聲。

中途貝拉還衝進來加入,硬要雅克把六人眾改名為七人眾,最後雅克還是這樣子哄他:“你是秘密武器,負責神出鬼沒偷襲的,當然不能把你算進去,不然敵人數著少了一個,那不就很容易被識穿我們搞偷襲了嗎?”

“那也是那也是……”貝拉竟然輕易地就接受這理由。

“可惜的是羅拔不在,不然氣氛一定會更熱烈的!”羅拔今天晚上必需要回家,參加慶祝他姐姐菲兒歸來的盛大宴會。

同樣,威廉作為菲兒妹妹的男朋友,也在受邀請之列,所以今天晚上也沒出現在後山。



“這小子還真有辦法,才一年罷了,總理大臣的千金都搞上手了……”雅克心裏佩服這位老對手,想不到他連泡妞也有一手呢。

“威廉這一年來也付出過不少辛酸啊,畢竟他並不是世家子弟,要贏得總理府方面的認同,准許他和安娜交往……”班揚說著也為威廉感到辛酸。

“原來菲兒的妹妹叫安娜……”雅克心想,其實他對菲兒的認識,也似乎也僅限於身體上……關於她的家庭,身世等等,他幾乎是一概不知的。

“不過威廉過去一年也有過甚麼奇特的經歷,在某次參與試煉任務時似乎有了大突破,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二年級的水平了,據說在年終考核後,校方將會把他跳升至五年級!”比爾說著有點黯然,“幸好有他,在剛過去的夏季任務大會,才能守住帝京唯一的一勝,才能保住帝京名門風系的面子……” 

“要不是聖心那班無恥之徒,我們帝京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嗎?”班揚火爆起來。

“算了吧,今天晚上就別提這麼掃興的事好不好?”珍妮花有點不滿。

“其實有關帝京的近況,我剛才已從羅德老頭那兒聽到了一點點,”雅克道,“放心吧,帝京的形勢一定會漸漸好起來的!”

“沒錯!老大的是無敵的!我很期待老大在接下來的獅心祭大展神威!”



“你們就打算讓我一個人撐著啊?”雅克苦笑道,“老實說,你們有沒有好好修煉啊?現在的進度怎麼了?”

眾人的面色有點複雜。

雅克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出,他們確實是有盡全力修煉的,可是效果卻不是那麼滿意。

“我們是很想要代表帝京出場,擊敗聖心那幫無恥之徒,提振一下大家的士氣……”

“不過就是不爭氣啊……以我們的實力,根本連代表資格都拿不到。”班揚嘆氣道,“要不是那幫臥底,一直佔用著帝京最好的資源,我們的修煉肯定會更有效果的!”

“呵呵呵……只要有這顆心就很好了。”雅克點頭道,“明天開始就由老大我來訓練你們吧,我要讓你們每人都擁有擊倒聖心精銳的實力。”

“真、真的嗎?雅克老大的親自指導?”五人聽著雙眼都閃閃發亮。



他們認識的雅克,都是一個人靜靜躲在某處修煉的,甚至他們都覺得雅克有點嫌棄他們太弱了,幫不上忙。

而如今雅克竟然說要親自強化他們?

雅克老大的個性似乎有點改變了,變得更為平易近人,更讓人有種可以依賴的安全感了。

不過這樣會不會影響到雅克老大的修煉進度?

如今帝京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提升成績是首要任務,即使雅克能夠令班揚他們稍稍變強起來,但真能夠脫胎換骨到成為帝京校內頂尖,足夠代表學校出戰,並勝過其他學院的程度嗎?

“你們啊……要對自己有信心。”雅克沒好氣地道,“為了建立你們的自信,我也要稍為表示一下,我是確實有能力讓你們脫胎換骨的。悄悄過來這邊一下,別驚動任何人。”

雅克把五人拉到一旁,然後分給他們每人一顆冰川鮮果。

“慢慢地吃!吃之前先把全身魔力運轉到極限,然後把流進肚子裏的能量儘量疏導,流遍全身後再回歸靈魂之海……要是感到有點吃不消,一定要馬上停下來,待消化好了再吃第二口,不然的話嚴重的會爆體而亡的。”

眾人只是咬了一小口,靈魂之海便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這果實竟然蘊含著如此豐沛的水元素!只吃這麼一口,已勝過了任何他們曾經吃喝過的聖水靈藥了。

要是他們在小時候就吃過一個,不,哪怕只是一口冰川鮮果,那麼他們的修煉之路,哪會這麼緩慢而費力?

這一切就關乎於基礎體質。

他們感到這冰川鮮果所蘊含著的水元素,足以把他們那充滿雜質的靈魂之海洗滌一遍,令他們的魔力更加純粹,凝煉……

幾乎可以說是重生,真正的脫胎換骨。

“這、這種超級好東西,給我們享用會不會太浪費了?”他們都吃得不好意思了。

“雅克老大在凍土深淵挨了一年苦後回來,我們都沒甚麼好招待的,反而讓老大給了我們這麼大的好處……”

“傻瓜!老大這一年來哪有挨甚麼苦?過得不知多滋潤啦!以後有機會再慢慢告訴你們!”雅克拍拍他們的肩膀道,“倒是你們,在這兒修煉容易被人打擾,還是回宿舍去再慢慢吃吧。吃好了再好好睡一覺,明天我們便開始特訓修煉了,好嗎?”

“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