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令下,原本在黑夜裏已經十分混亂的獅心城,便又再多混亂一籌。城內各處仍然營業的夜店均被翻了個底朝天,當中掀起不少糾紛,滿城都是群毆恐嚇之類的事件。

但顯然這次貝拉手下的勢力是用盡力地幹的了,不是普通的流氓搗亂那麼簡單,是以其他勢力也不欲在人家拼命時跑來硬拼,能忍就忍。

反正他們也只是在尋人,也沒有順道搶地盤甚麼的。

這麼一鬧,雅克才知道貝拉原來已把勢力經營到這個地步,雖然這幫漢子在獅心城裏都有各自的營生幹活,只在有需要時才挺身而出。

看目前的動員量,恐怕都有四位數字了。



這麼一想,要找到碧翠絲頓時只成了時間問題。

但他想起了剛才救獲的那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已交由能夠信任的兄弟親自護送回家了。

“希望找到碧翠絲時,不會已經太遲。”

看到雅克的表情很是心焦,那負責招呼的大漢也識趣的閉嘴,只關心著替雅克找人的問題。

雅克也親自找了好幾個地方,幾乎熱門的夜生活地區都看過了。



在幾乎絕望之時,一名小弟才氣喘吁吁的趕來,在雅克身旁那大漢耳語了幾句。那小弟還受了點傷。

“一頭綠色長髮的年輕女子,而且實力很強,應該是她了……”那大漢報告道,“雅克爺爺,你要找的人應該找到了,只是、只是……”

“只是甚麼?”

“只是下屬無能,我們已連續三次派人闖門,但都被打了回去。”那大漢滿臉羞愧地道,“他們聲稱是霍爾傭兵團的人,不好對付……所以想聽聽雅克爺爺的意見……”

“霍爾傭兵團?”雅克冷冷地反問著。



“霍、霍爾傭兵團是屬於A級的傭兵團,在洛芙大陸排名第八,向來跟撒克遜帝國有業務往來,所以在獅心城裏都是橫著走路……他們不屬於地方勢力,但卻沒有地頭蟲敢跟他們……正面對抗……”

那大漢說著都沒臉看著雅克了。

“這事情不屬於你們的層次,我明白的,不用放在心上。”雅克道,“只是我想知道,那幫……霍爾傭兵團的人,正在對碧翠斯做著甚麼?”

“……這、兄弟們還在盡力阻止他們,他們現在應該沒空……下手的了……”

“帶我去!快!”

────────────────────

那三個霍爾傭兵團的人,竟然還滿有耐性地,觀看著碧翠絲的苦苦支撐。

她現在要站起來已經很不容易。她緊緊夾住了雙腿,手不住地拉著領口,抒緩著那種飢渴欲裂,渾身發熱發軟的感覺。



“已經撐不住了吧?讓哥好好的疼疼你……”

“別過來!”碧翠絲一喊,她已經連冰塵術也都使不出來了。

“好好好,那我就繼續等著,直至你忍不住反過來求我為止。”

“哇哈哈哈……果然最爽的戲碼還是這個,慢慢看著一個淑女變成淫婦!待會她爆發時會有多騷啊,我都不敢想了,一想便爆!哇哈哈哈……”

碧翠絲感到無力,感到屈辱。

她很後悔,為甚麼不繼續再在雅克的房間裏多等一會兒?不管最終換來的是自取其辱,還是如願以嚐,而這如願以嚐又會否令她終生後悔,怎樣也好,也比現在的情況來得強太多了!

她終於忍不住,哭了。



“崩潰了崩潰了!看來很快便可以吃咯!”

“媽的!那票甚麼貝拉幫的又再搗亂!他們到底發了甚麼瘋?都殺了他們幾個人了還敢來?”

“不要緊不要緊,我們再輪流出去殺幾個人,讓大老二冷靜一下,我想這婆娘還有一陣子可以忍耐的。”

“吼,我要把渾身的精力都發洩在那幫廢柴上!乾脆找個屁股有肉的狠狠來一發,當作是前菜!”

