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京畢竟是洛芙大陸四大名門學院之一,同學們都很有分寸的。為免影響到明天的課業和修煉,儘管這次宴會玩得如此盡興,也都在午夜左右就散了。

雖然貝拉在被校長薩默斯軟禁期間,每天也是吃香喝辣的,還有巨乳保姆服侍,可是哪及得上現在哪種自由放肆的感覺?

在宴會快結束時,貝拉已經完全地喝飽吃醉,昏迷不醒了。

為免他鬧酒瘋,雅克也不讓貝拉就這樣回他的宿舍去,待大家都離去後才悄悄把他收進召喚空間裏算了。

光?的後山平台上,只剩雅克一人,伴著他的是那高掛天上的月亮。今天的月光,份外明亮,令他想起了去年那次為他舉辦的保密生日派對。



他還記得當時碧翠絲為了瞞過他,甚至還犧牲色相讓威廉撕服她的上衣,又曾經展示過衣服濕透緊貼身體的誘惑。

“要去看看她嗎?”

雅克心裏不期然想到這個主意。

他盯著自己在月光下的影子,心想在生理上,他已差不多完全成熟了,心理上更早已進入大叔年齡……

年輕學員夜訪妙齡女教師的單人宿舍,這似乎……



雅克邊靈活地奔跑下山,邊想著……

碧翠絲作為雅克的班主任,個性又向來喜歡跟同學們打成一片,雅克久別歸來後的歡迎宴會,她不當主辦搞手已覺得有點不符個性,而現在甚至還沒有現身?

“或許碧翠絲……也在期待著自己的夜訪?”雅克心裏妄想道。

雅克從開始就沒有把這個年紀看來大不了他幾歲的女孩子,當成是老師看待。

去年雅克被格拉沙重傷後,受到碧翠絲的貼身看護,他就沒少對她調情說笑,差不多都把她當成了追求的對象。



而碧翠絲的反應,也不全然是拒絕的。

他又回想起她被調戲時那滿臉的羞澀,那嬌嗔的回嘴……

“好像有點YY過頭了……”

但雅克還是沒能抗拒“夜訪”這個想法。

他幾乎不由自主地就來到了教師宿舍大樓。大部份房間都已經一片漆黑,但還有少部份是亮著的。

在大樓後方的鍛鍊場,或大樓內一些公用設施例如是魔法練習室或實驗室之外,也還有依稀的人跡。

雅克小心翼翼地繞過有燈光的地方,不被任何人發現,好不容易繞到碧翠絲房間的窗前。

窗簾沒有下。



漆黑的房間內也沒有任何人,只剩下一片凌亂,幾個空酒瓶隨意丟在地上,反射著明亮的月光……

“好像沒聽說過碧翠絲會喝酒和夜歸,她向來是老師同學們眼中的乖女孩啊……”雅克不禁有點擔心。

“要不要出去找?”他心裏盤算著。

但為了保險,雅克還是先回到自己的宿舍。

他的房間裏,亮了煤油燈。(洛芙大陸的人民基本上還是蠟燭照明的時代,但在高級場所或大城市則開始了化石燃料的使用)

雅克不禁吞了吞口水,然後才以輕輕抖著的手,推開門……

房內無人。



他嘆了口氣,收回剛才不斷泛起的YY想像。

“……碧翠絲來過嗎?”

雖然房間地上大致是整潔的,可是雅克的被鋪被掀翻過,床邊的小櫃子上豎滿了酒瓶,而且床邊還丟著一件碧翠絲常穿的外衣……

倚在牆邊的書桌上,還放著一綑鮮花,鮮花背後是一個蛋糕盒子。

看來她在雅克房間裏等了一個晚上,然後又走了。

雅克傷腦筋地搔著腦袋。“真要出城裏去找嗎?”

現在帝京基本上是由羅德主政,校規門禁之類對雅克來說也沒有限制力了。當然校園外圍也大致有些看守,但雅克選個比較僻靜的地點,加持一個“螢火亂舞”,也就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去了。

獅心城佔地非常大,但仍因人口太多而顯得極度擁擠,尤其在城心建築物都蓋得密密麻麻的,大街小道織成一個個複雜的網子,不是在此生活多年的人,是很容易迷路的。



雅克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很多機會好好逛逛獅子城,所以這紛雜的城市對他來說是很陌生的,要漫無目的地找一個人,就更不容易了。

“先從夜店密集的地方開始吧,碧翠絲大概是躲在某個店子裏喝酒去了。”雅克心想,她今天的失常,到底是甚麼原因呢?

────────────────────

夜已很深,有不少買醉的店子都已經打烊關門了。酒鬼們都大概喝到了不省人事的狀態,現在正是拖著疲乏的身子回家大睡一覺,或狠狠打老婆孩子一頓的時間。

但城中還是有些會通宵營業的店子,大部份是連著住宿設施的旅館。

這些旅館聚集了從各地而來到獅心城的外來客,傭兵走卒,江洋大盜,甚麼人物也有,可說是獅心城最雜亂之地,也是罪惡的溫床。

不過在這種地方喝酒,就貪其雜亂,有風味,酒又帶勁兒。



碧翠絲就在這種地方喝酒。

她的外衣就留在雅克的房間裏,所以她如今上半身只穿著一件小小的,薄薄的背心,纖弱而光滑的肩膀裸露著,兩隻手臂倚在由一塊巨木板組成的吧桌上。

她那飽滿柔軟的胸部都幾乎托在吧桌上了,幾乎從背心的領口裏跳出了一大半,那深深的溝壑還緩緩滴下著從她嘴角流淌而來的啤酒,更添幾分誘惑。

只是她好像渾然不覺,完全沒有保護好領口,就這樣倚在吧桌地一杯又一杯地喝著。

幸好從這個角度,這美好風景只有充當酒保的壯漢老闆看得見。

不過他完全目不斜視,除了不斷給她換杯之外,基本上還是跟碧翠絲距離得遠遠的。

因為碧翠絲腳下,仍然躺著好幾個被打成了半死的男人。

他們都是企圖調戲碧翠絲而失敗的色中餓鬼。

距離碧翠絲最近的幾張桌子都是空著的,也是被碧翠絲那幾次絕對強勢的“自衛”而嚇到了,不敢接近。

那些坐得遠遠,只敢遠觀的半醉酒鬼們,其實也蠻羨慕那些被打倒了的人。

因為他們仰望的角度太好了。

碧翠絲穿著的是短短的布料裙子,雙腿交疊而坐,那裙襬便往上褪到了極其危險的位置,而她那雙光滑得能反射燈光的長腿更是一絕,看得那班醉鬼心癢癢的,心裏還真想要挨她一腳試試那滋味。

而在這酒吧的隱敝一角,三個中年男子一直盯著碧翠絲。他們的眼光像是經驗老到的獵人,而碧翠絲,不過是需要耐心等待上釣的獵物。

“怎麼樣,都快要天亮了,還要等多久?”其中一人不耐煩地問道。

“媽的,沒想到這婆娘的酒量還這麼好,喝到現在才醉到六、七成左右……”另一人舔著嘴唇,“看這婆娘的身子多辣啊,值得等。大哥,你看現在下手有幾成把握?”

那大哥的看似最為冷靜,但被這麼一問,他手中的杯子啪地給捏爆:“老子那話兒再也憋不住了。出手吧,我看應該有七成把握。”

三人同時點頭確認行動開始,他們頓時整理了一下儀容,隨即變成了一表人才似的,完全沒一點流氓味。

三人各自提了酒杯,又多叫了一杯酒,然後緩緩以自以為最優雅的步伐向那暴力美人走去。

碧翠絲雖然已經醉了,但還沒失去警覺性,就在他們走近她三步距離時,她轉過頭來,瞇著眼睛對他們笑道:

“你們還真大的膽子,都看到整個排的人躺在老娘腳下了,還想要來騷擾老娘嗎?”

那看來最為斯文的男人隨即作投降狀。“我們可沒打算碰小姐你的一根手指頭,聊聊天不算是騷擾吧?”

“哦。”她又矇矇矓矓的盯著前方,“我可沒甚麼可說的。”

“那……請你喝一杯如何?作為見面禮,大家乾一杯吧。”那男人把酒杯輕輕放在吧桌前,也不勉強碧翠斯去接。

“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