“怎麼你現在連菊花都有興趣啊?好的待會那妞兒的菊花就是你的……”

三人大刺刺地打開了旅館的門。

因為憑他們的實力,根本不會懼怕流氓混混這個程度的角色。

只見大門打開後,好一大票的流氓漢子已把旅館團團包圍,但都距離得很遠的樣子,也沒有動手的意思。



站在最前面的,是個看起來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滿頭紅髮,背後還有把破劍。

他穿著的本來是學院的裝束,但上衣被他脫了,僅剩下一件背心。但憑褲子的式樣便很容易看出他是帝京的學生。

“哦……是個毛沒長齊的學生。喂,你!偷偷從學校宿舍溜出來玩嗎?少多管閒事,待在校園裏還有人罩你!這兒嘛……”

“就我看這小子的皮也嫩……”那剛才說對菊花有興趣的男子舔舔嘴唇。

“哦,小子這次太不走運了,現在想走也來不及啦!”

那三個人還在自顧自的淫笑。

那班貝拉的手下幾乎想一擁而上,但雅克稍稍一個眼神,便讓他們克制住。因為雅克的殺意還要更加可怕。



只是如今雅克壓抑著實力,所以那三個人大概還沒這個意識。

雅克往前踏步,直走到三人面前。

這大膽的舉動反而令那三人一時不知怎麼反應。

“進去吧。你們不是說想要玩玩本少爺的菊花嗎?”雅克冷笑道,“後面那幫人我一個也不認識,我跟他們沒關係,將來你們伙伴要尋仇了,也只找我就好。”

說罷雅克逕自走進了旅館內。

那三人一時反應不過來,還爆笑了一番以為雅克是個等著被爆菊的小白臉。他們滿腦子都是污物,又看著碧翠絲憋了那麼久,所以腦子都不太靈光了。

三人笑著進入旅館內,又嚴密鎖好了門。

其中一人才勉強想到:“剛才他說尋仇只找他……那他是說……”那個人才稍為保持了清醒。

只是雅克看到碧翠絲那個樣子,就再也沒法保持清醒了。

碧翠絲現在只能卷縮在牆壁下,全身肌膚通紅,香汗淋漓。她狠狠咬著自己的手臂,想要制止住那如潮水般一浪一浪地侵襲她的生理衝動,身體卻不由自由地在地上扭動廝磨著。

看到了雅克,她感到放心,感到激動。

但她如今的樣子,卻令她感到恥辱,尷尬,難受……

“碧翠絲……”

“雅克……對不起,害你、擔心了……嗚……”

雅克身上也沒衣服好脫的了,他隨便甩下了一塊桌布,讓她包裹好身子,然後便隨手拿了個空杯,用水球術弄了一杯水,遞給碧翠絲。

“碧翠絲,你等我一會兒,一分鐘就好。待會我們一起回去。”

雅克解下了背後的劍,放在桌子上。

“你們還不配要我用劍。”

此時,那三人也還沒感覺到恐懼,其中一人甚至還開始解褲子準備爆菊……直至他們察覺到雅克全身已被火紅色的鬥鎧包裹……

“七階火系戰士!媽的!踢到鐵板了!穿上褲子!小心點。”

認真起來的三人隨即把雅克包圍在中間。

“小子,雖然論位階我們並不及你,可是我們是身經百戰的高級傭兵!霍爾傭兵團的精銳!”

“我們才剛剛從尊貴的屠龍任務中歸來,正想好好的樂一下。你知道,在龍手下活過來的人,好惹嗎?”

“看你樣子長得滿俏的,也不忍心殺你。要是想爽一下的話,便大家好好樂一樂,要是不想的話,你可自行離去。憑你一個學院生,難道願意跟有撒克遜帝國作後台的霍爾傭兵團作對嗎?”

雅克沉默地走向那位喜歡爆菊的男人。

“霍爾傭兵團麼,在哥眼中,只是個鳥蛋。”雅克盯著那男人的眼睛道,“而現在,我要捏爆這枚鳥蛋。”

雅克鐵爪一捏。

爆蛋!

“哇哇哇!”那男的慘叫聲令整個酒館都震撼了。

另外那兩人都頓時被嚇得後退。

只見雅克身形一動,他已一手抓著其中一人的臉,然後狠狠甩到地上!

轟隆一聲,無數桌椅亂飛,地上炸開一個洞。

那人的頭顱,已變成了一團飛濺的血漿。

剩下的那個人雙腿一軟,嚇得坐在地上,已經失禁。

雅克展露出他那招牌的天真無邪的笑容。

“好了,給你選。你想要爆蛋,還是爆頭?”

那位爆蛋朋友,還在地上翻滾著,沒停止過哀號。